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百零八章 荆蛮风雨(感谢孤夜神无的2张月票)
    若敖子克与胭脂二人笑笑说说,不久若敖子克拖着“伤腿”和赵夫人一起进宫吊唁,胭脂顺势告辞离去。

    迎来送往的女市,人人见到胭脂带笑从若敖氏归来,团团上前,胭脂一条香巾甩到他们脸上,啐骂道,“你们这些家伙,平日里不见你们殷勤,今日倒是一个个贴上来。”

    “那是因为我们知道胭脂你是三公子唯一的红粉知己。”众人笑脸说道。

    “三公子如今怎样?”

    “快说说!”

    “你们想问令尹大人到底要如何吧?”

    胭脂举袖掩嘴轻笑,众人期待点头,可是她只吐了四个字:“无可奉告!”然后扭着腰肢上了二楼,留在一楼的贵族子弟脸色陡然一冷,“一个女姬也敢对我们如此无礼,仗的不过是若敖氏的势。”

    楼上“哐当”一声朱门阖上。

    胭脂那带笑的脸也冷了下来,轻哼一声,“你们还没有倚仗呢!”

    屋里坐着的一个女子慢慢抬头看向迎面归来的胭脂,挑眉道,“回来了?”

    “你拿着刀剑逼我,我能不去吗?”

    胭脂冷哼,目光落在她身后像跟屁虫一样的带刀护卫身上,最后看向这位女市的新负责人——青女司。

    “消息呢?”

    青儿并不在意胭脂的反抗,她有的是手段制服这些不听话的,也刚好给不服的人立立威。

    “按照三公子得来的消息,令尹大人怕是要对越椒动手,而大王年老智昏已生易储之心。”胭脂不甘愿地回道。

    “好,这几日,你就往若敖氏跑的勤快点,所有胭脂水粉打点,都会有人替你安排好。”青儿满意她的回复。

    “你究竟是谁的人?”

    胭脂目光如炬地盯着她离去的背后。

    “你只要知道,以后女市都归我管就行。”

    青儿回头一笑,然后双手轻拍,有人从外面将这间屋子反锁,胭脂恨恨跺脚,“等三公子当上令尹,看你一个女司怎么得意,莫说一间屋子就是整个郢都也没有我不能去的地方。”

    青儿走出房间,目光晦暗,小手摩挲着二楼的朱漆栏杆,看着一楼大堂中行行色色的男男女女。

    易储?

    青儿柳眉轻挑,目光一闪,走进她的独室,抄起小刀,拿起一片竹简用小刀刻了一段蝇头小字,然后以蜡封装起来,并盖上她个人的私印,叫来原先的女司命道,“命人进宫把这个交给太女,速去,速回。”

    “是,青儿姑娘。”

    ……

    另一厢,离开若敖氏的秦红她们坐在回宫的马车中,回望若敖氏的锦绣繁华,暗暗簇起一双柳叶眉,几个小宫女出了府坐在车里连连贺喜道,“恭喜秦红姐姐,以后可能我们就要改口了……”

    “哪里来什么喜不喜,你们乱嚼什么舌根子?”

    秦红却涨红了脸斥道,“你们以为三公主的驸马是我们这样的身份能攀附的吗?”

    “可别忘记了先前的王小姐,李小姐,张小姐……她们一个个怎么毁容,喂了白蛇,差点丢了性命的?……若是你们喜欢,我把这对催命的镯子送她得了。”

    秦虹一番数落,甚至将赵夫人送的镯子也脱了,以明心意,几个小宫女才噤若寒蝉的连连点头,她们差点忘记了三公主是最善妒的女子。

    秦红眼见几个小宫女收了心思,才收了狠话,眼观鼻,鼻观心,坐在宫车之中,思忖着回去之后要怎么联系太女,将此事告之。

    可是紫烟宫的来人去了三房的消息不径而走。

    二房在为芈凰的生产担心,王夫人不在无人关注,但是大房的吕氏本就因为流民案要为越椒赔偿之事而暗恼,如今二房三房一个赛一个,怎叫身为大房主母的她不气?

    带着若敖雨去看望一病“不”起的若敖子良,给他说什么,他好像听到,又好像没有听到,病怏怏的模样,神色委顿,一直犹在梦里一样连连茫然问着,“是谁烧了若敖氏的金匾……究竟是谁?”

    眼见他完全不想理事,躺在床上发着梦呓,吕氏出门后实在气不过指着若敖子良的屋子回身骂道,“还能有谁?不就是你一手养大的野狼崽子!”

    吕氏想到这些就恨不得进屋和若敖子良大吵一顿,却被若敖雨和几个仆妇劝住,拉走,“夫人,算了……”

    “娘,父亲就这性子,你生气也无济于事。如今先看二伯怎么处理大哥这事,相信二伯身为令尹比起娘才是最急的,如今要易的可是太女的储君。”

    若敖雨好言劝道,吕氏听了这些,才收了怒气,携着若敖雨离开。

    殊不知,在她们离去后,若敖子良倚在床上举袖掩面而泣,“为什么?”

