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九章 兵荒马乱(感谢镜子vs天平的月票)
    从若敖府的后门出来,周菁华换上一套小江的衣服和小江扮作两个侍女沿着若敖府后面的巷子一路低着头避过那些守卫的侍卫,往大街上碎步走去,沿途都是向着成府而去的百姓,还有带着刀剑的五城兵马司,声势浩大。

    似乎只要一有人暴动,双方就会立即擦枪走火。

    小江慌慌张张地扶着她,担忧地道,“小姐,如今街上太乱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不行,我如果不能查出真相,我睡不着。”

    周菁华坚定地摇头,然后走了许久,好不容易拐上主城大街后,她倚在某个人去棚空的茶棚下坐下,就不想走了。

    揉了揉发酸的脚,她对小江皱眉命道,“你去车行租辆马车来,我脚走疼了。”

    “好……那小姐,你千万不要乱走,如今街上太乱!”

    小江点了点头,往不远处的车行跑去,可是一路上的车行基本上都挂上了“休业”的牌子,最后只有一家,她敲了半天门,才有一个老叟开了门,“你要做什么?”

    “我要租车。”小江说道。

    “租车?现在车夫都没有了,还怎么租车?”

    老叟“碰”地一声把门在她面前阖上。

    “喂喂……你怎么话都没有说完就关门?”

    小江又拍了半天门,那个老叟才不耐烦地再度开门,指着大街上道,“你没有看见现在城里的人都跑去成府了,哪还有人给你驾车,你就算给我钱,老叟也没办法租你车,自然只有关门。”

    “为什么都去成府?因为流民案吗?”小江问道。

    “这还用问,若敖氏欺人太甚,不给我们活路,现在谁还有心思给你们这些贵人驾车,去去去……不要再来敲门了。”

    老叟用一双见贯了达官贵人的眼,上下打量了小江一身昂贵的衣裙一眼,好意劝道,“还有这位小姐,老叟好心提醒你,如今兵慌马乱,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暴乱,你穿这一身出来,必然会被歹人盯上!还是别想着什么到处游山玩水了,趁早回家,安全。”

    “这外面一旦乱起来,到时候你哭着喊着都没人能救你。”

    话落,老叟再度“碰”地一声在她面前把门关上。

    “不租就不租!”

    “你咒我做甚?”

    小江气地跺脚,又无法,只能往回跑。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出人意料,老叟刚刚还在叮嘱她赶紧回去,可是回到了茶棚,真的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围着茶棚,她前后左右找了好几圈都没有看见周菁华的人。

    小江顿时慌了,“小姐,小姐,你去哪了?……”

    可是她细小的声音都淹没在慌乱的人流之中,她只能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一个个问着过路的路人,“你好,大哥,你看见我家小姐了吗?”

    “大婶,你看见一个穿着紫色长裙的女子了吗?”

    “谁看见你家小姐了?”

    “没有没有!”

    ……

    被她拉住的游街路人将她纷纷推开。

    小江被人推开又去拉住旁边的另一个人,可是每个人给她的回答都是一样:“你家小姐,长什么样?我们怎么会看到。”

    “怎么办?”

    小江手足无措,急地几乎要快哭了,“小江把小姐弄丢了!我要怎么跟姑爷交待!”

    想到这里,小江立即一跺脚提着袖子就往回跑,一路跑回若敖府,猛拍大门,“开门,开门!少夫人,回来了没有?”

    “我们没有看见少夫人!”

    从看守大门的侍卫到苍狼阁的侍卫,小江一路找回去,得到的都是没有见到周菁华的人回来,她顿时急地眼泪直掉,带着哭腔道,“那怎么办,我把小姐弄丢了!哪里都找不到!……”

    “小姐……你到哪里去了……”

    “不行,我得找姑爷,你们知道公子下午去了哪吗?”

    “小江姑娘,大公子带着侍从去五城兵马司了!”守在门上的侍从说道。

    小江急急拉住他的手臂央求道,“那你快带我去找姑爷,不然少夫人丢了,我们都吃罪不起?快点!同时命人赶紧出去一起找!”

