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五章 一个交待(感谢潘琪?灵乱的月票)
    眼见众人安静下去,令尹子般再度说道,“所以请大家今日先回去,后面我将以若敖氏家主的身份,以一国令尹的名义,一定会给所有楚人一个交待!”

    令尹子般看着所有人保证道。

    这是一国令尹的保证。

    百姓闻言纷纷跪倒称诺,无人在说什么。

    一辆若敖氏的华盖马车被牵上前来,侍从扶着令尹子般的手臂上车,他一直沉稳地面对着所有怀疑不信任的目光,用微笑证明着他所说的一切都将会被实现。

    就连一旁马车中的芈凰都差点再度相信,可是一个人一瘸一拐地冲了出来,双手张开,拦在他的马车前,跪地大声问道,“令尹大人,您说的是真的吗?我们的亲人真的可以被找回吗?”

    “请给小民一个确切的答复!”

    “也能让小民死去的亲人瞑目!”

    老万柱着拐杖跪在地上对当朝令尹,楚王之下的第一人问道。

    他恐怕是楚国有史以来第一个敢向掌握着整个楚国的第一世家的首脑公开提出要求的庶民了吧。

    包括小四老汉他们在内,所有人跪在地上都呆住了,静静地抬头等着楚国的第一令尹回答他的问题。

    若敖六部的侍从已经刀剑出鞘,大喝道:“放肆!”

    令尹子般坐在马车中。

    一双剑眉微不可见地簇起。

    街边正准备离去的芈凰也走到令尹子般的马车边上,望着车窗中的他出声问道,“对,令尹大人所谓的交待是什么意思,是保证所有流民被找回还是什么意思?请正面回答。”

    如果用若敖越椒一人的性命抵偿五万百姓的性命,而历史依然承认了这种做法。

    好,历史总是胜利者书写的。

    他们输了,无话可说。

    “太女,本尹刚才说了,历史会证明我说的话,所以在此我无需再作任何说明。”良久,令尹子般深深看着她然后请她让道,命人调头开车,避开了拦在路中央的老万,浩浩荡荡的离去。

    “三公子,令尹大人走了……”

    “走了就对了,看来各方要开始动手了。”

    西角楼上,此时站着另一个人,在他身后,随从眼见令尹大人的马车向着王宫而去小声地说道,“不过今天陈庭理没有拿出那份匿名投书作证供呢?”

    “你觉得他真的没有用那份投书作文章吗?”若敖子克挑眉问道,带着一脸戏谑之色。

    “哪有?”

    随从努力回忆道。

    “那你说这个弦高为何今日临时改了口供,所说失踪数据为何与投书上的一模一样?”

    若敖子克反问道,在上堂前,身为司败的他还是作足了功课的,而且今早可是他第一个发现那份投书,然后命人悄悄送给了陈晃,而陈晃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待,马上就做了变动。

    “公子,果然明察秋毫。”

    随从适时地奉承道。

    “我二嫂又多了七天,你说这个案子会像周穆案一样最后翻盘吗?”若敖子克目光微眯,笑地有几分狡诈地摸了摸他尖尖的下巴。

    “怕是不易吧!”

    随从皱眉道,“七天的时间就算太女造假证恐怕他们也来不及!毕竟到时候两份假证,若是再加上若敖都尉的五万份契约,就有十万份契约,怕要是让我们整个刑狱司查上半年,也分辩不出其中谁真谁假,最后还是要看三司怎么判,结果根本不会改变。”

    “所以你觉得有人会费时费力去查这些证据吗?”若敖子克挑眉问道。

    “那怎么办?同时找人假扮证人?”随从猜道。

    “有可能噢……”

    若敖子克握着折扇漫不经心地敲了敲手心,“真想知道我这位二嫂和大哥会斗成什么样,想想就精彩……这一讯,二嫂输了,依她的性子肯定更不会放弃,我大哥赢了,依他的性子肯定会趁胜追击,但是今天之事想必也让我二伯更加忌惮了。”

    “三虎相争。”

    “必会一生,一死,一重伤。”

    “斗吧,斗的越狠,越有意思。”

    若敖子克一直盯着还站在大街当中的女子,嘴角升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样令尹之位最后必然是公子的。”随从讨好地赞道。

