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百零五章 历史拐点
    在芈凰离去后,站在东宫正殿望着离去的女子的成嘉,周遭都是宫人的窃窃私语不时传入他的耳里。

    “大王真的有了公子,以后我们太女怎么办呢?”

    “听说大王已经为小公子赐名公子息,喻为我大楚最后一息子嗣。”

    “也不知道我们家太女何时生产,不会像王妃那样……”

    “呸!这种不吉利的话也能乱说吗?”

    几个宫女啐骂着乱嚼舌根的宫人,对方赶紧认错,只道,“我也是担心……你们看太女为了若敖都尉之事忧心如焚,而我心中也惴惴不安……”

    “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

    众人都是面色惶惶,微微颔首,有人大着胆子道,“你们说这次虎贲都尉大人被我们太女逼的这么狠,会不会报复我家太女,甚至造反?”

    这个声音一出,众人赶紧叫他不要乱说,会杀头的,然后眼见成嘉走近,一哄而散。

    就连这些宫女寺人都能想到的可能。

    成嘉怎么可能想不到?

    但是他更震惊的是:他来到这个时代已经二十二年,他所做的一切,本应该因为他的穿越至少改变一些历史的轨迹,可是历史却以一种奇异的轨迹正在回归到它原有的轨道。

    他不知道到底哪里出错了。

    按道理说这个春秋并非是后世的春秋,这个楚国并非是后世的楚国,可是公子息的出生在他看来就是一个回归后世历史的信号,因为公子息的名字和历史上楚穆王的最后一个公子的名字完全一样。

    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令尹大人会突遭横死,而他会顺应历史成为第一个异氏令尹,越椒因此叛变,然后拥立公子息登基,另立新的楚国政权,楚国会因此一分为二,内战就在眼前,甚至他们成氏也将在这场内战中遭受波及……整个荆蛮大地就此沦陷,即使重新完成一统,楚国依然经历了长达数月的战火洗礼和摧残。

    而这就是历史闻名的“若敖之乱”。

    他该如何是好?

    此时的他,仿佛站在历史的分岔口,他是应该告诉令尹大人,他的生命即将受到危胁,还是尊从历史原有的轨迹?

    并且派人回家,让赵氏,成晴晴等女眷出城暂避战祸?

    可是芈凰这边要怎么办?

    她要怎么面对令尹之死,接下来若敖子琰的质问?

    令尹这边又怎么办?

    令尹的存在,就是楚国当前政治稳定的基础,不容有失,一旦出现差漏,内战不可阻止。

    他要怎么样才能阻止即将发生的一切,还是将令尹即将遇害的消息告诉他们,他要怎么说服他们?

    上次王孙满之事,他也让若敖子琰小心了,最后还是让那个狡猾的王孙成功返回了周朝。

    此时芈凰未归,成嘉握着的手一紧。

    望着苍茫的大雨,来来往往的人群,茕茕孑立于天地之间,他第一次对未来陷入了沉思,眼前的一切就好像这片茫茫的大雨,他看不见前路,也看不清方向,更不知道哪里是出路。

    身处于历史之中。

    他也成为这浩瀚历史的缔造者之一。

    他接下来的每一个决定——他不知道是会继续延续历史,还是会改变历史,他反身走回大殿之中,命静安拿来笔和绢,在雪白绢制上写下他的每一个选择,最后连锁反应会生出的无数种可能的未来。

    天将大亮,可是因为大雨,天色依然昏暗不辨昼夜。

    殿中点着落地白烛,温暖如橘光的灯火包围中,有人一身紫竹轻袍坐在客席,手中执笔不停,一个个的命令由他发出,而他身旁围着一干文武,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命令。

    众人之中的年轻男子凝眉深皱,神情凝重,仿佛陷入巨大的决择之中,许久之后,他紧握的朱笔才微微一松,继续着各种安排。

    从楚王寝宫中回来的芈凰看到这里,峨眉轻簇。

    司剑在她身后,重咳两声,出声道,“成右徒,我们太女回来了!”

    司剑这一声喊的奇怪,芈凰司琴都回头看了司剑一眼,司剑摸头笑笑,然后身前“吱嘎”一声轻响,有人脚步轻快地开门而出,将她迎了进去。

    成嘉坐在位置上未动,芈凰也没有多说,而陈晃等人与她相互见礼,将他们这一夜的安排一一交待了一遍,芈凰端坐上首,接过司画倒的茶,有一种行诸于的王者锋芒在外,领首命道,“那就依右徒大人的安排执行,务必确保都城安危。”

    “是,殿下!”

