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四章 成嘉归来(感谢烈艳红唇诱惑的2000打赏和月票)

第九十四章 成嘉归来(感谢烈艳红唇诱惑的2000打赏和月票)

    更衣室中,司琴和司画两个人左右牵起长长的六尾太女凤袍,展开两袖,为芈凰缓缓穿上,系上玉带,盘上乌发,然后双手托起那镶着稀世东珠的六尾金眼凤冠。

    凤冠之上的东珠,熠熠生辉。

    两翼金翅,展翅飞翔。

    司书半跪在她的脚边,一丝不苟地为她整理好她的凤靴,流苏,玉带,还有凤冠。

    她们做着这一切,仿佛这是最后一次。

    司琴一边细心的整理,一边轻声说着外面的情况,“太女,凰羽卫刚刚传话回来,说老司徒已经携众臣跪在渚宫广场上抗议,朝会上,他们就会联手向大王施压,要求罢免太女,声称太女身为储君,滥用储君之权,干涉各司运作,挑动庶民生事,导致贵族在都城中受到庶民侵犯。”

    “我知道了!”

    司琴又道,“跪在王宫外的百姓们因为若敖都尉率领的虎贲禁军的弓箭相逼而出现了冲突,可是百姓未曾离开,医老已经带着人前去治疗了,幸而潘太师出现及时,劝退了若敖都尉,如今百姓还跪在宫外,不曾离去。”

    “事后,一定要感谢老师。”

    “乐姬姑娘怎么样了?”芈凰问道。

    司琴轻轻摇了摇头,“医童说,他已经按照医老的吩咐,灌下最后一服药,郑御医也为她金针刺穴,又放过一遍脑后的淤血。若是还不见醒,医老说他们也无能为力。他们已经尽人事,只能听天命。”

    “嗯,乐姬姑娘终是我害了她,你们务必要厚赏她的家人作为补偿。”

    “太女放心,司琴已经安置好乐姬姑娘的家人。”

    司琴颔首道。

    “做的好!”

    芈凰看了一眼落地铜镜中的自己,穿戴整齐,一身凤袍凤冠威仪无比,司画递上她的玉子。

    她接过,轻启唇瓣道,“走吧,上朝!”

    芈凰转身大步走出寝殿,清晨的阳光射入寝殿之中,在她身后,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一直延伸向渚宫的方向,就像一柄擎天之剑,剑指渚宫。

    势要破开那笼罩在金殿之上的阴云。

    还赫赫渚宫万丈光芒。

    小正子立在大殿外高声宣道,手中的拂尘一扬。

    “太女摆驾渚宫!——”

    一顶金凤轿停在殿前,东宫的近身侍从在前开道,宫女在后跟随,黄色的凤纹华盖伞高举,遮盖过芈凰的头顶之上,挡住了她此时坚定无比的目光。

    她缓缓坐上凤轿,向着渚宫而去。

    此时渚宫广场上,黑凤旗烈烈招展,禁军层层护卫。

    天空之上,偶尔飞过几只苍鹰,俯瞰着地上那些小如蝼蚁的群臣贵族子弟,苟且地匍匐在九九八十一级的金殿之下,任秋日的烈风将他们那因为酒色银欲掏空的身子吹拂的摇摇欲坠,辛苦地撑在凤纹地砖之上,唇干舌燥,而楚王迟迟没有现身。

    只有老司徒一人跪在最前方。

    苍老的容颜,面色坚毅。

    手持笏板,不动丝毫。

    若敖子良紧随其后。

    之如令尹子般,潘太师,李老,赵侯等人也姗姗来迟。

    当芈凰的凤轿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群臣眼中涌现出愤怒,纷纷出声谴责,却只换来女子的凤轿默然地越过他们。

