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八章 三面敲打(感谢空白的过去的月票)
    “知道父王为何叫你过来吗?”

    楚王坐在御座上扬着手,指着地下跪着的芈凰问道。

    “因为若敖越椒的事情。”

    芈凰跪地回道,不用想都知道。

    “既然知道,还跟那些牛皮糖似的臣子争什么争,他们只会整天吵吵吵,吵得父王每日头都疼了,不得清净,然后有用的屁成天也放不出来一个。”

    楚王倚在他的御座之上,左右有宫女举着玉锤轻敲着他因为行走吃力而酸痛的双腿,身后有宫女将玉手落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按压着他的太阳穴。

    只听他一边轻呼“头痛”,一边大声道,“要知道,你以后到了父王这个位置,就知道杀不杀一个人就是我们父女两人一句话的功夫,跟他们这些臣子争什么。楚国之内,你想杀谁,难道还要经过他们的同意?”

    “是。”

    芈凰凛然受教。

    “别说杀一个人,灭一族都只是我们父女的一句话,这就是帝王的杀伐之道。为帝者,天下无你不可杀之人,做到这一点,父王就可以安心把这个位置交给你了。但是如今你看看,要杀个司徒南,还跟他们那些臣子屁话一堆。如今证据有了吧,交给刑狱司直接拉出去砍了就行。”

    对于楚王而言,什么律令,什么礼法都是狗屁。

    楚国之内,谁最大?

    他最大。

    什么国典,律令都是给底下的臣民遵守的。

    对于楚王而言,今天最生气的不是流民案这件事情而是芈凰随便地挂冠而去的举动。

    难道储君之位是大街上的白菜。

    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

    于是本着一个父王对太子的谆谆教导对她说道,“还有凰儿,今日父王给你说的话,你给我好好记住了。记住你是太女!任何时候就算寡人说要撸了你的太女继承权,你也不能摘了王冠而去!”

    “你知道你头上的王冠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吗?而摘了王冠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连同这个身份一起舍弃掉,然后必将万劫不复,知道多少人为了争这个位置,最后争的头破血流,死在这个位置之下吗?”楚王拍着他身下的御座道。

    芈凰听着楚王的大声责备,跪在下首,坦承道,“父王,儿臣当时心底气极才会如此,万不敢拿储君之位儿戏。只是所有臣子都觉得儿臣身为女子,不配君位,儿臣也不敢因一己之私,霸占这个位置!”

    楚王闻言更是鼻孔朝天地大骂道,“这念头,你趁早给父王掐灭在萌芽中!”

    “自古只有王室子弟争储的,关那些臣子鸟事?他们不过是一个个想给自己的家族争一个从龙之功,保他们一族一二十年权贵不倒,当寡人不知道他们那些心思,就看利益够不够大,够不够去争!

    从古自今,你父王我还没有见过那个自己挂冠而去,自己不想当储君的太子呢!

    都是挖空了心思,想坐上你的位置。

    想当年,你爷爷要撸了为父我的王位,给那个可恨的公子职,你父王难道就要双手奉上不成?

    为父才不会干这种自撸王冠的蠢事。

    寡人非要干翻了那个公子职,让你爷爷看看谁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

    只有死也要死在这个王位上的人,才配叫王。

    何况你父王,我死了吗?

    死的是那众人称道仁义之君的公子职。

    所以成王败冠,如今你是寡人的太女,而不是谁谁谁的儿子做了太子。”

    芈凰躬身地听着楚王从公子职骂到祖父成王再骂到谁谁谁,心中不知如何评价这些楚国莘秘。

    “是,凰儿鲁莽了。”

    最后只能服软应道。

    楚王骂了半天,赵常侍见他渴了,适时地递上一杯清茶,他润了润嗓子,歇了歇。

    然后随意地挥了挥手,又继续说道,“好啦……不过今天这事还是得敲打一下这些老家伙,不然他们还当你一朝太女年轻好欺负。你一个女子上位,以后更不服气你,天天跟你叫板。所以今天还是得灭灭他们的威风,长长你的志气!”

