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章 反客为主(感谢多多迷的书单)
    看着人首分家的弦七,芈凰越来越觉得这不是一宗普通的流民圈禁案,谁会去费尽心思灭掉一个牙行组织?

    在这桩看似普通的流民案背后,肯定还隐藏着更大的案情。

    芈凰微微沉吟,命道,“把那个青儿和弦玉弦高他们都带出来认认,看是不是他们说的那个弦七。”

    青儿被人从后面推了出来,“看看,他是不是你弟弟!”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突然被人提在手中,出现在青儿眼前,她一声尖叫:“小七!”

    “是谁杀了你?”

    “叫什么叫,明显他已经被人杀人灭口了!”

    弦玉身上带着枷锁,用手掏了陶耳朵,“吵死了,笨女人!”

    “你还是不是人?他也是你弟弟!”

    青儿发狠地冲了上来要和弦玉拼命。

    “够了,这个时候,你们两个都少说一句,关键是要找到杀害小七的真凶!”弦高皱眉对两人大喝到,他怎么也没想到再见七弟之时就是他命丧之日。

    到底是谁要杀他?

    为什么?

    弦青和弦玉两个女人互瞪着,然后最后重重冷哼一声,各自别开目光。

    芈凰看着吵作一团的弦氏兄妹三人,沉声说道,“杀他的人肯定是因为他知道了什么了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你们在楚国为谁办事?”

    “若敖越椒?是不是?”

    一瞬间,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我不知道他是谁,我真的不知道……从头到尾都是七弟一个人与他对接的……这个人很神秘,偶有几次来的时候,总是大半夜。平时我们只负责抓了人送到他指定的地方,他会将人领走,可是他把人领去哪了,就不归我们管了,这是牙行的规矩,从不会过问买家作何用途的……”青儿对越椒这个名字毫无反应地摇了摇头。

    “那你告诉我指定的地方是郢都郊外的一座荒废的庄子?”

    “对对!就是那里!”

    青儿点点头,不知道芈凰怎么知道的。

    “那这些年你们在楚国陆陆续续抓了多少楚人?是不是有五万人之众?”芈凰接着问道。

    “这些你怎么都知道?”

    弦青惊讶的反问。

    弦玉撇嘴,对青儿骂道,“你这个女人,真是够蠢了,被人套话了也不知道,你们抓一千人,还只是五马分尸之刑;可是你们抓五万人,你们是要造反,抄家灭族之罪,知道吗!”

    弦高闻言浓眉深皱,不发一语。

    芈凰点头,“对,他们就是要造反!”

    青儿闻言眼睛微睁,“我们没有……”

    弦玉看着青儿气骂道,“你们还没有,以前在郑国的教训还没有吃够,这是要抄家灭族的大罪!你们是要把我们弦氏所有人拖下水为你们陪葬才高兴?”

    “不不……不是我们要造反,我们只是负责给人抓人收钱!”青儿摇头。

    略卖罪她认。

    造反罪她可不认!

    “而且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们的!如果不是你们赶我们出弦氏,我们怎么会到今日……”

    青儿想到最后恨恨地回骂道,疯了一般要扑了上去,撕烂弦玉的嘴,可是弦玉骑在霍刀的脖子上,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轻松地左闪右避,仿佛逗猫一样格格嘲笑。

    弦氏两姐妹吵来吵去,芈凰自不会去管,她已经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了,这个数字和若敖越椒凭空多出来的五万私兵的数字就对上了。

    果然是他!

    军队不可能凭空而来,那只有通过牙行掳人,而正规的奴隶来源肯定会经过官府登记,查出来源,但是大水之后的流民就不同了;同时军队需要养活,那只有通过挪用赈灾公粮。

    就和周穆赈灾案一样,所有的账册和奴隶契约如今已经全部丢失,最关键的人证弦七身死,弦青一人和几个打手的话不足以作为呈堂证供,而且她们都没有见过越椒本人。

    如今所有的罪证只能指向死了的弦七和活着的弦青。

    这些根本不足以将越椒定罪。

    虽然弦七死了,但是这么大的把柄在手,这个郑国弦氏,她要定了。

    默然不语地走到一边,看了一眼弦高,芈凰幽幽开口道,“弦高公子,要不我们下山单独谈谈!”

