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章 草船借箭(感谢蒙蒙的暗夜的月票)
    这一晚,接完老万将他送回万记馄饨店并又派人去接医老为老万医治,直到很晚,芈凰才回到东宫。

    大片的乌云仿若那些不得安息的亡灵在夜空中聚拢,遮住了当晚的月色,漆黑无比,东宫的大殿之上,司琴已经着人简单地挂起了祭奠的白幡,刘婶的棺材被放在了正中。

    芈凰看着面前刘婶的灵牌。

    心头乌云笼罩。

    五万流民的生死,刘婶的死,弦七的死,再加上去年周穆的赈灾案,周家全家除了毫不知情的周菁华幸存下来,无一人幸免,弦氏也只剩下不知情的弦青还有一众打手,今年他又帮助她那位王叔公子职返回郢都争位,在其后又对他进行反杀……

    一桩桩下来,足够杀若敖越椒一千次一万次。

    死不足惜。

    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有力的证据或者证人,能指证越椒所犯下的种种大罪,甚至谋逆之罪。

    能灭口的全部灭口。

    能消灭的证据全部消灭。

    她不得不承认令尹子般所说的话,她们的确拿越椒没有一点办法,除非强行逼他造反。

    现在唯一能套出话来的只剩下还关押在刑狱司大牢里的司徒南。

    司徒南!

    可是这个家伙嘴很硬,也相当狡猾。

    司琴和司画安静地为她点了一柱黄香,“太女,为刘婶上柱香吧!”

    “嗯!”

    接过黄香,她在刘婶的棺材前静静磕了两个头,跪地问道,“司剑那边依然没有消息传回来?”

    “是的,太女,司剑统领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养由基点点头,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今日前后太女派了两波人去接应,若是成右徒到了郢都附近,怕是早就接到人了。

    可是如今还没有消息。

    成右徒和阿朱他们怕真是凶多吉少。

    芈凰抬头看着层层宫闱外的郢都王城,如今除了犹如灯塔一般闪耀荆南的渚宫,就剩下若敖氏府还依然昼夜灯火大盛,笑浪声一阵阵随着夜风远远飘进这深宫之中,而其他地方都一片漆黑死寂,更远的东边看不到的竟陵县,她却不知道成嘉和阿朱她们是否能够回来,现在她一点都不怀疑若敖越椒的危胁。

    这是一个比森林中头狼还要危险的存在。

    养由基皱眉道,“太女,我们要不要明日先暂时释放司徒南?不然成右徒说不定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让我想想!你们先去休息!”

    “是,太女!”

    司琴和司画等人留下凤床边上的几盏宫灯,然后安静地退出寝宫。

    芈凰一个人走进重重床帷之中,从脖子上掏出阿朱代替她引出潜藏的刺客时留下来的玉佩,还有成嘉留在她这里的一把雨伞,将两样物件放在她的凤床上,摸了摸。

    现在摆在她的面前只有两个选择。

    可是无论哪一个选择都十分艰难。

    放了司徒南,那最后一个可能搬倒若敖越椒的证人就会没有,刘婶的死,五万流民也不能正式招回。

    若是不放,那成嘉和阿朱他们就会继续被追杀,甚至再也没有人能她一起对抗这一切……这一刻,芈凰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如果今天是成嘉见到这一切,心情会和她是相同的。

    她到底该怎么做?

    **************

    而此时的成嘉真的身处险境,重重杀机不断。

    善弈者谋势。

    先谋者,立于不败;故未谋胜,而先谋败。

    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所有人跟他一起赴死,越椒是不会留下一丝活口,让他们返回郢都的。

    对方调动了上千人追杀他一个人,他一个穿越而来的孤魂何其荣幸,在这个春秋的时代被小一千人的部队追杀,可是望着周造剩下的五十多个暗卫,就连阿朱都拿起了短剑自保,成嘉只觉头上仿佛悬着一块巨石,随时有可能将林中疲惫不堪的众人压跨甚至压死,而他自己也受了重伤,捂着还在渗血的伤口,看着他们所带的伤药几乎用尽。

    黑夜的丛林里,亚在给一个暗卫上完药后,摇了摇九里香的瓷瓶,对他皱眉说道,“公子,最后一瓶伤药也用完了。”

    检查武器装备的暗卫也禀道,“公子,如今我们只剩下三十张弩和五十柄刀剑,所有箭矢已经用完。”

    “上次找的野果还有肉食也快吃完了。”

    阿朱看着空空的马车,只剩下一些水袋,不安地道。

    弹尽粮绝。

    所有人的神色凝重无比。

    成嘉沉默了良久,看着前面火光摇曳的村庄,看了亚一眼,说道,“前面既然有火光和人烟,必然有村庄,就可以补给。对方的目标是我,若是我一个人离开,你们就能活命!”

