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九章 渚宫风云(感谢镜子天平的月票书单和打赏)
    外朝的钟声三响,九重宫门大开,御道净洒,广场之上禁军沿途列仗,持戟而立。

    所过之处,宫女寺人,一概回避。

    一改过去每日的五尾凤纹黑色令尹朝服,令尹子般今日穿上多年未穿的金色五尾凤纹的令尹铠甲,头戴通天礼冠,腰悬青铜重剑,青须轻飘,威仪无双。

    这一身金凤甲也许才真正代表着他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一国令尹身份。

    众臣上下,齐齐目光一凝,落在他一身金色耀眼的凤纹铠甲之上,弯下了他们权贵的腰肢向他行礼。

    这一刻所有人深深意识到若敖氏最强大的并非是他们权倾朝野的权势,而是他们背后依仗的若敖六部族军。

    楚国三百年来最强大的刀锋所在。

    令尹子般带令着若敖六部还留在郢都的四部将领和文武百官,入宫门,登渚宫九九八十一级台阶,声叩玉阶,“大王,昨夜,五城兵马司司徒副都尉出入女市,醉酒惊扰郢都王城,引发街市大乱,百姓伤亡惨重,太女受惊差点遭至祸乱,微臣已经革除其职,贬为庶人!”

    楚王坐在渚宫的九级玉阶之上,闻言对一个司徒南并不在意,随手同意,但是讶异子般今日的一身打扮,挑着眉头怪道,“子般,你今日作何如此隆重?可是郢都还出现了什么动乱?”

    令尹子般微微沉吟,持笏答道,“大王,有所不知,夜昨锦街之乱,微臣担心是有心人在背后兴风作浪,五城兵马司乃是郢都防御最重要的一环,如今司徒南醉酒惊市,扰乱都城,看似只是一宗寻常的街乱,但是五城兵马司恰在此时发生问题,难说不是有人在背后趁着我国楚晋大战之迹,想要我郢都王城出现危乱,所以微臣今日召集若敖六部已经全面接管郢都城防,确保大战期间,都城固若金汤,大王能安心主持国内朝政。”

    楚王虽然微微讶异,却扬手恩准。

    子般做事,他一向是放心至极的

    此同时,初秋的清晨带着一股凛然的寒风拂面而来,吹拂着女子的六尾凤袍,随着她振奋的声音响彻渚宫权力的中心。

    一场风暴随之来临。

    芈凰淡然起身,目光微沉,负手望向对面一身戎装的令尹子般,冷然问道,“那敢问令尹大人,流民案已过数日,敢问此案进展如何?大人可有了追回流民之策。”

    “想必父王已经久等令尹大人的回复多时。”

    一场暗流涌动的朝堂激辩,瞬时间在太女与令尹之间展开。

    这样剑拔弩张的态势已经让群臣上下感受到了一种与以往驸马在时的截然不同。

    风动浪摇,鳞光逝。

    怒澜惊觉,大浪来。

    一身铠甲的令尹子般,目光幽深地看着她,然后拱手向坐于高处的楚王沉声回道,“启禀大王,流民略卖案已经经过三司会审,如今由于证词证据不足,刑狱司还在进行复查,五日后想必就会有定论,介时子般会一同呈秉大王。”

    “还要五日?”

    楚王咬牙切齿地坐在金椅上,杀气腾腾地拍着扶手命道,“子般,孤不管!凡涉此案的,最后该杀的都给寡人杀!但是孤的万民必要追回,否则寡人定找那郑公算账,绝不善罢甘休!”

    “是,微臣明白。”

    令尹子般皱着眉头领命。

    芈凰一直目光浮浮沉沉看着他,退回她的金椅之上。

    只是在令尹子般刚刚说完话,立即又有人从后排出列,却是那早前弹骇吴侯至死的年轻咸尹愤然而出,启奏楚王:“大王,小臣有一事启奏!”

    “何事?”

    楚王听到这拔高的声音就觉得麻烦要来了。

    就连李老都对这悍不畏死的年轻官员皱起了眉头,果然下一句他们就听到:“大王,小臣昨夜接到举报,新上任的若敖六部齐达校尉,也就是新任的五城兵马司齐都尉,昨夜与司徒南一同流留女市,而女市的负责人女司在女市捡到了五城兵马司的兵符,碰巧交给了小臣!可是齐都尉刚刚上任不过两日,司徒南就醉酒闹市,其负有监管不力之责,而他本人一同流留女市,还丢了兵符,更是可见其人无法担当五城兵马司之重责!”

