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七章 一门之隔(感谢君楚楚的月票)
    九重宫门大开,宫外的喧嚣议论之声扑面而来,有百姓的,有朝臣的,有侍卫的,有异国的商旅的……

    宫外是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是以前她刻意忽略的声音。

    现在齐齐钻进她的耳里。

    百姓们见到若敖氏下朝的车马纷纷跪地行礼让道。

    不断地窃窃私语声传来。

    “这以后驸马爷若真是打胜了晋国,我楚国怕真是要改天换地了。”

    “那是当然,驸马爷本就是楚国第一公子,现在又是太女的夫婿,未来还会是小公子的君父。”

    “这身份就差坐在那里了。”

    ……

    百姓们纷纷指着楚王宫的方向,芈凰回头只见赫赫渚宫金殿耀目,那里!

    她父王的位置?

    抑或她的位置?

    她们孩子的位置?

    可惜这所有的声音,她那身居在重重宫闱中的父王是绝对不可能听到,这些声音就算飘过宫墙,也飘不进他的耳里。

    小正子司琴他们一直跟在芈凰身侧,扬声问道,“太女,我们现在要去哪?刑狱司吗?方向不是这个方向。”

    芈凰闻言抬起头来往着整条主城大街,一条迤逦的长队从楚王宫里出来,穿城而过,风掀起车帘露出正当中宫车上赵常侍惯常笑微微的面容还有对面坐着的令尹,只是往日令尹沉着的面容,今日显得多了几分跃然之色,旦见车中他的案前正摆着一道明黄色的玉帛。

    正是楚王当朝拟的加封进爵书。

    此时主城大街,北城大街,南城大街上,从者如云,冠盖相望,车马相连,街道两旁由五城兵马司和府兵共同层层护卫,锣鼓喧天,丝竹震耳,万人空巷。

    街边上,几个大小朝臣路过万记馄饨向下朝的卜尹打着招呼,“卜尹,你怎么还在这里摆摊?快点,令尹大人今日肯定会设宴,款待群臣,大庆驸马大胜!”

    站在万记馄饨铺前的卜尹摇头,“如今我馕中羞涩,你们若是去,请把这张贺函交予大人,代我恭贺一声,望驸马能够再次大胜,我就不去了。”说完,卜尹从他的怀中拿出一份早就写的贺函。

    “卜尹,你这样可是不行的。”

    同朝为官的王尹好意劝道,还是收了他的贺函。

    卜尹只劝他们离去,就将他的卦摊继续支起,写着“每日三卦,不灵不要钱”的布旗随风飘荡,然后他面不改色地坐在卦摊后看着面前车水马龙的队伍从他面前穿过。

    众臣在离去后纷纷指指点点,“此卜尹不及伍员深得令尹大人的欢心……”

    “难怪落到摆摊这步田地。”

    王尹低声叹道,与众臣交头接耳结伴离去再不与他相交。

    ……

    小四站在万记馄饨店的门上见到这一幕,好心地推了推他,“卜尹大人,这可是巴结的好时候,诚如那些大人说的,今日驸马初战大捷,您要是去晚了,会被令尹大人嫉恨的。”

    “我本就是一小尹,官资微薄,就算进了这门,也筹不出相样的贺礼来,不去也罢。”

    卜尹摇头说道,“况且令尹大人也并非心胸狭隘之辈,只是我不愿淌今日这趟浑水罢了。”话落,他的目光落在拥挤的人群中一个瞎眼的妇人身上。

    “这是浑水?这是滔天的富贵。”

    小四指着街上赵常侍颁旨和令尹子般回府的队伍砸舌道,“你看看这一路锣鼓喧天,这驸马还没有打胜晋国都已经这般厚赐恩赏,沿途红缎铺路,锦天盖地,金凤华盖开道,宫装丽人持旍羽随行,千名虎贲军在两旁护卫,便是大王出行,也就这样了吧。”

    车马一路绵延,一眼望不到尽头。

    他们所过之处,百姓纷纷跪地礼遇。

    “月满则亏,盛极至衰。”

    卜尹目光平静地看着那些腰缠玉带,身穿朝服,头戴宝器,携家带眷仿佛参加国宴盛装出席的大小朝臣,缓缓说道,小四闻言吓地赶紧捂住他的嘴,“卜尹大人这话可不能当街说,是要问罪的!”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街上突然回过头来的一个五城兵马司的统领身上,笑着拱手作揖,“官爷,我们什么都没说!”