    这是他想到的最有效的办法,否则所有人都要一起为他陪葬。

    “公子,这个绝对不行!”

    “我们宁愿全部战死,也要护着公子返回郢都!”

    亚从地上死的刺客身上,一把拔出他的长刀,对众暗卫毫不犹豫地说道,“待会我们全部掩护公子和阿朱姑娘离开,拖住后面的刺客!”

    “是,统领!”

    所有人全部握紧手中的刀剑。

    阿朱眼眶微红地看着每个人紧了紧手中的短匕,如今的她相当于一个拖累,可是她也要护住公子。

    “还不到你们死的时候!”

    成嘉皱眉立即喝道。

    “可是公子,我们的性命生来就是成氏赐予的,如今是我们回报成氏的时候。”亚坚定地说道,所有人纷纷颔首,而且公子从来待他们不薄,他们死后,必然家人无忧。

    “不,我们都一起活着回去!”

    成嘉命人拿出一份堪舆图研究了一回,说道,“往西二十里,再往东,沿途会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原野山坡,地形开阔,便于发现敌人,这条路线应该比现在的山林地带好走,山林道路艰难,在这夜色中最容易遇到伏击,所以我们改走这边。”

    “可是开阔的地形对于我们更加不利,反倒是更利于那些追踪的刺客发现我们的踪迹。”

    亚提出自己的担忧,“我们要保障公子能绝对安全地回到郢都才行!”

    “如今没有哪一条路绝对是安全的。沿途都是追兵和刺客,我们只有搏一搏,按照原路,沿途虽然会碰到三四个小村落,如果村子里有刺客和伏兵,我们的行踪必然就会暴露,就算没有,我们找到村民补给,还是会继续遭到追杀。唯今之计,只有兵行险路。”成嘉皱眉说道,目光落在每个人背上空空的箭馕。

    他们的箭矢必须赶紧补给。

    “可是如果走那边,马车就不能用了,但是公子,你还带着伤需要休息。”亚担忧地道。

    “没有命,要马车何用?”

    成嘉挑眉看着一旁的两三辆马车说道,同时看着一身不知道染的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的紫竹长袍和黑色官靴,皱了皱眉头,“只要有双脚,就算走,我们也可以走回郢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过马车还得留着。”成嘉又道。

    亚点头,众人听命重新起程,并派人在前探路。

    五十人的车队往西曲折前行,在黑夜里大约又行进了一个多时辰后,避过一座小村庄,前方就出现一片小山丘,风一吹,山丘上高高的芦苇就漫过众人头顶,稍微矮点的,如阿朱,在这黑夜里几乎看不见人。

    众人只能以前方插着火把的高大的马车为方向,紧跟其后。

    成嘉看着眼前漫山遍野的芦苇,内心一沉,这片芦苇地真是个杀人沉尸的好地方。

    走在中间的成嘉正想命大家当心,前面的芦苇荡子里忽然传来一阵惊鸟的扑翅声,众人大惊,抬头一看,是前方负责探路的暗卫已经和人交上手,追兵已经赶到他们的前面,在他们所有的必经之路设下埋伏,真是天罗地网。

    “不好,有埋伏,快,掩护公子。”

    亚脸色大变,果断的下达命令,所有暗卫顿时纷纷冲了上去,挡在成嘉和阿朱四周。

    前方的伏兵看着高出芦苇一截的马车,指着马车的车棚说道,“他们人在那边,快射!”

    咻-咻-咻!

    一波波利箭向着三辆马车飞射而来,

    “全部趴下!”

    跟在他身后的阿朱惊叫一声被他一把拉下,惊魂甫定,所有人匍匐在芦苇丛中,屏住呼吸:这些追杀的刺客真是没完没了!

