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百零七章 公子息诞
    大雨的紫烟宫外候着冒雨而来探望吊丧的各家氏族夫人小姐。

    芈昭一身素服轻轻拍着怀里新生的婴儿,时不时对他轻哄两声,听闻他们的通报,笑道,“姐姐的好息儿,各家来拜见你了,你要乖乖的,拿出你未来人君的风范。”

    话落,她怀里的婴孩发出“啊-啊”应道,眨着妩媚的眼睛对她轻笑。

    芈昭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小脸,“息儿,真懂事!”

    然后命道,“秦虹,去将前来吊唁的夫人,小姐们都迎进来。”

    “是,公主!”

    秦红一个眼神,开门。

    芈昭抱着孩子收了脸上的笑容,转身含泪奔向大殿中吴王妃的棺木,扶棺泣声说道,“母妃,弟弟长的像极了你,可是您为什么不在了……以后叫我和弟弟在这深宫中如何自处?”

    门外等候了半天的夫人,小姐们,代表着她们身后的各个氏族,闻言赶忙进来劝着芈昭让她不要伤心,说着“长姐如母,以后小公子就靠三公主扶养成人,以告王妃在天之灵。”

    “小公子,是我楚国唯一的子嗣,三公主一定要好好照顾培养,我楚国的未来就在这个孩子身上。”的话。

    ……

    并齐齐将目光落在芈昭怀里的公子息,赞道,“小公子长的可真像王妃,我楚国终于有后了。”

    芈昭被一众人簇拥着,眉梢轻佻,含泪点头。

    殿内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声音吵杂传进隔壁的通阁,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谁这么吵,吵到孤的爱妃休息了!”

    “来人给寡人拉下去砍了!”

    立刻一阵兵甲之声还有女眷的惊呼和求饶声,芈昭害怕地冲进后面,响起环佩叮当的声音。

    “谁?”

    楚王听到声音,他在赵常寺的搀扶下惊座而起循声望去,“是爱妃回来了吗?”

    “父王,是我!”

    芈昭抱着怀里的“啊-啊”轻唤的孩子走进楚王,楚王闻声又无力地依回卧榻之上,“是昭儿……昨夜父王梦见你母后,梦见她说她很想寡人,她一个人在地下害怕……”

    芈昭闻言心惊。

    楚王旧疾复发,一夜之间双眼又浑浊了三分,神志恍惚,时常说着各种胡话。

    她抱着公子息奔到楚王床前,想要以公子息唤回楚王的神志,泣道,“父王,母妃身前一直说想给父王生一个公子。如今母妃心愿达成,可惜她都来不及看弟弟一眼,您不能再这样,否则母妃去了也不会去的安心。”

    “若不是朝堂上那些臣子老是吵着孤无子,爱妃也不会冒险生子……其实寡人觉得女儿也挺好的。”

    楚王想到这里,又发了一通狠,周遭的宫人噤若寒蝉乞饶,良久见到芈昭露出害怕之色,才收敛了一身怒气,和颜说道,“还是昭儿你从小冰雪可爱,简直就是你母妃的翻版。”

    “父王,你快好起来,看看息儿,他长得才像母妃,简直一摸一样。”芈昭听到这里将孩子送到楚王的怀里说道。

    “是吗?可惜父王现在看不大清了。”

    楚王低头想要看清公子息的样子,可是努力眯着眼睛,也只看得到一个大清,依稀是吴王妃的模样。

    趁着楚王不曾注意,芈昭抓着孩子的手臂狠狠地掐了一下孩子,孩子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楚王终于抱住公子息哄道,“不哭,不哭,息儿,我是父王!……息儿也一定是和父王一样想你母妃了……”

    赵常寺站在一侧,眼睁睁地看着,执着拂尘的手一紧,对上芈昭的目光,笑微微一笑,听她继续说道,“父王,母妃生前希望弟弟能够为父王延绵我楚室的江山社稷,可惜母妃实现了她发下的宏愿,却看不到那一天了。”

    “父王会让你母妃看到的……”

    楚王喊着赵德,让他去拿笔墨还有玉帛,玉玺,赵常寺一面应着一面说要回寝宫去拿,出了门后就派一个小寺人去给太女传信,让太女速来,大王要易储!

