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六章 舌战群“雄”(感谢书友106829180401244月票)
    金光洒入,一批老臣还有世家贵族,长跪不起,声声控诉不断。

    芈凰长身而立,望着大殿内那些不断控诉的臣子,久久不语,初秋的清晨带着一股凛然的寒风拂面而来,吹拂着她的六尾凤袍,烈烈作响。

    当她一步选择踏入这场权力角斗的最中心起,风暴早就如影随形。

    一场暗流涌动的朝堂激辩在太女与老司徒之间展开,老司徒冷眼看着被众人攻讦的女子,眼底一丝寒意划过:哼,不过女子之身,也敢跟他在朝堂之上一争高低。

    楚王已经被吵的头昏脑胀,面色涨红。

    随时游走于暴发的边缘。

    ……

    面对众臣指责,就连令尹子般也不得不保持沉默,不发一言。

    李老拱手立在一边,既不表达支持,也不表示反对。

    潘太师及其身后的潘氏子弟也没有发言。

    成大心与陈晃想要上前,却被她以眼神示意退后,不要参与进来。

    ……

    芈凰面对着众臣的指责,质疑,甚至漫骂,还有老司徒以及若敖子良的压力。

    嘴角始终平静地挂着一抹笑意。

    那是一种讽刺。

    今天她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满朝敖党”。

    从周穆案到流民案,仅若敖越椒背后的敖党就遍及朝野上下,更不用说若敖子琰也好,令尹子般也好,他们背后的附庸之辈,多如过江之鲫。

    这楚国如今上上下下还是她芈姓熊氏的吗,还有支持于他们的人存在吗?

    满朝敖党,如今日一样,若是一人上来说一个“不”字,都能把她的声音,淹没于无形。

    只见她最后走到楚王御下,双腿一弯,坦然地跪在玉阶之下,向楚王伏地叩拜。

    所有众臣看了看她,以为她无言以对,准备接受他们的指责,才渐渐息了声音。

    良久,一殿安静下来。

    她才再度挺直了腰,看着殿上最高处的楚王,开口说道,“父王,面对满朝众臣指责之言,儿臣只有一句话想说,但这句话并非为了儿臣自己。”

    众臣被她这沉静不怒自威的样子给摄住。

    老司徒微微皱眉。

    楚王微微抬手,其意不言而谕。

    只见她手臂一抬,回身,玉指指着三十六扇朱门外的宫城外,清声道,“父王,儿臣知您日理万机,胸中怀有天下,可是您听到了吗?……

    听到那渚宫外面呼唤五万亲人的声音了吗?……

    他们虔诚地跪在宫门外,祈求您为他们找回他们真正失去的亲人,为他们作主,以示您的无上恩典。”

    话说到这里,她微微哽咽。

    一顿,目光闪烁。

    眼见楚王将目光投出这渚宫金殿之外,终于第一次关注这五丈高的宫城外所发生的一切,眉头微微皱起。

    她才继续说道,“这些没有背景没有依靠的庶民,在这过去的五年大水中,有亲人,接连失踪,找寻不回,多达五万余人。

    他们多年来求告无门。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而刑狱司以无力找寻为由,拒绝失踪人口的找寻。

    只因为他们是庶民,是贱者,所以报案之后,无人受理,所有卷宗堆在案卷库里,搁置多年,沾满尘埃。”

    话落,陈晃命人将刑狱司里堆积如山的失踪案的卷宗,一落落地命人搬进大殿之中,顿时尘土飞扬满室。

    芈凰起身,抽起这一落落的案卷再度上前,摊开在楚王面前,继续说道,“父王,这么多年来,这么多案子,这么多人,去哪里了?

    儿臣想替您问一句……

    历任司败,庭理,为何无一人向您禀告一声:您的百姓,失踪了,因为什么原因。

    为何没有一个人告诉父王您,而是直接任由他们泯灭消失无踪于我楚国之内。

    父王,您的子民就这样一点点消失在这宫城之外,消失在您的脚下,也不知归于何人之下,成为私奴,而您的耳朵与眼睛就这样被一些懒散的群臣轻易给蒙蔽。

    您知道这一切吗?

    还是要选择继续被蒙蔽?”

    她话到这里。

    楚王脸上顿时充满愤怒,他是绝对不会接受自己被人糊弄的事实,如胡蜂似的眼立时盯向了若敖子克站的位置,扬手大骂道,“若敖子克,人呢?”

    “寡人记得你担任司败也有两年有余,当年还是谁保举你的,说什么为人不阿,正适合替寡人管着刑狱司!

