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七章 是的,可爱(感觉柳梦浮华的月票)
    星夜珠悬,灯火阑珊,飞蛾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动,郢都最著名的女市中(春秋时期的国营妓院,首创于齐国管仲,后流行于各诸侯国),一人笑眯眯地摇着折扇款款走进富丽的大堂之中,眼见若敖越椒和司徒南身边各自身边已经围着一圈美姬还有大大小小的统领正在把酒大笑庆贺。

    “大哥,阿南,你们都到了,也不等等我一起庆祝阿南出狱?”若敖子克笑道。

    “来人,把赵国丽人胭脂叫来,我三弟可最喜欢她的温柔解意。”若敖越椒一招手,就有人去传胭脂。

    若敖子克笑笑,“还是大哥最懂我。”

    一众人玩到深夜,若敖子克搂着身段婀娜容貌出众的女子倚在窗前,看着城外三更半夜还在全城搜捕的凰羽卫和刑狱司衙差,“大哥,二嫂,似乎已经有了新的人证的线索了!”

    若敖越椒将身边贴着的女姬冷然推开,女姬聪明地招了招手,“姐妹们,大人们有要事相商,我们先出去吧。”

    “是,姐姐。”

    一众女姬鱼贯而出,就连小统领们也聪明地退了出去,有些对话他们可没有资格参加。

    胭脂也看了一眼若敖子克,妖妖娆娆地抛了个眉眼离去,“那三公子谈完事,就过来找我,可不要忘了人家。”

    若敖子克勾着她的手,笑眯眯地道,“去房里等我。”

    司徒南半眯着眼看着若敖子克对胭脂依依不舍,“子克,这以后娶了三公主,怕是这等烟花之地再也不能来了。”

    “我的婚事,不提也罢!”

    若敖子克不想提他那桩头疼的婚事,如今已经成了全郢都所有上层贵族间的最大笑话,正了正身上的衣襟正色道,“如今关键是大哥的案子,怎么确保万无一失!”

    “你怎么不知道是她故意放出来的假消息?”

    若敖越椒摩挲着手中的金樽冷笑一声,“不然先前我怎么没有听说还有这三个证人?”

    “今早有人匿名送了一份投书给陈晃,大哥可能还不知道,小弟也是今天上堂前才听到底下的人报告。”

    若敖子克笑着说道,“所以才来不及临时通知大哥!”

    “那投书就不可能是伪造的?”司徒南皱眉道。

    “那大哥觉得今天那个弦高所说的是真是假?还是全部伪造的?反正小弟不清楚,只知道他的供词临时全改了,甚至就连上呈的失踪的流民的数字也改了。”若敖子克一笑,悠哉地倚在美人榻中说道。

    若敖越椒听到这里眼神陡然一寒,“看来还是有几只漏网的小鱼小虾。”

    “二嫂这次是要和大哥你死磕到底了。”若敖子克转着手中的折扇一笑。

    反正事不关己,他高高挂起。

    只等煽风点火。

    “老大,我带人把他们去杀了!”司徒南一拍桌子起身道。

    “不,阿南,你如今刚刚出来,不要再被他们给抓到把柄了,否则就连老司徒都会怪罪我不懂事。你是我最好的兄弟还有得力干将,这三只小鱼小虾,就算他们找到了也没有多大用处,所有的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们这一边。”

    若敖越椒拍着司徒南的肩膀却说道,但是为了这件事情不要暴露出来,这三只小鱼小虾还是不要存在的好。

    待若敖子克和司徒南双双离去后,若敖越椒突然眼中杀意凛然,“这个女人几次三番总来坏我的大事。”

    “公子,如今闾一反正已经是死人一个,我再带人去杀了太女和这三个证人,永绝后患。”

    从外推门而进的闾一大手叉着腰间的长刀狠辣地说道,他先前在大管家的帮助下假死遁去,才逃过司马大人的杖杀。

    若敖越椒未知可否,而是突然问道:“那个女人现在在忙什么?”

    闾一说道:“太女今晚哪里也没有去,回了东宫,秘密召见了成大心和陈晃,因为东宫里都是凰羽卫的人,我们的人无法接近太近,不知道她们如今到底是真找到证人了,还是想要密谋什么?”

    一时之间,若敖越椒陷入沉思。

    半晌之后,闾一突然说道:“大公子,您说会不会太女故意做出一副找人的样子,就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新的证人身上,从而故意迷惑我们?”

    若敖越椒何尝不是这样认为的,“不管如何,给我十二个时辰全城无死角地盯住她还有陈晃他们,无论她们做了什么,全部通通来报。”

    “是,公子!”

    闾一还是担忧地说道:“可是万一大公子,她们真的找到确实的备用帐册怎么办?”

