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三章 一天两天(感谢兔爰的月票)
    “你这是又要每日点卯地去上朝不成?那你的身体怎么办,医老可说了你这些日子,最好少思,少忧,静心,静养!”李氏担忧地急道。

    “只是上个朝,没事的!”

    成大心拉了拉李氏的手笑笑,“这事你就不要和母亲说了,免得她也担心,非儿,这几日你也多看着点,这趟出去再回来都被晴晴带野了。”

    “嗯,我知道,家里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

    李氏点点头,可是心底还是不安心。

    东大街前面的道路边上停着一辆不太显眼的宫车,正要前往刑狱司的芈凰同样遇到了和陈晃的境况。

    司剑问明了情况回道,“太女,东大街封路了!”

    “何事封路?”芈凰坐在车中询问道。

    “说是城中有流匪作乱,正在捉拿中,封路维护都城治安。”司剑坐在马上回道,“只怕又是五城兵马司随便扯的一个名目!”

    “知道了。”

    芈凰也知道,就算他们去要求拿出海捕公文以证事实,估计对方都已经准备好了,掀开车帘,目光落在路边还没有离去的一些百姓身上,其中正有她认识的万记掌柜,只见他扶着一个瞎眼的老妇人,二人坐在路牙子上,顶着热辣的太阳,都晒着脸和脖子通红,却不曾离去。

    “婶子,你饿了吗?我回去店里拿点吃的再过来。”老万对她说道。

    “嗯,好的,麻烦你了!”刘婶子点头道。

    眼见晌午了,日头越来越高,一些百姓等的肚皮饿了,口也干了,渐渐又散去了一些,整个东大街上到最后就剩下一个瞎眼的老妇人和零零星星的几个百姓还苦守在路边。

    “太女,我们还去刑狱司吗?”

    司剑见他们的宫车一直停在路边,不知走还是不走,出声问道。

    “你去买几碗水,还有吃食,给那些没有离去的百姓,还有五城兵马司的人都送过去一份。”芈凰吩咐道。

    “干吗给五城兵马司的人送吃的?”司剑不解,“就是他们在这里拦路才让百姓饿肚子的。”

    “若是我们给这些百姓送了吃的,不给他们送,你觉得他们会看的过去吗?”芈凰说道。

    “明白了,太女,我现在就去准备。”

    “嗯!”

    良久,司剑带着穿着便服的凰羽卫的兄弟们带着吃的喝的先是跑去犒劳了一下,晒不到太阳的凉棚下,五城兵马司的头领一看司剑的行头盛其她背上的那柄大剑,立即态度良好地拱手谢道,“多谢司统领了!”

    “不客气,大家都是当兵的,自然相互照应。”司剑也和他笑呵呵地聊着,其余的兄弟就去发食物。

    “来,这些吃的,喝的,大家都拿上。”

    “谢谢,好心的贵人!”

    刘婶子也看不见是谁递给她一碗热汤面,还有一碗水,接过感激地谢道。

    “慢慢吃吧!”

    “嗯嗯,多谢贵人!”

    “走吧,晚点,我们再过来看看!”马车中芈凰见司剑她们回来说道。

    “是,太女!”

    所有的凰羽卫无声地经过这里,又无声地离去。

    晚间,他们如时又过来,发现除了老妇人和那几个百姓,又多了一些百姓在那边继续等着,司剑再度带着兄弟们还有新买的吃食和喝的过来,小统领在凉棚下笑笑,“司统领,您又来了?”

    “是啊!这边怎么样,你们人捉到了没有?”

    “没有呢!”

    小统领好歹接受了他们的吃食,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哪有什么流匪。

    “那你们也辛苦了,这些是给你们带的。”

    司剑又命人把带来的吃食分作两份,一份先给了五城兵马司,小统领多谢地谢过,另一份则分发给了街边的百姓。

    这次老万没有离去,他亲手接过司剑递来的食物和水,“多谢大人的赏赐!”

