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九章 静女其姝(感谢gucpolalp的月票)
    夜里,新来的齐达突然命刘亦带人去十二道城门上巡逻,刘亦正愁没机会按照司徒南的命令先将他架空,然后找机会赶走他,于是欣然领了命令前往。

    五城兵马司不同于府兵,更大的作用在于维护都城及周边邻近主要城池的安危,相当于城防军,所以城外城内的街道及安全皆归其管辖。

    城门上的安全,入了夜,自然更是重中之重。

    尤其最近这一段时间。

    从上次东西南北四大街治安封锁管治到如今,城内,每逢夜里都巡查地更加严密,他总觉得若敖都尉下的这每条命令再到司徒都尉的格外紧张,上上下下都透着一股不同寻常。

    不过他一个下属。

    可不敢随便揣测什么。

    东门正门上的大阍眼见他来巡查,带着手下恭敬地行礼,“刘统领,今夜里无事!”

    “嗯!”

    刘亦握着皮鞭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人打马而过,向着南门巡逻而去,途经城墙转角时不知道怎么响起一个女人的呢喃细语,暧昧非常。

    他身后的一队五城兵马司的士兵们顿时浮想联篇,“统领,静女其姝,俟你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哈哈……还不快去看看,莫错过了美人!”

    一阵放浪的笑浪声,在黑夜里此起彼伏地响起。

    都是男人,哪有不懂的。

    刘亦翘起嘴角,对他们大声吆喝道,“都给我在这等着,老大我去去就来!”说完笑着一个人打马奔去了不远处黑凄凄的墙角,黑暗中有一道黑影长发披肩在那里站着,长裙飘动,看起来十分撩人,风姿绰约。

    刘亦看着那道高挑的身影,心生痒痒,立即翻身下马,从后方扑过去一把抱住对方,果然被他轻易地得手,“嘿嘿”笑道,“静女,你是在等本军爷来吗?”

    “是啊!”

    陡然升起的一道诡异的女声。

    然后就没有然后……待过了良久,几个五城兵马司的士兵都奇怪地往黑暗中看去道,“头,今夜怎么去了这么久?”

    “一点声音都没有!”

    “走,我们过去看看!”

    副统领,一招手,准备带人去看看,可是快走到墙角时,突然传来一阵低吼,“奶奶的,都给我滚远点,别妨碍我办事!”

    “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浪笑,又招了招手,往边上走远了一些,“老大,今日肯定是碰到个美人了!”

    “那可不是!不然能这么久,都舍不得走。”

    众人又说了半天话,终于刘亦走了回来,只是身上的铠甲也歪歪扭扭,发髻也乱了,提着个裤子,看起来真像是刚行了一场好事的样子。

    众人再度大笑,并调侃道,“老大,这静女美吗?”

    “美死我了!”

    刘亦沉着脸看着他们骂道。

    众人大笑,继续去值夜巡逻。

    待到了南门的时候,刘亦坐在马上已经把一身铠甲重新穿戴整齐,对着南门上的守卫命道,“去把放在城楼库防里的那些城防器械狼牙木,抛石机及布女墙等都再检查一边。”

    “是,统领大人!”

    守卫带人前去检查,恰在这时南门上又迎来了一队新军,刘亦指着他们道,“你们是齐达都尉新调来的一队士兵吗?”

    “是,大人!”

    新来的五城兵马司上前报道。

    “那你们和他们一起也去检查库防!”刘亦控着马缰命道,众人领命,然后在南门内外转了一圈,检查的士兵回来禀道,“大人,库防没有任何问题!”

    “嗯,那你们这些新来的跟我来!”

    刘亦指着新来的队伍,然后对身后跟着的原先一队人马命道,“你们从今夜起就留在南门负责值守,他们跟我去巡访!”

    众人不解他怎么会突然有了这个安排,还是听命行事。

    “那老大,我们去值守了!”

    “嗯,去吧!”