    小寺人一凝,然后跑出紫烟宫,却与迎面而来的越椒撞了一个满怀,“都尉大人,恕罪!”

    “跑什么跑?”

    若敖越椒打量着神色慌张的侍人喝道。

    “常侍大人叫小的回寝宫取些大王御用之物。”小寺人回道。

    “那去吧!”

    “是,都尉大人!”

    小寺人一低头快速地从越椒身边走过,越椒站在紫嫣宫的大门上看着急步而去的小寺人,命道,“派个人跟上!”

    “是!”

    殿中,楚王一脸拉住芈昭的手仿佛交代后事一般细细说道,“以后,你一定要护着息儿,知道吗?父王年事已高,恐时日无多,哪天想你母妃可能也会同去……”

    “父王,您是万岁,一定会春秋常在的。”

    “这世上哪有什么万岁,能活过百岁已是天之大幸!”楚王苦笑,捶打着这缠绵病榻多年的无用之躯。

    “父王,母妃已经不在了,息儿还这么小,昭儿一人如何将他带大?”芈昭闻言紧紧抓着他的手,楚王还没有易储,还不能有事。

    “别怕,父王会护着你们的……”楚王抓住芈昭的手安抚道。

    “就算昭儿任性一回,父王也一定要康健起来,像以前一样生龙活虎,威震四海。”芈昭拉着楚王不依不扰。

    “嗯嗯……父王一定会为你们姐弟二人安排好一切的。”

    楚王岂会不知没有继承权的公子公主的下场,于是对宫中所有下人命道,“这紫烟宫里以后上上下下给寡人警醒点,小公子若是出半点差池,寡人要你们全族陪葬!”

    “是,大王!”

    跪在角落里的秦虹将目光一直落在楚王怀里的孩子身上,小小的身子,比寻常刚出生的红猴子看起来白白净净,还大出一圈。

    闻言柳眉暗皱,好不容易熬过吴王妃十个月的生产折磨,却还有一场更漫长而艰辛的大仗等着她去打。

    小公子从出生到继承王位。

    还有十六年……

    战战兢兢,争斗到死。

    楚王敲打完紫烟宫上下,然后对芈昭说道,“昭儿,你也是有婚约的人了,若敖子克手上有三万若敖氏兵马可以保你弟弟和你平平安安,早点成婚。”

    “是,父王。”

    芈昭颔首,楚王又道,“越椒是父王最信任的禁军都尉,以后就由你来守护小公子的安危,犹如守护寡人,懂了吗?”

    “是,大王,越椒定不负大王所托。”

    若敖越椒闻言领命,发誓效忠。

    楚王一番交待后,又累了,众人退出大殿。

    芈昭拍着怀里的孩子轻笑,想起过年时在大宴上见过的年轻俊逸的若敖三公子,对秦虹吩咐道,“秦虹,你带人去通知一下三公子,他作为本公主的未婚夫,应该以子侄之礼替我母妃守孝。”

    秦虹答应,“是,公主。”

    南城大街上的若敖府中,三房,一幢隐在园子里的独栋小楼,于大雨中,十分安静。

    小楼之中,若敖子克倚在长榻一侧,任两个侍女跪在地上轻柔地按着他“受刑”的双腿,美其名约“休养”,纵然待在后院,府中,外朝,王宫的消息源源不断地有人向他汇报着。

    四十多岁的妇人正在修剪着花枝,唇角上翘,想到高兴处,一阵拍手嬉笑,奔到榻边说道,“儿子,你说说,你到底交了什么好运,老天都在帮忙……这流民案让越椒的名声音有碍,他必然无缘令尹之位,如今小公子出生,受益的就只有你了,还有太女这步棋怕是要废了……”

    若敖子克手如狐的双眼微眯,一脸人畜无害的笑意,发出一声轻笑,责备道,“太女,不过女子?母亲……”

    “对,大楚之君怎能是一名女子?”