    “老万,是谁啊?”刘婶子摸索着他手中的热汤水问道。

    “婶子是个贵人送来的吃食,您就放心吃吧!”老万拉着她道。

    “那你帮我多谢谢这位贵人,我眼瞎,我看不见!”刘婶子眼神空洞地望着面前,不知道来人站在什么位置,只是手中捧着热食。

    “嗯嗯!”

    老万点头,“婶子你放心!”

    一天过去了,第二日一大清早,似乎来等消息的百姓又多了一些,司剑他们依然每日都过来给百姓发吃食顺便和五城兵马司的套近乎,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等的百姓越来越多,小统领也不好意思了,“司统领您说你这样每日来来去去,搞的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哈哈,那你们赶紧把人抓了,把这路让开,我也好办我的差!”

    “大家各司其职,小的也是没办法!”

    “那行,我也不为难你们!”

    “嗯嗯,多谢司统领!”

    “老万,是贵人又来送吃的了吗?”

    “是啊!”

    “有了贵人的资助,相信再多天,大伙都等的下去!”

    “嗯嗯,没事,我们继续等下去,我顺便摘个菜,然后中午回去做个午膳再回来继续等!”其他百姓道。

    “是啊,我也是晌午前把家里的鸡鸭喂了,家里都收拾好了才过来,不耽误家里的事。”

    “这样等着也不用干等。”

    “就是。”

    ……

    东大街,西大街,南大街,北大街,四大街,北大街那一条路已经解除拒马路卡了,可是其他的还没有全解除……

    成府里,陈晃这几日就像煎熬一般,原来什么都不能做,也如此难熬,也不知道二哥什么时候回来,从竟陵到郢都应该快回来了,走陆路再慢也应该到了才对。

    而李氏命人掌了油灯,为成大心煎好了药,正放在桌子上凉着,冒着淡淡的热气,她轻轻拍着成非微微起伏的胸膛,哄他入睡。

    成大心则披着衣裳坐在案前,案上放了两份竹简,一份竹简上密密麻麻的黑色小篆,却有四个朱红的“已阅,暂议”的朱批,一份竹简上也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小篆,可是涂涂删删,写了一卷又一卷。

    李氏见他已经作废了好几份,把孩子命侍女抱回房,端着药碗上前道,“这份奏简很难写吗?”

    “嗯……我在想着怎么措辞才能两面都好……不过我已经有思路了,你就先回房休息吧。”成大心抬头对她说道,“药碗,你就放在一边,我待会空了就喝。”

    “不了,我再陪陪你,反正我也睡不着!”李氏拿起他平日穿的左尹官袍,“我把你这件官袍再改改,你这些日子清减了许多,怕是穿上去,不合身了。”

    “嗯,辛苦夫人了!”

    成大心笑笑,提笔继续写着奏简。

    主院里,晚间赵氏临睡前还听闻管家说成大心半夜里还没有休息,把李氏单独叫了过去责怪道,“大心是个什么情况,现在这个时候你还让他操心那些锁事做什么?”

    “娘,不是我不阻止,只是我觉得大心说的也对,我们成氏也是一家,虽然晴晴和大心不是一母所生,但好歹我们都氏成,如今若敖氏仗着父亲去逝之迹,二叔又在东郊忙着秋收,独掌朝堂。如今成氏就只能靠大心撑起来了,而这不也是您一直的愿望吗?”李氏徐徐回道。

    赵氏倚在榻中沉吟一声,“罢了,管家,你速去给我大哥,赵侯传一声话!只要有我赵玉在一天,我成氏就不能被若敖氏欺负了!”

    “是,夫人!”管家闻言立即派人去传信。

    赵氏看着媳妇李氏道,“你每日都拘在府里,亲家那边,你也好久不得回去了,明日若是有空就回去看看吧!”

    “是,娘!”李氏闻言喜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