    众人领命,各司其职,依命而去。

    这里是男儿议事的地方,可是面对新生的公子息,司琴身为芈凰的第一侍女官还是忍不住出言道,“太女,司琴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三公主携小公子出生,重获大王青睐,太女,我们是不是应该早做防范,毕竟昨日渚宫之上,才提出废立之声。”

    司琴话音刚落,在座的男子也都面露迟疑之色。

    这也是他们现下担心的。

    坐在当中的年轻男子却开口了,抬头直视于她,“这个问题也是成嘉想要问太女的,如今各大世家们见到太女秋风扫落叶一般的铲除了周氏,司徒氏后,定会生出兔死狐悲之心,而今小公子出生在即,三公主携新生公子必然又会给了他们一个新的希望,加之越椒和子克二人若是联手拥立小公子,振臂一呼,太女之位,危矣。”

    “面对如此危局,太女如何想方设法笼络世家之心,同时稳定继承者的王位?”

    虽然出生的只是一名新生婴儿,可是他存在的意义之于芈凰有着大不同,他无论再怎么幼小,他天的男性继承权都会优于芈凰,加上如今吴王妃之死,楚王必然更加愧疚,很可能会生出废长立幼之心,朝堂上也会更希望出现一个年幼宜掌控的君主。

    甚至公子息的存在,意味着历史的回归。

    但若是“他”不存呢?

    芈凰不会受到危胁,越椒也没有了另立新君分裂楚国政权的理由。

    芈凰环视众人,此时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在等她一句:杀了公子息。

    成嘉也在看着她,他将未来的命运交给她来选择。

    坐在上首的女子却缓缓摸了摸自己高耸的肚子,原来抬头看着他们说道,“若是本太女连一个新出生的孩子都敢到害怕,那以后这天下间有太多让我害怕的对手,因为他们都是这天下间最有权势之人,远的如那身在周地的天下共主,晋国,郑国,陈国,宋国,蔡国的各位诸侯……”

    成嘉听到这里突然一笑。

    他服了她。

    明明就是不想杀一个孩子,还说这么多。

    不过这个理由也是他不愿意动手的理由,作为一个现代人,若是因为更大的害怕,就要将一个新生的生命扼杀在摇篮之中,他做不到,于是他问了第二个问题:“太女,是如何看待若敖氏之于我楚国的存在的?”

    若敖氏的存在比公子息的存在,更紧要。

    作为一个女性执政者,如果她没有清晰的时局,政局判断,甚至因为她与若敖子琰的婚姻关系而产生的情感偏颇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她也不能成为合格的帝王。

    这条朝王之路不适合她。

    芈凰看着此时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成嘉,他的目光里闪烁着一些不明的光芒,直直看着她,不容许她生出一丝逃避。

    她轻轻拨了拨手中捧着的热茶,组织了一下语言终于开口道,“若敖氏是与我芈姓熊氏一同崛起于荆蛮的第一部落氏族,至今已有三百年历史。”

    成嘉听到这里颔首,等她继续说下去,“无论是军事力量,还是政治力量,若敖氏都是除了我芈姓熊氏以外最早最强大的部落氏族,他们拥有可以与王室匹敌的实力,就连世代先祖也不敢与若敖氏正面冲突。

    最初我先祖楚子与若敖氏先祖一同崛迹于荒泽之地,共同草创我楚国大业,楚子得周天子亲封为子爵,辖江陵之地,挟制荆南群蛮,不断开疆拓土。

    后直到雄才伟略的武王的出现,毁家纾国的令尹子文出现,他们彼此匹敌,缔结盟约,共创荆蛮盛世,武王听从了令尹子文的建议,自立为王,与周朝划江而治,并以《双敖盟约》向若敖氏许诺世袭令尹,共治大楚。

    此后文王再创辉煌,成王不甘其后,希望北上中原,一统南北,后败于城濮,止步于晋国十九年。

    我父王多年来虽有雄心壮志,却抱恙在身,所以这十多年来,在座的诸们可以看到,若敖氏在令尹大人和驸马的手中,其声望,无论是在朝庭还是在民间,已经逐渐盖过我芈室。”

    成嘉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叹息道:“无论什么样的不世盟约,在一代代的更替中,随着双方彼此势力的此消彼长,盟约总有失效的时候,正如北方以“尊王攘夷”为由结成北方联盟,南下伐我楚国蛮夷,可是一旦给了晋国可以撇开周朝独立称王的实力,他还会“尊王”吗?