    楚王想了想,“这个案子就到那个司徒南这边结束吧!把司徒氏都砍了结案!”

    “是,父王。”

    芈凰并不为司徒氏一家可惜。

    可关键的主犯却是越椒,转而又道,“可是父王,此案越椒才是主使,司徒南只是从犯,而老司徒也只是救子心切,他们都惩处立威了。若是不杀越椒也不惩处,岂不是有失公允?就连朝臣上下也很难信服这样的判决。”

    “越椒他啊……父王留着他还有用,先不杀了……”楚王想了想,一挥手道,“那就重打六十大板,让他以后做事自己多垫量点。”

    “这未免太轻了……”

    什么叫先不杀了,让他以后做事还自己垫量一点,楚王这是要养虎为患吗?

    而且才六十大板,对于他一个成年武将,这种程度的伤算什么?

    挠痒痒都不算。

    千刀万刮,处以车裂之刑,才算公允。

    芈凰还想继续争取,可是楚王已面现不悦之色,她再三想要开口都被赵常侍示以眼色阻止,最后无法,楚王的性子就是这样自由散漫,随心所欲,这是他的帝王之道。

    可却不是她的帝王之道。

    芈凰只能转而说起与弦高的约定,“父王,还有一件事情,儿臣不得不禀报。这次涉案的弦氏商行已经向儿臣请说,愿以成氏商行通行天下的商业情报网络,为其子弟在楚国所犯下的略卖大罪,以求赎罪,并且承诺以后帮助我楚国暗中控制郑国朝堂,确保郑国一致亲楚的态度,方便我楚国攻打晋国之时,再也不用担心郑子的态度。”

    “真的?”

    楚王闻言大喜,拍着金椅道,“那感情好,放了放了!区区一个商行不足为患,不过你让他们留一个重要的子弟在我楚国做人质,然后就把这案子了解吧,对外,就说他们也被杀头了好了。”

    “是。”

    待芈凰离去后,当日下午,楚王就颁布了司徒南的罪令,司徒氏所有男丁,秋后问斩,而弦氏三兄妹被同时判了五马分尸之刑,此案终于划下句点。

    不过一直跪在寝殿外广场上的若敖越椒,却从始至终没有受到楚王的召见,而是一直跪在烈日下的寝宫之外。

    芈凰走出殿外,第一眼就看见中跪在烈日下的若敖越椒,神色自如,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利色,急步而去,提起凤袍一脚就当胸朝他踢了过去,冷声道,“今日,这一脚是我为了刘婶和小里子和乐姬他们先还你的。本太女一定会收了你这条命!”

    如果法内不治裁若敖越椒,她不介意采取法外治裁的方式,就像司徒南,要让一个人死,有太多太多的方式。

    越椒本能地要躲。

    可是远处赵常侍笑微微地拱手立在殿门前,最后他生生受了她踢向他胸口的一脚。

    一记很辣的踢腿正中胸口,一口血箭当即被他喷了出来,沾上她的凤摆。

    赵常侍笑微微地颔首。

    他则嘴角含血,匍匐在地大声道,“那越椒就在此躬候太女成王的那一天来取越椒的性命了!”

    “你等着吧!”

    芈凰目光森寒,低头俯视于地上的越椒,眼中闪过一抹浓重的杀意,然后带着东宫的侍乘着凤轿浩浩荡荡的离去。

    远处的赵常侍立在飞檐下,手执拂尘一扫,随后高声宣道,“大王有命,若敖都尉,献奴之举,虽是忠君之心,可是圈禁私奴,行为不端,杖责六十,以震民心!”

    然后一众拿着水火棍的寺人从他两侧鱼贯而出,将越椒按倒在地,无情的棍梆之声交加,每打一下就会停上半刻,让这痛渗透血肉筋骨,被他死死记住,再继续。

    总共六十杖责,足足打了一整个下午,双股皆是血色浸出。

    从始至终,若敖越椒一直保持着笑意。

    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还不断对着寝殿高声叩头谢道:“多谢大王这十年来对越椒的提携相护之恩,越椒此生必以性命相报!”

