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二章 简单粗暴(感谢鲁大尸的QQ月票)
    昏暗的地牢里,人声、脚步声、哭喊声交错夹杂,快速的朝这边急速赶来,可是幽深的甬道,曲曲折折,暗无天日。

    分不清今兮是何兮。

    就像地狱的入口一样,根本望不到尽头。

    一踏入那唯一的出入口,就仿佛进入到另一个可怕的世界,一座装了各种魑魅魍魉的修罗地狱。

    墙壁上幽幽的火把,随着前来的人影,影影幢幢,穿过一阵阵隐隐约约痛苦的大喊声从顶头的转角处蔓延开来,最后就像无数的冤魂化作鬼影附着在年代久远的灰墙之上,落下深深浅浅的血色斑痕。

    为首带路的牢头,带着几名狱卒,提着一盏昏黄的油灯,在前急步带路。

    牢头手中那盏唯一照亮黑暗的油灯,摇摇晃晃,明明暗暗,照亮左右两侧凌乱不堪的牢房,还有里面脏兮兮,因为倍受拷打而要死不活地趴在稻草上,或者绝望地巴在铁窗前等死的一干囚犯。

    一股令人窒息的恶臭和腥风。

    扑鼻而来。

    若敖子克忍不住捂住鼻子,差点吐了出来,大骂道,“怎么这么臭?你们又没有清理吗?”

    虽然他负责整个刑狱司,但是主理司法,刑狱这块则是由陈晃来负责,如非必要,他绝对不会纾尊降贵来这鬼地方。

    牢头见到司败大人受不了,裂着黄牙,讨好地用一副染血的袖子为他在前面煽风,“大人,这块关押的都是些贱民,没有单独的轩室,所以气味不太好闻,清扫的也只能十天半月才清扫一回……”

    整座监牢,通风的只有每间牢房上方的一个三尺宽一尺高的小小铁窗,刚好够囚犯受不了的时候,能把头往外望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

    有的牢房连铁窗便桶都没有。

    那是专属的小黑屋。

    里面的气味更是浓烈地让人无法忍受,是狱卒专门用来折磨犯人的所在。

    若敖子克重“哼”一声。

    知道是他们这些下面的人偷懒。

    嫌弃地用扇柄敲了敲牢头的脏兮兮的手,皱眉道,“不用扇了,越扇越难闻!快点带路!”

    “是,大人!”

    牢头加紧几步在前带路。

    一个男子的呻吟、求饶远远传来,越来越大,就在铁门森森的审讯室后面痛苦呻吟着,披着斗篷的来人闻声,脚步越来越快,甚至不知道是绊到什么,突然跌了一跤,“扑通”一声,狠狠跌了一个大马哈。

    斗篷散开,露出老司徒那一张苍老的脸。

    老司徒艰难地爬起来,双手一摸那绊倒自己不是什么木棍,而是一个囚犯伸出牢门的手臂,冰冷无比,看样子已经绝了生机多时,顿时吓的脸色发白,“这……囚犯死了?”

    牢头回头看了一眼,笑的有两分渗人,扶起他道,“司徒大人,这大牢不好走,您老当心点!”

    然后扭头看了一眼牢房里被活活憋死的囚犯,习以为常地“呵呵”笑了两声,“这大牢里死人,见多了,就习惯了。”

    “来个人,把他拖出去,丢进后面的乱葬岗喂狗。”

    “刑狱司里养的猎犬可还饿着呢!”

    老司徒待立一旁,听着牢头吩咐狱卒拿着钥匙上前,“哐当”一声,打开牢门,然后两个狱卒像拖死狗一样把囚犯从里面拖了出来,沿着幽深的甬道缓缓地拖走,一路上那死囚划过地面上的铁钉,拖过层层石阶,流下一地鲜血,死状极其狰狞。

    他的心顿时如坠冰窖。

    四肢发凉。

    他的南儿……

    不会也要遭受这非人的对待吧,那怎么受的了?!

    若敖子克见到老司徒这一副吓懵了的神态,笑笑上前,用折扇轻敲了一下他的肩头,“司徒老大人,我们还是快点吧!”

    “去晚了,只怕阿南真的只剩下一具尸体了。”

    ……

    审讯室正中,此时女子正坐在牢中,冷然地看着这一幕。

    对面脚手架上绑着的年轻男子,早就失去了他一贯贵公子还有都尉大人的盛气凌人,如今鼻青脸肿,牙齿含血吞落,狼狈不堪。

    面对着对面坐着的女子,司徒南眼中粹满了狠毒,与芈凰冷然的目光撞到一起,放声大笑道,“想要我指证我的好兄弟,下辈子吧!”

    芈凰勾唇冷笑,目光转向狱卒,“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们刑狱司管这叫做刑讯?朝廷没给你们饭吃?手上连鞭子都拿不住了吗!”

    “是,太女!”