    若敖越椒看着他断掉的青狼啸月刀豁然一笑,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话题一转说道,“要定我的罪可不是陈晃这个庭理能定的了,只要本都尉一口否定,一审,二审,三审,告到大王那里也没用!何况本都尉造反了吗?这些都是他们的推测,大王会信吗?”

    闾一顿时明了。

    这一夜,苍穹之上的乌云聚聚散散,郢都王城看似一片风平浪静,可是很多人无法安然入睡,更没人知道郢都王城外,平静过后的大江下涌动着怎样汹涌的暗潮,等待着大风起兮,破浪而出,吞噬一切。

    此时东宫的议事厅中,沙漏一点点倒流着“沙-沙-沙”的金沙流动声,时间一点点向着子时而去,可是还有三个人在讨论着这个案子,思量着下一步的对策,正是芈凰,从东郊归来的成大心还有陈晃。

    司画和司书在一旁为他们不时添着茶水点心,作着笔录,或者挑着偶尔被夜风压下去的烛火。

    而成晴晴被陈晃赶回房间,美其名曰早点回去休息,不要打扰他们,气地她指着议事厅紧闭的大门直跺脚,“好,你个陈晃,等你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巧云捂嘴笑道,“依云,你也做个见证,若是小姐不罚姑爷跪地板,我们可不依!”

    “嗯嗯!”

    二女取笑着。

    “好,你们两个丫头皮也痒了。”

    成晴晴在她们后面追追闹闹回了房。

    而屋中,成大心就着一盏桌上的烛灯,细细看着那封拼接而成的匿名投书,就现在此案的情况和计划的不足之处分析道,“如今此案一讯已经结束,再次开审,必然要有一两个结果,呈给大王进行定夺。但是如今我们的证据只有那么多,加上阿晃这边刑狱司收集到的,还有若敖越椒造的假证,要真的证明流民案与他有关,仅靠我们现在这些人是没办法的。”

    “那大哥的意思?”

    陈晃坐在圆桌对面不解地看着成大心问道。

    “凰羽卫如今只有两千人,其余皆在东郊练兵,再怎么不可能把太女身边的人全部派出去,还要留一部分保卫太女和东宫的安全,再加上刑狱司的五百人,就算我们把成氏的私军也派出去找人。

    可是郢都城内城外那么大,零零散散有近二十万人口,还有各大世家盘根错节,有些地方是不可能公然去搜人的,所以要找三个特意藏起来的人谈何容易?

    我们虽然全城张榜。

    可若那三个人肯现身,早就现身了。

    所以我们要真想找到这三个人,须要得到朝中更多大臣的支持,发动更多的人去找,七天时间还有可能!”

    成大心皱眉说道,他们虽然手下也有不少人,可是得不到朝臣的认同,始终势单力薄了些,有些地方根本无法搜查。

    “大哥,若是朝臣肯支持,此事就不会这么难了。”

    陈晃面色艰难地道。

    烛火随风晃荡,一直照耀着坐在上首的女子的眸子明明亮亮,她手中此时也捧着一卷《周礼·大司寇》缓缓地思索着,“得得”地屈指轻叩桌面之声在寂寂的长夜里,显得那样机器而呆板,仿佛有什么难解之题。

    “所以这三个人不是我们的目标。”

    “你们想仅靠随便找来的三个人,即使他们真的掌握了确实的证据,你们认为如今的三司真的会承认他们所给出的供词吗?

    何况,陈晃你心里该清楚弦青给你说过那三个人是个什么身份,他们对此案根本起不到半点推动作用,上了堂,只怕越椒一个眼神就能把他们吓个半死,如果再上个大刑只怕什么真的假的都交代了,反而坏事。

    所以这三个证人是谁不重要,我们自己安排的人会更加可靠。

    反正越椒是假证。

    假证对假证,在公堂上,我们打个平手。

    但是这样存在一个问题,我们最后会陷入长期的证据求证的论证期,这也意味着那些流民过了最佳的追回期,时间太长。

    流民们等不起,我们也等不起。”

    芈凰冷静地分析道。

    “那如何是好?”

    成大心以为他刚才已经说服太女了。

    没想到她根本不认同。

    “现在只有一个人能证实这一切与若敖越椒有关。”芈凰曼目深深。

    “谁?”成大心扬眉道。

    陈晃也看向她。

    “司徒南!”

    “可是太女,司徒南不是那么好令他开口的。”陈晃深知司徒南对于若敖越椒的信赖和崇拜,要让这样一个亲信之人背叛甚至反告谈何容易?

    陈晃和成大心二人具是同时一默。

    “所以这才是我们要走的第三步,前面两步,一,为争取时间;二,为转移目标,都只是用来迷惑若敖越椒视线的空城计。”芈凰清声说道。

    一阵敲门声陡然这深夜里响起,司琴走进来禀道,“太女,保护万掌柜的小什长回来禀报。”

    “让他进来!”

