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一章 天下太平?(感谢清风月无边的一万打赏)
    一想到若敖子琰带走的若敖越椒贡献给她父王的五万奴隶,就仿佛看见那深深隐藏在楚晋大战下的一个巨大的不安因子,随时有可能危急楚晋初战的战果,扭转楚国所有的赢面。

    而这一桩被郢都各方势力刻意掩盖多年的流民圈禁案,如同赈灾案一样,随时都有可能产生一场整个楚国都掀翻的一场惊天动地的大震动,甚至将整个楚国都推到了诸侯争霸的风口浪尖之上。

    “若敖越椒?”潘崇直言道。

    “是。”芈凰点头。

    潘崇叹道,“狼子野心啊,狼子野心!……子般真是一语成谶,与当年成王说大王心似胡蜂,针眼大小,二人真是一模一样。”

    这周穆赈灾案,这圈禁流民案,这一桩桩都是大手笔,若敖氏之子,果然都没有庸碌之辈。

    奈何令尹之位只有一个。

    三个优秀的嫡子。

    难分。

    看着院中笔直上天的斑斑紫竹,潘崇深思一会,缓缓拈须负手说道,“太女,此案虽然牵扯甚多,但是当断则断,不然必受其乱。既然所有的证据都已经被他销毁,那我们就为他找出新的证据来。”

    “找出新的证据?”

    芈凰目光微沉。

    “是的,一个人只要犯了事,必然会留下痕迹,虽然他清理了弦七他们这一头,总难保还有其他的证据留下,远的不说,这五万奴隶是存在的,还有这些年是谁为他的这一切密谋加以掩饰,若敖越椒不蠢,他一个人肯定做不了所有的事情,总还有同党。”

    潘崇幽幽说道,“再不济,我楚国不能因为畏惧一场可以内战,而坐视一颗毒瘤不断做大,最后只会酿成更大的灾难。”

    芈凰曼目一沉。

    是她这一段时间因为若敖子琰隐忍过头了,当即恢复了她从军三年的军人本色,沉声道,“是的,无论他是人还是狼,老师,我都一定要把他的原形给揪了出来!”

    她重活一世,十年隐忍,三年抗庸,辛苦建立的一切,她是绝不会轻易任他们这些野心家给毁掉的,重蹈上一世之覆辙。

    若敖越椒!

    潘崇一双睿智洞察的双眼看着她的神情,缓缓一笑,“那就今日我们就回去吧!”

    “是,老师!”

    一丝风从北边吹来天边淡淡的云彩,遮住一轮隐在朝霞之后泛着淡淡红光的月牙,此时正着九州大地的一南一北,清晨的微光因为这片云彩笼上一层淡淡的阴影,秋风轻轻吹拂起女子黑色的长发,仿佛一面黑色的凤旗迎风招展,遥遥望向西边的郢都。

    ***************

    “小元元,小元元……来吗?……”

    “一路孤苦,不如我们同车而坐,美人相伴,一起举杯痛饮三百杯,转眼间就到了郑国可好?”姜无野搂着漂亮的晋国美人倚在窗前,看着一旁骑在战马上屁股磨疼的华元唇角微弯地说道。

    “你看坐马虽然潇洒,本太子可从来不坐的,这屁股什么时候磨开了花,别说上阵打战了,走路都要变形,太有失风度了。”

    华元本来就肤白,闻言更是容颜一白,想要加快战马越过这厮,可是耐何战马每多走一步,他的两股内侧巨痛难忍,还要咬牙坚持风度。

    风度,他要坚持风度!

    绝对不能让表妹小看。

    “不用……谢谢……本公子骑的……很好!”

    华元脸色惨白地咬牙回道。

    “是吗?那本太子就只能先到前面的城镇等你了,小元元。”

    姜无野挥了挥手。

    华元惨白着脸咬牙道,“还有不要叫我小元元……我们不熟,叫华元即可,齐太子。”

    “我们是朋友,叫华元多见外,总得有点爱称吗?我走啦……我真的走啦……你不要想我!我先到下一个城镇为你探路了。”

    “我不会想你的!”

    “你快走!”

    华元头上滴下大滴冷汗。

    两条腿都好像不是自己。

    姜无野挥手落下车帘,靠在两个晋姬的臂弯里剑眉微皱道,“爱姬,你们说小元元为什么不喜欢本太子,本太子这么潇洒多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两个晋姬格格乱笑,一个拿起一片梨喂进他的嘴里,服侍他吃下,一个说道,“太子,那是华公子嫉妒太子!太子还不懂?”

    “太子,男人那点事,你还不懂吗?”

    “那个华公子骑几日马就恨不得身子就虚的不行,若是再上了太女的马车,看到我姐妹二人却不能人道,岂不更加羞愧难当。”另一个晋姬直接浑身柔弱无骨地软倒在他的怀里,娇笑道,“可不是每个人像太子一夜御数女,威风无比。”

    “原来如此,那下次我们一定要配合他一下,绝对不能拆穿他肾虚不能人道的事实。”

    姜无野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这很伤男人自尊的。”

    他们说话间八匹骏马就马蹄高扬,带着两万金戈卫尘土飞扬而去,快速地赶往下一个城镇,力求在天黑前进入郑国边境。

    缀在宋国军队中的一辆华车中,华胥轻轻落下珠帘,叹道,“我这个表哥又被齐太子戏耍了,还不自知。”

    姬流觞坐在她的对面,冷然道,“你们宋国由这样一个蠢货带队,前景堪忧。”

    “这不是还有觞公子吗?”

    华胥端坐着,优雅地拎起茶壶,为他倒了一杯香茗双手奉上,说道,“我相信觞公子绝对不愿意见到这护送华胥嫁入晋国的两万宋军全军覆没在郑国战场的。”

    女子的话不言而喻。

    姬流觞如果不是为了宋国的军队支持,也不会娶眼前的女子,欣然地举杯一饮而尽。

    “自然。”

    而此时的郑国的国都新郑之中,一个传令官飞速进殿禀道,“禀告主公,楚军已经过了宛城,正在朝我们新郑进发,相信不出三日即可抵达。”

    坐在上座的郑子闻言大喜,“好,极好!”

    “命令全军坚守城池,抵御晋军攻击,三日后楚军抵达战场,晋军必然腹背受敌,知难而退。”

    “报!”

    又一个传信官进殿禀道。

    “陈国一万五千兵甲出陈国,宋国两万兵甲出宋国开封,卫国一万五千兵甲出卫国,三路大军,向我郑国联合而来!”

    “什么?”

    郑子闻言慌张,“那楚国带了多少兵甲?”

    “楚国带了十万兵甲,主公放心。”

    “好好!”

    就在郑子日夜不安之际,紧邻郑国以西的成周洛邑王城之内,周天子坐在至高王座上听闻郑国的间客传回来的最新战况,毫无形象地坐在他的王座上也轻吐出了一口浊气,然后一脸振奋地挥手道,“孙满,这次做了一件大事,他承诺寡人,必保大周平安,果然做到了,等他回了成周,寡人一定要大大重赏与他。”

    “大王英明!”

    众臣应诺,只要成周不被战事波及,天下得享太平。

    只是这天下真的太平吗?

    还是一地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