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六章 全城找人
    老万柱着拐杖看到一个符合画像上的人就上前抓住他,问道,“请问你是不是弦氏的幕僚?”

    “你说什么呢?”

    被他抓着的路人挥开他的手,“你看我哪里长得像略卖案的同伙,那可是要处以磔刑!”

    “老兄,我也想那些恶人伏法,但是不是你这样看到人就抓!”

    对方一把挥开老万的手,愤怒地推开他,差点将他推倒在地,幸好凰羽卫的小什长快速地扶住他,“万掌柜,你这是做什么呢?太女已经命我们的人全城在找那三个人了。”

    “可是连太女都派人出去找了,也没有放弃。如今是我的亲人在外失踪,可是我却在店里干坐着,我心里何安?……所以就算徒劳,我也想出来碰碰运气。”老万苦笑道。

    他也知道他的方法没用,他的力量更是微不足道,可是人生不正是如此吗?

    即使他所做的仍然不能改变任何结果。

    但是至少有一日他死了,他还有颜面下去见从小对他照顾有加的刘婶一家,说声:他尽力了。

    也正如婶子,明知道去找若敖都尉要人没用。

    还是去了。

    因为他们都是亲人。

    为了亲人,本就该如此。

    他推开小什长的手臂,拱手谢道,“老万还没有多谢几位将军这两日没日没夜地保护我一个庶人。”

    “太女说了,保家卫国,是我们的天职所在。”

    小什长年纪也不大,虽然长的人高马大,但是闻言脸一红肃然回道,然后抢过他手中的画像,对其他几个弟兄一招手,“来,我们大家也一起也帮着其他兄弟一起找人!”

    “是,头。”

    几个凰羽卫的小兵纷纷上前,突然几个声音从他们身后不远处插了进来,

    “掌柜,我们也一起!”

    老万一回头,吃惊地看着街道对面的他们三个,“你们不是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万记是我们的家,刘婶平日对我们也好,我们也要帮忙找回柳儿哥!”小四拉着小五小六两个从对面的街道颠颠地跑了过来,“是吧?”

    “掌柜,我们要帮忙!”

    老万看着他们,心中一时情绪翻涌,然后苦笑一下,“好,都一起!”

    所有人都围着那三张画像将这三个人的脸认熟,然后开始沿街挨个挨个找过去……

    纵然大海捞针,但求心安理得。

    天色渐暗,月色渐浓,乌云依然笼罩在整个郢都王城之上,从未彻底地消散去,人心焦灼如热锅中的蚂蚁四处奔走。

    他们一直找,找到入夜了,还是没有找到这三张画像上的任何一个人,老万买了几个饼子给众人充饥,几人随意地坐在一个小茶棚里喝口茶,歇歇脚,准备再继续,小什长见天色太晚咬着饼子说道,“万掌柜,要不你先带他们三个先回去,我们几个再出去找找!”

    老万却对着小四说道,“今天也晚了,各个店也打烊了,小四你先带小五他们回去歇息。”

    小四没说什么,拿起画像对小五小六两个一招手,“走,我们继续去找人。”

    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他们,“喂,原来你们几个在这,还我一顿好找!”

    众人回头一看是上夜的老汉,拦住他们几个道,“你们怎么还在这,我有事找你们商量!”

    “何事?”

    小四推开这个老是爱闲扯的家伙,“今天没功夫和你闲聊,忙!”

    “晚上我出来的时候,看你们的店又没有开,真的要关了?”老汉提着上夜的梆子问道。

    “嗯,以后不做了,掌柜说,我们现在要找那三个证人,帮刘婶找回柳儿哥。”小四点头,然后一下子又抓着一个路人盯着他的脸和身高看了半天,然后发现长相不对,才又把人放了。

    “就你们几个也想找人?”

    老汉看着他们这种找法,吃笑道,“别说太女他们的人了,我们郢都城内外加上那些驻军,差不多有二十万人口,要从中找出三个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按我说你们这法子没用。”

    “那你想个折子把他们找出来。”

    小四瞪着他。

    这时候还笑的出来。

    “谁说我没有办法,我已经在办了,走,跟我去看看!刚才我敲更的时候,我就顺便在各个胡同里转了好几圈,见到相熟的就在叫他们帮忙,如今大伙都在找呢!本来还想拉你们一起,找了半天没找到人。”

    老汉拉着他们几个往胡同里去,指着那些在各个府里帮佣进进出出的妇人,还有赶车的车夫,以及各个街上的小商小贩,甚至是晚上务农回来的农夫撇嘴道,“大伙都说了,他们在各个府上,还有各个铺子里,或者各个街道上,城里城外都有当职……这样找起来肯定刑狱司的衙差以及凰羽卫要快,而且消息也灵通!只要这三人还在我们郢都城内外,我们就是把郢都城翻个个,也要把他们找出来!”

    “而且这都是为了找回大家的亲人。”

    “掌柜,这个法子太好了!”

    小四闻言眼前一亮。

    “嗯,还有,到时候一有消息,我就叫人全送到你们店里去,你们那边有凰羽卫守着,到时候就麻烦军爷帮忙把消息送给太女。”老汉向几个凰羽卫笑着拱手道。

    “不麻烦,这是我们应该的。”小什长立即应道。

    “然后我再找些经常出来摆摊贴补家用的寒门子弟帮忙多画些肖像,就连那个卜尹大人,我都给他约好了,到时候有了画像,大家认起来就更快了!”老汉又道。

    “嗯!”

    “你们这个法子好,晚间我就要禀报给太女!”