    “不,还要算上我的好二哥才行,他们所有人都斗起来才行……如果斗的不够凶的时候,我们就得帮他们一把,添把柴,浇点油,放点火才行。”若敖子克笑地极为开心地道。

    “公子此计可是妙极了,到时候我们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行了。”随从眼前一亮,连连拍手赞到。

    哈哈……

    ……

    刑狱司的大门前,芈凰命人将老万扶起来,对他说道,“令尹不给你一个交待,我给你一个交待。”

    “太女,你是要?……”

    老万,小四,老汉以及街上的百姓不解地看着长街当中的女子。

    “陈晃,小里子,我们的第二步计划开始!”芈凰什么都没有多解释,看着他们命令道。

    “是,太女!”

    陈晃点头对李梣一个眼神,而小里子对阿信还有斥候队的兄弟们齐齐一招手,“大伙,我们走,开始行动!”

    “是,阿信!”

    然后凰羽卫和刑狱司两头行动,开始在全城撒网,分别在全城十二道城门及所有大小街头,大张旗鼓地张榜悬赏五百金找逃逸的弦氏慕僚,另外一路则由陈晃李梣继续带人继续留在刑狱词进行盯防,防止刺客入侵。

    这一系列的举动,引得全城百姓都紧张地举目观望着,“太女到底要做什么?我怎么看不明白?”

    “这个方法到底行不行?”

    “就是,七天时间,能找到人吗?”

    “我真怕这法子还是没用……”

    “我也怕!”

    “真想能找到这三个人,这个案子就有希望了!”有人双手合十祈祷道。

    “应该会找到的,你们忘记去年周穆的案子还悬一些,只有十五天的时间,最后太女和成右徒一起翻盘了,她言出必行的!”

    “嗯嗯,我也记得!”

    “但是你们没看到关键是这案子绝对要经过三司会审,其中,司马大人的儿子,司徒大人的儿子都牵涉此案,你们觉得会让我们赢?”

    “没用的!”

    有人看好,有人不看好。

    但是所有人内心还是希望能找到。

    ……

    医老也站在万记馄饨铺前,听着大伙议论纷纷,看着凰羽卫带着人连万记馄饨铺的外墙上张贴上三张悬赏的告示,一边挤在人群后捣鼓着他的草药膏子,一边低声嘟囔道,“难噢,这事,没有臭小子……”

    医童也问道,“医老,右徒大人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我老头子这眼皮子老是跳跳,老婆子在世时说,这不是好兆头……”医老放下药杵,摸了摸跳动不停的眼皮子,感觉心口也莫名地慌张,“大吉大利,臭小子会回来的。”

    医童捧着药碗,“那医老,我把药送进去给万掌柜。”

    “嗯,去吧!”

    自从老万昨天出事万记就暂时关了门,不再做生意,此时店里,老万柱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向柜台,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钱匣子,然后拿出一笔钱来对众人说道,“我老万对不住大家,恐怕连累大家要去找下个主顾了,这里有一些银钱,不多,你们且拿去,以后轻易不要再到店里来!这家店我打算正式关了。”

    “为什么要关?掌柜,等你腿好了,我们还可以继续做生意。”小四不解道,众人纷纷点头。

    “因为我准备去找人。”老万说道。

    “找谁?”

    众伙计问道,“掌柜,我们帮你一起去找!”

    “不,你们都拿上这些钱离开吧,司徒都尉今天也被放出来了,只怕我们这家店迟早要被关门,不如我自己早点结束。”

    “可是这是掌柜你祖传下来的店。”小四说道。

    老万没有多说,只是开始给各个伙计,后厨帮忙的仆妇一一结帐,可是大家又将他递来的钱推了一半回去,说道,“掌柜,如果司徒都尉真的会来找麻烦,你也赶紧逃吧!这些银钱太多了,我们要不了这么多,而且如今你腿也折了,就靠这些过下半辈子,逃到郑国也好,蔡国也好,或者越国也好……他们总不能拿你怎么办!”

    “还有若敖都尉不是好相与的,尤其刘婶又伤了他的父亲,司马大人,他肯定会连带您一起记恨上。”

    “最好您早点离开!”

