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章 血来清洗(感谢文艺181时代的月票)
    周菁华将自己缩进角落,抱着被他们撕扯的衣不蔽体的华裙,向他们不断摇头,“求求你们……不要!……不要!我真的是若敖都尉夫人……你们动了我……我的夫君身为虎贲都尉,手握若敖六部私军,楚国刀锋,他一定会杀了你们的!”

    “将你们屠尽!”

    “但是只要你们放过我……我能给你们想要的一切!”

    可是回应她的狠话的,只是男人们一阵阵的浪笑声还有笼罩在她头顶的无边黑影。

    绝望在这一刻将她淹没。

    “不要!——”

    ……

    “我要你们所有人为我付出代价!”

    一声尖叫贯穿夜空。

    “啊——”

    只见原本趴在她身上的男人突然“碰”地一声,一身是血地倒在她的身上。

    周菁华抬头只见一枝利箭贯穿了他的后心,然后一阵马蹄声随后响起这无人的巷道,一拨人马举着明幢幢的火把出现在巷道的另一头,就像是黑夜里唯一的光明,照亮了此时身临绝境的她。

    她用尽一切力气推开身上死掉的男人,抱着残缺的裙子冲向那个坐在青骢战马上凶神恶煞的男人:“越椒!——越椒!——”

    “你来了!——”

    她的眼底是绝望后迸发出的喜悦。

    就像见到最深爱的人。

    用尽力气奔去。

    她的声音就像是黑夜里颤抖的小兽,虽然不大,却让黑夜中的男人更加快马加鞭地跃来,一把将她从地上捞起,然后一抖披风将她紧紧裹在身前,大声低吼道,“我不是给你说过了叫你待在家里,什么也不要管,哪也不要去!你知不知道如今外面有多乱?!”

    “如果我没有赶来,你可能就剩下一具尸体!”

    “我知道……”

    “如今我知道了……”

    周菁华抱着他,扑在他冷硬的怀抱里,冰冷坚硬的铠甲磕的她鼻头生疼,她却拼命蹭着他的怀抱,这一刻没有一点害怕,“我以后再也不会不听你的话了!……再也不会了……我保证!”

    “该死的女人!”

    若敖越椒气的死死搂住怀里瑟瑟发抖,仿如寻找巢穴的小兽,恨不得手中握着的鞭子要将她像那些不听话的士兵,狠狠抽上一顿。

    让她长长记性。

    却最后在听到“呜呜”的哭泣声和认错声,还有她紧紧的拥抱一顿,“越椒,如果你不来!……我都准备好了咬舌自尽,也绝不受此羞辱!……可是你来了!……你来了……你来了,越椒……”

    “我说过,没有我的同意,你的命和你的人都是我的!”

    “所以你不准想着死!”

    “可是越椒,你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我原本也有才华横溢的未婚夫,可是一夜之间,却变成了那个人人害怕的你。

    为什么我原本也是家世显赫的门阀之女,可是一夜之间,却变成了那人人唾弃的罪臣之女。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成为若敖氏的第一夫人,可是一夜之间,又再度被打回原形。

    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周家说倒就倒,为什么我堂堂周家嫡小姐,却再无半点倚仗?我害怕,我恐惧……

    我害怕你也输了……

    我就什么都没有……

    我更害怕你刚才不来了……”

    面对怀里女子的一声声质问,若敖越椒高坐在战马之上,半天他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解释,只是保证道。

    “我不会输的!”

    “你会拥有一切,所有人对会跪在你的脚下,你会是真真正正的当朝第一夫人,我向你保证。”

    握着马鞭粗粝的大手,胡乱地擦拭着她连成珍珠一样的眼泪,皮肤因为鞭子刮过,顿时通红一片。

    男人的心脏此时无端端地悬在空中。

    剧烈地跳动着,根本无法落地。

    周菁华抬着头,一双受惊彷徨仿若小鹿的眼,此时只剩下怯懦而害怕地看着他,再也没有往日的骄傲还有明媚的笑。

    她双手紧紧地攀着他的肩膀,回头狠狠地指着那些强辱她的贱民,央求道:“好,那越椒,你给我杀了他们!杀了所有的贱民!”

    “杀了成氏,杀了芈凰,杀光他们所有人!”