    “他们是血脉至亲……”

    ……

    楚忠堂外,大雨绵绵。

    大房的管家举着伞,回头看着一车一车的尸体往府外拖,挥手命道,“都快点,把昨夜府中家法处置的家奴拖走,免得大雨留在府中腐烂了。”

    接到仆街的头命令前来拉车的野狗,老五,老八三人穿着蓑衣,淋着冷雨抱臂守在若敖府的后门外,头顶也没有一片瓦檐遮挡,两侧还有森严的兵甲。

    三人站在雨中小声闲话道,“狗哥,你们说他们这么急匆匆地叫我们过来,做什么?”

    “不知道,等等。”

    野狗低头拧着身上挂了雨珠的衣衫,想要驱赶身上的寒冷。

    可是天下着雨,这样冷的天气,只有一件蓑衣夹杂着湿衣裹在身上冰冷的难受,可是再苦再冷,他们都没有离开。

    这是野狗,老五,老八他们在得了芈凰的允许后参加凰羽卫的第一个任务。

    负责城中各府消息的传递,情报收集。

    三辆大木车停在大雨之中,一直等着若敖氏府中有人出,过了许久才有一大批若敖六部的将士用拖车拖着堆积如山的死尸步出后门,血水顺着木车流了一地,汇成血河。

    老五吓的手足发白,却在对上若敖部将冷然的目光时,立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然后低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高门大户死人,稀松平常。

    尤其是若敖氏这样的世家门阀。

    大房的管家举着伞对呆立的三人命道,“快点,把这些死人都给拉走!”

    “是是!”

    三人哈腰上前,守在后门的一群野狗也闻到血醒之味,狂吠地向着这边冲来,若敖六部的军士有军爷随意地扔了一个死人喂给疯狂奔来的野狗。

    野狗见着这人不如狗的画面,目光愣了愣,直到老五一声招呼,三人才一起将三大车的死人混着冷雨留了一地送到城外的乱葬岗,愤愤骂道,“幸好我们不是若敖氏之奴,这人命轻贱的连野狗都不如。”

    说到这里,老五呸了两声,“狗哥,我不是骂你!”

    大雨中,野狗戴着雨蓑低头扛着大铁锹努力挖了一个大坑,把这些死掉的奴隶埋起来,目光冷硬,“记住我们以后为太女效命就行。”

    ……

    一夜之间,大王生子的消息在有心人的传播之下,迅速地在郢都内外议论着,老汉下完夜提着梆子就看见满大街有禁军敲锣打鼓地庆贺,同时宣布王妃薨逝,大王大赦天下的消息。

    他眉头一皱,本来准备回家休息的,拔脚往万记馄炖而去,此时堂中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却不是来吃免费馄炖的。

    昨日赢了流民案的狂欢,一夜之间,随着这满城风雨吹散于无形。

    贵族们人人神色悲喜交加,而庶民们也悲喜交集。

    可他们悲喜的原因。

    各有不同。

    楚穆王十九年八月十七,坐拥大半个南方的楚国,历史传承三百年的楚京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对着全天下宣布:“八月十六晚,楚王妃诞下一子,名为公子息,特大赦天下,以告慰先祖庇佑。”

    司徒氏因此死刑改为流放千里。

    当狱中听闻消息的老司徒,爬到司徒南的身边抱着他放声大哭,“南儿,没事了……我们不用死了。”

    “小公子出生,大王大赦天下。”

    除了胸膛还在微弱的起伏,严刑拷打的司徒南已经奄奄一息,与一将死之人无异。

    他无力地躺在稻草堆上,听到老司徒之言,就连牵起一丝笑容的力气都没有,只望着老司徒一脸死灰地问了一句,“是吗?……父亲,我还能活着出去?”

    几个狱卒磕着瓜子从他们的牢房边走过,往里面看了两人一眼,摇头笑道,“哈,他们还想出去?”

    “你哈……就算出去,也当不了你的贵公子,流放西南之地,那里可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荒蛮和吃人的野兽。”

    “殊不知,有些地方,死了比活着舒服。”

    ……

    这个消息也快马加鞭地随着令尹子般派人送信北上的传令兵,如一枝一往无前的利箭向着北方中原的腹地疾驰射去,整个九州因为公子息的出生蠢蠢欲动。

    与此同时,一场大战随着暴雨从南方突袭了北方刚刚结束。

    北方一夜之间,冷得直如南方的深冬。

    不习惯北方气候的若敖六部兵将全部换上了厚厚的棉衣,还是寒冷刺骨地紧紧握着手中金凤旗,与常年值守宛城的孙侯的铁卫军一同把守着楚国的北大门,与晋军抗击着。

    伏牛山中,大雨滂沱,营地之上,铁卫军的铁戟旗和若敖氏的五尾凤旗委顿垂下,一片萧索昏暗之色。

    大帐中,已经生起了熊熊燃烧的炭盆,孙侯掀开帐帘走了进来,关切地对若敖子琰建议道,“子琰,我们得加快速度推进这场战争了,否则若敖氏的战士们不熟悉北方气候,必然越到后面,越是对我军不利。”