    所有人纷纷劝道。

    老万拍了拍断了的一条腿,大手一挥,“我这样能走哪里去,连城门都出不去!事不宜迟,你们都快走!”

    大部分的伙计相继离去,可是小五和小六没有离开,“掌柜,我们早就无家可归,万记就相当于我们的家,我们不想离开……”

    “那小四,你就带着他们两个小的吧。”老万说道,拿出一大笔银钱给他。

    “那掌柜你怎么办?”

    小四真的担心五城兵马司的人来报复。

    “当年要不是张叔和婶子帮忙,我老万家祖传的这个店铺也保不下来,也就没有我的今天。今日就算我这条命不要了,我也要留在这里,为婶子等柳儿回来。”

    老万扶着桌子挥手命他们离去,“你们三个拿上这些钱快走!这里以后怕是会不安全了!”

    五城兵马司说不定什么时候来闹一下,如果成嘉在,他还不担心,可是太女派来的人不可能保护他一辈子。

    小四,小五,小六各拎着一个包袱依依不舍地回头。

    “小四哥,我们真的要走吗?掌柜怎么办?”

    小六梳着两个小疲辫子频频回头看着亮着微弱的灯火的馄饨店。

    那里是她唯一的家。

    小四小五也频频回头,紧了紧他们身上的包袱。

    老万柱着拐杖,从地上捡起小四小五他们丢三拉四掉下的外衣叠好收进他的柜子,“这几个家伙这次可是要走那么长时间,衣裳也不带齐,再过些日子就深秋了天真的就要冷了。”

    “小五和小六两个那么小,小四一个人也不知道带不带的了,应该再多给点钱他们防身的。”

    想到这里老万一瘸一拐走到柜台,打开钱匣子收拾着店里剩下的所有银钱,分成两份,一大份用一个锦盒全部装好上锁,自言自语道,“这店还有右徒大人七成的份子钱呢!这些钱虽然不多,得找个地方藏好,别让那些官兵抢去了,只是以后怕是没人给右徒大人做吃的了……唉……”

    “碰碰”两声。

    身后的店门发出一阵敲门响动。

    老万赶紧把钱匣子收好,收到他和成右徒约定好的暗柜里,大喊道,“谁啊?”

    “我,万掌柜!”

    “噢,医童。”

    老万匆忙打开大门,他还以为是小四发现衣裳掉了回来呢,一看原来是医童来送药了,就连医老也走了进来,目光在他店里四处晃荡,“你把他们都赶走了?”

    “嗯,医老,我这边怕是不太安全,要不您老也回成府。”老万柱着拐杖劝道。

    “我个糟老头子怕什么?”

    “那么二十几个五大三粗的凰羽卫天天保护着我们三个一老一壮一少,难道五城兵马司的人随便谁都敢动。”医老撇嘴,拍着他瘦弱的没有几两肉的胸脯说道,“那他们胆子也太大了,我可是成氏和太女的人!”

    老万笑笑。

    没想到最后的时候居然是眼前的一老一少陪着他。

    他在屋子里又捣鼓了一中午,午后的时候,一个人站在悬榜前看了好久,然后将墙上的三幅画像揭了下来,医老跟在他后面叮嘱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如今你的腿骨我才固定好,按道理说你至少要卧床静养几天,不能在走路了,更别说到处乱走,再磕到伤到了,老头子我就没办法了。”

    “我就是想出去帮帮忙,反正我就孤家寡人一个,刘婶就是我的亲人,如今她也不在了……”老万将三幅画像揣在怀里说道。

    医老见他神色,叹了口气,“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总算心安!”然后指着守在门口的凰羽卫命令道,“你们几个好好跟着万掌柜,别让他伤了磕着了,不然我一定去你们太女那边告状,让你们几个吃顿竹笋炒肉!”

    “是,医老。”

    负责保护的凰羽卫小什长闻言满头大汗。

    这个医老那可是连太女都要好好礼遇的大人物,他们可不敢出错,于是带上几个凰羽卫转身跟着老万。

    小什长不知道他一个人要做什么,只见他专捡人多的地方去,戴着个人就盯着看,几次差点被马车给撞了,幸好他们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