    侍从被小江的话给吓到了,立即安排车马送她前往五城兵马司,然后一队队的侍卫从苍狼阁被派出去,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寻找周菁华的人。

    可是黄昏缓缓降临,今日的郢都城,喧闹不止,马蹄急乱,刀剑相错,摩肩接踵,人声鼎沸,久久不能平静,四处街铺,闭门锁户,一片人间乱象。

    秋风打着卷吹拂过空荡荡的街头,只有一些游手好闲的地痞,因为无处觅食寻欢作乐,而骂骂咧咧地游走在街头。

    “娘的,这鬼流民案害的所有店铺女市都了门!”

    “想找个地方暖暖被窝都不行!”

    ……

    成府中,正在和成大心,陈晃还有一众人等,商量后续事宜的芈凰静静地站在书房中,凰羽卫还有成氏暗卫不断从外面传来各府各司的最新动态和消息,不断推算着明日公堂上会出现的各种情况,还有各种应对措施。

    “最好的结果是,今晚越椒真的会去再杀司徒南,这样我们就可以让司徒南看清越椒的真实面目。”

    芈凰指着刑狱司大牢的地形图说道,“司徒牢的牢房就在这里,而弦高他们的牢房在这里……如今两处我都已经安排了凰羽卫和你们成氏的暗卫布置在整个大牢内外。

    只要他闯进来,必然插翅难买飞。”

    “不知道他今晚会怎么动手?”

    陈晃皱眉思忖道,“以郑吏他们死在大牢中的情形,只怕狱中会有内鬼暗中协助,而越椒并不会亲自现身。”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一点,到时候策反不成,还是会让司徒南再次丢了性命。”成大心点头道。

    “我想越椒一定会来,或者派人前来,因为他先前已经在女市看到我和司徒南的私下交易了,所以除非司徒南这次确定死在他眼前,否则他绝不会彻底放心。同一个失误,我要是他,绝不会犯两次,也不会让司徒南活两次。”芈凰分析道。

    “旦愿今晚就能把越椒给揪出来。”众人纷纷点头。

    “若是他真不出手,那明日我们只能动用最后的手段了。”芈凰望着窗外大半夜了街上还聚集的百姓缓缓说道。

    “太女,如今百姓都聚集在我成府门外,只怕越聚越多,我恐百姓万一和五城兵马司他们起了冲突,那就坏事了。”

    成大心看着如今还跪在外面没有离去的百姓道,“我到是不担心会连累到我们成氏,只是担心文武百官后日会借此事给太女扣上一顶挑动百姓暴动的帽子,到时候问题就大了,朝庭必然会派出官兵震压,到时候受难的还只是百姓。”

    “我知道,所以百姓不能乱,郢都也不能乱,绝对不能给朝臣他们任何治罪的理由。”芈凰颔首道。

    “你们可记得我楚国仿《周礼?小司寇》的《国典》中有一条:举凡国中大事大案,需经“三刺”程序,即一曰臣讯,二曰王讯,三曰万民讯。”

    陈晃一时没有想起来,转身就将书架上一整盒的《国典》一卷卷翻开,最后翻出“三刺程序”那一章,问道,“太女可说的是这一条?”

    “只是这一条,我听二哥还是司败时曾说过:这一条只在一国迁都,新王登基改立国号等大事时,才会征寻万民的意见,寻常大案,动用不到第三条。”

    成大心也知道这一条,补充道,“若要经过万民之讯,这要经过我楚国从国都到各个县地所有百姓意见的收集,时间只怕会拖的更久,不是一两月能完成的。”

    “我知道,可是我与弦高已经达成协议,未来十年内,他助我扳倒越椒,我免他弦氏之罪,而他则想办法通过他们弦氏在国内的势力为我们楚国后续的北伐之战想尽一切办法开放郑国国门并提供战争情报。”芈凰摇头道。

    “只是外面如今百官抗议,要维持一讯原判,主张以驸马之兵向郑国施压,追回五万之民,不费吹灰之力,他们这个主张即使错了,大王也不会反对,于大王而言,只要能有五万之民就行。”

    成大心揣测着楚王的心思说道,“若是能从郑国获得,我想依大王的性子,他会更加高兴。”

