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二零章 置之死地(感谢大家一年来的支持!)
    “拿我的雕翎箭!”

    站在岸边的越椒命道。

    闾一快速地将箭矢递上,他接过金雕羽毛制成的铜箭,再度拈弦,搭箭,一双铁臂缓缓拉开巨弓,眯起双眼,对准了湖中游动的暗影,弓如满月,“铮”地一声放手!

    “嗖”的一声锐响,势破北风,震动耳膜,射入湖面。

    雕翎箭金色的箭头在幽暗的湖面破开一道金色的水隙,向着芈凰她们射去。

    司剑回身一把推开他们,挡在身后,用力振动手臂大喊道:都走啊,护着殿下!

    可是说出来的话全变成一串晶莹的气泡。

    如泡沫般融于水中。

    芈凰用力眨了眨眼,分不清流出来的是眼泪,还是沾湿了咸咸的湖水,眼角涩疼。

    养由基死死拉着不肯离去的她和成贤儿快速游去,可是她一次次回头看着司剑在水中浮浮沉沉,大眼发亮,对她张嘴大笑,挥手,咳出一长串带血的气泡,嘴唇开开阖阖:殿下,还记得我捡到的那个美男吧?……

    我刚刚看见他了……好俊!

    比驸马还俊!

    色女!

    芈凰突然挣开养由基的手,向她努力游去,如玉的手指拉着她:走!以后我要把姬流觞带到你面前,任你临幸!

    金尖的雕翎箭在她胸口开出一朵雏菊花苞,浓墨一般的血汁在水底绽开巨大的血花,浮上水面,染红了整个白龙潭。

    站在岸边的虎贲禁军大喜:“公子,中了!”

    “你们又见到了?!”

    若敖越椒浓眉一挑看着这些不用脑子说话的士兵,只见他迅速地掐住鼻子,“大人,我帮您下去看!”

    水中血色渐浓,挡住了能见的视线,将手中的巨弓递回到闾一手中命道,“给我封锁白龙潭,只要她在这潭底,就跑不掉,她总不能一直在水底不出来吧!就算她逃了,以她现在这样的状态也逃不出王宫,全宫搜!”

    “是,公子!”

    如墨的龙潭里,芈凰一把扯掉头上累赘的凤冠,即使扯的头皮生疼,眉头也不皱一下,同时拉扯着司剑身上的铠甲,一边游动一边快速剥下二人沉重的衣裳和铠甲,然后嘴贴嘴向她口中度着清气:司剑,你再坚持一会,我们马上就到了!……你忘了?我是全天下最厉害的公主!……是你说的!是你说的!……所以,你不准死!

    今天,你的公主要带着你一起离开,离开这座前世困住一生的龙潭。

    绝不死在这里!

    重蹈覆辙!

    我发誓!

    她闭着气向众人眨了眨眼,指指身上的衣裳和铠甲。

    养由基看着阿信等人三去五去二快速脱掉笨重的铠甲和衣裳。

    明明危险没有解除。

    芈凰却曼目明亮如星,在水中一挥手,和养由基一手一个,拉着司剑和成贤儿:走!

    不再浪费时间,肺部稀少的空气只够她们支撑片刻。

    头上的金银玉器凤冠一一挣脱,长发如水藻般披散开来,划过碧绿的湖水,如烟如旗散开,他们如一只只游鱼快速向潭底游去。

    芈凰顺手抄起众人脱下的衣裳,挂在湖底的假山水藻之上,然后穿过大片碧绿的水藻朝相反方向游去。

    所有人。

    越潜越深。

    光线越来越暗。

    波光粼粼的湖面远的几乎好像一面银镜,悬挂在头顶上方,被落入潭中的禁军接连砸的粉碎,“哗啦啦”的水花激荡起无数晶蒙的泡沫,迷蒙了越加昏暗的湖水。

    无数会水的不会水的士兵摆动着四肢,持着兵器,跳入寒潭紧随而来。

    继续追捕……

    一片片衣襟在水中飞舞着,向他们招手,就像被困于龙潭的死尸,他们望着水藻中飘浮的衣摆,欢快地游去,用力扯下水藻缠住的华衣,铠甲片,瞪眼,张嘴咒出大串骂人的泡泡:他娘的!

    这是她们的衣裳……不是人!

    我们受骗了!

    他们人呢?

    没看到!