    而寝殿之中,赵常侍命人支起朱窗。

    任午后的金阳洒上暖榻之上的君王。

    楚王懒洋洋地倚在暖榻中,闭着眼,一手支着耳朵,听着旁边脸上挂笑的美姬,身着羽衣,翩翩起舞,唱着《国风·王风·君子阳阳》一曲,一只大手随着殿外一响一落的杖责声起落节拍。

    “君子阳阳,左执簧,右招我由房。其乐只且!

    君子陶陶,左执翿,右招我由敖。其乐只且!”

    ……

    王宫的大门,森然从中间大开。

    一骑、十骑、百骑……

    数以百骑的虎贲禁军铁骑,手持长戟,如兵潮一般打马而出,后面跟着站在战车上的芈凰。

    倾刻间,低伏在宫门前的百姓,双肩微微颤动,然后激动的呼吸声逐渐变大,但是随着那转动的车轮缓缓逼近,渐渐变得紧张。

    他们声怕太女因此被牵连,夺去储君之位。

    不知道是谁先大喊了一声,“你们要对太女殿下如何?”

    “不许对太女降罪!”

    然后所有的百姓犹如一道洪流猛然间奔向前方马背上的禁军骑士,面对着冲来的百姓,马上的禁军也在娴熟地挽弓、搭箭,大喝道:“全部停下来,太女有话说!”

    芈凰命御手快速地驾起战车,高声而出,说道:“大家不要慌!父王已经宣布为大家找回失踪的亲人,命他们在楚晋大战后,安全遣返回国!——”

    “真的?!”

    老万抡起的木梆子缓缓落下,站在人群当中问道,他的边上,孙女也将操起的木棍落下,“爷爷,太女好像说,大王同意了。”

    每个人都不敢置信地问着。

    “真的!”

    芈凰用力点头,“司徒氏因为涉嫌包庇此案,会在秋后问斩。”

    她的声音落下,所有人愤而爬起的双腿停在当中,老万高兴地抱着刘婶的灵牌喜极而泣,“太好了,太好了……婶子,柳儿,要被找回来了!你地下有知,可以瞑目了。”

    小四也轻松地轻疏一口气,“真是太好了……”然后用衣襟擦了擦怀里抱着“祭”字木牌。

    小五小六也高兴地拍手,“流民案必胜!”

    刘亦将拔出的剑鞘,还剑入鞘,手心微微出汗、颤抖,他还在担心太女被罢黜了,而他准备动手,可是现在不用,太好了。

    “大人,太女胜了。”

    有人却在旁边揉了揉耳朵,欣喜地道,“居然真的赢了流民案?!我没听错吧?”

    “要不我再给你说一遍?”

    旁人拉着他的耳内又大吼了一声,“胜了,胜了,太女胜了!”

    “呃……小黄林,你们几个可别忘记咱们还是五城兵马司的人,司徒都尉怎么说以前还是我们的都尉……”

    刘亦愣了愣,下意识的做出反驳,但随后见黄林指着前方战车上的女子,道,“都尉大人,就连老司徒都被扳倒了,在刑狱司的前司徒都尉有什么好怕的?现在你可是我们的都尉。”

    随即有更多寒门的五城兵马司将士大声嚷嚷道,“就是,都尉大人,我们早就看不惯那个作威作福的司徒南,以后都不用怕了!”

    刘亦也点头大笑:“嗯,这案子结束,大家总算可以轻闲几天,这几夜天天巡逻,把人都累的好像绷在弦上!”

    众人放声大笑起来,仿佛头顶之上一下子少了一块石头。

    ……

    人群之中,欢呼四起。

    可是芈凰在群之中搜寻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成嘉的身影,耀眼日光之下,王宫内内外外,立着许多朝臣,都看着被百姓簇拥中的女子,可是她却没有看到一个本应该在场的人。

    陈晃和成晴晴跳着脚欢呼道,“晴晴,我们做到了!”

    “陈晃,我说了你可以的!”

