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章 何谓令尹?
    楚国之内,何谓令尹?

    楚国握事者也,掌管一国之军政,手握一国之权柄,身处上位,可率臣民,对内主持国事,对外主持战争,总揽军政大权于一身。

    渚宫议事殿旁的臣子殿,有一处独立的宫室,是为楚国外朝第一人所设的行政书房。

    此时,天色还早,书房极为安静。

    臣子殿内外除了一些早到的臣工,其余皆侯在诸宫的广场上,等待外朝的钟声响起,四下里都是一片安静,就连两个常年作书记笔录的文官也只是安静地侯在令尹的屋内,做着早朝的准备。

    屋内,陈晃被一大早叫了进去。

    整个屋子不大,分为内外两间,外间办公,内间休息,在窗户外新种了一片牡丹,据他所知是左徒大人命人种上的,再往外出去有一片小小的园子。

    平日里令尹子般都会在这边单独处理政事,或者私下会客,磋商谈事。

    此时,被叫进来的陈晃。

    自然不是作客,而是被命令。

    一身五尾凤黑色官袍的儒雅令尹,沉默地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瑰丽的白牡丹,迎着升起的骄阳,开的正是骄傲无比,却目光微眯,手中握着楚国的凤纹笏板,对着此时正午的阳光。

    沉着眼,似看非看着。

    一双睿智的眼里偶尔有光芒掠过,也不知道是勿板上反射的阳光,还是看透风波后的一丝水波折射。

    他的身后是一把宽敞的交椅。

    上面铺着一张上等的吊睛白虎皮。

    他将笏板交给身边的文官,转身缓缓落座,和着身后的交椅,融为一体。

    仿佛他就是这里一直的存在。

    他身下的是一把紫檀木交椅,一看至少用了二十多个年头,所以成色从原来的黄金色沉淀成了古老的黄褐色,左右的金漆扶手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反复磨挲,变得光滑无比,而坐在交椅中的令尹大人只是随意地一抬头说道,“陈庭理,你的那份奏简,今日一大早若敖司败已经转交给本尹,看过了,我想就先放在本尹这吧,容后再议。”

    令尹子般话落,他旁边一张小案后的一个文官紧接着在奏简上用朱笔批了一个“已阅,再议”四字。

    陈晃和令尹大人的首次对话,却让他又忍不住想起那次若敖驸马去刑狱司时的情景。

    一样的眼神,一样的俯视。

    一样上位者的无情。

    无论他现在是否换了一个身份,也无法改变他上面人的心思。

    若是成老在此可能另当别论,可是如今成氏的老人都不在朝堂走动,就算成嘉在此估计也不敢拒绝令尹子般的命令,何况他只是一个成氏的女婿。

    陈晃的手心不知觉地附上一层热汗,也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什么,却仍然顶住压力试着问道,“大人的意思是这个案子叫晃不要查了。”

    “不!你查可以,但是没有确实证据前,不可因为郑国之人的一面之词,随意诽谤我楚国朝廷众臣,这会引起朝堂动乱,如今我郢都空虚,国中维稳最重要。”令尹子般抬手缓缓说道。

    “是,有了结果,晃再第一时间禀报大人。”

    陈晃闻言心底一凝,却不知道令尹大人所说的“查可以”是何意?

    此案果然非同寻常,牵涉极广,怕不仅仅因为若敖越椒和郢都的安危,还有若敖氏的安危。

    外朝的钟声三响三落。

    令尹子般闻声挥挥手,“走吧,上朝去!”

    “是,大人!”

    陈晃和一旁的书记文官起身跟在他身后默然走向正殿,殿外一丝带着血腥气息的北风阵阵吹来,八月的炎热也抵不住北方蔓延至南方的这场腥风血雨的到来。

    陈晃此时更加确信。

    此案怕是比周家贪墨之案还大。

    因为就连令尹大人都出面弹压此事了。

    渚宫金殿外,芈凰一早就被潘崇派人通知,等候上朝,令尹子般见她上朝先是一讶,后是一笑,笑容和煦如风,“太女,今日上朝了?”

    这“今日”两个字似乎别有深意。

    芈凰恍若不懂地有礼颔首回道,“是太师说芈凰不该久居深宫,脱离朝堂,让迷凰上朝来听听各位大人的课。”

    “嗯,这些日子,琰儿不在,你确实该上朝听听,不然外面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了。”令尹子般笑着看了女子一眼点头说道。

    “大人教育的是。”

    芈凰恭声倾听。

    一声嘹亮的号角长鸣,殿前的寺人高声宣道,“上朝,大王宣尔等进上朝进殿!——”

    九级玉阶之上,楚王眼见芈凰进来,大声一笑,“昨日,太师给本王说了,是本王疏乎了,来人,给太女在寡人之下再设一席,从今日起,随朝听政。”

    “谢父王!”

    几个寺人将早就准备好的金椅抬上金殿,摆在玉阶之下,芈凰施施然谢礼坐下。

    楚王再度开口,“如今,驸马也不在,右徒也去东郊督促秋收了,以后凡是有什么大小事情呢,大家就给太女说也是一样,寡人身体不佳,这些微小事就不要给寡人说了,交由子般全权负责了,凰儿,就跟着子般好好学习这处理朝政之事。”话落,他当即打了一个哈欠,倚在他宽大的九尾金凤椅上,半眯起了眼睛,睡意正浓。

    “是,大王。”

    众臣闻言目光窃窃,然后应声称诺。

    赵常侍见此上前宣道,“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良久,朝堂上鸦雀无声,纵然昨日五万流民圈禁案在整个郢都王城传的沸沸扬扬,可是此时却像是没有这回事一般,芈凰眉头微皱,然后目光穿过众臣落在若敖子克身后的陈晃身上,只见他脸色郁然,欲言又止,最后把头一低。

    什么也没有说。

    反倒是若敖子克见状握着笏板的手朝芈凰坐着的方向,拱手作揖,嘴角却微微上牵,带着一丝看好戏的嘲笑模样。

    李老早就看到太女私下的目光,却舔着大腹便便,仿佛一个富家翁一样,笑呵呵地捋了捋花白的胡子,昂着头,目光望着金殿的红梁凤柱,呵呵,真是好看。

    三司五尹,就连其中的卜尹也是谨遵着闭口禅的要诀,所有的大臣都保持着一副恭敬的模样,闭口不开。

    一时间,金殿内,安静无比。

    只有年迈的楚王的鼾声渐渐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