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二章 身为副君(感谢mbnvcc1千打赏)
    座落在南城大街上的各个世家听闻到长街上的巨大动静,纷纷从各家也走了出来。

    可是由于整个南城大街上都跪满了庶民,而无法上前,他们只能站在各家大门前,远远观望着以血肉之躯,与数千若敖铁骑对峙的数万百姓,还有站在那最前面的瘦弱女子。

    李老捋着花白的胡子,摇了摇头,“这太女,还真不是一般的女子。我楚国八世先祖,唯武王文王之声望能够如此,万民归心。”

    “可惜啊……为何不是男子,我楚国必然又是一翻霸业惊天地。”

    和他一起彻夜商议废储之事的众臣却道,“李老,您老怎么能说这糊涂话,我们还要商议废储之事呢!”

    “就是,如今明显是太女煽动百姓闹事,她理应问罪!算她还有自知之名,主动请罪。”

    “不仅如此,暴民伤我贵族,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

    “否则我贵族的尊严何存?”

    “我们更要明日就去弹骇太女。”

    “这些贱民真是胆大吞天了!”

    “若是依次下去,家中女眷年轻子弟谁敢出门?”

    ……

    一直在家中待嫁的王诗语跟在王尹身后提着长裙走出,借着下人手中高举的灯笼,她远远地看着火龙照耀中的女子,一身衣裙泛着火红的火光,耀眼无比。

    她站在王尹背后,小声地嘀咕道,“这个芈凰还真是……服了她!”

    王尹听到她直呼其名,回头瞪了她一眼,“怎么这么没规矩?!”

    “是,父亲,女儿错了。”

    “是太女,女儿心中佩服。”

    王诗语低头乖觉地立即改口道。

    王尹缓缓点了点头。

    ……

    赵侯武将出身,自然不害怕这样声浩大的场面,甚至已经一身铁甲列阵,严阵以待,一旦出现百姓暴动,就准备发动赵氏的私人部曲维护自家的安定。

    可是眼见所有百姓没有动乱,反而更加诚惶诚恐地跪拜在地。

    一时微微错愕。

    将目光看向了那个悠悠夜色,星星灯火,万民伏地而向的女子,不解道,“不过一桩流民案,百姓为何如此归心臣服于太女?……”

    他身后的家将放松地将所有要出鞘的刀剑收回剑鞘之中,出言道,“大人,没有听过去年戏楼里时常传唱的那段‘楚国有女名芈凰,欲血归来身作凰’。能从战场上浴血归来的女子,老赵我是服的!”

    “那里,可不是女人绣花的地方!”

    “那里,是杀人的地方!”

    赵侯点了点头,最终还剑入鞘,收了警戒之色,“确实,一个女子随军监军三年,最后还亲自披甲上阵,斩敌无数于剑下,到是比其他那些只会在宫中绣绣花,打打嘴上官司的公主适合这太女之位。”

    “可惜啊……”

    话到最后,他又是一声“可惜”。

    ……

    潘太师的府上,咸尹看了一眼潘崇,出声道,“外祖父,我们如今要上前帮忙吗?恐怕若敖都尉会为难太女。”

    “不急!”

    潘崇微微抬手,“且再看看。”

    “是!”

    潘氏众子弟闻言皆站在潘崇身后恭敬地立着,遥望前方的女子还有他身后的众人。

    就在芈凰话落下不久后。

    成大心一撩衣摆,立即长前一揖,说道,“令尹大人,大心有罪。大心,身为左尹,愧为左尹之职,本应辅佐令尹,却未能尽职尽责,百姓聚于我成氏门前,大心未有第一时间趋散人群,是大心之失,还请令尹大人责罚于大心。”

    “此事,与太女无关!”

    成大心话落,陈晃和赵氏居然同时抢上前来,“不,令尹大人,此事与左尹和太女无关。是陈晃,身为庭理,掌管刑狱,今夜百姓聚于门前,皆因流民案而起,而流民案却是陈晃所负责,所以一切都是卑职失察失职。”

    “还请令尹大人责罚于陈晃一人,陈晃甘愿领罪!”

    陈晃此话一出。

    赵氏却面色一僵。

    自从陈晃与成晴晴定婚以来,她就一直看不上这个寒门出身的幕僚,甚至认为他的存在辱没了成氏的光荣,所以对于他的每每问侯行礼,都视若无睹。

    可是刚刚这一席话,却让她本来到嘴边要反驳的话一顿,再开口时,却面对当朝一国令尹还有司马一屈礼说道,“得臣与令尹还有司马大人原为叔侄,虽我成氏已经从若敖氏中分家,自立宗祠,但今日臣妇还是厚着脸面,托以叔母的身份,向令尹大人讨一个往日的情分。”

    “叔母请讲!”

    令尹子般眼见这么多人要为芈凰脱罪,启唇轻笑道。

    若敖子良也不好拂了她的面子。

    “今日此事,皆因赵氏在得臣逝后,一直无心家事而起,治家不严,臣妇午后就听闻管家禀报百姓聚众于我成氏门前,却心有烦厌,懒得趋赶,才酿下这犯夜之过。”

    “所以,一切都是臣妇之失,恳请尹大人责罚于臣妇。”

    话落,赵氏,以一国左尹之母的身份,当着令尹子般的面前要跪了下去,请罪,芈凰快速地上前将她扶住,“赵夫人,此乃芈凰之过,何须您来为我担当。”

    “因为太女是太女。”

    令尹子般和若敖子良见此双双下马,拱手道,“叔母,言重了!”

