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四章 世家门阀(感谢恭信的2张月票)
    夜色深深,司徒府偌大的木榭之中,一个个落地青铜烛台之上点着明亮的烛火,彻夜不息,地上铺着昂贵的黄花梨地木还有软绸棉垫,此时每个红木长几前,盘腿而坐了许多老老壮壮少少的朝臣还有各个世家世卿贵族门阀子弟或者接班人,正在交头接耳。

    挤挤一室,满是人头。

    不同于往日众臣聚在一起歌舞欢霄,美姬坐陪相伴。

    此时当中的老者一身缟素,须发半白,不过几日的光景就显得更加苍老,正是老司徒。

    只见他跪坐于众人面前,然后当先伏地一拜,说道,“今日我司徒兴在此所说之事,绝非虚言,也绝不是因我一家有难而变相抵毁太女,甚至为救吾儿性命而相求于大家。诸位知道,我一生辅佐三代大王,文王,成王,再到如今,所以老夫只是在此陈述一个未来,一个关于我们所有氏族世家世卿门阀贵族的未来。”

    李老见他如此,上前双手虚抬,唏嘘道,“司徒老弟,你我同朝为官三代。你所说的话,我们怎么会不听?”

    众臣纷纷颔首,“司徒大人,有话不妨直说。”

    就连若敖子良十分给他面子。

    洗耳躬听。

    老司徒见此借着他的双手虚扶,深吸一口气,缓缓坐正,看着众臣开口道,“自从楚子封爵,至今已有八世,自从武王封王,至今已有四代……

    我楚国从当年一江陵小国,成为如今泱泱大国,位列诸侯霸主之列,昔在座各位氏族门阀鼎力之功,想想当初我等曾也是一国诸侯公子王孙,若不是为国牺牲,尊行灭国拓地之策,怎么会沦为一国之世卿?

    但是我司徒兴敢在此说,以前文王,成王,包括大王对我们世家皆尊敬有加,但是若是有一天,这大楚王权落在当今太女手中,我世家门阀的丧钟就将敲响,而且就在不远的将来。

    周穆之鉴,不过一年,众位没有忘记了吧?”

    老司徒说到这里顿了顿。

    就连李老,王尹等众人都皱了皱眉头。

    老司徒的话,正也是他们所担忧之事。

    于是他继续说道,“虽是周氏贪墨案在先,却也灭于太女之手,而今略卖案再起,我司徒氏,甚至若敖氏齐齐卷入其中,风雨飘摇。

    今日太女可因庶民而贱贵,来日我们这些曾经的大楚牧誓之族必将全部一一打落,礼乐崩塌,秩序崩溃,贵将不贵,贱将不贱,贵贱何分?

    整个氏族门阀必将被那些寒门士族甚至奴隶取代。

    如今一个陈晃,陈氏末流之子,无宗无族,仗着成氏之光,可登三司之堂,可登渚宫金殿,堂而皇之,对我儿严刑逼供,只为了将整个若敖氏拖下脏水。

    太女身为女子,其心狠过我们在场所有男子,去年能灭周氏一族,今年也能灭我司徒一族。

    在座诸位还要因为驸马一人而支持于她吗?

    那下一个周氏,下一个我司徒氏,又是谁?

    是李老你吗?

    还是王尹你?

    ……”

    老司徒语调铿锵,如断金石,他的大手一一点过在座每位,每个人被点到的氏族大臣都不禁颜色一变。

    “绝不能容陈晃这等寒门爬到我们贵族的头上!”

    不知道在座是谁高喊了这一句。

    所有人神情顿时一变。

    最后老司徒目光落在最前面而坐一直没有发言也面无表情的若敖子良身上。

    一字一顿看着他道,“如今流民案起因皆在司马大人之子涉嫌五万流民略卖,而小儿因为与大人之子关系从密,又同在五城兵马司共职而一同涉嫌,如今他在大牢之中宁死不肯攀诬若敖都尉而受尽百般严刑拷打,我身为人父见之心痛!却又为他骄傲,至少他没有堕了我们世族的尊严!……”

    老司徒说到道这里,老泪纵横。

    众人皆赞司徒南有贵族风骨,虽被令尹大人贬为庶民,却没有忘记贵族的血脉。

    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老司徒拿袖子指着若敖子良突然振声而起走到他面前,道,“还是若敖司马觉得你们堂堂大楚第一氏族——若敖氏,自认为凭借着驸马的姻亲关系,就能逃过太女的步步紧逼,而不用身陷囹圄?”

