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五章 今天高兴(感谢吟白月光的月票)
    与此同时,司徒府里,因为风湿痛而卧床养病的老司徒听闻来人禀报,顿时惊坐而起,“什么,那个孽子跑去大闹刑狱司,被抓了?”

    “大人,属下等劝阻不及,只能回来禀报,如今都尉大人被抓进了刑狱司大牢,您快想想办法?”送信的士兵低头回道。

    “胡闹!他的罪名是什么?”

    老司徒坐在床上皱眉急急追问道。

    “冲撞太女,不尊王室,大闹刑狱司,不过司徒大人绝没有大闹刑狱司,只是有人禀报东大街上流民聚众闹事,大人才前去维护治安,而太女却反而维护那群暴民,才起了冲突。”报信的士兵委婉地说道。

    尽量地把司徒南和他们五城兵马司的干系摘出去,只定义为一场意外冲突。

    老司徒也是在朝浸淫大半生,他从来都不在乎刑狱司的所谓调查结果,尤其如今刑狱司还是由若敖子克当职,可不是成嘉当职时那么难缠,不好商量。

    凡事能打声招呼就解决的,通常彼此间就会打个招呼。

    只是就要舍下他这张老脸了。

    而且听到下属的回报,他也知道,必然是这不成气的孽子闯下的祸事,就连太女之尊他都敢冲撞,真是气死他了,立时起身冲下床将还在替那个孽子谎报的下属一脚踢倒在地,一顿大骂。

    “他这个逆子,有本事自己进去的,就自己给我出来?叫你回来报信算什么?你还替他遮遮掩掩,你当我不理解自己的儿子?”

    “大人,卑职错了……不是都尉大人叫我来报信的,是副将大人叫小人来报信的……”

    士兵立即跪地磕头说道。

    老司徒闻言果然如此,气地捶胸大骂,一旁的几个夫人姬妾连连好劝,“老爷,您光骂没有用,您得想办法救一救我们唯一的南儿,可不能让他有事……我们司徒家就这一根独苗。”

    “现在外面必然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他闹事之前,你们这几个大夫人二夫人怎么不知劝阻,事后就到我这来搬救兵?你们要是平日里都多劝着点好,不是成日里惯着他,看着他在外惹祸,能有今天?迟早我司徒氏要被他一人败光!”老司徒大骂道。

    各个夫人闻言低着头小意陪罪。

    “何况他一介五城兵马司的副都尉连太女都敢冲撞,是本司徒借他的胆子吗?还是那个若敖越椒?若敖越椒如今自己被圈在若敖府中,就是为了躲避流民圈禁案,他小子到好,还往这案子上冲……”

    老司徒气地叉腰对地上的士兵说道,“真是天王老子都没他胆子大,你回去告诉他,他爹不是令尹大人,不是大王,只是三司之一的司徒,不过仗着辅助了两代大王,有几分薄面,可是面子没那么大。”

    “老爷,这事怪不得南儿,南儿天生胆子小,哪敢干的出圈禁流民的这等大事,一定是他平日太仗情义了,所以被那个若敖大公子诓骗了。”司徒夫人闻言连连说道。

    老司徒闻言气地不知笑还是骂的好,指着他的几个夫人骂道,“他那叫胆子小?他那叫无法无天!都是你们这些妇道人家惯出来的,成天到晚只会和越椒这样的野狼崽子厮混在一起,到时候我们司徒氏要像周家一样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几个夫人轻抚着他的胸口,连连告罪,“都是我们的错,老爷,您消消气。”

    “如今想办法救出南儿才是要紧的。这在牢里没吃没喝,怕是睡都睡不安稳……”

    “如果你们要是去看他,就给我好好劝他在这大牢里给我安分几日,稍后我自然会舍下我这张老脸去求求太女甚至大王!”

    老司徒拍着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气说,“如今幸好的是他还没有完全的没脑子,也没伤了太女之尊,不然这事肯定令尹大人与我们家没完。但是这一段时间,他总得摆出个认错的态度来,否则他就给我在里面待着吧,免得看着让我生气,迟早把我气进棺材里!”

    老司徒话落气地又踢了那个报信的士兵几脚,命人带出去重罚。

    几个夫人闻言点头保证。

    只是去了刑狱司,司徒夫人看见被脱去了官服礼冠的司徒南原本俊俏的模样此时形容狼狈,手脚还带着铁链又是一阵心疼,隔着牢门唤道,“南儿……你怎么样?”

    “娘!”

    司徒南正烦躁地在大牢里走来走去,闻言脸上一喜,“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谁还会来看你?”