    “所以我才要经过万民之讯,才有可能翻案。

    一讯,即臣讯。若是有异议,则会交由大王裁夺,此称为二讯:王讯。若是我父王不能裁夺,才会交由万民讨论,称为三讯:万民讯。

    该制度是继商汤酷刑导致亡国后,成周初立后,重新编制的礼法,旨在“明德慎罚”,避免滥用重刑酷刑激起民愤,各诸侯国仿照沿用至今。

    当然所谓交由所有国人讨论,除了迁都定都之大事,基本上最后一条从未在任何一个诸侯国乃至成周实行过。

    所以百姓也几乎无人知道有这么一条。

    所有官员估计也早就忘记这一条。”

    芈凰指着陈晃翻出来的《楚国?国典》快速地翻到“三刺程序”之上,为众人解释说道。

    就连一边坐着的成晴晴也听懂了,“那是不是说明天万一案子真的过不了,我们再让百姓一起状告越椒,这样这案子就成了?”

    “不,老司徒,巧舌如簧,我只担心他会鼓动群臣,将黑的也说成白的,最后把越椒和司徒南的罪责全部洗白,这是我们最后的砝码。”

    “因为公道自在人心。”

    确定了接下来的一系列的计划,芈凰吩咐道,“所以你们现在赶紧趁天还未彻底黑,城门未关,派人去城外接卜尹进来,今晚外面只怕会很乱,得有个名意让百姓们安静下来,绝对不能发生一丝暴乱。”

    “否则此案就危险了。”

    “是!”

    ……

    此时将近傍晚,四处已经黑灯瞎火,身边又没有小江或者一众若敖氏的护卫,周菁华一个人走在胡同里,又冷又饿又怕,想要回去,可是渐渐迷失了方向,平常她身边都是一干前护后拥的侍从奴仆。

    哪里需要她来认路。

    更不会走到这平民窟里面来,可是越走越偏,似乎一直走不出去似的,这里到处都是破败的屋室草棚还有漏巷,她脚下的一双绣花丝履早就磨破了,沾上脏兮兮的泥土,让她难受。

    她害怕地连连喊着“小江”还有“越椒”的名字。

    可是却没有人回应。

    漆黑的小路上,不知何时迎面走来几个五大三粗的地痞,脸上带着猥琐的笑意,上下打量着她身上华丽的衣裙,头上的珠钗宝器。

    她不禁抱紧了手臂,侧头要与他们擦身而过,然后快速地离去,可是晦暗的街道上,四周无人,几人的眼神交汇过后,立时一双大手在从她身后将她突然一把抱住,另一个人,则把她双腿抓住,还有三四个人在两头望风。

    几个人快速地把她的嘴捂住。

    往一旁的小巷子里拖。

    挣扎之中,周菁华眼见离街道越来越远,渐渐被拖向了无人烟的巷子,大喊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们放了我,我是若敖都尉的夫人……只要你们送我回去,我能给你们享用不完的金银!”

    “呵呵……她说她是若敖都尉的夫人呢!”

    “那个第一夫人,华夫人!”

    几个地痞笑笑围上她,挑起她美丽的脸眉,啧啧道,“这兵荒马乱,她堂堂若敖都尉的第一夫人,居然一个人跑出来,不待在家里好好绣花,身边又没有一个侍从,当我们是傻……”

    “我真的是若敖都尉的夫人!”

    周菁华含泪道,“真的!你们相信我!”

    “美人,如今整个郢都的百姓为了流民案要声讨的就是你夫君……若敖都尉!”

    “我们吗,今夜就当作是替天行道!”

    放肆的笑声一阵阵响起,可是任她哭喊都没有人回应。

    周菁华害怕地跌倒在一片干草地上。

    她的前后左右都是目露邪光的男人,一个个男人解着身上的衣物要扑向她,她拼命地挣扎撕打,可是好久都没有一个人经过,她好不容易推开身上的男人,爬起来,逃了出去,却又被其他围着的男人像是拎小鸡一样,给惯倒在地。

    眼泪大滴大滴地从眼眶中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