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六章 舆论哗然(感谢紫色蔷薇易谢的月票)
    紫烟宫外,若敖子良和老司徒等一众大臣被赵常侍挡了回去,“各位大人,大王说了,这两日王妃身体欠安,不容有失,所以各位有事来日在朝堂上禀报,不见客。”

    然后转身冷着脸就命人锁了宫门。

    不准任何朝臣再扰。

    众臣站在紫烟宫的阶下,吃了一个闭门羹,顿时灰头土脸。

    老司徒没想到这样就被楚王拒之宫门之外,眼见众臣心生怯意,开口道,“王妃即将诞子,这是喜事,以后小公子出生了,于我们世家更加有利,众位不要灰心,我们当为大王高兴,此时更应该替大王分忧,提早一步提出易储之议,这样也免了大王两难之选。”

    “既然大王这边走不通,我们就去刑狱司!”

    众臣颔首,“好!”

    ……

    刑狱司中,审讯室的房门被人猛地推开,负责保护老万他们的小什长焦急地冲进来大喊道,“太女,陈庭理,不好了,外面出大事了,众臣集体联名上奏要罢免太女殿下。”

    小什长的话落下。

    让准备再度提审司徒南的众人,不得不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而审讯室中与他们僵持了一整夜的司徒南,大笑着抬起头,看向对面的芈凰,“我说过你们杀了我,只会激起满朝文武的不满,如今来了,你们一个二个都会不得好死,为我陪葬,而太女殿下的这顶凤冠,怎么来的,就得怎么摘去。”

    芈凰十分平静的抬起头来,淡淡看着他道,“司徒南,我还真是有些佩服你的脑子,前晚的车祸,你真觉得只是意外?”

    “哼!只怕就是你做的。”

    司徒南面色一暗,硬声道,“别当我不知道你这个女人的用心,想要挑拨离间,逼我构陷我的好兄弟,然后将我们整个司徒氏还有若敖老大都拉下水。如今,你刑讯我一人,不过我一人死;我若是招了,死的就不是一人。”

    “那你还真是聪明!”

    芈凰点头赞道,对司徒南这种人,她已经懒得多说,连大刑都懒得再上。

    “我当初还真想挑拨你和若敖越椒的关系,可惜有人动手比我下手快多了,整个锦街一夜之间被他毁去大半,听说当时跟在你身边的护从全部意外死去,唯有一个女姬现在生死不明!”

    “司徒公子,你还真是走运!”

    说完这一句话,有人打开审讯室的铁门,芈凰带着凰羽卫缓缓走出大牢,而被凰羽卫和狱卒齐齐拦在大牢外的老司徒等众臣的嘲嚷声,责问声,漫骂声,吼叫声……

    一瞬间如洪流般涌了进来。

    将针落可闻的大牢顿时掀翻上天。

    ……

    自从锦街遇乱,刑狱司又征调了五城兵马协助护卫,再加上流民案的聚焦,早就成了平民百姓平日的聚集之地,每日还会有从下面各郡县前来报案登记的百姓守在大门外,所以人来人往。

    此时他们与老司徒带来的众臣还有私人部族混杂在一起,将陈晃一人包围其中。

    一时间,他成了众矢之的。

    百姓们想要上前帮忙,可是却被老司徒等众家带来的部曲手持长戟全部隔绝在外。

    只见陈庭理一人被团团包围,渺小无依,众人挤攘漫骂间,他就像一叶偏舟,周边都是洪水巨浪,将他瞬间淹没。

    他们想要出声声援,可是面对的都是明晃晃的利刃。

    陈晃想要出声解释,甚至制止他们。

    可是声音全被压住。

    ……

    只能任所有氏族对准了他一人和整个刑狱司发起攻击。

    “陈庭理,本司徒原本敬你乃是右徒妹婿,你怎么能也这么不分清红皂白拿人?”

    “不知小儿犯了什么罪,居然可以随意捉拿!”

    “若是你们刑狱司再不释放司徒公子,后日,我们将在外朝上一起弹骇尔等!”

    “就是,太女这样作为实在让我等众臣失望,枉为储君……”

    “还有把若敖司败叫出来!”