    对方回头瞪了一眼,眼见是一身白身的卜尹虽然眼里收了凶光,还是将他手中的长戟往地上狠狠地柱了柱,并喝着周边看热闹的百姓,“全部往后退,赵常侍的车马驾到!”

    百姓闻言向后一哄而退,但还是伸长了脖子往北城大街上看去,想要目睹这一场空气绝后的盛竞,只见赵常侍在禁军的护卫下走下宫车,揭开玉旨,高声宣道,“孤之爱婿,子琰,楚晋大战,楚陈初战大捷,建立头功,寡人心悦,着从重议奖,封千家之邑,赐锦帛一条,加封一等侯,世袭罔替。

    加封侯爵,一切礼仪,交由礼尹待附马凯旋之日一同操办。

    钦此!”

    同一时间,礼花白日绽放,闪耀整个北城大街,仿若年节。

    若敖府的门前,三座铆钉朱门齐齐大开,大红的锦缎从府中一直铺满整条北城大街,并沿街挂上红色喜庆的灯笼,令尹子般下车,和若敖子良一起带着若敖氏的一百二十八名族人再度一同跪拜接旨,叩谢隆恩,并于楚忠堂上大摆流水宴席,款待文武百官和各位礼官。

    “有劳赵常侍,夫人看赏!”令尹子般起身含笑命道。

    “是。”

    王夫人一脸喜色地命管家奉上丰厚的礼金。

    赵常侍笑微微地命人收下,“那赵德也恭敬不如从命,今日沾沾驸马爷的喜气!”

    令尹子般笑着邀请赵常侍一同而进,所有文武百官紧随其后,热闹喧天,再往后百姓也不断地上前,想要看看那盖着朱红宝印的玉帛上写的封爵书。

    这可是近十年来难得的一位新侯爷,没想到还是落在了若敖氏头上。

    不断蜂捅上前的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个妇人,对着要走上台阶的若敖氏族人,高喊道,“你们还我儿子!”然后因为护卫都离的尚远,也不知她怎么办到的,快速地窜上前去,一把拉住了落在最后的若敖子良的手臂,“你们还我的柳儿!”

    “还我的柳儿!”

    “哪里来的刁民,带走!”

    若敖越椒见此皱眉,命人要将她拉开,可是惊变就在此时发生,从她的袖子里突然伸出一柄切菜的小刀,一刀捅在了若敖子良的身上,顿时血花浸染了若敖子良的司马朝服,绽出一朵小小的红色血花,刘婶子死死拉着若敖子良的手臂高喊着,“就是你们把我的柳儿送上了战场,你们还我儿子!你们这些恶人!”

    若敖子良大惊失措地按住腹部,闻言将她一把推倒在地,二十七八个五城兵马司的兵丁见状不对,立即持戟合身扑上,将她团团困住。

    若敖越椒更是上前一步,看着倒地的妇人,目光森寒。

    “敢行刺我父亲,杀!”

    令尹子般眉头一皱,本来和颜悦色的容颜一收,皱眉看着在若敖越椒命令之下,二十多把长戟毫不留情地当头劈下,“噗”地一声响起长戟入肉甚至入骨的声音,红色的血从倒在地上的妇人身上汩汩流出。

    一时间,本来热闹非常的众臣先是一惊,然后纷纷噤声。

    凄厉的惨叫,贯穿整个长街,顿时所有的笑声,寒暄,恭贺,嘎然而止,一阵微凉的秋风缓缓扫落过长街,浓重的血腥味随着清风浑浊了原本清爽的空气。

    周菁华看着这一幕,先是微微吃惊,不过马上恢复过来,走到王夫人身边亲密地挽着她的手道,“大伯母,今日这样的好日子,可不要因为一个贱民而坏了兴子。”她的话落,众位贵妇纷纷附和。

    王夫人微微簇眉,也是心有不悦地看着这一幕,恼恨地道,“真是晦气,来人,去把门前清理干净,莫要挠了今日庆贺公子的喜宴!”

    “是,夫人!”

