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一章 治本太女(感谢潘其~灵乱的月票)
    晋国,一个黑衣刺客穿过晋国第一卿赵府的院墙,突入赵盾的院落。

    只见深夜里,院落之中,无丝毫华物,大门敞开,盘腿坐在席上的赵盾还在伏案处理政务,在他身边还叠放着他的朝服,看样子正准备天明就去上朝。

    远远只见赵盾愁眉不展,翻着各个朝臣的谏言,喃喃自语,“灵公,若是再这样任狗惊市,百姓皆不敢出门,也无法营生,曲沃之都哪堪称为一国之都,繁华凋尽,不过沦为各国笑骂的狗都……”

    “我到底该如何劝谏灵公是好?”

    刺客闻言躲在大树后,目光微闪。

    最后还是紧了紧手中的铜剑,破门而入,惊喊道,“赵卿,拿命来!”

    他的喊声顿时将正在准备着明日劝谏晋灵公不再养狗的赵盾,惊掉了手中握着的笔墨,“侠客,为何杀我?我赵盾一生护我晋人,强我晋国!不知哪里得罪于你?”

    “因为灵公恶你逼他杀了他的宠臣屠岸贾,又嫉你于虞地之盟代他宣示中原盟主之尊……特命小人前来取你性命!……”

    鉏麑心有不忍地坦诚道,神色陡然一凛,大声道,“赵卿快走,今夜,鉏麑不能完成使命,明日,殿上,灵公必然会将你再杀之!”

    “什么?”

    赵盾闻言微惊,“这是天要亡我大晋吗?”

    “灵公如此昏庸无道?”

    “万望赵卿能为国保重!”

    鉏麑和赵盾的这一席对话和大闹,自然惊动了赵府上下,赵盾在赵族的私军护卫下连夜出城。

    鉏麑眼见赵盾安全离去,两难地站在赵府门外叹道,“赵卿,不忘恭敬,民之主也。杀民之主,是为不忠。弃君之命,是为不信。忠信难以两全,有一于此,鉏麑不如死也。”

    便一头撞死在赵府门口的槐树下。

    是夜,晋灵公那张年轻而妖艳的小脸,在听闻鉏麑刺杀失败,变得暴虐无比,在宫中纵火烧杀了那些劝谏的大臣,并大骂道,“废物,堂堂一名千金刺客,竟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都杀不了!来人,给我追,誓必杀了赵盾为止!”

    遂连夜派人带军队追杀赵盾,逼的赵盾只能连夜向附属于他的卫国逃去,并向带兵在外的赵穿发出求援。

    晋宫中连夜颁布玉旨,罢黜赵盾上卿之职,改立灵公的宠臣为上卿,士会等臣子在府中听此消息纷纷心痛不矣,对着晋宫的方向伏地大呼:“荒唐啊!荒唐!君嫉臣能,天不佑我大晋,不得明主”。

    有人向士会谏言,“大夫,为今之计,我们当在晋公子中重新拥立明主,否则晋国曲沃沦为狗都岂不要遭天下人耻笑万年,君嫉臣能,以后还有哪个臣子敢真心奉主?我晋国必衰!”

    士会睨了他眼,“可是选哪个公子好呢?我晋国公子大多数都被骊姬和穆后流放国外为质,国内几乎没有实力的公子……”

    幕僚拱手道,“大人心中真的没有合适人选吗?公子雍一事已使我秦晋交恶,若再选远在他国为质的公子必然重蹈复撤。”

    士会看着他指着南边的方向道,“你的意思是南边那位,与邯郸君同去征讨郑国,不得先王恩宠的周姬之子,灵公的小叔……”

    “正是,不知大人意下如何?流殇公子今年二十有六,年富力强,听说此战更是骁勇善战,深得邯郸君的倚重,绝对比那日日走狗斗鸡的黄口小儿灵公要强上百倍。”

    幕僚建言道,脸上尽是对于晋灵公的不屑之情,“赵卿此去向邯郸君求援,届时另立新君势在必行,邯郸君不喜灵公已久,必然同意换个他亲近的公子为公。”

    “我们若是顺势迎他为公,来日,我士氏必然受到重用。”

    “而且只要灵公在位一天,必然亲近奸伶小人,大人也不希望从秦归来以后,就此不得重用一生吧。”

    而远在伏牛山脉的晋国大营中,赵穿的穿云骑正受到了楚军一轮一轮猛烈而诡异的攻击,姬流觞带着晋军前锋在最前线进行着严密的防守,如今的楚军在若敖子琰的带令下,不同于以往进行着各种反常规作战,逐渐让他们晋军疲于应对。

    “流觞公子,楚军又攻打过来了!”

