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五章 贪狼星现(感谢优优的月票)
    长风吹过,月冷星稀。

    一场动乱终于缓缓落定。

    芈凰当街站在冷风里,拒绝了司琴拿来的披风,沉默地看着医老命人叫来巫祝,巫祝又为小里子做了一场简单的法事,所有五城兵马司还有凰羽卫都在一旁沉默地肃立着。

    若不是令尹子般上前纾尊降贵看了静静躺在棺木里一动不动的年轻人一眼,周遭的权贵高官有谁会将从来高贵的目光投注在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兵身上。

    恐怕终其一生,战死沙场,荣耀大楚,也未必能得到一国令尹的一眼投注。

    “这就是救了司徒都尉和太女的五城兵马司的士兵?”令尹子般上前看着躺在棺木里胸膛塌陷的年轻士兵问道。

    “是的,令尹大人。”

    刘亦恭敬地垂手应道,“小里子救了司徒都尉和太女是我们的职责本分!”

    “很好,有功,不骄!”

    “你们五城兵马司的副都尉若是有你们一半知事,郢都今日就不会出这么大的乱子。”令尹子般看了一眼恭敬小心的刘亦点点头,然后看着他又问道,“你在五城兵马司如今当何职?”

    “小的吗?”

    刘亦立时受宠若惊,“小的原是跟着副都尉下面的一个正统领。”

    “正统领?”

    “嗯,那以后就跟着齐达吧!帮他多熟悉一下五城兵马司内外的军务。”

    一句话代表他的官职被提升了一级,原本辅助齐达的应该是司徒南这个副都尉,可是立即令尹子般马上神情一肃,一刹那冷了下去,仿佛雪山之巅的终年积雪,芈凰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若敖子琰几十年后权倾一国的模样,双眼沉沉俯视着周造跟随了大半夜垂首而立的心腹众臣,命道,“但是今晚的意外,不论真是意外还是人为,本令尹一定要追究责任到底,首当其冲,还是你们五城兵马司!”

    “五城兵马司的新都尉何在?”

    令尹子般剑眉高挑,环视周围垂手而立的众官员,眼中闪过一道风雷。

    “末将在!”

    齐达头皮一紧,单膝跪地。

    “五城兵马司副都尉,司徒南今日出入女市,醉酒生事,导致惊马,伤及无辜,惊扰太女车驾及街市安宁,从即刻起就地罢免其职,贬为庶人。”

    夜风吹来,仿佛一瞬间将今夜这么多人的生死受伤全部一语代过,众人拱卫当中的中年男人所说之言是那么平缓,与老司徒关系相近的一些官员齐齐感觉脖颈发凉。

    司徒南这一次真是撞在刀口上了。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文官快速地拿出随身携带的竹简做着笔录,落笔不停:“司徒都尉,不守纲纪,出入女市,纵马惊扰街市,伤及太女及平民,其罪当革其五城兵马司副都尉之职,贬为庶人,以儆效尤!”

    只听他继续说道,“齐达,从今晚起,你即刻起接手整个郢都的内外所有城防军务,封锁郢都十二道城门,所有主要街道,一更夜禁后、五更开禁前,不准任何人随意走动,犯夜者,不分尊卑,笞打三十下,服徭役三月。没有本尹手令,即使携带司马大人,大王手令也不准放行!”

    “郢都,本尹就交给你了,莫要让本令尹也对你失望!”

    令尹子般负手而立,冷冷地低头看着他。

    “是,末将遵令!”

    齐达眉头一锁,躬身领命。

    李老闻言面色悠的一变,心底咯噔一声: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忙给身旁的众臣使眼色。

    众人目光荡荡。

    芈凰目送着小里子的棺木被拉走还有令尹子般一行浩浩荡荡离去,对陈晃命道,“陈晃,如今此案,我与若敖越椒已经势不两立,你怕不怕如今天司徒南一样?”

    陈晃只想了一瞬,“不怕!”

    成晴晴也紧张地看着他们然后一点头,“陈晃,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回去了,你别担心!”

    “好!”

    芈凰点头,紧紧握着染血的手,有一丝钝痛割裂心肺,而双眼中闪动着激烈的锋芒。

    一个人在女市的高楼上,一手搂着怀里妖娆的女子,一手转着一柄玉质折扇,转的飞快,微薄如柳叶的唇角微掀,声音带着一丝戏谑和笑意,“胭脂,你看,这郢都终于要乱了。”

    “呵呵……三公子,这不就是你等的时机吗?”

