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一章 他是谁啊?(感谢半夜的1万打赏和月票)
    “狗哥,有可能!”老五煞有其事点了点头,“这个太女比地上那个躺着的,嚣张!”

    “嚣张吗?”

    老八想了想,抱臂道。

    “人家那是话本子里唱的王八之气好吗?”

    野狗一巴掌拍上老五和老八的脑袋,咧嘴大笑,“哈哈……”

    “都笑的很开心啊?!”

    一道阴冷的声音在吵杂的街道上响起,平平一句的问话,仿佛给整条东大街突然浇上了一场寒冰冷雨,顿时让临近南大街一头的东大街上的百姓纷纷止住了声音。

    所有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野狗混在人群中,此时更是仿佛突然失去了声音,指着来人,浑身哆嗦着,“他……他……”

    老五和老八看着坐在马背上额头上缠着白色纱布的受伤男人,明明看上去有几分孱弱,却宛如刀锋出鞘般令人胆寒,“大哥,他怎么了?这个大人,你认识?”

    “他……他就是……”

    “他是谁啊?”老五好奇地看着所有人的反应都是一脸惊惧,而狗哥的反应更是恐惧至极。

    “他就是……”

    野狗结巴地指了指,却说不出来。

    “他就是谁啊?狗哥你说啊!”老五和老八不停追问道。

    而被压在地上的司徒南顿时眼睛亮了起来,就连五城兵马司所有人的腰杆也直了起来,齐声大喊道,“是都尉大人!”

    “都尉大人来了!”

    “太好了!”

    “都尉,怎么又来一个都尉?”

    老五和老八都是和弦七从郑国过来的的,对于楚国这些官称不太了解,可是野狗听到这声称呼,却冷汗直下,双眼发直,“原来他是都尉大人……”

    “都尉大人怎么了?狗哥?”

    老五和老八双双满脸不解。

    “就是他……杀了七公子,杀了我们所有人……”人群中,野狗害怕地指着马背上的男人,抱着头突然蹲下低声哭道。

    他的手摸过他的脸颊,仿佛上面还有七公子的血喷溅在他脸上留下的滚烫热度,持续地灼烫着他的皮肤,让他这些日子每晚不敢入睡,生怕一睡着就被人杀了灭口。

    “什么?!”

    老五和老八闻言怔怔地看着马背上高大的男人,双眼如狼一般阴狠,不禁齐齐一阵后背冒着冷汗,“那狗哥,我们要不撤吧?”

    “此地不宜久留!”

    “嗯嗯,快走!”

    这一句话仿佛提醒了野狗,他从地上爬起来,然后逆着人流就带着老五和老八准备逃之夭夭。

    坐在马背上的若敖越椒突然眉头一皱,然后手中的青狼啸月刀指着逃跑的三人,“你们三个,跑什么跑?站住!”

    话落,所有的五城兵马司顺着他所指的方向,齐齐奋勇上前,将野狗三人围住,坐在马背上的若敖越椒开口道,“你们是做什么的?见了本都尉就跑,莫不是报信说有人做乱的就是你们三人?”

    “不是,不是我们……”

    野狗和老八,老五三人纷纷跪地摇头告罪,野狗机灵地回道,“我们只是路过看热闹的,看到大人一身威严害怕,所以才想离开。”

    “我很可怕?”

    若敖越椒闻言挑眉。

    “不不不,大人长的英伟不凡,只是小人家中有急事才想要赶紧离开……”野狗又道,老王和老八也频频点头,“对,我大哥说的就是我们想说的。”

    “前言不搭后语!”

    “来人,把他们三人抓去五城兵马司,看他们说不说实话!”

    若敖越椒重“哼”一声,芈凰见状微微皱眉,目光也落在跪地的三人身上,跪地的野狗频频向她发出求救和暗示的目光,可惜她并不曾见过野狗,如果此时青儿在此必能认出逃出生天的三人。

    眼见着就要被带走,野狗也不知是哪里得来的力气,突然一把冲开前面的几个卫士,然后一把冲到芈凰脚边,“太女,您不认识我了?我是东郊上的佃户啊,我们三个被苏大人和成右徒派来郢都报信,没想到就遇到了东大街的这场骚乱,我们是无辜的,求您为我们说句话吧!”

    此时,野狗只能凭着这番假话作赌了!

    太女去了东郊之事,他也是刚刚一瞬间忆起来,结合在一起,他就编了这番假话。

    在这一刻,他真是佩服自己了!

    若敖越椒闻言挑眉看着芈凰,“怎么,太女弟妹认识这三人?”

    “嗯,我想起来了,他们三个是东郊上的佃户,如今快要秋收,怕是成右徒派他们送信进京。”芈凰目光落在他们三人身上点头。

    “对对,我们就是成右徒派来的,太女殿下!”

    野狗和老五他们也连连点头,“只是没想到遇到街上闹事,我们害怕卷入,所以才想赶紧离开……我们真的不是闹事之徒,我们都是良民啊……”

    老五和老八闻言声泪俱下,捂着袖子像个女人一样嘤嘤哭泣。

    他们见鬼的良民啊!

    他们就是一群打手!

    芈凰看着越椒的方向,扬声道,“若敖都尉也看到了,他们三个怕是为了赶时间,才趁早离开刑狱司这事非之地,所以你的人还要抓他们吗?父王还等着秋收的消息呢!”

    “放了!”

    若敖越椒也不在乎,不过三只蝼蚁。

    “是,大人!”

    野狗带着老五和老八三人闻言以快速的速度窜到芈凰身后,轻抚着胸口:天啊,得救了!不然他们就死了!

    “谢谢太女,谢谢太女!”

    “我们真的是来报信的!”

    “嗯,你们三个待会跟我走吧,现在到司剑身后去吧!”芈凰又看了极度惊慌失措的三人一眼,皱眉点头。

    “是,谢谢太女!”

    野狗和老五他们闻言自发自觉地走到司剑身后,寻找庇护。

    若敖越椒眼见芈凰将野狗三人收在保护之下,嘴角牵起一抹不悄的冷笑,然后带着一百卫的若敖部将再度趋马上前,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路,“不知我的副将,司徒都尉犯何事?”

    司徒南躺在地上,拼命地对他眨眼。

    “以下犯上,带人袭击刑狱司,准备劫狱,劫的还是郑国略卖案的重犯。”芈凰抬头挑眉道,“若敖都尉现在前来是要将你手下的这个以下犯上的副都尉绳之以法的吗?”

    “他既然犯了事,我自然要带回我五城兵马司的卫所严加管教,该罚地自然要罚!”若敖越椒嘴角牵起一抹冷笑,缓缓说道,“不过那是我们五城兵马司内部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