    狱卒有点害怕地看着此时上位中坐着的女子。

    根本不像什么有孕的女子。

    比男人还要可怕。

    狱卒是真的不敢下重手,这位虽然被贬为庶民,可是还是三司的公子,提着鞭子再度上前,司徒南看着他惨笑道,“你真的敢打我吗?敢杀我吗?我父亲是三朝老臣,三司之一的司徒,你们这样对我,必遭满朝文武反对!而你必不得好死!”

    只是回应他的吼叫怒骂的却是一旁立着的阿信的一记鞭子声。

    只见他冷着脸,森寒的目光犹如刀锋一样凌迟着他道:“司徒公子是吧?小人名叫阿信,出身凰羽卫,只是一名佰长,我们军队里从不讲你们这些朝堂上那些什么刑不上大夫,贵族的规矩。

    在我们这,通通不管用!

    现在你就是我阿信的阶下囚,说实话了,本军爷就放了你;不说实话,本军爷就办了你,让你和外面那些囚犯一样躺着出去!”

    “战场上杀人这种事情,我们做的多了!”

    就连一旁负责审讯的几个狱卒都被他这一身尸山血海的煞气给吓的浑身颤了几颤,恶人只怕更恶的人。

    站在芈凰身后的陈晃更是只是一介弱书生,虽然害怕,却强自镇定地看着,因为司徒南该死。

    他不开口!

    那就重刑之下,令他开口。

    武力,虽然简单粗暴,却是对待这等恶人最行之有效的法子。

    阿信扔了那软绵绵的鞭子,抽两天只现出几道红痕,直接拔起了腰间的剑鞘,“砰”的一声重重击打在司徒南的腹部上,顿时一口鲜血喷在他的脸上。

    可是他却继续第二记,第三记……

    每一记都比鞭子那淡淡的红痕重多了。

    不过司徒南不愧在五城兵马司锻炼了几年,真正地硬抗了下来,大吼道,“有种就杀了我!”

    “本公子不会屈服在一个女人之下!”

    “那就成全他!”

    芈凰冷然道。

    只是有人隔着铁门闻言,审讯室“碰”地一声被人儿力撞开。

    一个人扑在司徒南的身上大哭了出来,“南儿?……南儿,你怎么样?……”

    牢房外,若敖子克目现悲哀,走向芈凰,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太女,这样做,恐怕不对吧!

    司徒南再怎么说都是锦街遇乱的受害者,如今却变得好像乱事者一样,要遭受这等待遇,虽然子克同意请司徒公子过司配合调查,可也不是这样配合的。”

    司徒南看到他的出现和维护,终于眼睛升起一丝希望,“对,子克,你才是刑狱司的负责人,他们这是严刑逼供,屈打成招!”

    老司徒脸上老泪纵横,闻言收了收哭声,回头猛然盯着座上的女子,“太女,你如此作为,让老臣已然寒心。

    从今日起,我司徒氏必与你为敌!

    谁都可以当太子,太女,唯独长公主殿下,您不行!

    若是有一日,我大楚是您登上那九级玉阶上的无上宝座,我所有氏族必造反噬,前面的周氏如此,今日我司徒氏如此,司败大人,来日你若敖氏的下场也不会比周氏好到哪里!

    所以就算告到令尹大人那里要包庇你,告到大王那里要维护你……

    本司徒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会联合所有朝臣罢免了你!”

    这样恶毒的诅咒,让平日里一贯戏笑怒骂的若敖子克,也不免面色一沉。

    他若敖氏怎能和周氏还有小小一个司徒氏相提并论,他们三百年的大楚传奇,岂会容一个女人轻易毁去,顺带连他的未来一起抹杀?

    这是何等可笑?

    若敖子克眯着双眼看着他道,“司徒老大人,本司败敬你为三司之一,三朝老臣,但是也绝不容许你随意诬蔑和诅咒我们若敖氏!”

    这是“若敖氏”不可侵犯的尊严!

    每一个身为“若敖子孙”的荣耀!

    老司徒挥袖看着他掷直有声地道,“我司徒兴这一生历经三朝,什么没有见过。今日之言,老夫且放在这里,你若敖氏来日可见!”

    若敖子克的面色更加深沉,命道,“来人,把司徒公子放下来,送回牢房,好生安置!”

    一众狱卒看司败,回头又看了看一直坐在上座中没有说话的女子。

    只见她目光幽深地看着争执的二人。

    默然不表态。

    一人却从她身后走了出来,对他们拱手道,“这大牢刑讯之事,既不归司败大人管,也不归老司徒管,而归小臣管。小臣虽是庭理,低上二位一级,可是也绝不允许二位大人越权干涉我的办案职权!”

    “你……陈晃!”

    “莫忘记了若不是我们众家默许,没有人会允许一介寒门爬到我们世家贵族的头上!”

    老司徒指着他气道,同时大手一挥,一群粗壮的私军涌入原本宽敞的刑讯室,拦在司徒南面前,“都给我守着公子,在本司徒来接人前。若还有人敢动我儿,我必血溅当场,誓不罢休!”

    老司徒话落深深看了一眼司徒南,“南儿,什么都不要说!”

    “为父会拼了命救你出去!”

    “嗯!”

    司徒南重重点头,眼眶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