    “是,外祖父,子琰明白。”

    大战,若敖子琰身着黑色大毫,曲指轻叩桌面,他的另一只大手边握着一个空空的牛皮水袋,已经喝完。

    清浦撩开帐篷沉声说道,“公子,我们刚刚劫了一队宋军,活捉了他们的宋国女公子。”

    “嗯!这个宋国女公子华胥和晋公子流殇定婚,此去晋国就是为了结宋晋之好。”

    若敖子琰听到这里说道。

    “所以公子,我们要不要杀了这个女人,这样宋公一定会责怪晋国没有护卫好他们的女公子,宋军必然对于保护不力的晋军心生怨怼,两国联姻必然告吹。”

    清浦话落,江流携着一个用麻袋装着的女子,走进来,三下两下揭开麻袋露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

    孙侯看着地上从麻袋放出来的年轻女子,皱眉道,“子琰,此计虽直接有效,可是你身为三军统帅,若用此计,未免过于狠毒。”

    若敖子琰闻言点头,“祖父放心,子琰还不屑以一女人的性命赢了这北伐初战,凭白失了我大楚气度。”

    “好,男儿建功立业,当如此!”

    孙侯闻言大笑,如蒲扇的大手生重拍了拍他的肩头,对于这个孙女婿更加满意。

    他此次带兵前来汇合,几个义子孙无义他们也连连称赞,但是他却担心若敖子琰偏于攻于心计玩弄权术,而失了为帅者的浩然之气。

    待孙侯离去,匍匐于地的女子,缓缓起身,仰面看着上首坐着的年轻男子,道了一声,“我叫华胥。”

    若敖子琰闻声微诧。

    凝眉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子。

    一刹那,被她的容貌所震惊,虽然珠钗已除,鬓发皆散,一身泥泞,可是却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女子柔弱之美,眉羽精致如剔羽,五官精致,倾国倾城。

    果然绝色。

    纵然如此,见惯了美色的若敖子琰快速地收回目光,只道了一句,“我知道你是宋国女公子,中原第一美人,华胥。”

    “华胥知道公子知道……”

    华胥清清淡淡的声音道了一句“知道”。

    目光轻轻浅浅,落在头顶之上眼眸星寒惊,如今震惊九州的年轻男子的身上,没有错过他眼中那一刹惊艳后的快速回神,而是目光穿过飘飞的帐帘,望向更远的荆南,为那突来的南方风雨,剑眉深皱。

    只这一眼,她就输了。

    输给了那个不在此地的女子。

    华胥微微一叹,自顾一笑。

    十年前,她隐于人后看着他,与中原青年俊杰雄辩滔滔;十年后,她现于人前看着他,与中原诸侯争雄九州。

    可是从始至终,她只是看着她,却从未入他的眼。

    空有第一美人的称号。

    华胥未经允许,却突然站起身来。

    清浦却眉头微皱,腰间长剑出鞘压在她的肩头,上前喝道,“清浦不管你是宋国女公子也好,晋国公子之妇也好,如今你只是我楚国俘虏,休想动什么心思。”

    华胥展袖以示并无兵器藏身,淡定说道,“华胥身无寸铁,如何行刺武震中原诸侯的楚国第一公子?”

    “不过一个女子,还乱不了我大楚十万之军。”若敖子琰扬手,劫断了清浦后面要说的话,“好了,将她带下去,好生安顿!”

    华胥闻言跟着清浦离去,到了门边,却突然顿住脚步,回头再度说道,“公子虽知华胥美名,却从未正眼看过华胥一眼。”

    男子闻声抬头又看了她一眼,剑眉一挑,冷冷说道,“此一眼,可够?”

    这一眼,幽深若渊,不知深浅,却寒彻入骨,好似这八月冷雨浇凉心头。

    华胥被这一双眼盯着,心中一时委屈,含泪笑道,“够。”

    只见男子闻言突然上前,华胥凄美一笑,却没想到他的一只大手高高扬起,却落在她一双盯着他的美眸之上,冰冷无情的话语敲打在她的耳边说道,“可是我不喜欢你这双眼睛,笑的时候像她,可是她不会这样自怨自艾地笑。”

    “因为自怨自艾,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男人说完就不再与她多言。

    命人将她带出。

    “等战后将她送回宋国!”

    “是!”

    清浦领命将她带出,可是华胥却不肯挪步,站在大帐前,目光流连,频频回首。

    她不知道有生之年,他们是否还有一面之缘。

    那时,她再也不会这样笑了。

    若敖子琰走出大帐,江流为他撑开大伞,站在雨中,他抬起头来望着西南的方向,目光悠远,带着说不尽的幽深,就像是源远流长的大江,剑眉深皱,冷然开口问道:“派人回去传信给太女的人到哪了?”

    江流心中算了算,“按路程,应该过了荆城。”

    “荆城……还有好远。”

    男子轻轻吐了一句,淹没在风雨之中,无人听到,良久命道,“大军拔营,直逼新郑。”

    “可是公子,还在下雨!”江流一愣。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男子望着北方目光星寒,囊括九州,吐了八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