    同样的问题,也会存在我楚国。

    我楚国虽然没有像周天子一样实行诸侯分封制,而是实行拓地灭国立县制,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分封的氏族的力量,但是本质并未改变,我等各大氏族依然享受封地县地的纳贡税收人口。”

    “太女知道若敖氏有多少属国封地吗?”

    芈凰答道,“宗,巢,七舒古国还有十个县城,十九大封地,占了我楚国将近四分之一的土地。”

    “这些封地县地又有多少人口,在这些封地,有多少人尊王,还是尊的若敖氏?”

    成嘉轻笑地展开一张雪白的绢布,在上面写写画画道,“这么跟太女说吧,若敖氏就像一棵根植于我大楚的参天大树,我成氏,也只是若敖氏这株大树上分出的一个分支,却已经在楚国是第二大氏族。若是我成氏哪一天再并回若敖氏,可以想见若敖氏的氏族将会有多庞大。

    族中,除了我父亲之外,家族里的叔伯、庶出的兄弟,各有话语权。

    如今我父亲不在,我成了家主,可是一旦我不在,家中必然还有大哥等其他能担大事的主事之人。

    每个氏族世家,就像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诸侯国,或者说他们原本就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诸侯国部落并入我楚国的,所以他们拥有自己的君主,家臣,幕僚,拥有自己的土地,人口,财富,和私人武装部曲。

    目前在我楚国所有世家之中,若敖氏一门长盛不衰,甚至在子琰北上之后权势更是盛极一时,达到一个令其他氏族难以向其背的顶峰。

    流民案可以说还只是动了他们一丝皮毛,连血都还没有出,更别说动了他们的根骨。”

    成嘉听到这里,缓缓点头,“三百年来,他们身为令尹之族,掌管军政大权,太女恐怕不知道若敖氏的身家真正有多大吧?”

    芈凰自然知道若敖子琰身后的若敖六部有多强大,而这才是若敖氏在楚国能如此屹立不倒,也是如今让她备受越椒危胁的根本原因。

    她微微深呼吸,将手中的茶盏放回桌上。

    清声答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

    若敖氏在我大楚不仅声望极高,势力更是极深。

    几乎可以以他一家之力对抗你们其他所有世家门阀,昨日若敖子克虽然从司败的位置上下来,越椒也被我父王责罚,从表面上看若敖氏的地位受损,你成氏紧随他们之后,由陈晃等人很快弥补了他们空出来的部分官职空缺。

    但是在司工府,司徒府、刑狱司、司马府、五城兵马司等各司各府,短时间内,你们成氏也好,潘氏也好,李氏也好……再如何积极地想要争夺这些空缺的官职,重新进行一轮政治势力的洗牌,也无法捍动若敖氏的根本。”

    成嘉听到这里一笑,继续发问,“那依太女之见,若敖氏的根本是什么?”

    芈凰答道:“军队。”

    “我大楚建国三百年,能真正在楚国内称的上拥兵上十万,兵多将广的军队,一只幡号就是若敖六部,另一只幡号就是孙侯手中的铁卫军,然后就是王室分散在各地的驻军,五城兵马司,以及长年守卫禁宫的禁军,还有就是我各大氏家的私人部曲零零总总加起来有十万之众,这就是我大楚对外的所有军事力量。”

    成嘉微微挑眉,“太女觉得外面那些百姓今日是因为流民案对若敖氏心生怨愤吗?不,他们是因为若敖氏长久的一手遮天心生不满,流民案只是一个导火锁。”

    这二十二年来,他何尝没有因为若敖氏的强大不得不退让而对父亲心生怨愤过。

    芈凰闻言颔首,其实三年从军在外,她也时常听闻百姓畏惧若敖氏如猛虎,但是因为若敖子琰的关系,她并未放在心上,甚至认为乱世之中,本就是强权霸权当道。

    但是如今她不这样想了,诚实开口道,“我知道,若敖氏的霸权已经凌驾于我王室的王权之上,随便一个若敖氏嫡系子弟都可能影响一国安定,所以如今我们所有人才会都聚在这里,为了预防若敖氏的内部动乱,影响一国安定。”

    “所以影响楚国的未来的不是公子息的出生。

    归其根本还是若敖氏的存在太久,久到已经足以捍动整个楚国。”

    芈凰的话落,殿内突然出现一阵安静。

    这样一个答案,却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才从最底层的百姓传递到楚国王室的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