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百零九章 暴雨进击(感谢鲁大尸的2张月票)
    隆隆的暴雨之声掩盖了不断进击的铁蹄声,行军声。

    浓浓的乌云将天地包裹的一片黑暗,明明白日,风雨中的远古森林宛如巨兽,什么都看不清,有大军在密林中背负箭馕,武器,就连干粮也不带,摸着夜雨踏平丛林中的草地,长驱直入一马平川的中原腹地。

    新郑作为郑国的国都,对于想要南征北伐的楚晋二国,其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大雨中的晋宋卫联军营地,从伏牛山脉向新郑每隔十里相间排列着,巡逻的士兵在大雨之中的宋国营地敲响了第三遍锣鼓声后,军营中响起彼此起伏的酣声,或低或高,最后全部淹没在帐外的大雨声中。

    接连受到楚军猛烈攻击了多日的北方联军,终于能趁着这场大雨,停战休息一两日,修整兵器,战车,投石机,羽箭,攻固营地的防御缺陷,深挖战壕……

    此时的华元还不知道华胥被掳,解了佩剑,坐在榻前揉了揉酸痛的四肢,忍不住骂道,“蛮夷就是蛮夷,说好了约定战场和时间,到后面什么战争礼仪都不要了,想打就打,想退就退,一点不给人准备和休息,用膳的时间。”

    一边抱怨,华元一边拉起棉被终于可以偷得一息安枕入眠之时。

    若敖子琰淋着大雨,浑身湿透,亲自率领着若敖一部和孙无义所带领的铁卫军,绕过前方晋国的防线,向后方宋军把守的最后一道防线的新郑都城快速奔袭而去。

    因为绕道,二者之间相距近五十里的路程。

    加之大雨行进缓慢,还要尽量的不发出太大的声音和动静,望着远处那座黄河之畔依稀还亮着火光的一方城池。

    三十里!

    二十里!

    城池的轮廓在大雨中越来越清晰!

    十里,城墙上的士兵已经能够依稀看见!

    五里!

    透过江流手中的火把,借着密林掩饰楚军行迹的若敖子琰已经可以看见巍峨耸立高达近十丈的高墙,还有高墙下连绵起伏的宋国营地。

    面对他的三万铁骑,面前的宋军于他而言不过一道米糊的防线。

    若敖子琰骑在战马之上,清浦江流护卫在一旁,他沉声说道:“外祖父在后方已经为我们牵制住了晋卫两国主力,而今我们只要在今夜端了整个宋国军营,从后方钳制住整个北方联军的粮道,必能拖死整个北方联盟,待他们所剩不多的粮草消耗待尽,那么此战,不消几日,北方联军不攻自破,我们不费巨大伤亡,就能解郑国之围。”

    孙无义驭马在他身侧听着他这大胆的计划,双眼一亮,拱手请命道,“好!那驸马,无义愿带领铁卫军先行在前为驸马开道!”

    若敖子琰大笑颔首,“那子琰就在这里等义兄斩下宋国华元首级!”

    “且看我铁卫军的!”

    孙无义一声大喝,抓紧马缰,手提青铜长戟,双腿一夹马股,身后的铁卫军顿时在雨中竖起三叉铁戟的孙侯战旗,“铮”的一声,寒冷的锋芒划破连绵的大雨,森然出鞘,在漆黑的大雨中划过一片片嗜血的青芒!

    瞬时间,万马奔腾!

    呼啸的吼声,震动天际,这个距离他们已经再也没有隐藏的必要,这个时候他们将用刀锋收割眼前所有的敌人!

    孙无义兴奋异常。

    这一战在若敖子琰的带领下前所未有的占据着所有战机和上风,就连先发制人的晋军也被他们接连打的措手不及。

    按照若敖子琰的计划,不到三个月,郑国之围可解,北方联军将撤出郑国战场,一血城濮之败,并且提前结束这场战事,剩下的就是战胜谈判后诸侯间的官方博弈。

    “杀!”

    孙无义一声高喝,冲在前方,身后的铁卫军每一个人都奋勇冲杀。

    前方的宋军在听到这一声呼喝的时候便发现了对方的存在,黑压压的兵潮漫天而来,那一声声马嘶长鸣,那一声声仰天长啸.....

    意味着楚军转瞬即至。

    这个时候根本就不需要人通知,震颤的地面已经早已经唤醒了所有人,无论熟睡中的士兵,还是刚刚入眠的将军,在这一刻纷纷提剑迎敌。

    无人知道楚军是如何绕过晋卫联军突袭到了他们面前,宋军只来的及冲出营帐大吼:“敌袭!迎战!”

    华元想要穿好他的铁甲,可是孙无义哪给他的时间,宋军其余将领仓皇失措间,匆匆组织士兵出击,一道道拒马被安置在了距离前方五百米之处,削尖的木桩对准了前方奔袭而来的铁卫军,后方一排盾牌手,然后是羽林卫拉弓上箭,只等他们进入百步射程之内发箭。

    马蹄声越来越近!

    两百步!

    一百步!

    “射!”

    万马奔腾,利箭勃发。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厮杀。

    一道道羽箭在孙无义的铁骑掩护下,在大雨中带起无数道雨花,与楚军放浪的狂笑声交织在一起,如蝗潮一般向着宋军射去,带着一股势如破竹之势,铺天盖地而来,让那些刚刚冲出营地准备就绪的宋军死于非命,紧跟着铁卫军的步伐,若敖子琰所率领的若敖一部张扬旗帜,狂驰而来,就像人肉收割机一样收割着宋军的性命。

    宋军簇拥着华元不断向北方宋国溃逃,若敖子琰骑着战马冒雨带领若敖一部人马追击了整整一日,穿越半个郑国,创造了春秋时期追袭败军最远追击的一次,并且第一次于中原腹地横扫北方联军之一的宋军的所有残余势力,一场后世被称为“雪耻之战”的楚晋之战的转折一役,由此重新打响了楚国若敖六部的黄金凤旗的不败威名。

    坚守城池近五十多日的郑军打开城门迎接楚军带来,楚郑合兵,宋军最后败于大棘,华元被俘,获乐吕及甲车四百六十乘,并斩断晋国卫国补济的粮道,死死扼住晋军南下的咽喉。

    当赵穿收到宋国战败的消息的时候,命人火速求援秦国,与此同时,若敖子琰的一封亲笔信也连日送往秦国。

    虎视眈眈楚晋双雄争霸的秦国其实早就屯兵于秦境,等待大战揭晓,待价而沽。

    “驸马此信到了秦公手中必会令秦公倒戈相向,哈哈……”孙无义一想到若敖子琰写给秦公的手信,连连大赞,“晋军半月内必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