    成晴晴被陈晃拥着,大笑,只是她奇怪地道,“你看见二哥了吗?为什么他没有跟你们一起出来?”

    “二哥回了东郊,他说大王先前叫他安排送粮之事,他担心东郊的秋收还没有完成,而且看天色只怕马上就要迎来秋日的第一场大雨,所以赶着回去了。”陈晃脸一跨,也觉得心中郁闷不能明言。

    成晴晴眉头轻簇,“那再急,也不用急上这一时半刻吧?”

    “太女,还在找他呢!”

    “二哥做事,自然有其深意。”

    陈晃不知道怎么回,随意遮掩过去。

    可是成大心在一旁听了,却微微皱眉,“今日此案大胜,我成氏当为陈晃破获的这件大案,还有官升一级大贺一下的。”

    “我就不用了,要庆祝就为百姓庆祝,全城百姓都出力了,不然此案也赢不了!”陈晃摆手说道。

    “嗯,那就摆个流水席,招待全城百姓。”

    成大心大方地道,所有百姓闻言更加欢呼雀跃,老万也说要免费招待所有人,免费吃够三天混沌。

    老汉大笑道,“哈哈,那感情好,丫头,我们这次可要把老万吃穷了,吃不完的,也要全部打包带回家,继续……”

    “嗯,爷爷。”

    ……

    远处潘氏的马车前,老奴扶着潘崇的车坐上马车,低语问道,“太师,今日很高兴?”

    “呵呵,大快人心……真是没想到,当年的女学生,如今真正成了一国太女。”潘崇扶着他的手登上马车道,回头看了一眼人群欢呼簇拥中的女子。

    “太师,当年是故意叫阿奴那样做的吧?”

    老奴突然想起躲在上书房半夜看书被他发现的小女孩。

    “我只是想看看她身上有没有可能,没想到真的可能……”

    潘崇缓缓坐定,老奴也轻笑,为他落下车帘。

    有朝臣簇拥到潘崇的马车前向他贺喜,团团恭喜他又教出一个有为之君,继楚王之后,“太师,果然不愧是两朝帝师,一门三杰,不光驸马才能无双大破陈军,成右徒也是政绩卓越,太女如今也如此优秀,可喜可贺。”

    所有人都知道。

    太女的地位今日没有因为老司徒他们而变,那意味着潘氏的地位将来永远不变。

    ……

    可是在人群另外一边,却显得有几分冷落稀疏。

    若敖氏的庞大车队中,令尹子般面色深深,眼中压抑着一层风暴,当先登上马车,重重落下车帘,隔绝了马车外一切议论纷纷和欢呼之声,还有那些带着揣测意味的不明目光。

    二房的管家上前挡住了想要紧跟着上车解释的若敖子良,目光示意左右,恭敬说道,“大人,大公子的事情,不如回府再说,如今外面人多口杂。”

    若敖子良无奈,只能点头跟上。

    若敖六部的将士在前开道,若敖子克也被侍从扶上他的马车,所有若敖氏的人浩浩荡荡而来,却有些灰头土脸而去,甚至换得百姓更大的一声呼声掀天。

    李老站在宫城下目送着他们破开挤挤的人潮,又渐渐淹没在人潮之中,他身侧的长子一谨言不语,直到他们再也看不到了才开口道,“父亲,依你看,今日之事,若敖氏会受波及吗”

    “不知道呢?……这权势不会一夕可得,可是有时候却会一夕散去,周家不就是如此,司徒氏不就是如此,……”

    李老嘴角噙着一丝微妙的笑意,轻捋胡须,今日他没有选择坐马车,而是当先穿过鼎沸的人声,听着周造各种百姓的声音,说道,李氏的车马紧随其后。

    “父亲的意思是,我李氏的机会来了吗?”

    长子跟在他的身后低声问道。

    “不知道呢?……因为以后若真是太女坐在这上面,我等世家氏族也不知道还有没有重用的机会。”李老的目光落在成氏一族人的身上,“但是有人可能会幸免吧。”

    “谁?”

    “成氏和潘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