    “那如今若敖都尉为何会成为疑犯走上公堂?”

    “那如今小儿为何会成为疑共犯深陷囹圄之灾?”

    这一句一句的逼问。

    将若敖子良因为越椒对太女之事的那一些愧疚一点点冲淡。

    他不禁忆起正是因太女一次次步步紧逼,而让若敖越椒深陷流民案的纠纷之中,不得脱身,为人诟病,更让他百般日夜惶恐不安,而如今老司徒所说更是让他细思极恐。

    整个若敖氏若因她一人而崩塌。

    此女确实危险至极。

    就算她是他若敖氏及子般的媳妇也不行。

    眉眼一沉,闪动着激烈的锋芒,他起身沉声说道,“我们皆是大楚世家贵族门阀之首,身上流着都是先祖公侯子爵之血脉,尊贵无比,不是可以轻易被贱民所贱踏的!”

    “就算她是我若敖氏的宗妇也不行!”

    老司徒大手一落,胸口起伏,嘤嘤哀道,“对!如今在座的各位,再不发出声音,迟早等着我们的只有灭亡……即使我们苟得一息尚安,像那些寒门士子一样向她卑躬讨好依附,我们的子孙还能再复血脉氏族的荣耀吗?

    不过沦为与贱民寒门争食之蝼蚁。

    我们世家的权力会失去,我们世卿的地位会失去,我们贵族的尊严会失去,我们拥有的土地会失去,我们拥有的财富会失去,我们拥有的奴隶这一切通通都会失去!……”

    “只要太女登上大位的那一天,这一天将不再遥远,我司徒氏只是仅随周氏而亡的第二氏罢了。”

    夜色漆黑,似乎有更大片的乌云弥漫在整个郢都上空。

    空气中,有一种窒息的沉默。

    无声地,在所有朝臣氏族贵族之间流动。

    李老和王尹等子般心腹,也不禁目光交流着,对他所言不置可否。

    当然也有人觉得他所言,言过其实,不过是在挑动世家与王室争纷,其心不过为了私己。

    ……

    木榭中落地的白烛照亮老司徒苍老的脸庞,他以一种世事沧桑的声音,缓缓对众人说道,“我们世家存在上百年上千年,必然有其世家存在的道理。

    因为我们以族人的鲜血才换来了如今大楚的安定,因为我们以族人的财富才换来了如今大楚的繁盛,因为我们以族人的刀剑才开拓了大楚的广阔无疆……

    三百年来,是我们在座每一族每一位成就了今日让整个荆蛮甚至各国都要赫赫来朝的大楚。

    未来我们难道就要将这一切全部拱手让给那些卑微的寒门,贱民和奴隶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是涉及整个世家世卿门阀的利益。

    而不是一两个人的生与死。

    众人听到这里面露迟疑,一面是令尹大人的安排,此案皆由若敖越椒而起;可是一面是老司徒所说之言,句句在理。

    难道若敖越椒所犯下的错,真的要他们整个氏族为他承担?

    老司徒知道他们的迟疑还有犹豫不绝,走到李老边上,搭着他的肩膀说道,“李老,你我老兄弟同朝三代,你知道我的为人,我相来不爱卷入各种纷争,为人更是与世无争,也不会去轻易说人口舌。可是我今天得说一说,我听说你家中出现了暴奴?”

    “嗯!”

    李老迟疑地点点头。

    没想到,老司徒连这等小事也发觉了。

    “确有一个偷入书房的奴隶被管家发现杖毙。”

    李老长子和众人闻言微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日深夜。”

    李老不愿意多谈,一个世家家中出现了盗奴,可见其家法不严。

    “他盗取了什么?”

    更多朝臣关心的是书房里没有金银,可是一个奴隶却跑进书房盗窃,可想而知,他要的不是财。

    “我写废了的一些竹简。”

    李老想不通,一个奴隶要竹简做什么。

    众臣听到这里才略略心安。

    “若敖司败大人,你可知外面那些百姓是如何说贵长公子的?”

    老司徒闻言一笑,转身又走到若敖子良的边上对他说道。

    若敖子良皱了皱眉,他最近也耳闻了不少,还打杀了一批下人,可是却没有把这种言论给制止下去。

    “外面说若敖都尉面相如狼,其心更胜恶狼!”

    “外面说若敖都尉圈禁流民,实为谋逆之举!”

    ……

    “大胆!”