    成晴晴闻言也想要上前说上一句。

    却被令尹子般那偶尔抬起的双目,对上她的目光一望,她原本抬起的脚步又缩了回去,脑袋也低了下去。

    低声自语道,“我想就算我说了……此事,因我而起,估计也没人相信……”

    巧云二婢在身后拉了拉她的袖子,“小姐,这个时候,您就别添乱了。”

    王诗语远远地看见把头又缩回去的成晴晴,捂嘴轻笑,“晴晴,这胆子长回去了。”

    她话音一落,王尹顿时又瞪了她一下。

    她乖觉地把头再度低下。

    ……

    一个个人站出来,一个个人的话音落下……

    众臣见此纷纷大骂,“众位听听,成左尹,赵氏等人的话,像话吗?……”

    “成氏这是自甘堕落,身为贵族,与贱民为伍,就连赵氏也忘记了成老生前可是把世家的尊严和荣耀看的比性命还重要。”

    “她倒好,合着她的儿子一起反过来帮助这些庶民,连氏族的颜面都不顾了!”

    “成右徒,好像自从去了东郊,已经一月有余未归了,真应该叫他回来看看,他这新家主,这家当得也太不称职了,不知约束家中子弟。”

    “成老要是在世,必被他们一个二个给气死!”

    “成氏真是大不如从前了。”

    ……

    周菁华眼见成氏所有人都帮着芈凰一人,眼中嫉恨无比,挣扎出越椒的怀抱,欲翻身下马,却被他双手一阻,打横抱下马来。

    她面色微微一红,看了越椒一眼,然后拉着越椒,上前着急说道,“难道我们这些拱卫王室的氏族世家世卿,在太女眼中,在成左尹眼中,在赵夫人眼中,竟连这些贱民也不如吗?”

    “父亲,二伯,还有整条南城大街上住着的各大世家贵族,就算今日菁华可以忍下一人之辱,可是我们全楚贵族难道就能忍下此等目无尊卑之辱吗?”

    周菁华对着若敖子良的话落。

    令尹子般面色一沉,对赵氏沉声道,“夫人所言,子般不敢不从。但是朝庭之令,子般不得不尊,否则大王威严何在?朝庭法纪何在!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他若不站出来,也许今夜会有很多的人站出来指责太女。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卜尹听到这里,跪地高声说道,“请令尹大人,明鉴,小臣身后这些确实不是暴民……”

    “请令尹大人,明鉴,我们不是暴民……”

    “我们只是希望我们的亲人可以找回,所以我们跪在这里只是感激太女,感激陈庭理,感激朝庭为我们明日主持公义,找回亲人,并无犯禁之心……”

    数万百姓和数千若敖六部的铁骑,一跪,一立,以血肉身躯跪在地上与之对峙着,如海浪般的山呼声一时间漂荡在都城之上。

    一时就连深宫重闱之中,熟睡的楚王也似乎朦朦胧胧地听到一阵阵声音。

    玉榻之上,他皱眉道,“赵德,是何人深夜哀嚎至此,吵寡人休息?”

    一直坐在外间闭目养神的赵常侍睁眼,上前掀开重重床帷,在他耳边轻声道,“大王,声音好像是宫外传来的。”

    “真是扰人清梦!”

    吴王妃也微微皱眉,说道,“大王,不如派个人去查一查!”

    “是,大王,王妃!”

    ……

    南城大街上,芈凰闻言面色感动,与令尹子般相对而立说道,“令尹大人说的对,如果国有法不依,有令不从,国将不国。而芈凰身为储君,当为天下人之为而为,当为天下人之罪而罪。

    因为荆南的天下乃是我芈姓熊氏之天下。

    所以荆南万民之罪,当是我罪。”

    “若众臣对今夜之事心存异议,芈凰在此请诸位弹劾重责我一人!”

    好一个“荆南万民之罪,当是我罪!”

    身为副君,当有此胸怀。

    令尹子般当风负手而立,睿智的目光,灿然生辉,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好!来人,夜已深,先将太女护送回宫。今夜万民犯禁,暴乱之事,后日早朝之时,众臣再议!”

    这一语,代表了令尹子般最终的决定。

    “所有百姓必须立即就地解散,否则以民乱之罪处之。”

    话落,令尹子般当先回转上马离去。

    众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去,只见若敖六部又如潮水般退去,周菁华不肯罢休,拉着她道,“怎么办,越椒?令尹大人,又将太女给放了,明明就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袒护于她。”

    若敖越椒弯腰捡起她扯落的红色披风,将她裹好,一把抱起,也跟着翻身上马。

    他眉峰高挑,眼神冰冷如狼,远远看着被若敖六部和凰羽卫还有百姓护卫着上车在暗夜中远去的女子,语调低沉的说道,“不急,只怕我二伯今日越是袒护,后日弹劾之声越盛!”

    “今夜,太女的心意已明。”

    “她心不在我等贵族身上。”

    “迟早失去所有世家拥戴。”

    “不得人心。”

    ……

    “走,我们就看看她这个太女还能当得几日,楚之凤凰?”

    “哼!”

    “就算是凤凰,我也要折断你的双翼不能飞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