    小什长听了他们的话,重重点头。

    老汉笑笑,“总之不能让刘婶白死!”

    “也不能让我们的父老子侄白白送上战场!”

    “我们虽是贱民,也有贱民之道。”

    所有人发动各种力量把这三人的画像传出去,以期早日让若敖越椒承认一切,至少不能让那些上位者那么嚣张。

    全城搜捕弦氏幕僚的消息就这样自然而然随之全城传开,街头巷尾都在传道那三个人,“有三个人知道流民圈禁案的情况,手上还有证据!大家认认人,不要放过他们了”

    “发动更多人一起找起来!”

    幽黑的胡同尽头,老五缠着块破布,半遮着个脸,站在胡同的壁角,远远听到外面的街坊四邻议论纷纷,扭头就摸着黑往他们租的平民窟里跑,一把把还在睡觉的野狗摇醒问道,“狗哥,怎么办?外面正在悬赏捉我们三个?”

    “什么事?我现在正困着呢!”

    睡了一整天的野狗打了几个哈欠,坐起来又倒下去。

    “就是外面那个悬赏找寻弦氏幕僚的文书!幕僚,哪来的幕僚不全都死光了?而且外面都说有人还活着,除了我们三个有谁还活着?”老五紧张地道。

    “这么快就传出来了?”野狗大惊。

    “哪还能有假,刑狱司现在悬赏五百金找我们,我们要是出去,这一辈子都不愁吃不愁喝!”老五说道,老八也点点头。

    “那我现在就去揭榜!”

    野狗爬起来要往门外而去,可是打开门的一瞬间又呵呵地打个转掉头回来,“算了,还是小命要紧。”

    “切!”

    老五和老八都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他去而复返。

    野狗要是有胆量就不会深更半夜匿名投书了,直接去刑狱司举报若敖越椒了。

    “狗哥,你说你这是玩啥呢?”

    虽然外面的风声紧,可是老五还是忍不住拍着胸膛闷笑道。

    野狗笑笑,“你说我们做了一辈子的坏事,我就想做一件好事也不行?何况死的那些可都是跟我们穿一条开裆裤每天一起盖一条被子的兄弟,我们怎么能让他们白白死了,而有罪者,逍遥法外?”

    “切!”

    “狗哥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会讲义气了。”老五不信。

    “那你们两个是谁救出来的?”

    野狗笑骂着踢了他一脚,“臭小子!你狗哥是个男人,就不能有点兄弟血性?”

    老八却愣愣地说道,“我昨天见狗哥听到那刘婶死了,在北城大街那个灰坑填埋场边上转了好几圈。”

    “我那是好不容易在城里找了一个仆街(古代环卫工)的工作,没想到上工第一天,就遇到死人,晦气。”野狗皱眉骂道,坚决不承认他是可怜那个妇人,还有远远见到那个的年轻的太女跪在一个贱民面前,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辈子,只有他们给上面那些贵人天天磕头,跑腿,出了事,挡在前面,垫在脚下……

    有哪个贵人给他们磕过头?

    有哪个贵人给他们挡在身前。

    有谁过?

    反正,他只见过这一个。

    后来,他又听人说这个太女七岁就死了王后。

    原来,是孤儿。

    和他们,一样。

    “走啦,走啦,赶紧你们也去找个事混着,不然我们三个真要饿死!”野狗将他们两个轰出去,自己也拎着工具准备上工。

    “现在还找什么工作!现在只要我们三个一出去,肯定就能被全城的人认出来!”

    老五急地就像热锅上的蚂蚁道,“而且狗哥,你这样投书真的没问题吗?”

    “你们两个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何况我写的可是不具名投书,还是找了好几条大街上找了好几个人写的,费了一个晚上拼接而成。”

    破漏的民居里,野狗想着他为了投这封匿名书花费了一整个晚上把那些竹简全部拆开又重新一根根用麻绳串连起来连成一篇,但还是小心地把头探出破了一半的木窗,往外又看了看,确认没人,才把心往肚子里放了放,肯定地道,“所以发现不了,放心!”

    “可是据说现在全城都贴着我们三个的画像,我们迟早要被人找出来。”老五担忧地道。

    “那我们出去看看。”

    站在诺大的悬赏张贴榜前,野狗三人围着块破布各着蒙着个脸挤在那些打着灯笼在认脸的那些百姓当中惊讶地看着他的长相,原来画师笔下,他长的这么抽象,不,原来他长的这么大众脸。

    甫一看过去。

    周边好几个都长的这副模样。

    一张脸,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两个耳朵,还有脸上那点性感的小肉痣。

    “狗哥,我现在终于觉得你长的也挺俊的,要是进了那花街,八成迷死一堆人。”

    老五看着那张画像再看看真人也呆立了片刻,不仅野狗的画像,不便认出,就连他们三个的画像也几乎认不出来,然后也摸了摸老八的脸,低声说道,“原来老八你长这个样,我现在才知道。”

    这真的是他们吗?

    只见周边的百姓纷纷认了人,就转头提着灯笼离去,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三个,就算有人发现他们行踪诡异,上前来要他们摘下面罩也认不出来,然后扭头就汇入郢都城的各个角落。

    野狗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还有三个人活着?”

    老五也不明白,“不是我们三个?”

    老八从头到尾没有太明白这种状况,然后问道,“狗哥,五哥,要回了吗?还是狗哥,你要继续去上工?”

    “上工吧!反正这样都认不出来。”

    野狗点点头,老五也不怕了,搂住老八的肩膀,“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