    若敖子良听到这里愤而一落。

    “确实大胆至极的刁民。”老司徒点点头。

    “这是以往我大楚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可是如今在太女插手了此案时,却流言四起,甚至已经到了我们无法压制的地步。”

    “大伙给老夫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是打还是杀?”

    “郢都的百姓有十万之众,杀光了,能解决问题?我听说现在下面的郡县根本无人管制,流言更是凶猛如虎,不过几日我等世族皆被骂的如那落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老司徒负着手问道。

    众人也面现一丝愤怒,思及自家情况,确实相符。

    然后终于有人问道,“那老司徒你说该怎么办?”

    “我们都听你的!”

    众氏族贵族子弟纷纷应诺,“绝不能让这些贱民辱没了我们的身份!”

    这一夜,一直没有开过颜的老司徒终于展颜一笑,目露一丝寒光,振袖说道,“所以流民案绝对不能让他们这些贱民赢!

    尤其用这样极其恶毒的逼供方式,巧取口供迫害若敖都尉,构陷整个若敖氏及我司徒氏。

    这是对于我们整个世家贵族门阀权力的挑衅,我们必须将这股歪风打灭下去,否则将来我们的威信何存?”

    话落,他的目光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与他们相互对视,并在他们眼中看到相同的愤怒才道,“我相信就算令尹大人此时在此,也会同意老夫的说法。在座各位认为呢?”

    众人纷纷点头,“令尹大人不会是不明事理之人。”

    “我们会去给令尹大人去说!”

    就连若敖子良也面现一丝轻松,身子缓缓地靠回到椅背之上,若真是能把流民案打压下去,自然是再好不过。

    椒儿就能从此案脱身,以后仕途一帆风顺。

    老司徒接着又缓缓一笑,“老夫还有一想法,吴王妃有孕,按月份也快到了,即将诞子,而大王下面还有几女,纵然无子也可扶上来。只要他们在上面,我们世家世卿的尊荣不变;他们不在上面,我们世家世卿的尊荣将再也不在。”

    “所以趁此时机,最彻底而一劳永逸的法子,就是废储!”

    “以前是大王无子,如今大王春秋鼎盛,小公子出生在即!”

    “正是时机。”

    “否则我堂堂大楚,辖三千里疆域,无数部族,真由一个女子掌了权,岂不是要遗笑各大诸侯?”

    木榭大敞,老司徒的声音远远荡荡随着夜风传了出去。

    谨守本分跪在门边的侍人,端着美酒玉液的奴隶也一一听着他所说之言。

    那低着头的目光,相互暗暗交汇着,匍匐在地的双手,渐渐握成了拳头。

    这一夜,所有氏族彻夜长谈,思量对策。

    待至天光放亮,众人才纷纷散去,李氏子弟跟着李老走在园子里低声问道,“父亲,这老司徒明显是要我们去帮他救司徒南,可是司徒南如今不过一介庶民,我们没有必要去帮他。”

    “不帮不行。”

    “诚如他所言,太女如今所做,挑动百姓与世家为敌,早就让各大氏族不满。这已经不是他一族之事,而是整个世族之事。若是司徒氏灭了,太女登位了,那就代表我们世家在这一场战争中输了,连带以后别想再赢回来。”

    到了大门上,李老指着这大清早五更开禁后就四处奔走找人的百姓,“你看如今外面那些百姓看我们的眼神,你看出了什么?”

    李老的长子循声望去,四下里百姓明明看见他们出现,却有的假装低头做事,有的扭头就跑,还有的暗暗地如附骨之虫一样盯着他们。

    一眼望去,让他十分不舒服。

    “他们眼里没有了敬畏。”

    “对,就是敬畏。”

    登上马车,车厢内,香气阵阵,令人昏昏欲睡,可是李老落下车帘隔绝了外面一切探视的视线,声音反而更加清醒了几分说道,“如今他们甚至敢正视于我们,这是我大楚三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事。”

    李氏长子顿时觉得如临大敌,目光在四周的平民,奴隶身上来回逡巡。

    “奴隶反叛”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如果只是一两个不服众的还好。

    如果是一群,有的奴隶反叛甚至出现了集体刺杀贵族之事,那就事态严重了。

    “所以不论是为了司徒南,还是为了令尹大人,或者以后整个世族的地位不变,必然赢了这场流民案,让太女也知道知道我们世家门阀不是她一个女子可以轻易去挑衅的,诚如老司徒说了,若真是让她赢了,太女即使上位,会对我们更加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