    赵氏美滋滋地看着自己俊俏的儿子,昨日若敖子克被贬之事也不在意了,有了未来太子,还怕没有锦绣前程,命人端了果点点心吃着早茶,然后又命三房的管家去挑选些最好的礼物,要配的上未来太子的身份,同时也准备吴王妃丧礼吊唁之物。

    若敖子兴高兴地倚坐在长榻的另一侧,自从国宴答应下来三公主的婚事后,他就一直被大哥和二哥说道,说他耳根子软,不该听赵氏的话答应娶了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公主回来,给若敖氏蒙羞。

    事后,想想,确实不妥。

    毕竟他的克儿和琰儿相比也不差,再不济也至少要娶个像周菁华这样的干干净净的小姐,没有背景无所谓,反正这楚国之中还能有背景比他们家还硬的世家不成,不过锦上添花罢了。

    最不济不能戴顶绿帽子。

    为了这事,儿子没少跟他们夫妻二人摆脸色。

    赵氏却一直说是大房和二房嫉妒他们。

    如今风水轮流转。

    吴王妃生子,以后只剩下他们嫉妒的份。

    若敖子兴翘起二郎腿,在美姬奉上切好的水果,乐悠悠地搂住两个小美人往榻上一靠,嘴上哼着小曲,“竞春台榭,媚东风、迤逦繁红成簇。方霁溪南帘绣卷,和气充盈华屋。金暖香彝,玉鸣舞佩,春笋调丝竹……”

    两个美姬闻言连连夸道,“三老爷这词念的可真好,这富贵盈盈,金暖华屋,说的不正是我们三房吗?”

    “哈哈……”

    “以后我们三房就成了令尹主院。”

    这一大早,得了消息的各家,不仅往宫里派人吊丧,送礼,居然还有人把贺礼送到了他们三房,而秦红一到了若敖府就被赵氏请进了她的屋子,还赏了重赏。

    “你家王妃生了公子不幸薨了,我们已经得了消息,你回去给公主说让她安心照顾小公子,后面有我们若敖氏三房给她姐弟撑腰,而克儿和三公主的婚事,我也想等王妃的丧事结束后,亲自请我们令尹大人向大王定个吉日,无论如何绝不能委屈了公主。”

    “是,三夫人,秦虹会将您的话一字不差地带到。”

    “好丫头,以后好好伺候三公主。”

    赵氏拍了拍秦红的手,拉着她说了不少的话,看了一眼她姣好的容貌,再想到自家儿子和他父亲一样风流成性的性子,这样标致的美人也必然会收了的,还不如她早点打点好,也好在紫烟宫中多双眼睛。

    于是她当即脱下臂上一对玉镯带在她的手腕上,“我看你也是个明事理的丫头,以后我家克儿迎娶了三公主,必然也不会亏待你。”

    “多谢夫人看重。”

    秦红被迫收下赵氏的手镯却如逃命般离开。

    若敖子克斜倚在窗边,一直笑眯眯地看着这位三公主身边的第一侍女官走出门,“娘亲,未免想的太早了吧?”

    “怎么能不想早一点,说实话,娘也知道让你娶那个三公主委屈你了,自然得帮你再挑一些好的。”

    赵氏对于秦红的懂眼色十分满意。

    若敖子克暗自撇嘴,对于赵夫人从事插手他的婚事不满,“这也算好的?”

    待赵夫人离去,有人来报,“胭脂姑娘前来探望。”

    若敖子克才换上笑颜命人将她迎了进来,笑道,“你今日怎么来了?”

    “你被大王打了四十大板,我能不来看你?”胭脂瞪了他一眼,骂他没有良心。

    若敖子克轻笑将胭脂搂进怀里,命她为他剥着淮南上贡的贡橘,一副根本不像受伤的样子。

    胭脂打量着他这逍遥自在的神情,拉了拉散落的衣襟,咯吱轻笑,玉指轻点他的胸膛,“外面只道三公子受了杖刑去了半条性命,胭脂急的跟什么似的赶来,如今看来,可不像……”

    “若是受顿伤,能让胭脂亲自来看望我一趟,这趟责罚也不算白受。”

    “真是想的到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