    “所以微臣奏请大王重新选定五城兵马司的都尉人选,这样才能确保都城万无一失!”

    这话一出,楚王立即眉头一皱,带着一丝愠怒看向子般扬声道,“子般,咸尹所说的可有此事?”

    “大王,是微臣不查,稍后微臣还会重新选举新的都尉补上!”

    令尹子般一生从未如此被动过,甚至被一小小咸尹公然在朝堂上攀咬一口。

    他的剑眉深深皱起,目光森寒,该死的齐达,昨夜他才向他保证,就当即出了这等错漏,看着咸尹的目光也更加不悦。

    楚王闻言大手一挥,此事作定,“不用选了!若敖都尉,孤一直用的很好,很放心,以前也从未出过任何乱子,如今不过换了一次人,这宫里寡人也不熟悉了,这都城还接连出了乱子伤及太女,所以这迁任一事,等此战过去之后再说,先让越椒回来!”

    令尹子般只能沉着脸作罢,并申明将刘亦作为五城兵马司副都尉提拔上来。

    外朝结束后,很明显的整个朝堂上下顿时分成了三派,有一派很强大,以令尹大人为首,带着李老司马司徒王尹众司众尹众将,浩浩荡荡而来,又浩浩荡荡而去。

    还有一派很弱小,只有那么几个人以太女为首站在一起,独力支撑着。

    赵侯看着他们拍了拍成大心的肩膀,叹道,“大心,此案,叔父只能为你们加油了!”

    “多谢叔父!”

    成大心心中凛然。

    若是赵侯公然站出来支持他们,那身在楚军之中的赵明处境就尴尬了。

    芈凰向赵侯表示了谢意,这个时候能保持沉默已经是最大的支持。

    而另一派则是以潘氏为代表的沉默派,他们该当职的还是继续当职,仿佛对今日朝堂上的风波毫无反应,那个胆大包天告了令尹的咸尹后生也在此列。

    虽然齐达的都尉之职被罢黜,可是若敖六部的铁骑精卫依然迅若雷霆般,接管了整个郢都内外的城防要务,而若敖六部的黄金凤旗同时和楚王的黑色金凤旗一起插遍了郢都的城头之上。

    金色的凤纹族徽招摇过市。

    所过之处,百官臣民俯首。

    而五城兵马司中,一封来自五城兵马司的内部竹简此时被放在了若敖越椒的案头上,如今他虽然被齐达和佻军取代,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彻底地失去了对五城兵马司和虎贲禁军的掌控权,这封竹简上映着司徒南的印章,朱红的“司徒南”三字,标示了这份竹简的归属权,竹简上将他原定的城防更换时间给更换了,这小小的改动,看似不起眼,可是利用这个空当时间,却能让他的部署出现很大的漏洞。

    若敖越椒弹指轻叩这份竹简,唇角牵起一抹森然的冷笑,看着单膝跪在案边的刘亦,褒奖道,“这事,刘亦,你做的很好!”

    “小的不敢当担大人的夸奖!”

    刘亦谨小慎微地回道。

    “没想到,阿南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是他还是在帮我啊!若是没有他深陷囹圄,今日,本都尉也不能重归五城兵马司。”

    若敖越椒桀桀冷笑的看着上面的那一系列的安排,若没有提早发现,恐怕的布置全部都要落空了。

    “小的,只是希望这五城兵马司还是五城兵马司,而不是有一天,我们成了府兵末流之辈。”刘亦谦声答道。

    “这副都尉既然老狐狸想让你代理着,你就继续吧!”

    若敖越椒看着他挑眉道,“他若是对你有了什么吩咐,该如何做,你可明白?”

    “小人明白,小人从一名小小的五城兵马司开始做起到统领之职,甚至到如今的一切都是都尉大人给的,愿为大人甘脑涂地,死而后矣。”

    刘亦低头拱手领命。

    可是那双眼倒映在青石地砖上,余光中却溢出一丝寒芒料峭。

    在刘亦离开后,又恢复了他的五城兵马司都尉和虎贲禁军都尉之职的若敖越椒,就以“锦街遇乱”为名,重新整顿五万名五城兵马司。

    站在层层宫墙之上,他遥望着越来越黑的天色还有那满层插满的黄金凤旗,对闾一冷然命道,“把我们的人都散出去,我要整个郢都遍布我的势力!”