    “这个事情,他身为司败,必须给我们所有朝臣一个说法。”

    ……

    审讯室内,听到那一阵阵的喧哗和吵闹声越来越大,司徒南勾唇一笑,不屑地看着众人,“怎么你们还敢对本公子又打又杀吗?我父亲带人来了,你们如果继续对我用刑就是明知故犯。”

    众凰羽卫闻言纷纷住手。

    面面相觑。

    阿信神色愤怒,却还是不甘心地收起了他的拳头。

    随着老司徒而来的众多朝臣蜂堵在刑狱司的大门前,已经聚集而来很多围观的平民寒门士子,就连若敖子克听到动静也带人走了出来。

    一脸惊讶地道,“各位大人,怎么到我刑狱司衙门来了?”

    “还有司徒大人,怎么去而复返?”

    老司徒冷冷看着若敖子克,知道他也不过是利用自己挑起风波,遂也不再客气,当先指着他的鼻子质问道,“那若敖司败,老夫问你,这刑狱司,你是怎么管理的,居然没有玉令,下面的庭理就可以随意拿人用刑?”

    “司徒大人怨枉,司徒公子之事,是太女下的命令,与本司败无关。”

    若敖子克立即推脱地一干二净,“若是我下的命令,昨日怎会带老司徒去作保司徒公子?”

    “那我儿司徒南为什么会被抓进去?请司败大人告诉我他是犯了哪条哪律,居然会被抓了进去,而且没有任何文书和玉令。”

    老司徒冷笑一声,指着大牢的方向问道。

    若敖子克及其幕僚无法作答,他干脆转头看向一直无法说话的陈晃,“陈庭理此事情因你而起,要不你来解释?”

    被包围在当中的陈晃这才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可是只听若敖子克语带威胁的话音一转,“如果陈庭理今日解释不了,那本司败只能据实反应你的失职,并当即命你停职休整,此案,你也不用参与了!”

    这是要卸磨杀驴。

    陈晃眉头一簇,看向他,不禁神色一变,同样毫不客气地回敬道,“司败大人,司徒公子之所以被抓,是因为他涉嫌包庇弦氏商行,掩护他们不法强圈流民为奴的罪行,为他们在楚期间张开权贵的保护伞,甚至在后期我刑狱司调查此案时,多次借五城兵马司之名,妨碍刑狱司执行公务,阻挠我们查案,而今司徒南遭遇车祸,我们怀疑乃是有人派凶杀人!所以抓他回来审讯调查!”

    “陈庭理,你说这话,有证据吗?”

    若敖子克一笑,然后眼神也冷了一度,“我刑狱司掌的是司法和庭狱,陈庭理,你不要忘记了没有证据,话不能乱说!”

    老司徒闻言面色黑沉,沉声道,“你说本司徒之子曾经在职五城兵马司期间,为郑国弦氏商行张开保护伞?……真是可笑,证据从何而来?”

    面对众家指责,陈晃神色不变,镇定回道,“这些自然是由弦氏商行之人供认不讳的,我们才会抓人核实,刑讯也是调查的一部分。”

    “那好,陈庭理,今日若是大牢里的是若敖都尉被指证,敢问你会抓吗?”

    老司徒突然把茅头直接指向了不在场的若敖越椒。

    “自然会!”

    陈晃想也没想地答道。

    他话音刚落,远处马车中未曾露面的若敖子良脸色顿时阴沉无比,当即就落下车帘,不再多听。

    “那若是今日里面是李老之子被指证,你会抓吗?”老司徒又指着一边站着未曾发言的李老及其长子问道。

    “李老之子又未涉案,本庭理抓他作何?”陈晃皱眉不解。

    “本司徒,只问你若是万一涉案,你会不会抓人?”老司徒抬手问道。

    “自然也会!”

    陈晃想了想,点头。

    ……

    “好,老夫敬你勇气可嘉!”

    老司徒冷笑一声,暗叹,陈晃果然还是小年轻不经事,这么快就入了他的语言圈套,继而环视周造的众臣,扬手大声道,“诸位,刚刚都可曾听见了?这就是寒门出身为民作主父母官的陈庭理。

    他就是这样铁面无私,不辩忠奸,只听一面之词,随意抓人,置我大楚三百年来的礼法于无物,视我等世卿士大夫于无物!”

    “好样的!”

    “老夫真是佩服的紧!”

    老司徒对他连连拍手道,可是只换来了众臣更大的愤怒和指责。

    若是任陈晃这般下去,那还得了?