    灯火渺渺,胭指长发飘飘凭栏依在他的怀里讪笑道。

    “是啊,机会来了。”

    若敖子克信手转着折扇,似笑非笑。

    楚穆王,十九年,八月初十,以令尹子般一国令尹为主导的大清洗由此展开,这一晚整个郢都内外都经过了一番大的换血,十二道城门的城防连夜被若敖六部的族军代替,五城兵马司沦为府兵一流的治安军,上至世家门阀,下至平民百姓,立时人人自危。

    都城中,刘亦带着五城兵马司的上千人按照令尹子般的意志,分别沿着南北大街挨家挨户的颁布令尹的宵禁令,另一头刑狱司的衙差则按照芈凰的意志,强行将今晚锦街上发生的意外定为人为展开真相的调查。

    “啪-啪-啪”三声锐响的鞭声。

    每五百步三响。

    响了一整夜。

    慌乱不安的马蹄声一直在大街小巷胡同里来来回回奔腾,就像不安的心跳在每个人心头狂跳。

    周菁华这一晚都没有睡好,她小心翼翼地努力往床沿边上挪动着娇小的身躯,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感到一丝安心,可是躺着的男人仿佛长了第三只眼,总是能在她即将掉下床的时候将她一把拉进那个冰冷坚硬的胸膛,撞的眉头紧锁。

    “睡不着?”

    若敖越椒闭着眼冷然开口。

    “嗯,外面的鞭禁声太吓人了,我睡不着!”

    周菁华僵硬地点了点头。

    “这样就听不见了。”

    一双冰冷的大手覆在她耳上,外面的鞭禁和马蹄声立时没了。

    可是借着这双大手,另一个人的心跳如雷“咚-咚”不停跳动在她的耳边,她更加难以入眠。

    周菁华紧紧闭着眼,可是成晴晴的话一遍遍在她耳边放大回响,“你真正的杀父灭族仇人如今就躺在你身边,难道你不知道?”……而越椒那双冰冷永远捂不热的大手又一直捂在她的耳边,试图隔绝一切。

    “你心跳很快?”

    若敖越椒终于睁开如狼的眼。

    “我担心。”

    黑暗中,周菁华细若蚊蚋地紧紧拉起锦被抱住自己回道。

    “担心什么?”

    若敖越椒将她转了一个圈,问道。

    “我担心……担心明日令尹大人会对我们不利……”

    周菁华怔怔看着横贯在他宽广的额头上纵横的疤痕,眉锋如刀刺入那交错的疤痕之上,显得那么狠辣无情,离她如此近,就像是那日在西郊猎场中惊现的上百头死状狰狞的野狼,浑身上下遏制不住的颤抖。

    若敖越椒一点点桎梏着她,让她更加无法呼吸,“有我,这世上没人能伤得了你。”

    “嗯,我不怕……”

    ……

    黑色的床帷中传来两个人浅浅的对话,可是窗外风声不息,就连若敖府中也是一整夜灯火摇曳,各房不得安息,又岂是这层层床帷可以隔绝的。

    大房的主院中,令尹子般在回到府中之后,又立即去找了若敖子良,若敖子良本就没有怎么入睡,听到动静再度起身,大惊,“二弟,你大半夜怎么过来了?”

    “我?我想问问大哥可知司徒南惊马重伤不醒,太女同样被波及的事?”

    令尹子般看着还能安睡的若敖子良有一丝平日不曾见的不悦,单刀直入。

    “什么?”

    “太女也被波及了,二弟,我不知……”

    若敖子良的心头狂跳。

    那一天,他的长子纵马长街冲向太女的情景在他脑海里放大,那高扬的四蹄狠辣不留情地就落在了太女身前三步之远的地方,让他时不时还会从梦中惊醒。

    不会的……不会的……

    绝不会的……

    而跟着出来的吕氏却暗暗地得意笑了,脸上担忧地道,“那太女无事吧?”

    “太女因为五城兵马司的保护,暂时没有受伤,可是整个锦街全乱了,现在怀疑今晚的意外乃是人为,所以我已经命令全城宵禁,希望大哥你的司马府上下全力配合,在琰儿回来前,郢都不能再乱了!”令尹子般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强力地命令道。

    “好,我明日会通告五城兵马司,禁军,府兵所有郢都内外的驻军。”

    若敖子良点头。

    “好,那就麻烦大哥了!”