    “是,公子!”

    司徒南醉酒闹市,齐达丢失兵符,刘亦匆匆上位,不过三日之间,五城兵马司,连换三任都尉,其速度令人叹为观止,却又同时惊心,所有氏家大族都把目光对准了这个位置。

    若是出现内乱,必从这里开始。

    一石激起千层浪,帝都风雨将至,皆由司徒南而起。

    紧接着而来的,却是刑狱司动作更是快的令人惊叹的调查,越椒再度被请去了刑狱司喝茶,就连若敖子良也作为陪同,一同前往,吕氏和周菁华随行一起。

    各大氏族,闻风鹤唳。

    刹那之间,郢都震动。

    因为只是过司询问,并不能以罪人定责,所以这一切都是在刑狱司待客的花厅进行,陈晃执笔问道,“请问司徒南昨晚马车惊走时,若敖都尉当时在哪?”

    “昨夜本都尉很早就回了府,然后一直在家中喝酒,喝醉了,一直到今早才醒来,我才从父亲口中得知阿南惊马重伤之事,心痛不矣。”

    若敖越椒坐在问询桌前回道,话落指了指身边的周菁华,“陈庭理若是不信,可以问我的妻子,还有我府中的下人。”

    周菁华看着若敖越椒,目光微微一闪,然后用力点了点头,“我夫君确实一早就回了府,全府的下人都可以作证,事发当时,父亲和母亲还带着人到了我们的住处,看望夫君,而他一早醒来,本来还准备去宫里上职交接庶务,后来就听闻了司徒都尉的事。”

    陈晃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看向另外二人。

    “敢问若敖司马和司马夫人,不知道若敖都尉和华夫人所说是否属实?”

    “本司马在第一时间听闻司徒南惊马时就赶去了椒儿的房中,他当时已经喝的酩酊大醉,不醒人事,所以根本不可知道司徒南的情况。”若敖子良点头。

    吕氏听到陈晃的问话,不禁眉头一皱。

    她如今回想起来,昨晚就像他们特意被人通知,特意看到敖越椒醉酒醉,一切都太巧了,司徒南出事,而他在喝酒,而他们前往苍狼阁,就像特意今日来为他作证一样。

    但是她还是不得不和若敖子良一起为他作证,“确实如此,我们夫妻二人当时接到传信说司徒都尉惊走重伤,第一时间就去了椒儿的房间……而我们见椒儿喝的大醉在房里,我们就回去了……”

    “不知道司马大人你们为何在听到司徒南出事,会第一时间想到要去若敖都尉的住处,还是吕夫人也觉得此案与若敖都尉有关?”陈晃闻言抓住她话里的语病立即问道。

    若敖子良听到这里,眉头一皱,断然斥道,“陈庭理,你这是什么意思?作为人父人母,我们关心自己的孩子还要挑选时间吗?”并以目光指责地看向吕氏。

    吕氏不得不僵笑着附和道,“就是,只是两者时间太巧,撞在一起罢了,我们昨夜担心椒儿刚刚换了衙门有所不适,所以过去顺道看看。”

    若敖子良听到这里,颜色稍霁。

    陈晃话问到这里,知道因为若敖子良的阻止和包庇,恐怕根本不可能问到任何他想要的结果,于是要求若敖越椒继续留在刑狱司配合调查,其余人等可以先行离开,若敖越椒没有拒绝他的要求,反而笑着选择继续留在这里,一双如狼的眼始终带着不同寻常的笑,看着窗外整个楚国因为他而风起云涌,勾起一抹无声的大笑在他的脸上不断放大。

    坐在隔壁堂中的女子听到这些无意义的过堂问话,屈指“得得”地敲击着桌面。

    这里面越椒肯定说了谎,而周菁华作为他的妻子,二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即使知道越椒不在场,肯定也会为他做不在场证明;吕氏一直与越椒不对付,甚至因为他占了长子的名分,导致她的嫡子失去了继承权,她的话已经很好地说明了当时他们夫妻二人已经起了疑心才前去查看,只是要么她没有看见她想见到的结果,要么就是若敖子良在来前已经对她进行了叮嘱。

    所以这种问话,毫无意义。

    关键还是司徒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