    玉阶下,司琴为她掀开半透的纱帘,她面东而立,露出她英气的侧颜,染上一层金色的阳光,仿如金玉雕塑。

    不怒自威,倨傲无比。

    女子肃穆端严,轻提凤摆,一步一步登上九九八十一级的石阶,以王者的姿态,征服着脚下的芸芸玉阶,越攀越高。

    天际红日喷薄而出,驱散茫茫大雾,照彻天地。

    芈凰登上最高处,此时三十六扇朱门未开,她第一个站在门前,静静等待着从寝宫而出的楚王到来。

    日上三竿,楚王仪仗队终于出现。

    她从容退开一步,第一个向凤轿上的楚王行礼,六尾凤冠压着她一头乌发,重重叩上青砖,任楚王的凤轿携仪仗从她身边步入金殿。

    “儿臣见过父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的声音第一个响起。

    阶下群臣,同一时间,纷纷叩拜,山呼“万岁”之声。

    赵常侍站定在金殿之上,声声高宣:“上朝!——”钟鼓齐鸣。

    在令尹,潘崇,李老,成大心,三司五尹之后,群臣贵族紧随其后踏上石阶,按品阶鱼贯而入。

    高坐在九级玉阶之上的楚王,一脸雷霆之色掩在流苏之后,久久未发,似乎在酝酿着一场更大的风暴,他冷冷的声音在众人头顶高高扬起,“今日是谁要在休沐日之时,大闹渚宫?”

    众臣脖颈一寒,手中捧着的奏简,微微一顿。

    可是这一迟疑,有两个身影,同时跃然而出,当先正是太女和老司徒。

    楚王不悦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对上二人,仿若一道冰雹落在二人头上,“你们今日若说不出什么大事,朝后,各自拖出去重打四十大板,以敬效友!”

    众臣抬出的步子,再度收回。

    冷汗淋漓。

    ……

    与此同时,刑狱司中,养由基和阿信再度私自提审司徒南,希望通过审讯撬开他的嘴。

    却碍于不能动刑,而毫无进展。

    司徒南从始至终,拒不配合,还牙尖嘴硬。

    所以整个审讯过程让阿信和养由基两人十分郁闷,既不能把他直接打死,否则只能更加作死了太女逼害贵族,恶意诬陷之名。

    司徒尉满嘴是血,“呸”的一声吐了一口血沫在地,牵起一抹嘲讽的冷笑道,“我现在虽然不再是都尉,但也是司徒公子,如今应该已经上朝了,到时候我父亲就会带领朝臣向你们那位太女发出质问!我这一身伤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你们打啊!打的越狠,她的下场,只会比我更惨!”

    “一个失去太女之位的公主,到时候……啧啧,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外朝的钟声远远地传来,司徒南望着铁窗外,大笑道,“你们听听,多么美妙的声音,咚!咚!咚!……外朝的钟声又响了,大王已经上朝了。”

    “哈哈……你们完了!”

    “就连你们太女也一起!”

    随着时间渐渐临近,鼻青脸钟的司徒南脸上升起一脸得意的笑意,越发坚定地看着眼前二人,“而且你们是凰羽卫,你们隶属于军队,只有刑讯敌国奸细之权。本公子,你们没资格审!”

    看着大牢铁窗外缓缓升起的乌金。

    一缕阳光洒在司徒南的脸上,衬的他嘴角上那一丝得意的笑多了一种胜利而嘲讽的味道。

    沉默了两日的他,开口说话了,而且话越来越多,“我说二位老兄,还不知贱氏,你们问了我一晚上,你们不累,我也累了,所以喝杯茶歇歇吧,然后准备把本公子给放了,不然我爹一定会让人把整个朝堂上都给你们太女掀翻了!”

    “而且如今我楚国可不是只有她一个继承人,不要忘记了还有即将要出生的小公子呢!”

    司徒南继续得意地道,“只要小公子出生,你们家太女,名不正,言不顺,必然就要让位……”

    听到这里,阿信和养由基两人不由得神情激愤。

    他们愤怒地看着嚣张的司徒南,“你别得意,你们做下的事情,自然会有国法来审判的!而且就凭一个未出生的小公子想代替我们太女,凭什么?”

