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四章 一天三卦(感谢呆萌的书单)
    “一共多少钱?”

    芈凰知道他说的是上次为她和芈玄,成贤儿算得三卦,虽然他们最后给了钱,这个卜尹却坚持灵验之后再收钱,于是开口问道。

    “一卦一百金,三卦三百金,今日这一卦,依然是老规矩,不准不收钱。”卜尹开口说道。

    “这么贵!”

    成晴晴闻言倒吸了一口气,“你这卦还不知道灵不灵验,就收三百金,你当本小姐没有算过卦吗?”

    明显被人宰的事情成晴晴可不会做,于是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接下来算的灵还是不灵,如果不灵的话,那我们岂不是被骗了。”

    “小姐,灵不灵验,你怎么不问问这位小姐,何况我收的是上次的卦金,并非这次的。”卜尹从容地回道,“这次等下次再收!”

    然而,这时芈凰抬手,命毛八他们付钱,说道,“这些够了吗?”

    卜尹也没有点数,垫了垫重量就放进怀里,接着指着芈凰写的这个破字说道,“这个破字,小姐下笔不仅犹豫,还带着浓重的杀气,说明你现在想杀一个人,却没有办法杀他,正遇到难题。

    所谓破字,你看,即为剥石皮。

    此字告诉小姐,只要你静心下来,细细想想,一层一层,抽丝剥皮,那里面的这个圆圆的石心,时间一到,自然会暴露出来。

    你想杀之人必然就能杀之。”

    芈凰点头,不错,她的确如今对越椒起了杀心。他屡次派人刺杀于她,还在背后秘密谋反多时,随时可能对若敖子琰北上大战产生反制,所以她必须快刀斩乱麻。

    将之擒出,杀了。

    “只是你说的这些,我依然不确定我现在心中所想是对是错?”芈凰开口道,她虽然已经有了主意,可是若敖越椒上不上钩难说,于是忍不住问道,“你能明确一点吗?这样我好有个方向。”

    卜尹将她写的破字又转了一个方向,转向她的这一面,说道:“这是太女当时写这个破字时,破字这竖所指的方向,你看下面延长的三竖指向何方,何方就有你要的答案。”

    芈凰闻言拿起笔沿着破字的长竖划下,回头望向窗外只见破字所指的正是北城大街,而这条街上众所周知只住了一户人家,就是若敖氏。

    从万记馄饨的二楼刚好可以看到若敖府里的亭台楼阁,芈凰见此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解决之道就在若敖氏的府邸之中?”

    卜尹高深莫测地一拱手说道,“我们算命之人,讲究的是天机不可泄露,下臣只能给你提示到这里,你自己领悟到的,跟我没有关系。”说罢,卜尹又掐指一算,开始收摊,“好了,今日再没有生意了,我就先回去了,小四,结账,这些都是这些时日欠下的。”

    小四借过他递来的一粒金珠,一算多了,“卜尹大人,这个多了。”

    “其余的留在账上,等我下次来吃。”然后卜尹背着小包袱向城外走,与芈凰她们告辞。

    成晴晴听的云里雾里,一脸不解,“他到底说什么了,我怎么没有听懂……你听懂了吗?”

    成晴晴看着芈凰。

    芈凰微微颔首,“我懂了。”

    一楼结账的小四心底好奇,目送卜尹离去,这个老神棍已经大半月没有开张,如今就靠给他们店里挂账过活,可是今天一开张就赚了三百金。

    楼上这位成小姐到底是傻呢还是被骗了呢?

    不过这都不是他过问的事情。

    此时若敖氏的大房,苍狼阁中,小江拿着木梳,高兴地为周菁华挽着发髻说道,“小姐,你这两天怎么笑的这么高兴?可是姑爷这几日终于气消了?我就喜欢小姐这么笑的样子,还像以前一样,神采奕奕。”

    “哼,他又有什么值得我高兴?左右不过是每天摆着张冷脸吓唬人。”周菁华闻言挑着金钗的手,往桌上一落,立即收了脸上的笑意。

    想到越椒自成得臣丧礼之后,一改先前的疼宠,对她十分冷淡,本来高兴的心情突然间就冷了几分,胸间平添几分意愤难平。

    “小姐也说姑爷只是面上冷冰冰的,心底是热的,不是坏人,对我们也比在周家还好……”

    小江想劝,却被周菁华不高兴地打断,“好了,不要说他了。”

    “那小姐今日为什么事高兴?给小江说说也替小姐高兴一下吗?”小江见此立即住嘴,一边从新折的各色花朵里,选了一只最漂亮的鲜花插在她的发髻中,一面笑嘻嘻地道,“若是小姐喜欢,小江把那事多做几遍,让小姐更高兴些。”

    “前几日我叫你让下面的婆子的话,传出去了吗?”周菁华终于一笑说道。

    “传出去了,今日我出去采买的时候,街头巷尾都在传呢!”小江点头道。

    “街上传还不够,二婶可听到外面的流言?”周菁华闻言唇角弯弯高兴地问道。

    “想必下人之间传的话没人敢往夫人们耳朵里传吧!”小江握着木梳犹豫地回道,“二房那边好像什么动静也没有,也没有人见到令尹大人和王夫人生气。”

    “明儿我们去雪儿那串串门,好久没有出门,她恐怕都在家里憋得慌。”周菁华笑道。

    “是,小姐!”

    同一时间,若敖子克下朝归来,一路上也听到城里的满城风雨,折扇敲打着手心,问着他对面的陈晃,“陈晃啊,你觉得这些流言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晃心知成嘉一直和若敖子克走的极近,二人一前一直是同盟,可是如今若敖子克是三公主的未来驸马,而成嘉若是太女走的亲近,二人怕是因此不和,于是他皱眉回道,“这街上的流言怕是有心人传出来要害二哥的,如今二哥正负责东郊之事,太女奏请前往东郊和潘太师一起视察都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那你说这流言真的能伤害那个女人?”若敖子克手中折扇一展,笑笑。

    “怎么说都对寻常女子闺誉有损!”陈晃缓缓答道。

    “你也说是寻常女子……”

    若敖子克眯着一双狐狸眼,摇着折扇笑道,“这九州之中唯一个继承储君之位的女人,会是寻常女子吗?这些流言碎语,恐怕伤不到我这位二嫂分毫。”

    经历这些事,陈晃闻言对于若敖子克的想法,真是大有改观。

    果然若敖氏的三兄弟各个都不简单。

    二人在主城大街与北城南城大街的交汇口分手,陈晃目送若敖子克离去,然后才回头往万记馄饨走,只是突然一个戴着斗笠的女子猛地往他怀里一跳,吓的几乎站立不稳,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猜猜我是谁?”

    “晴晴,你不是在楼上等我吗?”陈晃揭开成晴晴的手高兴地道。

    “小姐还不是想姑爷了!”

    依云巧云在一边掩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