    可是如今这么多人报案,为何不审理,为何直到近日才被人发现?

    你给寡人说个一二三出来。”

    若敖子克闻言不知如何回答。

    总不能拿搪塞太女的话来搪塞楚王吧,双膝一屈,跪地道,“都是微臣的错,微臣因为刑狱司人手不够,所以才无法一一找寻,请大王责罚。”

    “哼!”

    “来人,给本王拖出去,重打四十杖,革去司败之职!”

    几个禁军顿时将他拖了出去。

    他大喊冤枉。

    然后芈凰继续说道,“七月,我受命于父王,与成右徒还有潘太师一起前往东郊学习农耕秋收之事,途中,我们意外发现有一郑国弦氏商行强行掳略我楚国流民两千余人,然后派人回郢报案。

    事后,陈庭理立案调查,刚刚开始调查,弦氏商行三百余人突然暴毙,经查验为他杀。

    其后,弦氏被灭口所仅剩下的这几人怆恍之间,前来投案自保,以求我楚国朝庭避护杀身之祸,可是郢都城中,官官相护,以庶民之身告官身,无人相信,反被这殿上的三司称其为诬告,就连儿臣也因此而身陷诬告朝庭重臣的丑闻之中,而被指称私德有亏。

    甚至,他们一次次声称儿臣假公济私,在司徒都尉锦街遇乱被贬为庶民之时,对他滥用私刑。

    可是,司徒南身为五城兵马司,包庇弦氏商行五年,为他们在我楚国掳人略卖提供权力之便,无论真假。

    难道儿臣就不该抓回来审一审,问一问吗?”

    她转身面向所有朝臣。

    一声一声,平静而有穿透力地对着所有人说道,“自我楚国自立以来,我大楚仿照《周礼》,也设定了一些礼法,入: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以示对诸位世家世卿大夫之尊崇礼遇,希望能九州之才聚于我荆蛮,匡扶我大楚江山。

    然,尧舜之时,舜让鲧治理水患,鲧没有治好,鲧就受到了死刑处分。舜让位于禹后,禹对于执法刑父的皋陶不但重用,而且友情胜旧。

    当时刑礼保持公正与威严。

    即便我等身为王族部落首领子孙也毫不例外。

    “礼不卑庶人,刑不尊大夫”是对礼法最公正的解释,可是千百年下来,尧舜不在,殷商代之,成周新立,如今这种公正开始变质。

    成了“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成了当今世家血脉宗亲贵族的特权法令。

    庶人可以随意卑贱圈禁为私奴,即使铁证如山也不能刑讯大夫贵族子弟。

    有罪之臣,逍遥法外。

    我楚国五万平民无辜沦为奴隶。

    若是儿臣日前没有发现这五万失踪的人口,未来我楚国人口将会一年一年锐减,最后消失无踪,而面临即将到来的楚晋持久大战。

    何来巨大的人口为父王支持这场旷世持久的争霸大战?

    何人为父王的雄图霸业洒尽热血抛却头颅?

    还是芈凰斗胆,敢问父王,敢问令尹大人,敢问司马大人,敢问司徒老大人,以及所有朝臣。”

    说到这里,芈凰顿了顿,手持太女的玉笏,转身面对朝臣长揖一礼。

    大声问道,“众位大人如今执着于“大夫”之尊,“庶人”之贱的礼仪,那么到了后期,我楚国人口大减,请问是不是尔等愿意全族亲自披挂上阵,冲锋陷阵,杀敌百万,自断头颅,流尽鲜血,铸就我父王脚下的万里江山?

    还是你们依然想要置身于这帷幄之后,金殿之上,轻轻拨弄你们手中的算筹,就能生杀于伐,坐享这楚国玉阶下的无边权势和财富,人口,土地,赋税?”

    这一些说完。

    芈凰转头看向对面已经心知不好的老司徒,目光灼灼反问道,“而老司徒指说本太女只是因为个人些小之私怨,就以这惊天大案图谋司徒南一命,那您还真是太看的起贵公子这条小命了。

    他怎敌的过这五万之众的性命之重?

    怎敌的过我父王的江山社稷之重?”

    “而司徒大人,您如今所做一切,如果真的问心无愧,为了您的亲子一人之生死,弹劾本太女,那真是大公无私,了不起!