    “太女,现在外面的百姓们有的自发地组织起来在帮我们找那三个证人!”小什长一脸喜色地进来禀道,“估计人一多,很快就能找到他们三个!”

    可是坐在堂中的三人却愣住了。

    他们刚刚才否定了这个法子,没想到百姓却提前帮他们想到了这个法子的破绽。

    坐在主位中的女子脸上没有半点笑意,就连坐在里面的成左尹和陈庭理也没有。

    “太女,百姓这样做有问题吗?”

    小什长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怔怔地看着不说话的三人,就连旁边站着的司琴司画司书三位姑娘也默然不说话。

    这是好事!

    为什么太女不笑?

    就连左尹和庭理大人也都不笑,我们可是终于有帮手了。

    “好,那你去给老万他们说,如果他们能找来更多的百姓,奴隶,寒门弟子,商贾……各行各业,越多越好!”

    芈凰对小什长说道,“让大家把这找人的阵仗拉的越大越好,需要什么支持,尽管回来禀报!同时也尽量不要和五城兵马司起了冲突,保护好自己!”

    “是,太女。”

    小什长高兴地跳着腿就领命而去,“包准完成任务!”

    陈晃,成大心,甚至屋子里的司琴司画她们闻言皆是一笑。

    司书放下手中的茶壶,拍着手笑道,“先前我老觉得这案子到最后成功的机率对半开,所以每天心里悬的慌,更是睡不安,如今我觉得我们一定赢。”

    “我也觉得,太女,这案子,肯定能翻过来。”

    司画虽然不懂查案,可是这么多百姓帮忙,没道理,他们会输。

    “那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准备着手第三步!”芈凰深深看着众人道。

    众人目光一凝,立即明白她的意思。

    “好!”

    第二日郢都王城新的一天,天光还是微微亮的时候就开始了,甚至远不到上朝的时候,有几分昏暗半明,司书就大惊小叫地冲进寝殿里,依然没有半点规矩,司琴啐了一句,“太女还在休息在,昨夜与两位大人商量到半夜,太女还没有入睡又看了小半夜的《大司寇》,在研究此案的破解之法!”

    “噢!”

    司书乖觉地点点头,放轻步子,可是又指着东宫外道,“可是司琴,你不知道如今宫外一大早可热闹了,好多百姓!”

    床惟中的芈凰早就被吵醒,于是命司琴扶她起来穿戴好衣冠,登上东宫的城楼上顺着司书的手指望出去,只见今日宫外的大街小巷上都是人。

    她皱眉不解道,“今日既不是集市,也不是佳节,案子也还没有再审……怎么这么多人一早就出门了?”

    “还不是太女你昨夜要大伙发动起来去找人,太女定是忙忘记了。然后一夜之间,今日居然全城的百姓大半都出动了,一大清早起来就开始找人。”

    “太女你看如今连上朝的几条必经之路都走不动路了。”

    司书指着城楼下的百姓,还有寒门学子,行商小贩,甚至一些府兵也不知怎么加入进来,几乎二三十个人手上就有一份画像,逮着个人就核对画像,甚至有人想出来一个草标的法子,核查过的人就头上插根稻草证明已经验过。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大牙行新得了一大批奴隶在街上贱卖呢!

    (古代的草标,其功能和现在的条形码、价格标签一样,是表示这个东西待售中。一根为贱卖,两根为平价正常卖,三根为贵卖。)

    因为这样甚至堵住了上早朝的必经之路,主城大街上造成了部分捅堵。

    老汉花白的头发中插着根稻草,然后在卜尹的指挥下,挑着一根扁担两大捆稻草蹲在大街上,分着从田里割来的稻草梗子,招呼着每个帮忙的街坊四邻都来领一挞,“来,卜尹大人说了,验过的,全部给他们戴个草标!”

    “好嘞!”

    小四小五小六他们帮忙标记。

    老万则拿着算筹快速地计数,负责统计已经发放了稻草数,已确定郢都城内有多少人核查过了。

    于是人人头上插根稻草一时之间成了郢都时下的一种新时尚。

    但是对于芈凰来说,一日之间,突然加入这么多人,是她怎么也没有想来的,司画和司琴她们指着底下攒动的人头,还有头上插着的稻草,拍手道,“太女,这些百姓太可爱了。”

    “嗯,可爱!”

    芈凰颔首,眉眼微弯。

    真想成嘉也能回来看到这一幕。

    眼见时机成熟,那她就不用再等下去了。

    “小里子,该你们了!”

    “是,太女!”

    小里子领着一批凰羽卫离开了东宫,侨装易行,混入人流车马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