    “楚太女请!”

    弦高恭敬地一请。

    “毛八,把弦七公子的尸体命人好好缝合好,入土为安。”芈凰命道。

    “多谢太女为家弟安葬。”弦高谢道。

    二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达成共识。

    这一夜,在山下成嘉的私邸中,司琴摆好茶水,然后禀退了众人,霍刀和欧阳奈他们守在院落四周,芈凰与弦高长谈了一夜。

    院中,芈凰对着弦高笑了笑,“弦公子,请坐。”

    此时的弦高不同于牢房中的弦高,眼中透露出做为一个商人的精明和计较,与芈凰并未多客套,只是有礼地拿起茶水以茶代酒敬之,谦谦有礼的说着,“今日多谢太女为我家弟收敛身体,而这两日两位家妹也为太女带来麻烦了,弦高以茶代酒郑重谢之!”

    芈凰看着弦高的语气总是淡淡的,虽然一开始弦玉确实让她有几分吃惊,但也不算什么麻烦,而弦青牵涉到了大型略卖案对于弦氏才是大麻烦。

    对她而言,求之不得。

    “弦公子,不必多礼,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

    “只是如今舍妹在我楚国犯案,按我楚律,此等罪行不说后面之人,只说弦氏虽远在郑国,我们也是要以楚律定贵族抄家灭族之罪。”芈凰直接点出他们的现状,也不多绕弯子了,“不知这事,弦公子是准备公了还是私了?”

    “何为私了?何为公了?”

    弦高心中不言而喻,只是静侯她的答案。

    这场谈判,除非他们全部弃家弃国甚至抛弃所有的一切,否则他们已经输了。

    如何都是对面之人说的算。

    “芈凰听说十年前,弦公子不过十八岁就敢以一介商贾身份在听说秦国欲偷袭郑国之事,一面假冒郑使主动孤身前往秦营,以牛羊犒劳秦军,使得秦军以为郑国已经识破他们的偷袭之计而大军退去,一面派人回国报信,秦军因为以为是郑国已经知道他们偷袭之事,只好班师返回。而因为弦公子的介入,贵国避免了一次亡国的命运。后来郑子要奖赏公子之时,公子婉言谢绝:“作为商人,忠于国家是理所当然,如果受奖,岂不是将高视为外国人?”芈凰是真心佩服,“弦公子身边商贾,为国为民,令芈凰心生佩服!”

    “不敢,这是生为一个郑人,每个人应做之事!”

    “虽然是每个人应做之事,却不是每个人敢做之事!”芈凰接道,“所以芈凰是不会要求弦公子做有害郑国之事,反而是有利之事。”

    “何为有利之事?”

    “郑国毗邻成周之侧,国小人少,居中原腹地,地势一马平川,除了虎牢关之外就几乎无险可守,四周强邻环伺,腹背受制,同时夹在我楚秦晋三大强国之中,已经沦为我三国战地,成为交战和争夺霸业地核心主战区。

    尤其未来我楚晋大战在即,不是两三年可以结束。

    相信以弦公子之眼界,可以看出,郑国必将饱受两国战火牵连,年年战乱,民生不能得以唯继,国力不能得以增强,更别说吞并周边的宋卫陈三国,还要如此战一样,反受三国联合压制。

    郑国地理上的位置,已经直接决定了未来百年的坎坷命运。

    而依照如今郑子的策略,晋国来了就依晋,楚国来了就依楚,必然为二国所弃。

    此次扈地之盟,晋国表面允你郑国入盟,骗开郑国国门即可见晋国已经不相信郑子之话,所以背弃盟约,攻打郑国,率先占领南下的通道。

    而我楚国,芈凰不敢说没有任何私心,但是比起已经失信中原各国,甚至成周天子的晋灵公还有赵盾,我楚国从不向郑国发起无信无义之战,甚至此次在晋国发起攻郑的大战时,主动出兵增援郑国。