    管家一个眼神,从若敖府里快速地跑出一批下人,将门前倒在血泊中的刘婶就像扔垃圾一样将她抬起,扔在一个小板车上拖走,然后有人提着水桶出来快速地用一桶桶清水冲涮着地面上的血迹,待冲洗干净了,又有侍女伏在地上用干布擦的连一点水渍都没有,最后又重新铺上新的红绸锦锻,一切回复原样。

    刘婶子的怒吼声前一刻还回荡在众百姓的耳边,可是下一刻就不复存在。

    众百姓已经认出了她,却不敢开口。

    就这样怔怔地,默然地,眼眶发红地看着若敖氏做着这一切,仿佛过往地每一次一样,看着他们抬着刘婶的尸体从他们面前抬走,一直向着南城大街的尽头而去。

    那里有一个灰坑填埋场。

    若敖子良被若敖越椒命人扶进府中,可是他的目光频频回头,看着他们抬走的妇人。

    他也认出来了,那个瞎眼的妇人正是刑狱司门前报案的刘婶。

    一时间,长街上,安静的诡异无比。

    这时,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大喊刺破这番诡异的安静:“婶子!”

    众人回头只见正是万记馄饨铺的掌柜老万,他刚才在铺子里没有找到刘婶的人,就自己出来寻人,没想到正看到这一幕,“婶子,婶子!”他想要扑上前,却被五城兵马司的人立时抓着,若敖越椒森寒的目光转瞬间对上他,“来人,把他一起抓了!带回五城兵马司!”

    “是,大人!”

    一群如狼似虎的五城兵马司一把架起老万就走。

    老汉看着这一幕不对劲,赶紧往回跑,一直跑到万记馄饨撞门而进,“不好了!你们家掌柜被抓了,刘婶也被杀了!”

    “什么?”

    正在点菜的小四闻言猛然回头,而比他更加震惊地是他身旁坐着的华服女子。

    “太女,刘婶子刚刚用小刀刺伤了司马大人,就被若敖都尉当场杀了,而老万见了,就被若敖都尉命五城兵马司的人当场抓进了都尉所的大牢!”老汉眼见是太女,仿佛见到救星般扑到她的跟前,焦急地说道。

    “她怎么会突然跑去刺杀若敖司马?”芈凰快速问道。

    老汉摇了摇头,他并不知情。

    小四恍然间忆起,“糟了,我知道!定是店里街坊闲话间提起被若敖都尉送到战场上的五万流民,就是如今登记报案的流民,让婶子听到了,然后婶子她定是趁着我们忙的时候……一个人从后厨里摸了刀,摸去了令尹府。”

    “对对,她大喊着说要找都尉大人要人,说要他们把她的柳儿还回来……可是失手间却伤了司马大人,而被若敖都尉当场杀死……”老汉说到这里眼眶通红,“如今……如今就连老汉也被抓进五城兵马司,怕是凶多吉少。”

    一想到若敖都尉的凶名,他焦急地说道,“太女,求求您,救救老万!婶子也是苦命人,张叔战死,柳儿又被人拐走!如今她一个人又眼也瞎了,孤苦零丁,找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好不容易有希望了,就这样落了一个凄惨下场……就连老万也搭上了!”

    他话还没有说完,身旁的女子人已经不在原地,向着门外而去。

    门口,卜尹拦着她道,“太女去了也是白去!”

    “人死不能复生!”

    “那就这样白死了吗?”

    “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不是每个人都有她的幸运,可以死而复生。

    不知为时天空再度吹来一片乌云,刮起一阵秋风,卷起女子宽大的袖摆还有她脑后的长发,站在万记馄饨的门上,她眼神锐利如芒,双眉上挑转头看着卜尹,一只手轻抚着她高耸的腹部,就像昨天还有一双温热的手也这样摸着她未出世的孩子,仿佛摸着她的柳儿。

    可是如今这样鲜活的生命就变成一具尸体。

    如同以前每次来,北城大街的奢华都仿佛是天上人间。

    一街之隔。

    一边是云端,一边是地狱。

    一门之隔。

    里边是朱门酒宴,外边是尸骨未寒。

    眼下正值秋日,成荫的绿树渐黄,正午的阳光照在青石砖铺就的北城大街上,明明应该有一层仿佛金子般的光亮亮,却因为突来的乌云而一下子躲进了乌云后面,而带上一层暗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