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八章 夜袭山庄
    毛八和养由基带着人换了一身夜行衣,仿佛暗夜里的一支幽灵部队,兵分两路,一路绕到山的另一边,从山的另一边穿过幽深的山林避过可能的暗哨翻到山顶,另一路则由小里子带人摸清他们在流民和山上还有没有什么暗哨或者布防。

    毛八和养由基犹如暗夜里的夜莺,悄然地落在山头上一棵百年老树的树叉上,匍匐着望向山下那点着灯火的神秘山庄,看着山庄里面四处走动的打手,毛八微微皱眉,对身边的养由基说道,“一箭哥,这么远的位置,你到时候能射中那庄子里的人吗?”

    养由基目测了一下到庄子的距离,太远,说道,“我们再往下一点,百步距离内,我的弓箭手队能在不接触到庄中之人就将这些守卫全部射伤,保准他们跑不了,而且这些守卫看来都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虽然一个个大汉看起来健壮,但是个个下盘虚浮,走路不稳,明显都不是什么练家子。”

    “绝不是我们凰羽卫的对手。”

    “好嘞!那我们再换个地方。”毛八点头。

    “嗯。”

    一行人在山林里潜伏夜行。

    此时山间的庄子里,野狗从茅房里出来,回屋躺在铺头上对几个兄弟说道,“你们说七公子这几日叫我们盯着码头和东郊到底想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

    “还不是干咱们以前那些见不得光的买卖,要把这些流民全圈了。”老五嘴里叼了根野草翘着个二郎腿道。

    “可是这次我总感觉不像,七公子还老是要我们看这看那,暗中打听这打听那的……我总觉得他还有别的谋算,感觉他像是看上东郊这块肥肉了……”野狗双手枕在脑后,看着黑洞洞的天花板说道。

    “但是我觉得东郊这伙人不像以前那么好惹,昨晚老八他们想要混进去差点被外面守着的那伙士兵发现,而且现在有些流民不老实,老想借机逃走。”

    老八呸了两声说道,“害的有些兄弟累死,得日夜看着那伙流民,你们说以前我们抓了人都直接送走,这次那位大靠山好久没有提人了,不会生意黄了吧……”

    “管他黄不黄的,只要别叫老子拼命,平时让我干啥都行!”

    老五哼哼说道,然后对于七公子又是一通数落,“不过就七公子如今的状况,天天想着回弦家争家主之位,难啰……咱们估计要在这大山里蹲一段时间了。”

    “七公子不是蠢人,手底里应该还有其他靠山,靠我们这些打手对付流民可以,对付军队肯定不行……”野狗说道。

    野狗也不傻,连老五他们都能看穿的事情,他当然想过,不过他觉得七公子真正的依靠肯定不是他们这些小卒子打手,脑海中不禁想到曾经在七公子屋里碰巧见到的那一位,应该就是他们幕后的大主子,大靠山了吧。

    也不知道什么身份。

    每次来的时候都神神秘秘的。

    七公子也从来不告诉他们对方身份,好像青儿小姐也不知道。

    “睡觉吧,狗哥,累死了!明天又要去码头搬砖,也不知道这码头上要修什么……”老五猥琐地挫着手道,一脸银笑,“狗哥,你说要是咱们几个也能混上船当个水手就好了,顺便也能和青儿小姐春宵一回。”

    “你想的到美,不过你们看今天东郊那艘楼船又回来了,可是青儿小姐下了船后好像半点消息没有?”

    野狗奇怪地道。

    “是啊!好像没有见到她人,不会出事了吧!我得去给七公子说一声。”野狗从床上爬起,翻身披了一件衣裳就出了门。

    野狗正要上前敲门向七公子禀报,可是却听到里面响起一道熟悉而冷硬声音,“你说我楚国大水之后,真有这样的良田?”

    “大人,弦七走南闯北,九州各国哪一个国家没有去过,为您招兵买马这么多年,您还不相信我的眼光,东郊这片地简直就是天赐粮仓!”

    一身绿衣锦袍的七公子挑眉说道,“本来弦七只是想替大人把大水过后这些无家可归的流民全部圈了的,可是循着这些流民,我就发现了东郊这个地方。”

    野狗听到里面七公子似乎在跟那位大靠山说话,于是把正欲敲门的手收了回来,只听里面七公子继续说道,“大人,恐怕不知就连最富有的齐国,管子过后再也没有见过这么富有的农田,这十万亩良田少说马上八月就能产粮三十万石,可比那十万石灾粮可观多了。”

    “而如今眼下正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就看大人敢不敢再干一票大的!”

    “何谓大的?”

    男人闻言桀桀大笑,挑眉看着弦七。

    “听说这片田地是那个成右徒的?”

    “是,这个成右徒到有几分管子之才,是个人物。”

    弦七一想到每日从山上往山下看到的十万亩良田就对此人心生好奇。

    “是个人物吗?!”

    “可是本都尉却不怎么喜欢这位右徒大人呢!”

    不说若敖子琰要让成嘉与他争令尹之位,就说周菁华与成嘉的婚约,再加上赈灾案周家满门……这一桩桩,一件件,算下来,如果不是这个成嘉在中间,他的好岳山大人能无辜枉死?菁华会每天郁郁寡欢?

    若敖越椒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嘴角勾起一抹冷意,弦七的那把匕首在他的指间随意地转动着,幽幽的烛火照耀下闪动着异样的锋芒。

    弦七见若敖越椒对成嘉不喜马上聪明地改口道,“这东郊马上就要秋收,据弦七打探来的消息那个成嘉如今还没有上报朝庭,若是大人把这批粮食昧下,到时候成右徒也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无处诉,朝堂上想必还要治他一个大罪。”

    话音一顿,“只是听说太女也在这东郊之内,怕是抢了这批粮草,势必就惊动了东宫。”

    弦七看着主位上的男人迟疑说道。

    他只是一介商贾,在商言商,越椒答应助他夺回弦家大权,他自然帮越椒想方设法,招兵买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