    刘亦目送着他们转身离去,而他身后那队新军却缓缓跟上他,领头的一个小兵笑着上前,然后拉住他的马缰道,“大人,我们走吧!”

    刘亦跟随他们离去,到无人处,终于怒目而视,“你们到底想要我怎样?”

    “我已经按你们的命令做了。”

    “刘统领,莫生气!”

    小兵笑着道,“你想想司徒副都尉若是没了,刘统领会不会就是下一个副都尉呢?小的相信刘统领定会比司都副都尉做的更好,因为刘统领的母亲也是庶人!”

    刘亦沉着眼。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提到他的娘亲,甚至他的出身。

    因为出身不好,他穷其半生奴颜屈膝讨好那些世家大族的贵族公子甘当他们的走狗无恶不做才爬到现在的这个位置上。

    “相信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是一个永远被世家贵族掌握的世间!”

    小兵扭头说道,街头的灯火映照出他的一张笑嘻嘻的面容,正是小里子,他身后还跟着一些全然生面孔的凰羽卫兵士,此时他们却改行易装换上了五城兵马司的黑甲。

    “好,你们说,我做!”

    刘亦捏紧了手中的缰绳。

    “那日小的见到司徒都尉对刘统领拳打脚踢,迟早他会还来的!”小里子牵着马缰承诺道,一众人向着西门巡逻而去。

    这个黑夜依然那么深沉。

    可是街道上,灯红酒绿,一如从前,今日的万记馄饨铺意外地开了业,外面守着凰羽卫,而有许多形形色色的人,进进出出,聚集在店子里,说说笑笑,不知道说些什么直到大半夜了,才各自摸黑散去,而街上许多百姓在继续寻找着疑似的证人,人人头上插着根稻草,手中拿着一幅画像,可是天空之上的乌云似乎散了两分。

    深夜时分,代替野狗上工的老五推着个垃圾车经过万记馄饨,敲了敲店门,“有垃圾吗?”

    “有!”

    小五小六拉开门,见到他一身腌臜也没有嫌弃,转身就提了一小包后厨的垃圾出来给他,他把垃圾装上车,然后继续推着推车沿着各个街道收着各家府邸的垃圾,路过令尹府的后门时,只见深更半夜了有两个奴隶从后门出来,抬了几筐子的垃圾,看了他,喊到,“仆街的,把这些倒了!”

    “是,我这就过来!”

    老五点头道,笑着推车上前。

    对方将的几大筐垃圾装上车就扭头关上后门,依次他沿着北城大街的小巷子又往南城大街赶。

    司徒府的下人早就将垃圾放在后门外等他来收,他快速收捡上车,然后一路向着灰坑填埋场而去,将所有的垃圾倒进填埋场中,转身推着垃圾车离去。

    不久,有几个高大的黑衣人,摸黑至此,将他送来的垃圾重新装进牛车,从王宫宫奴进出的侧门运进宫里。

    “太女,这些都是司徒府中一些下人收集到来的关于他们平日废弃的文书或者字据。”东宫的偏室中,阿信和几个凰羽卫分门别类地把那几筐垃圾按照不同府邸排列出来。

    司画也掌着个灯,递了一块帕子给芈凰还有弦青,三人一同上前,弯着腰眼见阿信他们找出来的一些废弃的竹简还有写了字的布帛一一翻看着。

    “查仔细点,看有没有二人间通信,或者留书,什么之类的可以找出破绽。”芈凰命道。

    “太女,放心,这个活,我们最拿手,以前探查敌营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找废弃的文书军报的。”阿信领着斥候队的凰羽卫兄弟仔细的在一大堆的垃圾中翻找着只言片语。

    “太女,没有军报也没关系,只要把所有司徒南和越椒他们写过的废弃的文书全部收集起来,还有印章。”弦青在一边说道,“我就有办法。”

    “好!”

    这一夜,偏室的灯都没有熄过,到了天亮灯终于熄了,芈凰推门而进,只见弦青手中握着一把刻字小刀将临摹了一整晚上的两份帛书和一个新刻的草印拿给她看,“太女,你看这两份帛书还有印章,是不是和真的一样?”

