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一三章 轻声细语
    这天夜里整个东郊百姓和那些管理的寒士和匠人此生都难得有幸得见一位楚国公子出生,纷纷披着衣裳,打着灯笼,摸着夜路,带着各家自己做的最好的衣食用物前来探望……

    东郊虽没有东宫甚至凤凰行宫那样极致奢华,一应俱全,一时间也找不到很多新生婴孩能用的精贵的吉金物件。

    但是每一样都十分特别用心。

    甚至带着东郊特色。

    有东郊专门养殖的桑蚕丝到改良的织布机编织而成的织绣品,绣有楚国的图腾凤凰,色彩五彩斑斓,还有小木剑,小弓箭,小水车,小木偶这些小物件就不用说了,甚至就连东郊养的牛刚挤的牛奶也有人用桶装着送来……

    尤其有一辆孩子学步用的两轮青铜鸠车,青铜鸠鸟下面带有两轮,小孩子可以推着到处走,就连四岁的成非都抢着要玩。

    成晴晴看着也十分好奇。

    事后问她哥这是怎么做的。

    成嘉只道是公输年闲时铸造的玩意。

    而成嘉的私邸,虽然不大,但是少见的暖意玲珑。

    芈凰生完孩子后被医老安排送回上次的房间,淡淡的清烟自纹竹镂凤的香炉中袅娜升起,衬着整个小阁格外清幽雅静,女子躺在重帷木床之上,盖着锦被,峨眉轻皱,双眼紧闭,因为麻药药效未退还在昏睡中。

    院中的紫竹沙沙轻响,院外百姓们带着自家的特产手工艺品将成嘉和苏从围了一圈,吵吵嚷嚷……

    似乎扰了她的短梦。

    苏从让成嘉先进去,他和静安在外面应付热情的村民。

    “大伙都安静点……”

    “大人和太女都知道大家的心意,但是太女刚刚生完小公子还要休养!”

    苏从站在门上,抬手道,“若是有什么想要送给太女和小公子的,就先交给我。苏从不才,作为东郊的代表到时候帮大家全部一起转送给小公子。”

    ……

    屋里,医老依着一张小榻和衣而眠,医童窝在他怀里蹭了蹭,而当中的圆桌上放着一个小铜炉隔水温着一碗牛乳,冒着淡淡的热气。

    摇篮中用棉被裹着的孩子,一双黑亮的眼睛紧紧盯着那碗,张着粉嫩的小嘴,待得成贤儿从碗中舀起一勺,递到他小嘴边的时候,就伸出小舌头轻舔上两口,然后抱着她的手指不停地吮吸。

    红扑扑的小脸。

    像个红猴子,惹人喜爱。

    喝完牛奶,一双小手有力地抓住成贤儿送到嘴边的小勺不放手,玩的不意乐乎,成晴晴见此夺了他手中的勺,抱起他来回走动频频当个新奇的事物逗弄着。

    可是被夺了心爱的小勺的小东西却“啊啊”地嚷着要,不给就眼眶一红,说哭就哭。

    那哭泣的声音听起来好不伤心。

    “好好,不哭噢……不和你抢,给你玩!”

    成晴晴被成贤儿瞪了一眼,吐了吐舌头,看着拿着红痛痛的小眼睛哀怨地盯着她的芈庄,认错态度良好地把手中勺又递回给他,立马他就“格格”地破涕为笑,“你个小骗子,假哭。”

    两人大眼瞪小眼。

    芈庄“格格”直笑。

    成晴晴气嘟嘟地捏了捏他又红又皱的小脸,嫌弃道,“你怎么长的这么丑?……按说子琰哥哥长的这么好看,孩子生下来怎么丑不隆咚的,像个小老头似的……你以后不会跟公输哥哥一样娶不到媳妇吧……”

    伸指想戳一戳他的小脸,却被成贤儿抬手一拦,“孩子的脸不能随便碰的!一不小心可能就留下道红痕。”

    成贤儿瞪着不知轻重的成晴晴,上前抱过孩子,然后在李婶的指导下放回摇篮,让他睡觉。

    “小气!”

    成晴晴轻哼一声。

    “四小姐,孩子出生都这个样子……我的小儿子也才半岁,他刚出生的时候就这样,等大一点,小公子肯定水灵水灵的……”李婶笑着为芈庄揶好小被子解释道。

    这时,门外响起成嘉的通报,“我可以进来吗?!”

    “令尹大人吗?”

    “太女已经休息了!”

    李婶掀开门帘容他进来,只见成嘉裹了一件厚厚的披风,怀里还抱着一个热热的汤婆子。

    平素雷厉风行的男子今夜好像每一步,都走的极为小心。

    极轻,极慢,落地无声,还对她们竖了竖中指。

    “大半夜的,大人如果有什么事,叫人递个话就好,何必辛苦跑这一趟。”李婶见此看着去而复反的他压低声音问道。

    终于摆脱了热情的村民,成嘉抬步而进,环视了一圈,眼见里面床帏落的严严实实,窗户也关的好好的,没有一丝风透入,才转身走到暖榻边上的一个圆凳上坐下,接过李婶的小米粥,喝上两口,暖暖空荡荡的胃。

    成贤儿也在一遍看着他低声问到,“不是说如今都城情况不明,有很多事情要安排,怎么又回来了?这里有我们和李婶医老在呢……”

    “医老先前不是说孩子早产,比那些足月的孩子还是身体要差些,所以我又送了个汤婆子,顺便看他好不好。”

    成嘉看着摇篮里不吵不闹的小东西,眼见他一身寒气地坐在身边,睁着黑亮亮的大眼睛骨碌碌地看着,好像因为他的到来,那与若敖子琰相似的小眉毛皱起,轻笑着摇摇头。

    这个时代没有保温箱。

    那只有想办法人工保温。

    将怀中的汤婆子垫在摇篮中保暖,又命李婶时刻注意着孩子的体温,不要过低也不要过高,成嘉解释道:“这孩子要仔细着凉惊风,你们以后照顾都要精细点!”

    李婶带着几个妇人闻言点头,“大人,放心,我们绝对会尽最大的心力照顾好小公子的!”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摇篮里的孩子。

    成贤儿微微撇嘴,有一种瞬间失宠的感觉,成非也巴在摇篮边上,抬头问她,“姨姨,他是弟弟吗?”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成非抬头。

    “他以后长大了,会跟你一起上学,和太师一起上课,所以算是你师弟!”

    “师弟?”

    “嗯!”

    “那你以后要好好带着弟弟!”

    成非眼睛晶晶亮地看着芈庄,用力点头。

    成嘉见芈庄安安静静地睡着,隔着窗帏也能听见里面之人平缓的呼吸,又交代了几句就出了房门。

    走进院子的他眉头终于皱了皱,扶了扶后背的伤口,又痒又疼,但只是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没有叫醒忙了大半夜刚刚入睡的医老,回屋开始布置楚晋大战送粮之事。

    而隔着重帏的里间,女子在听到外间的说话声,无声睁开眼,一双曼目静静看着漆黑的重闱账顶,耳边传来轻声细语的阵阵叮嘱声。

    那熟悉的语调。

    一如十年前般温存。

    刹那间,心口微微一抽。

    想要掀开帘子看看出生的孩子,可是双手缩在被子里的双手,最后只是摸了摸肚子上的伤口,良久又闭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