    这十大不恭失德之罪,芈凰在此领受了。”

    “而父王,儿臣更是心甘情愿,接受所有大人的指控,这储君之位也由各位大人重新选择‘贤君子’当之。

    凰不过一介女流,难当此大任。”

    芈凰话毕,亲手解开下颌下的凤冠的两条玉带,一头乌发就在此一散,随风披散在肩头,烈烈飞扬,如旗张扬。

    手中那顶象征太女的六尾凤冠,高高奉上。

    掷地有声地说道,“但是唯有流民案,儿臣身为芈姓王族一员,不能接受三司的裁定,还有随意编造的谎话连篇,任由我楚国五万子民全部沦为若敖都尉一人之私奴!

    任由群臣乱言朝纲,颠倒乾坤日月。

    因为跪在九重宫门外的乃是我芈性王族的子民,而非若敖都尉的子民。”

    赵常侍见了,不知是该接还是不接。

    太女这是在以太女之尊抗议呢!

    赵常侍持着拂尘,左右为难。

    而令尹子般面沉如水,更是一时间在他的双眼中运酿起了暴风骤雨,却死死克制着,他大手紧握手中笏板,青筋毕现。

    因为若敖越椒一人还是最终牵扯上了他们整个若敖氏,幸尔太女还留有一线,没说越椒是因谋逆而圈禁流民,否则岂不是罪加一等。

    就连本来准备今日一起罢免太女的众臣也不敢说话了。

    太女这顶乱言惑乱江山的帽子好大,万一大王记得了这话,真认为他们是为了区区司徒南一人而置江山社稷于不顾,那岂不是大错特错。

    而且他们就是威胁说说。

    要摘了她的太女之位,大王真有这么听话?

    他们不过是为了世族门阀的集体利益,希望能换一个听话的傀儡储君坐在上面,一生无忧,才来此相搏。

    可是此时坐在九级玉阶上的楚王的表情有点意外,他怔怔愣在玉座之上。

    他想不到他这个从小沉默寡语的嫡长女,居然也能如此善辩涛涛,还把司徒兴这老匹夫给驳的没有话说。

    他以前还真的有点小觑她了。

    而楚国无人征战晋国,肯定也不可能派这些每天只会每日武文弄墨的老少家伙去打仗,那还打个屁啊!

    战场上又不是好玩的。

    如果楚国没有足够的人口储备,这北伐大战也别打了,歇歇了事好了。

    他的千秋大业就当作千秋大梦,梦一场好了。

    他的那些豪言壮语,一定会被各大诸侯当作放了一个响亮的屁,响一声好了。

    想到这里,楚王脸色难看,大手一拍金椅,大爆粗口道,“吵吵吵!吵了一早上,嫌寡人头不疼啊?逢年过节休沐,没有一天安生的。

    寡人这才让子琰治好了没多时的头又被你们今日给吵疼了。

    而且一个司徒南算个屁啊!

    他敢包庇一个小小的郑国商行,强掳我楚国五万民众,还跟他讲什么刑不上大夫,本王现在就派人去把他斩了!”

    “本王及列位先祖东征西讨这么多年,这地盘才占稳,这人口才扩充,他轻轻松松就在本王的头上遮了个天,就把本王的五万人给划走了,他这五城兵马司的胆子到底是谁给他的?”

    “啊!”

    楚王说到这里又一大拍金椅。

    “是不是你们这些为他撑腰的朝臣,告诉寡人,这五万人跑哪去了?”

    “今天不给寡人把这些人口吐出来,寡人跟他全家没完!”

    楚王叫一声,就大手一落,金椅在他的气怒下微微发颤着。

    众臣一瞬间全部吓地跪地磕头请罪。

    楚王老眼昏花,可是眯着眼睛指出当中站着的老司徒站的位置,破口大骂道,“还有你这个司徒老儿,你儿子犯下这事,可是你指使的?寡人让你掌着司徒之职,可不是让你管着我楚国徒役征发,田地耕作和其他劳役,最后把寡人之民全管成你司徒之奴了!”

    “大人,冤枉,小臣绝不敢私自圈禁人口!”

    “我司徒氏家奴全是有数的,我身在其职,怎么敢公然触犯我楚律呢?”

    老司徒闻言双膝一弯,跪地喊冤,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楚王的心思,周穆前车之鉴在前,他可不想步他后尘。

    他可不想晚节不保。

    可是如今都晚了……

    “那你家司徒南怎么说?是他干的?”

    “这个……这个下臣之子……绝对没有这个天大的胆子……”老司徒跪地颤微微地回道,声音,双手都在不停发抖。

    “司徒大人,司徒都尉没有这个胆子,不代表他没有参与这件事情!”

    一道声音在殿外响起。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