    从笔迹到印章都足以乱真。

    芈凰拿着这两封帛书,没想到这个弦青看着不怎么老实,居然还有这样的手艺,不禁重新打量着弦青,赞道,“你这些能力,用在查探商业上,真是可惜了。”

    “这些都是我们弦氏用来在各国间行走的手段,没有几样绝活,怎么可能存于这乱世之间。”

    弦青虽然以前很抱怨其父老是让她做这些间客之事,可是不得不说,如果连这些都不会,她真成了弦玉那样的废人了。

    “如果你真的获得自由,以后有没有想过跟着本太女?本太女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再也不是那些见不得人的身份。”

    “真的?”

    弦青大喜!

    她不用死还能不再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自然是求之不得。

    “自然,我要你以后帮我训练一批间客出来,就像野狗和老五老八他们那样,能混迹在民间,也能混迹在各府之中,甚至各国之中。”

    芈凰想了想说道,上次她想将弦高的情报网收笼过来,可是再怎么说不如有一个自己的人打理,更让她放心。

    弦青在这方面的能力已经得到验证,除去弦青之前偷混进东郊偷盗成氏楼船图纸之事,她的一些能力确实要强出许多女子许多倍,精通各国里语,又知晓各种商业,还有这些看着很小很不起眼的手段,她身为一个女间客更是让很多人失去防范。

    但是弦高则不同,这个人心中有国有家有亲人,纵然为了郑国可以暂时屈从于她,却不一定会做出出卖郑国之事,所以这样的人反而不如弦青来的更容易掌握。

    她和弦高之间。

    某种程度来说,算是合作。

    又是一天过去,全城百姓还在寻找那三个人证,闾一跟了芈凰她们一天,也抽调了大量的人手密切监视着所有百姓的动向,依然只见她们在城中像是乱找一气,没有任何找到证人的迹象,不禁有些着急,“又过去一天了,五日后,此案就要开堂再审!”

    “统领,如今怎么办?”

    “你们继续监视,我回去禀报!”

    夜里下了职,刘亦拉着齐达说要众人一起为齐达庆祝他的新上任,就连司徒南也难得地欣然一起。

    “今天司徒都尉请客,我们五城兵马司上下跟着一起沾个光,好好庆祝一下齐将军的走马上任。”

    刘亦讨好地看着司徒南说道。

    司徒南点了点头,也扯了一个笑容,“是啊,齐将军身为若敖六部的校骑将军能来我五城兵马司,是我们荣幸,今晚所有帐记在本都尉的帐上,不醉不归!。”

    “好好,司徒大人如此大方,我们也不要给两位大人客气。”

    盛情难却,齐达拱手大笑,“那就多谢各位捧场!”

    众人一阵笑闹中簇拥着齐达和司徒南向着君子阁而去,可是才走进君子阁的一楼大堂,一个眼生的小厮端着菜盘不小心撞在了齐达的身上,连忙跪地帮他擦拭脏了衣袍,告罪道,“对不起,对不起……都尉大人!小人不是故意的。”

    “你怎么做事的?”

    司徒南皱着眉头,一脚踢在对方胸口上,“没长眼睛?”

    负责的女司远远听到动静,见了这边闹起来,忙上前来给他鞠躬道谦,“司徒都尉,这个小厮是新来的,还不懂规矩,请您多包涵,来人,叫丽姬和乐姬过来服侍司徒都尉和齐都尉大人,今晚的费用,由我们君子阁全包了!”

    司徒南冷哼一声,居高临下地训道,“既然还不懂规矩,就别叫他出来,训练好了,再叫他做事,懂吗?”

    “是是,都尉大人,教训的是!”

    女司连连给他道谦赔礼,并保证绝不再犯。

    齐达不介意地挥了挥手,“没事,我去换换就好了!”