    司徒夫人隔着大牢哭道。

    “我就知道父亲是不会管我死活的。”

    司徒南闻言脸色一沉。

    “你千万不要这样说,你父亲已经说了,让你安心在大牢里待上几日,他就会去向太女和大王还有令尹大人求情放你出来!”

    司徒夫人劝道,“所以南儿,这次你一定要好好听你父亲的话,切莫再闯祸了。”

    “什么闯祸?”

    “从小到大,在他眼里,我就只会闯祸!”

    司徒南闻言一脸愤恨地说道,“他爱救不救,自然会有人救我出去,我就算死在这大牢里也与他无关!”

    “南儿,你千万不要这么想。”

    “你父亲说的对,这流民案,你千万不要再插手了,否则引火烧身!”司徒夫人劝道。

    可是司徒南非但不听,还命牢头送客。

    “司徒夫人走吧,看来司徒都尉不愿见您。”牢头客气地把司徒夫人领了出去,回头看了一眼大牢中的司徒南,露出一丝别有深意的冷笑。

    当司徒夫人将司徒南的话带了回去,老司徒自然又气地捶胸顿足。

    “都说儿子是债……我这是欠了多大的债今生还他……我倒宁愿他如那大街上的庶民一起被大水冲走了,倒省心了!”

    “老爷,您不要这样说,那是我们的亲子。”

    司徒夫人心疼地劝道。

    司徒氏夫妻二人的这番私下之言自然传不进如今的刑狱司中,此时灯火通明的刑狱司,一个个百姓从刑狱司大门外大排长队,正堂之上高悬着“明正典刑”四个大字,肃穆非常,李晃高坐其上,带着李梣及所有刑狱司的幕僚和衙差连夜进行百姓失踪亲属的民讼登记工作。

    刑狱司的客房中,司琴走到案前给桌上的油灯添了些灯油,芈凰将写好的锦书叠好,又用竹筒装好,才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子时了,太女该歇息了。”

    “嗯,你叫司剑派毛八带十名可靠的凰羽卫将此信火速快马加鞭送往葛城驸马手中,务必请驸马要稳住那五万奴隶,然后他们就不用回来,就在那边看着情况。”芈凰将信交给司琴。

    “是,想必驸马接了这信定然会对这些奴隶留手。”

    司琴说道,芈凰却起身推开窗户,望着北边的天空,缓缓说道,“旦愿他能顾念着我们的情份,而对这些流民手下留情。”

    不然她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些失亲多年的百姓还有那样的他。

    远处,昼夜灯火不息的刑狱司内已经子时了还有众多百姓连夜排队等候,所有人依然忙碌不停。

    “去准备点热食热汤给所有的衙差还有百姓。”

    “是,太女。”

    司琴和司画领命下去安排,而芈凰则带人去前面的大堂上看看陈晃他们的情况,陈晃眼见她进来立即要出来行礼,她却抬了抬手,示意他继续,“我就随意看看,已经登记了多少人了?”

    “从下午到现在已经有一千多宗了,看样子,还有一两千宗,据一些百姓说,估计这几天还有会络绎从下面邻近的郡县或者村庄赶来,这样算算,至少能统计出上万失踪的百姓,我们就能把人对上号了。”

    “好,那你们先吃点东西。”

    芈凰说完,就穿着一身常裙随意地四处看看,并不想引人注目。

    李梣等幕僚正执着笔伏在案前问着每个上前报案的百姓,“失踪者,男女,年龄,姓什,氏何,名谁,家住何地,于何年何月何时失踪?”

    刘婶子在老万地搀扶下上前,坐在李梣面前回禀道,“大人,我儿,二十有二,姓刘,氏张,名柳,我们本是荆江下游张家村人士,现住城中东大街长丰胡同张宅,我儿在四年前七月的大水后失踪,找寻数年无果,多次报案无人受理,请大人这次一定要帮我找回我的柳儿。”说到最后语带央求地连连抓着李梣的手。

    不明真相的李梣不敢保证。

    毕竟失踪人口追寻,又是失踪多年的是最难找的。

    正在这时一道女子的声音从他身后插了进来,“婶子,您的儿子,我们一定会尽力找回来的,您就放心先回家等消息吧。后日,若敖司败及陈庭理就会准备开堂审理此案,您可以再来。”

    “好好,谢谢大人,谢谢姑娘!……没有你们,我这一辈子恐怕都不知我的柳儿是生是死……”

    苦等了这么多天的刘婶子在听到一声“我们一定会尽力找回来”的保证,顿时激动地就要跪地磕头道谢,被芈凰和李梣上前一步拉起来,“婶子,这是我们该做的!”