    但是郑国若是依然如墙头草一般,时而附晋,时而附楚。

    别说晋国,我楚国迟早也会兵临城下。”芈凰看着弦分析着郑国此时的局势,试想一下,一个四四之地的小国诸侯,夹在两大南北霸主之国之间,两大强国争锋,小国不谈兴国?不灭国就好了。

    无论他们楚国也好,晋国也好,无一不想拿下郑国。

    相信这点,有点眼光的郑国人都可以看出来。

    “太女,要知道弦高并非郑子,我并不能决定郑国亲郑还是亲楚的态度。”弦高点出关键说道。

    “但是弦氏商行遍及郑国乃至各国,你们可以影响朝堂之言,进而影响郑子的决定。”

    芈凰看着弦高缓缓说道,“也许弦公子从来未想通过一家之力控制朝堂舆论走向,但是若是能因此避免郑国连年大战,百姓民不聊生,为何不舍小节而就大义?”

    “太女所言甚是,只是弦高不过一介商贾,只会经商,不懂政治。”弦高皱眉说道。

    “那么,请弦公子想想,若是弦氏下面上千人可以性命幸免于难,甚至令妹,本太女也会想办法为其脱罪,而找出真正的造反之人,甚至我可以允许弦氏成为楚国的官商之一,通行天下,而我楚国军队会和郑国军队一起保护郑国子民安全,可是在我楚国打败晋国前,我楚国都会予以郑国独立的自主权,当然再后面的事情,那都是我们后面去说了。”芈凰看着弦高说道。

    弦高想了想,“太女,除了这些,弦高作为商贾,还有一样想要。”

    “什么?”

    “青砖制作工艺流程和楼船制造术!”

    弦高看着芈凰说出他的要求,“只是不知道太女肯不肯给?”

    “要保护我郑国不受各大强国侵扰,弦高希望太女以青砖之术交换,我弦高必倾尽全力,动用我弦氏所有的人脉和网络为太女乃至楚国保住郑国这条北上的通道,不受阻挠。”

    “此二术,你也见到乃是成氏秘术,本太女身为太女也不能轻易答应你,但是我可以为你们向成氏游说,有偿提供造好的楼船,还有大批青砖,必竟这两样可不是免费的。”芈凰说道。

    制造术在他们手上,他们可以控制郑国。

    即使郑国买回去,以郑国的现状想要研究制造出来怕也是要几年时间。

    天亮之时,弦高起身,对着芈凰一揖,“我郑国百姓就拜托太女了。”

    “弦公子高义,愿为所有郑人支付高昂的战争代价,才是可敬可佩。”芈凰起身还礼,为弦高的深明大义。

    一介商贾,也能如此为国为民。

    怎能不叫人敬佩?

    待弦高被欧阳奈带下去,已经起来的潘崇推开院落的门,看着站在院中沉思的女子,问道,“弦氏解决了?”

    “是,老师,只是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

    芈凰皱眉道,一想到若敖子琰带走的若敖越椒贡献给她父王的五万奴隶,就仿佛看见那深深隐藏在楚晋大战下的一个巨大的不安因子,随时有可能危急楚晋初战的战果,扭转楚国的赢面,甚至会将整个楚国都掀翻的一场惊天动地的震动。

    “越椒?”潘崇直言道。

    “是。”芈凰点头。

    狗急了都会跳墙,何况是狼?

    狼逼狠了,必然反噬于人。

    若敖越椒,一日不除,楚国,一日难安。

    可是她不能坐视这一切眼睁睁发生,甚至因为害怕个人的生死而退缩。

    “与其坐以待毙,太女,反客为主,抓住主动才是关键!”潘崇缓缓说道。

    “反客为主?”

    芈凰重重点头,目光微微一沉,“多谢老师教导!”

    一轮隐在雾霭之后的泛着淡淡的红光的圆月,与初升的太阳一同照耀着九州大地的一南一北,好似一双无情的眼,此时俯视着人世命运的起伏跌宕,看着清晨的微光之中,一丝秋风轻轻吹拂起女子黑色的长发,仿佛一面黑色的凤旗迎风招展,遥遥望向西边的郢都。

    不管重返朝堂之路再怎么艰难,她都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