    “是,多谢都尉大人。”

    女司殷勤地命人招来美姬,并将二人一行人引去了二楼最豪华的雅间,而齐达则单独引起去了客房换洗。

    一名长相俏丽的侍女已经捧着衣裳和沐浴香料已经等在里面,帮助齐达脱下身上脏了的都尉服放在了一旁的架子上,又将他引向了实木屏风后面的浴室,热水已经准备好,然后给屋子里的赤金香炉点上淡淡的熏香,一种清香萦绕整个屋子,齐达渐渐放松下来,问道,“这是什么熏香,这么好闻?”

    她恭敬地回道,“都尉大人,这是掌柜新进的一种安神香。”

    “嗯!”

    齐达点了点头,侍女指着放好水的水桶说道,“水已经放好了,都尉大人,要不我先服侍您沐浴。”

    “嗯!”

    齐达脱下衣裳走进屏风后,坐进浴桶,然后命道,“过来,给我按按肩膀。”

    “是的,大人。”

    侍女恭敬地领命,然后一双手搭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举重若轻地按摩着,齐达渐渐舒服地闭上眼睛,而屏风外,一个侍者推门进来拿走他换下的脏了的都尉服拿去清洗,又拿进来一套全新的衣裳放好。

    全程举步无声。

    良久,侍女出声提醒道,“大人,沐浴好了,刚刚若敖都尉大人派人来催了。”

    齐达揉了揉额头,“怎么这么一回,我就睡着了?”

    “可能都尉大人白日太累了,毕竟来我们这里就是放松的。”侍女笑着从容回道。

    齐达也没有多说什么,在侍女的帮助下换上新的衣裳,而隔壁的雅间里,刘亦将到手的令符在司徒南面前晃了晃,“都尉大人,你看,我们得手了!”

    司徒南将刘亦手中的令牌接过,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哈哈……我明天看你怎么办,齐达校骑?流连女市,丢了令符,这可是大罪。刘亦,今天这个事情,你办的好!”

    刘亦讨好地道,“这都是刘亦应该的,对了,都尉大人,今日我还为这个齐将军安排了一处好戏,同时小人今日也选了一个身家清白原先是贵族世女沦为女闾,专门给都尉大人留着的,名为乐姬,已经为她赎身。”

    “把她们叫上来!”

    司徒南笑笑,收下刘亦的孝敬,“刘亦,以后你好好跟着本都尉和若敖都尉办事,我们一定会重用你的。”

    “多谢都尉大人提携!”

    刘亦恭敬地一招手,命人将一众女姬带了进来。

    雅间里,司徒南眼见一身白衣的俏丽女子走了进来,顿时满座惊艳,坐在中央的大榻中他大手一招,挑起乐姬那张花容月貌的脸眯起眼睛笑道,“你就是乐姬?”

    “是,乐姬本是江国女公子,因为江国破灭沦为罪奴,被送来郢都女司为女闾,今夜是乐姬第一次服侍贵人,万望贵人怜惜。”乐姬在他身前款款拜倒,被司徒南猛地一把拉起搂起怀里,惊呼一声坐在他的双腿上。

    “大人……”

    乐姬柔柔地看着他,一双盈盈水眸似剪水,身姿更是风流无比,一举一动,看着好不动人,惹地司徒南一阵心动,“好,刘亦,这个乐姬本都尉收下了,赏!”

    “谢都尉大人。”

    刘亦低头谢赏。

    司徒南身为贵公子,那些贵公子的骄纵矜持之气基本上都有,更是因为家中独嫡子,早早的司徒夫人给他纳了一堆姬妾。

    所以眼界极高。

    唇边挂着一丝古怪的笑容,刘亦看他将乐姬收入怀中,又招呼推门而进的齐达,将另一名女姬送于她。

    齐达看着眼前的美人没有拒绝,看了一眼座上的司徒南,随意地笑笑,“那本都尉就多谢司徒都尉的美意了……”

    “来人,上酒!”

    司徒南眼见齐达收了美人,与敬酒的刘亦不经意地对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