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九章 驸马说的
    可是他这一声惊呼更加激怒了骄傲的五城兵马司的人,在这郢都,除了虎分禁军,他们还没有怕过谁呢?

    陈晃心中万分后悔,都怪他逞强,可是此时他更痛恨自己不过一介文人,就算再快也快不过那些已经出鞘的利剑,有去无回。

    他真的没有想到司徒南居然如此没有顾及。

    这楚国真的没有王法了吗?

    权贵面前,形同虚设么?

    陈晃大喊着,“你们疯了!”

    合身扑上去!

    所有人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在这一刻,似乎没有人能够救他和刘婶子。

    听到成氏家仆报信迟迟赶来的成晴晴坐在马车上刚刚掀开车帘,就看到这一幕,整个人立时吓晕了过去,“陈晃,他……”

    巧云和依云抱着她急呼,“小姐,小姐,你别吓我们!”

    所有的刑狱司衙差也懵了!

    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庭理大人一点点像是慢动作一样飞扑过去,可是明明只有电光火石的瞬间。

    五城兵马司想要撤回,可是已经来不及,陈晃整个人已经撞在了他们的剑刃上!

    非死即残。

    他们闯大祸了!

    就连司徒南也忍不住皱眉。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一道人影,速度极快,身高极高,力气更是无穷。

    “让开!”

    大喝一声,她将陈晃和刘婶子双双扔出包围圈,包围圈外,一群红甲卫士合力一接,同时她一双大手将那些撞来的枪头硬生生地凭借着她的一股世力夹在铁甲的臂下,然后大笑道,“你们喜欢玩,你司剑姐姐陪你们玩!早就看不惯你们这群五城兵马司的软蛋,有种和我们凰羽卫打!”话落,连剑带人一起扔的老远,众人一阵哄散!

    “对!欺负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算什么男人,连路上的一条野狗都不如!”

    养由基站在她的后方,挽着硬弓,五箭齐发,迅若闪电,破风而来,箭无虚发,精准无比地把最前面的那些刺向司剑的利刃全部撞歪。

    老五老八他们听到这一声埋汰,紧闭的双眼睁开,发出“噗呲”一声轻笑,搭在野狗的肩上,“狗哥,他们说五城兵马司连你都不如,要不你去给他们当老大吧。”

    野狗呸了一声,指着路中央不知道谁家乱跑的阿黄低声骂道,“他们说的是路上那条野狗!不是本狗爷!”

    “哈哈!”

    ……

    一阵笑声从街头巷尾深处隐隐传出,越来越大。

    先前的紧张气氛顿时一散。

    所有百姓目光在路中央的那条十天半个月没有洗过澡的阿黄,和傻愣住的五城兵马司的兵丁身上转来转去。

    忍俊不禁。

    阿黄也瞪着狗眼,仰头看着众人:汪汪!

    “哈哈!”

    司剑看着那些呆若木鸡的五城兵马司大笑,“果然连狗都不如!狗还有点反应!”

    司徒南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你一个小小的千骑统领骂谁?”

    一道声音清澈的响起,“谁应就是骂谁!”

    “太女!”

    陈晃从地上爬起来,顿时眼底一阵惊喜,大喊着,“是太女来了!太女来为我们来主持公道了!”

    司徒南皱眉看着后面的四驾华盖宫车上露出面容的女子,还有宫车前,正缓缓挽着一张张大弓的凰羽卫的红甲军士,将带着寒芒的箭头冷冷地齐齐对准了马上的他。

    似乎只要身后的女子开口,这数百枝利箭会毫不留情地招呼他。

    贯穿他的眉心。

    一箭飞红。

    芈凰端坐在宫车中,司琴掀开车帘露出里面的她,一声轻喝,“司徒都尉,我不知道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可以随意当街拔剑杀人,而且杀的还是当朝庭理!难道你入职以来,无人教导与你,甚至你家中长辈老司徒大人连这最基本的礼法和律令都没有教过你,要本太女今天亲自教教你?”

    这句话说中了陈晃和所有百姓的心坎上,但是这并不能抑制司徒南从小到大跋扈为惯了的作风,因为在这些庶民面前,他们的颜面更重要。

    颜面受损,相当于他们身后所代表的百年家族受辱。

    司徒南因为司徒氏独嫡子身份,从小长在后院几位的夫人身边长大,所以长相难免有两分阴柔之美,可是性格却毫不阴柔恭顺,甚至每每遇到不顺心的事情,跟在若敖越椒时久,而有几分暴烈脾气。

    纵然他现在被人拿箭指着。

    眼前之人是当朝太女。

    他也忍不下。

    一个无依无靠的公主,要不是有若敖子琰为她的驸马,他们这些执掌大权的氏族又岂会折服曲膝?

    如今若敖子琰不在,也不看看自己一个女人的身份,不安分守己地守在东宫,硬是要重回朝堂之上,还掺和进这些贱民之事。

    根本拎不清自己的身份。

    他看着宫车中的女子,心中闪过一丝鄙夷,然后紧了紧手中的鞭子指着地上的刘婶,扬眉反问道,“太女,不知司徒有何过错?此民妇当街聚众闹事,我郢都自驸马爷离去后,一直全城戒严,可是他们这些刁民却聚在东大街上影响治安,难道司徒职责所在不该管一管么?而陈庭理自己要撞上来的,也怪我们来不及收回刀剑了。”

    他的话一出口,芈凰就眯起眼,上下打量着弓箭对准范围内的司图南,似乎想要看清到底他的背后是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驸马爷?

    是说若敖子琰给他的特权?

    呵!

    所以他才能如此目中无人。

    一声轻笑,她挑眉反问道,“你说是驸马临行前吩咐的?”

    司徒南轻笑回道,“正是,驸马临行前有公文传到本都尉手中,不信太女可以跟我到我们五城兵马司卫所一看。”

    “是么?”

    芈凰峨眉轻扬,缓步走下宫车,所有远处围观的百姓还有拦路的五城兵马司的兵丁,全部自动分开成两边。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低低发出一声,所有在街边等了几天的百姓齐齐看着她,嘴里咕哝着,“原来这位每天给我们送饭的贵人就是太女……”

    跪在地上的小四也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