    “都是他们害了我!”

    “都是他们!”

    “好!”

    如狼似虎的男人,闻言,眼底迅速蔓延开来一片黑沉沉的血色,然后目光无情地对上巷子里将要跑远的一干地痞,手中的牛筋鞭子一落,狠狠挥向马股,战马吃痛,快速地沿着巷道奔出,雷霆般转瞬间追上前面想要逃走的地痞。

    一条长鞭如游龙般飞出。

    在夜色中挽动着嗜血而凛冽的夜风。

    那几个逃跑的地痞不过眨眼间被他给追上,长鞭死死勒住他们的脖颈,他们伸长了舌头想要求救,可是无人回应,然后死死地把他们拖在马后。

    一只大手揭起披风蒙上她的眼睛和人,冷声道:“不要看!”

    幽深的目光仿佛凝集着黑暗的风暴。

    一个命令,“杀!”

    所有士兵驱使着身下的战马,放纵着无情的铁蹄踩踏而过,几声长长的凄厉的尖叫响彻整个郢都的夜色,“我们不敢了!”“求求你们!”“我们错了!”……

    “错了,就要用血来清洗!”

    一道冰冷的声音,飘散在夜风中,渐渐覆盖过整个郢都城头,插在城头上的金凤旗和黑凤旗,随风猎猎作响。

    一个个火把被扔在了地上干枯的草地上,溅起红色的星火,顿时随着干燥的空气熊熊燃烧起来,燃烧掉一切肮脏的存在,小半个平民窟因为这场突来的火而烧红了半边天。

    有人跑出屋子,提着水桶灭火,有人站在大火边上,无助哭喊:“天神发怒了!”

    “谁来救救我们!”

    浓烟滚滚直上九霄,覆盖过整个郢都城上,就像无边的暗云死死压住这一城的黑暗还有光明,以及那黑云后泛着血光的月色。

    暗夜中,有人逆着人流,手持旗招而来。

    “卜尹,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派去接人的凰羽卫还没有走出南城大街就遇到了他们要找的人。

    “因为郢都要乱了!”

    “什么,您别吓我!”

    ……

    一阵阵的哭嚎声还有救火声动天。

    身在刑狱司大牢中的老司徒被这一声声幽幽的惨叫声惊醒。

    他怀里抱着一把宝剑,以捍卫的姿势倚靠在牢门前,纵然头发花白,疲惫了一整夜的身子,骤然惊落,然后他循声,抬头立即看向四周寂寂无声的甬道,只有偶尔的鼾声还有呼痛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还有守卫在他身边的司徒氏部族。

    整个大牢中,此时就连点风吹草动都没有,那些狱卒和牢头一个个歪着脑袋打着呼噜,随便在某个犄角倚着睡去。

    只有老司徒的声音在司徒南耳边一阵阵的响起。

    他双手抓着牢门,苍老的目光最后落在稻草上闭着眼睛安睡的司徒南,轻轻唤了一声,仿佛害怕惊醒了他的一个美梦:“南儿!——”

    “你没事吧?!”

    “父亲!”

    司徒南闷哼了一声,他身上受了很重的刑讯,若敖子克虽然派人过来给他治伤,可是还是很痛,皱眉呻吟道,“我好痛!”

    守在门前的老司徒,隔着牢门想伸着手轻抚着他身上的痛,却只能心疼地道,“再忍忍,为父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你救出去的!”

    “嗯……”

    司徒南艰难点头。

    在大牢的黑暗处,此时有许多人听到声音,穿着囚衣,不约而同,无声坐起,穿过一间间牢房看了过来,然后没有发现任何动静,握紧了手中的寒兵,在此弓着身子匍匐在地。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在甬道的各个拐角处,如果有火把就能看见那细如渔网的渔网丝交错横布在大牢各个角落,而最后全部都引向两处位置:司徒南和弦高他们的牢房,在牢房的角落挂着铜铃,只要有人触动,就会“叮当”作响发出警报。

    这种坚韧的渔网线。

    在战场上是,是用来限制铁骑的速度还有防止敌人偷袭的。

    ……

    若敖越椒将周菁华一路抱回了若敖府,自然又是惊动了阖府上下,若敖子良看着被越椒用披风裹着披头散发浑身凌乱的女子,怔怔地道,“菁华这是怎么了……”

    吕氏也好奇向她望去,“这是怎么了,怎么你们从外面回来,外面如今要乱了!”

