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五章 惊天大案
    二楼雅间,陈晃坐在芈凰对面,向她汇报最近半个多月的工作情况:“太女,这个案子恐怕很难办,我已经查了足足半个月,可是毫无眉目,其中遇到的各个司的明里暗里的阻挠也不在少数……

    如果不是大哥给我的提醒,我还以为是自己真的查错方向……虽然说这个弦氏商行已经被灭口了,可是可见这后面的人有多么无法无天!

    不仅圈禁这么多的流民,还肆意杀人,任其发展下去,谁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说到最后,陈晃十分焦虑地催到,连面前点的馄饨一筷子都没动,“太女此案如今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查,还是不查下去?”

    听完陈晃转述了成大心对于郢都各世家关系的话,以及整个案情他所调查完的情况和掌握的资料,芈凰眉眼微沉,情况比她预想的还有糟糕,基本上所有可能能够让他们找到突破口的地方,都有若敖越椒的人。

    淡淡的看了陈晃一眼,微微抬手说道,“陈晃,别急,死了这么多人,此案自然要查下去!不仅要查,还要把所有同党揪出来。

    先前回京之时,我和太师还不知道他们的帮手是谁,但是如今你说的这些已经给了我们很明确的方向,既然这些各司都参与其中,说明他们都早有关系,而这些人就是我们要各个击破的对象。”

    “那太女是已经有主意了吗?”

    看到芈凰如此淡定,陈晃心底总算一安。

    芈凰轻轻点点头说道,“没错,先前因为驸马北伐大战,那些朝中各世家的首首脑脑们为了此战忙的不可开交,恐怕他们早完记了一件事情,那我们就帮他们回忆回忆!”

    “令尹大人他们忘记什么事情?”陈晃好奇道。

    “接下来,你按我说的做,必然他们这些老狐狸都会想起来的。”芈凰神秘一笑,“自然会有人帮我们去敲打若敖越椒,逼的他再度出手。”

    陈晃听完芈凰的计划之后,一脸恍然大悟,不过他很快心中又升起了另外一个疑问,“不过太女,现在我们反击他们的话,会不会在朝中引起动荡?毕竟依太女所说大局维稳很是重要,若是影响了大王和驸马北伐的大计,怕是朝中各大世家的首脑都会不依。”

    他更担心因此这件案子会被弹压下去。

    “而且如今成老过逝,二哥也不在,大哥又有病在家休养。晃这边一个人独自面对朝臣……恐担心各位大人会向我施压。”

    若是成嘉在的话。

    陈晃就没有这个担心了,可是通过这个案子,他明白了,如今那些朝臣不过是看在成家的面子上给他几分薄面,但是实际是不买他的帐的。

    芈凰淡淡一笑,说道:“你忘记了这些实权人物之中,有哪些是我们可以争取过来的,令尹大人不用说了,他绝不会坐视任何影响驸马北伐大计的存在;司马大人的态度难说,毕竟事关若敖越椒之事,所以暂时排除在外;李老是棵墙头草,只要他保持中立就好,再说越是墙头草越好拉拢,无非威逼利诱;而潘太师也在我们这边;而我父王的态度,只要把握好了他的喜恶……大的方向都会在我们这边。”

    这是芈凰分析了好久分析出来的局势。

    不算太差。

    “别怕,放心大胆地干,这是你在刑狱司站稳脚根的第一战。以后没人会再因为你是成氏女婿而看轻于你!”

    不得不说,陈晃还是相当有头脑的,不然也不会先前被成嘉所看重,作为第一幕僚,听完芈凰对于朝中各老的一番分析之后,心中底气更足,“那好,后日太女上朝之时,听我回信。”

    芈凰轻轻点头,二人分批离开了万记馄饨铺。

    第二日,陈晃大张旗鼓地押解着弦氏三兄妹入京,后面还跟着被强掳了的一千流民跟在后面,入城的百姓夹道围观,纷纷好奇的看着牢车中的三人。

    “这抓的是谁啊?这么大阵仗?”

    老汉也挤在人群中问道。

    有刑狱司的官差回道,“这是我们庭理抓到的圈禁流民案的牙行,郑国弦氏商行!”

    “一千人就这么兴师动众?”

    老汉惊叹。

    前些日子,陈庭理天天找人,搞得五城兵马司跟吃了爆竹似的,火气上涌,四处抓人,可是不过一家牙行有必要这么跟关押谋逆大罪的犯人一样全城戒严吗?

    “这是小牙行?笑话,别看后面只跟着找回了的一千流民,我们大人已经令他们招供,他们可不只抓了一千人,而是五万楚人!”官差笑骂道。

    “什么这么多!”

    老汉及他身边一众的百姓惊呆,纷纷砸舌。

    “所以你以为是小犯吗?”

    刑狱司的衙役提着铜锣在主城大街上大声吆喝道,“所以大家看看这些人的脸,若是家中亲友往年有大水后失踪的都可以去刑狱司报案,我们大人将会一并审理!”

    咚咚咚。

    一阵一阵的锣鼓声响彻街头巷尾,听着这声音而来,围观的百姓中突然有人举手道,“官差大人,我要报案,我父亲去年大水之后就失踪了,至今了无音讯。”

    “好,我们大人收了,你待会跟我们回衙门。”

    有一就有二,接着一个二个的百姓跳了出来,“大人,还有我,我大哥他们一家前年也是,我们多次报案,却无人审理,至今一直杳无音讯。”

    “请为我们做主,现在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家弟家兄他们也都不见四五年了,就是大水后,一起不见的。”

    ……越来越多的人闻讯赶来,陈晃满意地勾起唇角,这可比自己一桩桩旧案查过去快多了,而且有了苦主,这案子就可以重新开堂审理。

    混在人群中的野狗他们拿布巾裹着脸,害怕地道,“狗哥,青儿小姐被抓了,还有居然大公子,玉儿小姐也被抓了,怎么办?这郢都我们刚来感觉也不能待了。”

    “好了,小声点,我们赶紧离开。”

    野狗带着二人逆着人流快速的窜进旁边的小巷子,坐在牢车的青儿突然看到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暗暗皱眉,那背影好熟悉。

    对了,她想起来了。

    这两日好像没见到野狗他们的尸体还有踪影,难道他们还活着?

    可惜一眨眼地功夫,人头密密麻麻的街道上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难道是她眼花?

    弦玉好奇地道,“你在看什么呢?”

    “没看什么……”青儿撇嘴,懒得搭理弦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