    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踢踏,踢踏地缓缓禹起,响彻刑狱司大牢的甬道。

    司徒南笑的更大声了,“哈哈……”

    “就凭你们家太女是女的,只能给人当妻子,而只有小公子才能继承我楚国的一切。”

    阿信听着急促而来的脚步声,声怕有人发现他们私自提审司徒南,再加上司徒南的刺激,终于怒了,敢说换了他们太女,愤而一把拔出腰间的利剑,“娘的,就算拼着我这条命不要了,老子都要废了你!你们抓了那么多流民,还让小里子为你这样的人赔命,真是嚣张!”

    “对,我楚国国典要是保护你这种人,简直瞎眼了!”

    就连一向谨小慎微的养由基也爆起了粗口,一时间他身边的所有凰羽卫都露出一脸凶相,有人甚至建议道,“统领,不管了,反正此时大牢中无人,弄死他,叫他划押,到时候看他怎么反口!”

    “对,弄死他!”

    “弄死他!”

    看着一步步逼近,一脸杀意的凰羽卫,司徒南突然慌了,“你们要干什么?私自杀人,你们身为将士,更是罪加一等。”

    “怕什么,我一箭光棍一个,要杀要刮,息听尊便,反正有你垫底,我也不算亏了!”

    养由基一把伸出大手掐上他的脖子,青筋毕现。

    一剑就插上他的腹部,鲜血直流,一声惨沥的尖叫顿时响彻整个刑狱司的大牢中,“不要!不要!”

    “现在说,晚了!”

    阿信气骂道,拿着利剑就要上前去捅他,“我现在就为死去的刘婶还有小里子,还你三刀六洞。”

    “我说,我说!”

    这疼痛不同于先前的拳打脚踢,这一刻,司徒南真的有点怕了,“你们不要杀我!……我提若敖老大提供方便,方便他把人从郊外运往西郊猎场……啊!……”

    甬道尽头终于走出一个欣长的人来,众人回头只见却是成嘉,他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多谢司徒公子坦承了,陈晃,来,将司徒公子招供若敖都尉指使他,包庇弦氏商行,略卖人口,签字划押!”

    “我不签,我不签……”

    “这都是你们诱供的!”

    司徒南立即后悔了,可是养由基一把扣住他的右手,掰开他的拇指,往李郴拿着朱砂油墨盒中一按,一个血淋淋的手指死死摁在了陈晃写好的供词之上。

    “好啦,司徒公子。”

    “什么?”

    “成嘉,你是不是疯了啊?”

    “现在外朝上所有朝臣都在等着看太女出丑呢,你要把你们成氏搭进去吗?你难道没有听到现在外面怎么说你们两个人的关系,你就算强行取证,到时候所有人也只会说是你袒护太女,这份供词也不足以为证!……”

    “你以为你不告发若敖越椒,他就会救你吗?”

    “你来看看这个人是谁?”

    成嘉拉开铁门,静安抱着一个浑身虚弱的女子走了进来。

    “你是……那晚那个女姬……你不是死了吗?”司徒南脸色发白地道。

    “司徒公子,乐姬没死……乐姬当时想要叫醒喝醉的公子,可是马车上却陡然落下两个黑衣人……一手杀了车夫,又一手将马儿抽的发狂,然后……然后我们就遇险了……”乐姬断断续续地说着,每说一段,就气喘嘘嘘。

    “那是谁?”

    “你看清了吗?是谁要害本公子。”司徒南怒道。

    “乐姬看清了,就是若敖都尉,他身边还有一个黑衣人,就是……就是以前经常出入我们女市的闾统领……”乐姬颤抖地说道。

    “你骗我,不可能!”

    司徒南不相信。

    “若敖老大为什么要杀我?”