    成嘉眉头暗皱,他没想到,刚经过一轮作战没多久,这一波追杀的已经跑到他们的前面去了,而且这批追兵还带了弓箭这种远程武器,可是他们所剩下的只有手中的剑了。

    成嘉的脸色凝重起来。

    这片芦苇地俨然成了一片杀人场,前方是暗卫与伏兵的斯杀,一轮一轮的箭羽向他们射来,他们只能忙于应付。

    这个时候成嘉一边应对着射来的箭矢,一边不断深呼吸。

    生死一刻。

    冷静,他一定要冷静!

    趁着一轮箭羽停歇上箭的功夫,成嘉扒开一片芦苇探出头出去,匆忙间一瞥四周的地形,想到有芦苇的地方必然还有湖泽,对,他要利用这个地形,否则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远处密集的打斗声,暗卫们被大批的伏兵包围,任他们武功身手再怎么了得,以一敌十,也不可能以一敌百,成嘉一咬牙,快速地对亚耳语了几句,“亚待会我爬上马车顶,然后等我号令开始反击!”

    亚眼中充满了不确定,“公子,这样不可!太危险了!”

    “因为我要马车借箭。”

    “马车借箭?怎么借?”

    亚依然不解,可是成嘉握紧手中的剑,已经弹地而起,“不试试怎么知道?”面对数倍于他们的敌人,成嘉咬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同时快速地攀上车棚,一个猴子倒挂金钩翻上马车棚。

    如今他们只有剑和弩。

    成败在此一举了!

    站在马车车棚之上,一把取下马车顶上的火把,照亮他的容颜,高声大喊道,“我就是你们要追杀的人,你们要刺杀我,就冲我一个人来!”

    亚见此,顿时急呼,“公子,不要!”

    公子这是在故意暴露自己的行踪,吸引敌人的攻击,这怎么能行!

    成嘉知道自己必然成了众矢之的。

    果然山坡另一头,对方大喊一声,放弃了对那些暗卫的围绞,全部向成嘉一人包抄而去,同时调转弓箭对准他一人,“所有人对准那马车上的人,射!”

    千百枝箭羽向他们迎头射来,成嘉一瞬间跳下马车,亚快速地将他接住。

    所有的箭羽全部射在了三架马车之上。

    时间刻不容缓,成嘉命道:“快,全部拔箭,开始反击!”

    亚大喜,借着马车和芦苇地的掩护,快速地脱下背上背着的弓弩,然后拔下马车上的箭羽,“开始反击!”

    借着马车的抵挡,敌方的箭羽全部插在了他们的马车之上,他们本来空空如也的箭馕短时间得到了补给,成嘉的法子奏效了,所有暗卫弃剑改为用弩,快速地将箭羽上弩,扣动扳机。

    这是一场弩与弓的较量。

    虽然弩上箭的速度不及弓,可是弩的穿透力和射程在现阶段远高于弓,又有着马车作为屏障,他们的箭羽源源不断,即使对方学他们的方法回收射回的箭羽,这样漆黑的夜色,对方也不能很快回收所有的利箭进行补充。

    亚带着人爬上三驾马车,与对方展开了一场漫天箭羽的攻防战。

    眼见对面的敌人在不断减少,亚惊喜地道,“公子,这个法子成功了!”

    成嘉却长疏了一口气,这一次返回郢都所经历的生死比他这一生经历的还多,抚着后背又裂开的伤口,疼地钻心。

    阿朱担忧地看着他,“公子!”

    “没事!”

    应该更多的是高兴,他也没想到情急之下,诸葛亮草船借箭这种法子都能用上,笑道:“好,消灭他们后,我们快点离开此地。”

    “嗯!大家加紧灭了他们。”

    亚点头,所有人有了武器再也不愁,绞杀起对方更加卖力。

    茫茫旷野,层层乌云,片片芦花飞舞,矮小的山坡上除了马车没有任何遮挡,而成嘉他们占据唯一的有利屏障,在一面倒地追杀那些没有抵挡的伏兵,激烈的打斗声令百兽惊走,芦苇地中接连响起一声声惨叫。

    可是在这片高高的芦苇地中,还有不知名的危险静静地蜇伏着,从头到脚包裹着黑色的夜行衣,蜷缩着身体,就像等待着扑出来咬人一口的猛兽,静静地和周围的夜色融为一体,悄然穿越大片的芦苇地向着成嘉他们快速靠近。

    要不是他们偶尔振动的衣襟。

    谁能想到这片芦苇地中还潜伏着更多的刺客?

    要取他的性命回去领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