    前线,有斥侯小队回来禀报。

    “这个若敖子琰还真是不客气!”

    姬流觞那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容颜,此时微微挑了挑叛逆的浓眉,勾起薄薄性感的双唇,然后一拍剑馕起身,“走,我们去会会他们!”

    杨从跟在他身后一招手,一队晋军快速地向着前方偷袭而来的楚军发动进攻。

    ……

    在九州的另一边,夜莺黑色的羽翼,无声划过暗夜,落在成府门前的紫竹枝头上。

    黑色的豆眼,骨碌碌地转着。

    俯视着这荆蛮最大的繁华之城的人间乱象。

    肃肃夜风微寒,百姓们人人跪地,有的手中捧着一星微弱的油灯,或者点着一根很短却舍不得用的蜡烛,或者什么都没有,只是直挺挺地跪在成府的大门前,星星点点的火光,在夜风中微微晃动,就像这苍穹之上的星辰。

    虽然星光微弱,却照亮前路。

    沿着北城大街上出现了一长条黑色的风暴,马蹄声声,所有百姓害怕地挤做一团,跪在南城大街上,匍匐在地,静候若敖六部的铁骑狂驰而来。

    卜尹一手握着他的旗幡随风招招,上面用小篆写着:“一天三卦,不灵不收钱”,一手掐指算着,站在众人身前,面对狂驰而来的若敖六部的刀锋,丝毫面不改色。

    最后淡定说道,“本尹已经为此案卜过一卦,只要你等众心诚诚,此案必会昭昭得雪。但若你等今晚和府兵和五城兵马司甚至和若敖六部发生冲突,朝官会给你们加上暴动的罪名,流民案不仅不会洗涮怨屈,还会给太女施压,说是太女为国招至祸事!”

    “大伙听到了吗?我们只要熬过了这两日,此案就会赢!”

    “我们不能给太女惹事,大家都安静点。”

    “别怕,再黑的夜终会过去。”

    “黎明将会来到。”

    “冤屈会昭雪。”

    “我们的亲人会被找回来。”

    ……

    黑夜中,老汉和小四瘦小的身子跟在卜尹后面对大家喊话道。

    虽然众民大多不识字,可是他们信巫,信卜尹卜出来的结果,信公道自在人心。

    “我们听卜尹大人的。”

    “大伙诚心向少司命祈求,她一定会听到我们的祷告的。”

    “嗯,此案一定会赢的!”

    彻夜守在街边的刘亦,紧张地喉头滚过,大手搭上腰间的宝剑,对身后的黄林使了一个眼色,所有五城兵马司随时准备动手。

    府兵也紧随其后。

    芈凰,成大心,陈晃,成晴晴,就连赵氏主母,听闻动静也走了出来,所有成氏的人都走上南城大街上,面对狂驰而来的若敖六部兵潮,所有人不知为何?

    但是知道。

    肯定大事不好了。

    长街之上,五尾的金凤旗烈烈飘飞在郢都的街头,黑色的利爪裂旗而出,仿佛要撕碎这无边的暗夜,这被浓烟弥漫的都城,长长的火把如长龙射在那些寒光凛凛的长戟上,映照着冰冷的火光,将整条南城大街和主城大街前后左右照的亮如白。

    若敖子良和若敖越椒当先骑着战马从中越出,大声道,“太女,如今暴民作乱,伤我贵族!我若敖六部将要立即对其镇压!”

    令尹子般目色沉沉地高坐在战马上,没有出声,可是眼神中也尽是指责。

    “怎么可能?”

    “我们谁也没有伤害!”

    老汉和众人跪在地上大声道,“所有府兵和五城兵马司可为我们作证,我们一直本本分分在这里跪着,祈祷明天流民案能够胜诉。”

    刘亦和府兵的统领上前,齐齐向若敖越椒和若敖子良拱手行礼,颔首道,“司马大人,都尉大人,这些百姓确实一整晚都没有离开南城大街,也没有发生任何暴乱,我们一直守在边上,封锁了各大主城街道,未发现一宗暴乱。”

    “来人,把那几个敢犯我贵族的贱民抬上来!”