    “我是绝对不会背叛他的,你骗我。”

    “可是为什么死去的闾统领会复活,不是说已经被司马大人杖毙了吗?那是谁能驱使的动闾统领的?”乐姬用力反问回去,“公子,我也想知道是谁要置你于死地,不然乐姬死不眠目……”

    “是是……这楚国之内,只有老大能唤的动闾一,他们都不能。”

    “若敖子克也不可能。”

    “难道老大真的要杀我灭口,好让流民案的事情永远不被发现?”

    司徒南不敢相信地摇摇头,再看一眼他们手中已经划押的供词,“不不……我绝对不能承认,否则我也要死了。”

    “可是我已经听见了。”

    又一个人从铁门外现身,却是请假未出席今日朝会的咸尹。

    “你们联合一起来对我骗供!我不服!”

    司徒南惊讶地看着门外刚正不阿的咸尹。

    这一下,司徒南仿佛被人踩中了尾巴,疯狂地嘶叫着,“成嘉你还是不是男人,居然连这么卑劣的手段都用的出来?你这样配当一国右徒吗?”

    可是成嘉却慢条斯理地将他签字画押的文书亲自收好,轻笑一声:“我是不是男人,好像不需要证明给你看?而我身为当朝右徒,奉大王之命,协助令尹大人监国,这些流言能耐我何?”

    话落,成嘉潇洒地一转身。

    一步一步如来时一般向外急走而去,并对对养由基他们命道,“养统领,那你们接下来可以继续审问,该动刑的就动刑,这种小事,相信你们会做的很好吧?然后就麻烦咸尹大人帮们做个见证。”

    咸尹微微一笑,“放心,我会好好监督这些狱卒审案的。”

    就在成嘉走出讯问室的时候。

    静安脸色有些焦急的催道,“公子,你回来换衣梳洗已经耽误了好多时间了,成氏的暗卫来报,金殿上已经炸开锅了。

    动作得快点!

    令尹大人和若敖司马极力反驳太女鼓动万民审讯若敖越椒,老司徒上了一道奏简,列举太女十大条不恭,并弹劾太女身为女子,无法担当太女之责,应该等小公子降生后,立即罢免。

    朝中大半朝臣联名上奏,齐齐劝谏大王罢黜太女之位。

    情况很不妙啊!

    太女今天能不能好好地走出金殿都难说。”

    “走吧,证据已经有了!”

    刑狱司门外,成嘉快速地翻身上马,穿过东大街跪了一地的百姓,一骑绝尘快速地穿过整个主城大街之上。

    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乌黑的长发在他脑后随风飞散,他的目光坚定地看向金色阳光升起的那个方向——楚王宫。

    他踏着烈烈日光,披星戴月而来,狂驰而去……

    王宫前的百姓,老汉,小四,老万万民……晨昏夜寐都在等着他的归来。

    这次是真真切切眼见是他,还犹觉在梦里未醒,然后看着他打马而过,还擦了擦眼睛,最后齐齐发出一声欢呼:“太好了,成右徒也回来了!”

    “大家不用再担心了,右徒大人一定会和太女一起为我们做主!”

    “太好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径自穿过欢呼跪地退让开一条大道的人群,驰向王宫,将所有的欢呼雷动声抛在身后。

    这等欢声如雷不次于三军凯旋而归,也不亚于昨晚太女万民山呼,百姓奔走相告,潮水般的呼声,远远传开,在城中回荡不息。

    这是刘亦生平从未见过的一种狂热。

    仿佛濒临绝望的人终于迎来拯救万众于水火的神祗。

    光晕正中的那个男人。

    不是刘亦第一次见过,原来他就是所有人在等的那位退了楚国百年大水的成右徒。

    成河伯。

    这些发自肺腑的欢呼,并不是因为他贵族的身份。

    刘亦想想,这便是民心吧。

    郢都王城之中,雷霆的欢呼声渐渐盖过回荡在天际之间的外朝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