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一七章 大楚将倾
    当若敖子琰被传出“寡人之命”时,他没有怒而杀之,而是徐徐图之,甚至害怕令尹子般及若敖氏全族会反,而今日他却因为“公子职”这个成王从小偏爱的弟弟理智尽失。

    隐在十二流毓后的楚王在众人质问声淹下后,随意地理了理凌乱的衣襟,顺便整理了一下思绪,回归理智。

    坐在王座上,一双干枯而苍老的大手握了握手下冰凉的王座。

    隐在重重帘幕之后,那双老眼昏花的蜂眼,突然间清明了两分,然后他一脸惋惜抚着额头,扬声自责道,“寡人今日这头又昏了,怎么会失手错杀了子般呢?……那众卿将子般抬回去以令尹之尊好好厚葬吧!”话落就命赵常侍安排后事。

    他的一句话,一个权倾朝野十九年的令尹轻飘飘地随着他这自责的一语,落下一生。

    李老怆然想笑,可是却笑不出声,反而有两滴清泪划过眼角。

    周穆死了,成老死了,老司徒死了,如今令尹也死了……

    下一个是不是轮到他李氏了……

    楚王心狠至此,过犹不及。

    什么头昏了?

    哈,每次昏的都是时候!

    若敖氏族人还想再争辩,却被李老拉着他们跪地叩谢君恩,“臣等叩谢大王。”

    人被杀了,还要感谢。

    这就是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众臣不禁发出一声唏嘘,犹生兔死狐悲之心。

    楚王“嗯”了一声,也掉了几滴老泪,众臣反过来还要劝他不要自责,而他在众人劝解下快速地收了声音,只是转而说到,“子般既然不在了,那空出来的令尹之位还是得有人接任,按照《双敖盟约》就由……”

    他的大手在众人头顶一一划过,此时所有人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他的手先是落在了身边的越椒头上,只见他如狼的目光忽尔振奋一闪,而楚王的眉头隐在十二流毓后暗皱,又看向若敖子良神情委屈不服,又不喜,然后越过子良看向最后排被他刚刚贬斥的若敖子克,这个好像是自己的三驸马,但是这人在流民案中有点不老实……

    楚王想了片刻,突然发现这令尹之位竟仓促之间无人接替。

    总不能杀了令尹子般,换上若敖子琰吧。

    忽尔,他就这样想起,携十万楚军还在北边的若敖子琰,回来看到其父之死会如何?

    此时,他握着扶手大手一紧。

    楚王胡蜂似的双眼中染上一抹黄蜂尾上针的寒意,不禁为自己刚刚的冲动暗恼,于是想了又想扬声问道,“对了,那个为了寡人赢了三国会盟,揪出周穆这个蛀虫,还办了流民案的成右徒在吗?”

    左右文官跟随令尹子般半生,闻言举袖泣声回道,“大王!成右徒今早奉令尹大人之命,为确保楚晋大战胜利,前往东郊北上送粮。”

    楚王听到这里面色一晒,却因为坐于高处,并不明显,“噢”了一声后,道,“那这令尹之位就由他回来接吧!”

    楚王大手一挥,此事说定,“反正成氏也是出自若敖氏。”

    “寡人这也不算违了武王盟约。”

    若敖子克等族人想要出声反驳,可是他们的声音怎么能影响楚王的决定,若敖越椒跪在他的身前,也没有得到他一声转还。

    李老大笑“天意”。

    潘崇拉了拉他跪地领命,“大王明鉴!”

    随后所有人跟着接受了若敖氏的时代结束了,成氏的时代即将崛起。

    楚王随意挥了挥了手,指着若敖子良,“而子良吗,你也老了,前些日子,不是奏请司马之位要由越椒来担任吗?寡人准了,如今新令尹不在,就由潘太师代为主事了!”

    待楚王离朝,年过六旬的李老脸色苍白看着地上倒下的子般,这一瞬间,他仿佛看见的不是一个人的倒下,而是一个世家共享的时代,随着子般的倒下,在楚国划下一个终结……

    初升的金阳透过敞开的三十六道朱门,洒在他儒雅的面容上镀上一层鎏金的光彩,可是嘴角染血,就像楚忠堂上那悬挂了三百年的金匾,突然间“轰然”一声跌落地面,摔的粉身碎骨。

    即使未来楚国尚在,他们的权势犹在,他们的奴仆犹在,却再也不会是那个最鼎盛的世家共享的时代。

    身为子般的第一心腹,他与晕倒的若敖子良一样无力地跌坐在地,随后大批的子般附庸者纷纷扑倒在子般身前,痛哭。

    殿中,哀声四起。

    任自己的亲子在他耳边一边边地唤道,“父亲,父亲……您怎么了?……您不是早就想取若敖氏而代之吗?”

    “可是我们真的取代的了吗?”

    连令尹子般都做不到的事情,李老怆然地看着血泊中的令尹子般叩头三拜,缓缓说道,“以后我楚国之内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子般了!”

    “还有驸马啊!”

    李老之子说道。

    “驸马啊……”

    李老的目光望着殿外,望向遥远的北方战场,轻轻地自问,“驸马还赶的回来吗?”

    目光不经意间划过空出来的太女之位,不知道今天这一事,是大王有意将太女拘在东宫,还是无意为之。

    “太女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

    陈晃和成大心焦急道,“二弟离开的太不是时候了……”

    潘崇在咸尹的搀扶下,扶着额头,沉痛地闭了闭眼,叹道,“这历史也不知以后要如何书写今日子般之死……”

    “令尹大人一生专权,于家族有功,于国无益。”咸尹皱眉道。

    “也许吧……子般死了,我们的时代也该落幕了,我们这些老家伙适时候也该退场了……”

    潘崇微微失神,“若说有错,子般这一生算计无疑,却漏算了当年越椒一命,今日身首异处,明日我楚国大乱将至……”

    长风卷起,雄鹰高飞过荆蛮的天空。

    从清晨起,钟塔之上,寺人执起金枕木“轰然”敲击在金钟之上,发出悲鸣的煌煌巨响,百姓们齐齐回头仰望,森严的楚王宫门轰然大开,潘崇命人以紫檀金棺收敛令尹的尸身,整理好他的朝服,一路由百官禁军护送他返回若敖氏。

    今日的若敖氏再没有了往日的趾高气扬。

    所有人小心翼翼地抬着中间的一方黑色棺木,正午的阳光照射在他们的官服和铠甲上,未干的血迹斑斑点点无疑。

    当一直插在楚宫城头高扬的五尾金凤旗降下,盖在那黑色的棺木之上。

    所有人的眼睛有一瞬间的惊愕,北风吹起棺木上的旗帜,猎猎作响,那一刻,钟声八响为他送行,可是百姓们却仿佛听到了楚国将倾的第一声钟响,回荡在整个荆蛮大地之上。

    刘亦震惊地看着当中的棺木,被人告知:令尹大人突然没了。

    全城都被这突来的死讯淹没了声音,有一个人理应出现,却迟迟没有出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