    一瞬间,全场哗然。

    “陈庭理,你知道你们这种行为叫什么吗?有罪定论,屈打成招!这样招出来的口供,就算签字化押,本司徒身为三司也不会认同,也绝对会告到大王那边!”

    “对!再说,我楚国礼法规定,刑不上大夫,纵然司徒公子已经不是都尉,但也贵为司徒血脉,不容这样卑下!你们这样随意拿人,根本是藐视礼法!”

    “若是人人如此不顾尊卑,不顾礼法,我等士大夫岂不是如那些卑贱的庶人一般,随意可以捉拿?随意可以屈打成招,生死受制于这些庶人。”

    “以后谁还会效忠大楚?”

    说道士大夫不再效忠大楚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就连若敖子克高抬着手想要压下这些声音,当然只会事得其反,只是让所有朝臣更加愤怒,而若敖子良更是直接走下马车。

    众臣为他让道。

    他负手立在当中,冷然地看着陈晃犹如蝼蚁,命令道,“来人,给本司马把陈庭理就地革职,脱去礼冠,关进我司马府的大牢,本司马要亲自查证他是否收受郑国弦氏商行贿赂,恶意攀污我楚国重臣之罪!”

    “是!”

    手持铁戟的若敖六部齐齐一应。

    如狼似虎地涌上前,大手将手无缚鸡之力的陈晃一把抓住。

    早就收到消息,一直守在刑狱关注事态发展的刘亦,微微皱眉,立即一个箭步上前道,“司马大人,这里有我五城兵马司在,捉人这等小事,就不劳若敖六部,由小人代劳就好。”

    若敖子良皱眉看了一眼来人,见他面带讨好的笑还有他一身五城兵马司的都尉服,才微微松了眉头,默然应允,“这里交由你们五城兵马司了,本司马一定要知道是何人收买陈庭理指证我儿,指证司徒公子,恶意诬告!”

    “卑职遵命!”

    刘亦上前一步,对着陈晃微微拱手,“陈庭理,对不住了,来人,给本都尉把陈庭理绑了,带回五城兵马司,本都尉要亲自审一审他!”

    可是五城兵马司的人正要上前锁人,早就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众百姓突然冲破了若敖部众的阻拦,大声嘶吼道,“陈庭理主持公道,寻回被略卖的流民,何罪之有?”

    “凭什么抓他?”

    “就是!”

    “这是什么王法?”

    “难道若敖都尉犯法可以不抓,司徒公子犯法被抓就要释犯,陈庭理为我们作主就被抓?”

    “这到底是楚国的王法,还是若敖氏一家的王法?”

    “我们不服!”

    ……

    压抑了许久的百姓终于愤怒了。

    眼眶通红地冲上前,顿时与手执铁戟的若敖六部发生了冲突,场面一度混乱无比。

    陈晃推开刘亦想要出声制止,可是双方已经红了眼,甚至发生了流血事件,一个平民的死刺激了更多平民悍不畏死地冲上前来。

    一句“我们不服”更是深深刺激了众世家世卿不容侵犯的尊严,当即发作。

    若敖子良冷然看着若敖子克质问道,“这就是你查的流民案,面对一群暴民报案,公然刑讯司徒公子,而不加制止,还任其发展?”

    若敖子克当即拱手告罪,老司徒满意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勾起一抹冷笑。

    所有世家门阀一起发出围剿暴民的命令。

    百姓们面对世家的镇压。

    正要反抗。

    一道女子的声音这时从大门内断然传出,“慢!”,制止了若敖子良等人的命令,也制止了暴走的百姓。

    所有人回头,只见站在大门上,正是走出来一身凤袍的芈凰。

    众臣一见她出来,声音更是盖过了刚才指责陈晃的声音,各种毫不留情地指出太女如今上朝听政,旨在学习政事,而不是在干预各司正常运转,甚至插手刑狱司的查案刑讯事宜,这更不是储君应有的风范,不尊士大夫,不尊礼法,滥用储君之权……

    甚至有人说起了前几天芈凰和司徒南在查案中产生的私怨。

    “太女不会公报私仇吧?”

    “司徒公子还是五城兵马司都尉时,二人发生过冲突,所以此时司徒公子遇难,第一个出来抓他的就是太女,根本就是公报私仇……”

    “就太女这样的心胸怎么配的上一国储君的位置呢?”

    所有的指责中,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了站在了大门上,默然接受指责而不语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