    若敖雨她们也好奇地打量着周菁华那一身破败的衣裙。

    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幸灾乐祸。

    周菁华不知道如何作答,只能把头深深埋在越椒的怀里,瑟瑟发抖地抓紧了他冰冷的铠甲。

    一个失洁的第一夫人。

    她害怕从此被若敖氏逐了出去,只能更加紧紧地依附着身上的男人。

    若敖而越椒紧了紧怀中柔弱的身子,冷然地看着若敖子良直言道,“父亲,如今外面那些百姓暴动,他们……该死!……竟敢欺到我若敖氏的头上,欺到我若敖越椒的妻子身上!……”

    “我要他们为所犯下的罪,十倍百倍的血清!”

    “什么?”

    若敖子良大惊。

    女眷闻言顿时害怕成一团。

    上上下下为这一语而震动。

    “好的,我知道了!”

    若敖子良面色一沉,百姓暴动这种事,历史上绝不是没有,于是对他吩咐道,“你快把菁华送回去,我去找你二伯说一说这事情!绝对不能让这些庶民爬到我们若敖氏的头上,那这天还反了!”

    然后他带着人匆匆向二房而去。

    所有女眷都被禁足,不准随意出入,时局一时间动荡不安。

    苍狼阁中,小江一直跪在院中,跪在地请罪,“姑爷,今天都是小江的错……”

    “都是小江没有把少夫人照顾好!”

    若敖越椒面色冷然地看着地上的小江,“来人,军法处置!”

    “不……不要!”

    周菁华闻言顿时拉住越椒的手,“不要杀小江!……她是我如今剩下的唯一的亲人……”

    “小姐……”

    小江听到这声“亲人”,眼泪立即落了下来,跪在地上爬到她们的身前,抓着她凌乱的裙角,“小江愿意一辈子跟着小姐,为小姐死。”

    “可是她必须为你今天所受到的,受到惩罚!”

    若敖越椒冷硬着脸,看着女子身上一身是伤,依然冷声命道,“你先起来为夫人烧水沐浴更衣!然后自己到大管家那里去领三十杖责!”

    “是,多谢姑爷不杀之恩!”

    小江千恩万谢地从地上爬起来,哭笑着跟在她们身后进了浴房。

    浴房里,小江小心翼翼地跪在池边,用热水浇上浴巾,然后拿起皂角。

    若敖越椒赤裸着上身,站在偌大的浴池中,接过她的浴巾,抬手要擦拭着怀中女子满身的污迹,周菁华却将自己深深埋在水底,双手颤抖着蒙在他的眼上,嘤嘤哭泣道,“不要看,我很脏!……”

    “我脏了!”

    “被那些贱民弄脏了!”

    男人一把将她托起,她藏在水底的身体顿时“哗啦啦”的水面,她惊呼道,“不要!”

    男人坚定地拿开她抱紧自己的双手,然后手中握着的浴巾坚定地擦拭在她的身上,每落在一处,他的狼吻就跟着覆盖而上,带着灼烫的温柔,坚定地清洗着这乱世之中那些零落的芳华。

    “我说了你的人此生都是我的,无论怎样!”

    “只是司徒南那边怎么办?”

    “你的案子怎么办?”

    “明天……”

    “嗯……嗯……”

    “这些都不用你一个女人来操心。”

    一个冰冷的狼吻夺去她对明天所有的担忧还有呼吸,“只要有我在!”

    小江无声落下浴帘,又悄然退出浴房,脸上带出一丝欢笑,双手合什,“小姐,太好了,你没事!”

    任这小小的浴房之外,任整个荆南从此雷霆万钧声声怒。

    此时,这里。

    都归为平静。

    马蹄如雷声轰轰,滚过北城大街向着南城大街奔袭而去,原本跪在地上的百姓顿时惊慌失措地看着他们手持寒光凛凛的长戟,骑着战马迎面而来,芈凰带着人闻声奔出,大街上顿时慌乱不堪。

    乱世烽烟将起。

    天下一时震荡。

    此刻,在北方的晋国曲沃的都城中同一时间也发生了一出君臣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