    会不会淹死了……

    有人在水中摇头眨眼:不会!

    他们不是人!

    不会死!

    有些水性不好的实在受不了,捏着鼻子,张着嘴,大口大口想要呼吸空气,难受地浮上水面,等待他们的却是站在岸边的一排弓箭手开弓拉弦对准了他们,士兵们尬笑道,“我们再下去,找找……”

    “生要见人,死能见尸!”

    又再度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继续找。

    龙潭很大,贯穿了整个紫烟宫最富盛名的藏(春)园的水系,士兵们沿着小河四下寻找,除了先前落水的士兵的尸体随水漂浮着,就是找不到芈凰她们。

    有士兵不甘心吐着泡泡,捶打着水波:该死啊!

    死了这么多人!

    他们怎么死不了……

    山鬼不成!

    “找,继续找!”

    寒潭之上,若敖越椒的咆哮声此起彼伏,“废物,连个怀孕的女人都抓不到!”

    “还要你们干什么?全部祭奠死去的神龙吧!”

    染血的利剑在他手中划下,瞬间结束了十数条性命,众将士噤若寒蝉,一轮一轮的弓箭射击着,诺大的湖底,一个掩藏在潭底犄角深处大片大片水藻后的幽暗洞穴,被芈凰熟悉地扒开,出现在众人眼前。

    洞穴常年漆黑无光,伸手不见五指,不知里面隐藏着什么危险和巨兽。

    和芈凰梦境中的洞穴一模一样。

    可是众人不知,紧闭呼吸。

    惊奇地看着这方洞穴。

    眨眼看着她:太女你怎么知道龙潭下面有洞穴?

    芈凰什么也没说,已经钻了进去,前世今生她都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主动再跳下这座吃人的龙潭,这个地方对于她而言带着死亡的记忆,可是今天她跳下来了,为了生,循着上一世的记忆,寻找着湖底深处这方石穴。

    石穴后方是数十根石栅栏,湍色的流水声,在游入石穴中传来,还有或明或暗的光亮在石栏的后方。

    这个铁栅栏芈凰曾经在楚宫一个建筑布局图上看过。

    这里是白龙潭连通着宫外河流的地下管道。

    她们只要从这里逃出去,就可以逃出生天。

    这是她刚刚想起来的。

    她前世死前,被白龙拖至湖底,而这里是它休眠之地,如今没有白龙,自然不用害怕,芈凰当先紧了紧手中的青铜剑,快速滑向石穴之中。

    “咔嚓”一声,使出全身的力气劈向石栏,回头看着养由基和阿信道:劈开它,我们能就能活了!

    养由基和阿信二话不说,手中的大剑挥出,浑浊的潭水迷蒙了他们的双眼,胸腔中的空气越来越少,所有人脸色胀的通红甚至发紫,依然狠狠地劈向缠满水藻的栅栏,一剑一剑砍下去,憋着气,用尽全力,为了生。

    幸好天长日久,这些石栏早就被河水冲蚀腐烂掉了,不过几剑下去,就有了松动的迹象,就连虚弱的司剑见此也露出一丝无力的笑,养由基和阿信二人凭着巨力,使出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一脚蹬在岩壁上,双手重重用力扒开松动的石栏。

    没有发出“碰”的一声巨响,更巨大的水流随着暴力砸开的石栏快速地袭卷住所有人,冲向地下河道,昏浊的寒潭水中,一双曼眸亮若星辰,看着栅栏大开的地下水道,拉着司剑张开口只吐出一长串的汽泡:司剑,我们成功了!

    司剑面无血色地虚弱轻点咧嘴大笑:司剑的公主,最厉害了!

    地下水道不同于龙潭,是由巨大的陶水管组成,管道错综复杂,水速极快,是每一座王宫引进河水的河道。

    成贤儿欣喜地抱着她,吐出一大串晶莹的泡沫:芈凰,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暗河的河道?

    芈凰来不及回答,很快众人只能随着波涛暗涌的暗河不知流向何方。

    这一切疯狂的行动都被龙潭之水给淹没。

    无声无息……

    只有置之死地后的真正重生。

    一世命运徘徊,挣扎,抗挣……

    却在人生的起点等着有人真正王者归来。

    是年,芈凰,十九岁。

    和前世死去的时间,一模一样。

    却终于真正改写了和前世完全不一样的结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