    若敖越椒冷冷看了一眼刘亦,手中的鞭子高挥。

    一声锐响撕碎黑夜的安宁。

    若敖六部将几具焦尸扔到了众人之前,烧的如焦炭一般,根本认不清面貌。

    只听他坐在马上俯视着所有人道,“两个时辰前,这几个贱民意欲对我若敖氏的少夫人在平民窟中意图不轨,幸被本都尉及时发现,当场诛杀,当时他们惊逃之时,纵火烧毁街道和民灾造成郢都混乱,已经被本都尉就地处决!”

    芈凰闻言面色一沉。

    这是死无对证了。

    而且若敖越椒的出现,也意味着她在大牢中的布局全部落空了,郢都再一乱,明日别说开堂公审了,她身后的这些百姓都不知道今夜能不能全身离开南城大街。

    “若敖都尉,你说这几个庶民意寓伤害贵夫人,如果本太女没记错,贵夫人每每出行必前护后拥,仆从如云。敢问就凭这五六个庶民如何是我大楚刀锋若敖六部铁骑的对手,还能对华夫人意图不轨造成伤害。”

    “难道你们若敖六部是吃闲饭的吗?”

    芈凰面色冷然地看着马上的若敖越椒,反问道。

    披着红色披风的女子,从若敖越椒的怀里揭下兜帽,露出她那张精致美丽的容颜,此时周菁华冷冷地看着她说道,“太女,是说,本夫人会拿一个贵族女子的清白来诬告几个贱民了?”

    “他们配吗?”

    女子“唰”地一声将裹在身上的披风扯去。

    黑夜中,明幢幢的火把下,清晰的红痕还有伤痕彻底暴露在火光之下,无所遁形,“太女,若还是不信,可以轻自来验一验菁华身上的伤有多少,是不是这些暴民所致?”

    众人目光望去,果然见那白嫩如雪的玉颈和玉臂上是一道道清晰可见的勒痕还有血痕。

    众人一默。

    而越椒则微微皱眉,快速地以自己的披风将她裹好,冷然道,“太女,成左尹,陈庭理,卜尹,尔等看清了本都尉的妻子所受到的屈辱了吗?”

    成大心不禁微微皱眉。

    知道若敖氏将第一氏族的尊严看的比性命还重要,绝不会拿堂堂少夫人的清白开玩笑,只能硬着头皮道,“若敖都尉,郢都城中有几个惰民是常有的事情,时常有各府里出现盗窃之事,不能将它等同于百姓暴动,一概而论。”

    “那如今这些百姓聚众上街闹事,又当如何讲?”

    男人手中握着犀牛筋鞭子指着那些跪在地上目光闪烁着愤怒的百姓,问道:“如今令尹大人已经颁布了宵禁令,可是他们不在家中安分地待着,为何大半夜全部聚众在此?”

    “不尊朝庭命令,此还不是逆乱?”

    面对若敖越椒的质问,芈凰这一边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街道上的夜风。

    顿时像野兽一样,嘶吼而过。

    良久,芈凰的声音终于缓缓响起,她缓缓一步一步走出,走到所有百姓前面,目光对上马上一直没有说话表态的令尹子般,沉声说道:“百姓是本太女召集而来的,为了明日的流民案,提供证词,若是要依令治罪,令尹大人就治本太女一人!”

    “本太女愿领责罚。”

    “太女!……”

    陈晃和成大心双双想要阻止道,“不可啊!”

    就连成晴晴也不安地看向当先站着的芈凰,不知道为何突然这一刻,她明白了。

    二哥这么多年的喜欢。

    因为她值得。

    赵氏不理解地看着站在众人之前的年轻女子,第一次正视这位当朝太女,明明柔弱,却好似有强大的力量挡在众人身前,成为一座山峰。

    原来她就是太女。

    本来躁动不安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托着手中的星火,齐齐看向那夜色中高挑瘦弱的女子,目光闪烁着星光。

    突然间。

    卜尹“哐当”一声松了手中的旗招,伏地一拜,由于他在前带了头,然后顿时他后面的老万,老汉,小四,所有百姓如排山倒海地一排一排跪下,所有人向着她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