    是身为朝臣的官员将百姓掳走的。

    他们就有义务把百姓找回来。

    不管是否送上了战场。

    刘婶子闻言认出芈凰的声音,拉着她的手突然出声,“姑娘,您是太女吗?虽然我看不见,但是太女,民妇认得您的声音,不过民妇看不见,能摸摸您吗?……还有您肚子里的小公子?”话落,她抬手就想要用手摸摸看帮了他们救了她的太女长的什么样子。

    ……

    周围众人都没有想到刘婶居然这个时候提出这样大胆的要求,而且他们只是庶民,他们的手天生沾着各种脏的东西,别说摸一下贵人了,就是碰一下都是亵渎。

    哪有贵人会愿意?

    就连老万都想要出声阻止。

    可是芈凰却点头笑道,甚至牵起她身边的刘婶的手要放在她的脸上,“婶子,你摸摸看,我是不是如外面传闻那样?”

    “等等,太女!”

    刘婶却快速地收回,在她身上的那件旧棉裙上擦了又擦,然后对老万问道,“老万,你帮我看看我的手脏不脏?我怕弄脏了太女好看的脸……”

    小四却抢着上前抽出他腰间的布巾子给她擦,芈凰却一把握住她的手,缓缓说道,“婶子,你的手已经很干净了。”然后就将她的手放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齐齐吸了一口气。

    刘婶笑着“嗯”了一声,小心地摸着她的脸,摸着她的眼,摸着她的头发说道,“太女的皮肤真好,就像小时候我的柳儿一样;太女的眼睛真大,柳儿的眼睛却很小;太女的头发真滑,柳儿从来就是一头干枯的稻草……”

    大伙心想,她家的柳儿怎么可能和眼前的这位贵人相提并论,不过所有人都默默看着。

    一边说,她的手一边滑向她的肩膀,手臂,直至高耸的腹部,手下突然一阵强烈的震动,她惊喜地道,“小公子动了,动了……就跟我当时怀柳儿一样,不过小公子这胎动更强劲,长大了一定是位像武王一样威震八方的大王。”

    芈凰的手也落在刘婶的手上,笑着点头,“我只旦愿他长大了能如婶子的柳儿一样孝顺,恭亲,听话。”

    “一定会的,要是我的柳儿回来了,就让他给小公子牵马拉车,这些他都干的很好,让他拉着小公子走遍我们楚国。”刘婶子笑道。

    “好,等婶子的柳儿回来,就让他给我的庄儿做侍从!”芈凰点头说道。

    刘婶子闻言更加高兴。

    “嗯嗯,柳儿他一定会做的极好的。”

    那一夜,荆蛮的天空,澄静无比,一丝乌云也无,闪耀的流星划过天空,就像一只只乳燕迫不及待地振动着翅膀,想要回归母燕的怀抱。

    那一晚,老万帮着刑狱司的后厨包了很多馄饨,还回店里又叫了小五小六几个伙计一起帮忙,所有人忙的手脚没有停过,给所有的凰羽卫,刑狱司衙差还有百姓。

    全部免费。

    他说,“今天高兴!”

    陈晃端着这碗由老万亲手端到面前的馄饨,一口一个,胃里暖暖的,“舒坦!热乎!”

    大伙闻言高兴地大快朵颐,呼哧呼哧地吸着面条和馄饨,饿了一天,不远处阵阵箫声传来,幽幽静静,就像是这秋夜里回转的风,不知吹向何方,将这一夜点缀的更加安宁详和。

    不知不觉,等了一夜的百姓,忙了一夜的衙差不知何时东倒西歪地睡着。

    司琴端着一碗馄饨推门而进,“太女,你也吃点吧!”

    芈凰听着外面的热闹,放下从屋子里摸出来的一管紫箫,点头,也捧起这热热的汤碗,看着碗中一个个浮浮沉沉的馄饨,突然淡淡一笑。

    “太女笑什么呢?”

    司琴好奇地看着她,自从回了郢都,太女已经多日没有笑过了,这一桩桩的事情压在她的身上,她们却无能为力。

    “想起了十年前的一桩旧事。”

    芈凰拿起筷子优雅地吃着,“对了,明日把三个自称东郊送信的三人叫来,我要问问东郊的情况,与晋国的正面会战在即,不知道苏从那边如何了,还有成右徒回来了没有。”

    “是。”

    而此时成嘉带着阿朱还有亚他们为了躲避追杀的刺客,改为昼伏夜出,顺着云梦泽的胡泽洼地,行路艰难地赶回郢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