    令尹子般话落就转身负手离去,只是那双眼眸从未如此的深不见底,射出一道寒芒,投射在大房以北的苍狼阁上。

    这一整夜,长风彻夜不息,无数道命令从令尹子般的内书房颁布向楚国各司各尹各军。

    贪狼星现,烈焰焚天,大乱将至。

    全城各大茶楼酒肆戏园牙行所有商铺全部说关就关,推着小车挑着小担的商贩全部说不做就不做,街人行人甚至车马更是一夜之间消失无踪。

    繁华的郢都王城。

    立时一片空空荡荡。

    这般情景,大概只有楚庸大战三年,郢都才有这萧条的景象。

    小四就连万记馄饨铺的旗招都收了,大门紧锁。

    小五小六他们开始挂起了白幡。

    老万搬着一个长条凳和老汉一起坐在大堂里,老旧的桌上摆着一盏油灯照亮他二人的眼,“那年轻人还是没了。”

    “都是我这嘴巴太烂,该打!”

    老汉平生第一次恨他那张多嘴多舌的臭嘴,狠狠抽了两嘴巴。

    “你可知他还有什么家人吗?”老万问着旁边站着不动如山的小什长。

    “我听说小戎家里好像只剩下两幼弟妹!”小什长想了想道,“他父亲早就在江国之战战死。”

    “嗯。”

    ……

    潘太师府中,一入夜就入睡的潘崇也被这一顿鞭声和吵吵嚷嚷惊醒,从床上抱被坐起,扬声问道,“阿奴,外面怎么了?为何如此惊慌?”

    “太师,今夜太女的车驾受惊,司徒都尉,不,如今已经是庶民了,司徒南在锦街上发生车祸意外,至今生死不明,刑狱司已经介入其中在调查今晚的意外,而五城兵马司正到各府颁布宵禁令,刚刚到了我们的府上,说是从今晚起严禁夜晚外出。”

    老奴躬身走到他的床边,为他拿起一件外裳披上轻声回道。

    “是吗?”

    潘崇闻言花白的眉毛轻轻一挑,将目光投向窗外往日一入夜就极为安静的都城,如今远远地还能听到各种嘲杂的呼喊声漫骂声和鞭禁声……

    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郢都城大概真的就要乱起来了吧!”

    潘崇坐在床上,目光淡淡,深深叹道。

    老奴颔了颔首,在他床边垂手问道,“那大人,如今我潘氏该如何是好?”

    “几位下面的老爷公子都跪在外面想要征询您的意见。”

    看了一眼门外跪着的儿子孙子辈,潘崇挥了挥手,“我潘氏乃是楚国之屏,外面再乱,我们不乱,不动如屏,方为我潘氏守国之道。”

    “是!”

    潘崇再度躺下,拉上被子,闭眼说道,“夜深了,让他们都回去吧!外面现在不管发生什么,明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潘氏也不参与其中!”

    “是。”

    老奴闻言为潘崇落下床帷,举步走出屋外,对几个潘氏的嫡系族人垂手说道,“几位老爷公子,夜深了,太师已经休息了,说诸位也早点回去休息,明日该上朝的就上朝,该治学的就治学,我潘氏一切如常即可。”

    “是,多谢父亲祖父训示。”

    几个潘氏子孙全部规矩地告辞离去。

    与此同时,司徒府却是从司徒南被接回来到现在,整个府中哭闹了一夜,郑御医一直被拘在司徒府中不让其离开,可是对于司徒南的情况,他却已经各种方法用尽,还是无法令其苏醒,“老司徒,司徒都尉的情况已经稳定,不若你们安心等到明天,兴许司徒都尉就能苏醒过来!”

    可是司徒夫人不依,一直拉着他的袖子哭道,“郑御医,若是你现在就走了,我家南儿有个万一,本夫人也不活了……”

    老司徒听到一众姬妾哭天抢地,就心烦意乱无比,仿佛哭丧一般,大手一落,皱眉大喝道,“哭什么哭,南儿还没有死呢!来人,把各位夫人全部请回房中休息!”

    “不!大人,我要看着我的南儿才能安心!”

    几个媵妾下人一起强行扶着司徒夫人出去,门外一阵骚乱,“大人,大人,刑狱司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