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二九章 郢都空城
    在越椒成为令尹,拥立公子息为王后,独掌军政大权,另立新政,号令百官,动则一道政命,贬谪囚禁不听号从的朝臣和氏族,换上自己的人;再一道军令,夷其三族,处以极刑,血腥镇压百官和平民。

    他狼子野心之名算是坐实了。

    无论后世如何书写,必然会留下他重重一笔。

    整个朝野在越椒的监国下看似风平浪静,世家朝臣不能逃离者,却无不惶惶不可终日。

    郢都上空时刻笼罩着令人窒息的阴云。

    “李老,我们就真任若敖越椒这样篡权下去了吗?”下朝的赵侯问着当先的李老。

    从来笑呵呵的老人,今日没有了笑意,漠然看着他挑起白眉,眸中露出些许岁月峥嵘,沉声道,“如今赵侯还能上马,可敢与我大楚第一武士叫阵?……”

    赵侯闻言就要拔剑,李老却轻轻按住他的剑柄对他说道,“我知赵侯血气不减当年,可是如今楚京已不是当年令尹在的时候……”

    提到“令尹”二字,众人面色深深,心知肚明。

    知道李老嘴中说的不是如今的这位“令尹”。

    李老继续说道,“不说五城兵马司,虎贲禁军,再加上若敖氏的二部部曲,近十六万兵马在他一人手中。”

    然后重重叹气一声,“而成氏,潘氏已也被他驱逐,仅凭你我李氏,赵氏,几个氏族所有部曲相加在一起,也没有他一只若敖一部人数众多,唯今能护住自身已是天之幸事,我们何以对抗?”

    答案自是不能。

    赵侯沉眉,却又心有不甘,带着一种无处发泄的怒气,推剑回鞘,“那我们就容他这样坐在王座之上,自封令尹?”

    “他到底是想当令尹,还是想当大王?”

    “还是两个都要霸占了!”

    “我楚国干脆直接改氏若敖好了!”

    李老闻言负着手,只是目光深深看着王宫的方向,缓缓说道,“大王驾崩,令尹新逝,就连若敖子良也拿他没有奈何,被气的奄奄一息,我们能怎么样!此时我只希望太女尚在人间,我楚国尚有一丝希望……”话落,就抬步上了李府的马车离去。

    包括王尹在内无不发出近乎哀泣的声音,尤其王尹身为子般的学生和拥护者,“也不知道驸马何时归来?如今我们只有指望驸马了!”

    赵侯闻言也沉默了。

    众臣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

    这楚宫再也不是他们能随意说话的地方,各处都是越椒的耳目。

    这一刻,很多人在心中期盼着那个他们不看好的女子掉入龙潭还活着,活着回来,带回附马,带回孙侯,带回援军驱赶国中恶狼。

    老汉麻木地看着这些朝臣上朝又下朝,敲了一夜的木梆子,收了起来。

    看着空空荡荡的街头轻叹,自从若敖越椒占领了整个郢都王城,整座都城好像变成了一座死城,所有的商铺,客栈,酒肆,茶廖,统统闭门锁户,平民百姓也被禁足家中,城中只有巡逻的五城兵马司,府兵,还有乱斗的若敖氏六部,一不小心,就可能把性命卷了进去……

    除了他手中传来机器的“梆-梆-梆”声,和他的人影回荡在街头,街道上人烟稀少,只有那些重金买通城门大阍的贵人们天一亮就命人叫开城门怆惶逃离都城。

    望着他们逃离的身影,老汉“呸”的一声,压低声音骂道,“生死悠关的时候,逃的最快就是你们。”

    遥望着宫城上飘飞的黑凤旗,还有新插上去代表若敖越椒黑色战狼旗,他面色担忧地低语道,“也不知道太女如何了……”

    “老天一定要保佑好人活着,坏人恶有恶报!”

    穿过锦街,老汉躲避着一波波的士兵,穿街走巷离去,看着就连平日里最繁华的女市一时间也没了笙箫鼓乐,门可罗雀。

    骚首弄姿了大半夜的女闾美姬们眼见天亮,都打着哈欠,伸着懒腰道,“姐妹们,这些日子估计都不会有客啦!”

    “大家都散了……散了……回去睡觉吧!”

    “女司!”

    有人见出去了一夜的新女司归来,躬身行礼,目光看向她身后站着大批有罪的宫女寺人,怕是刚刚从宫里送来的。

    青儿回头看了一眼用锁链锁住的一长条蓬头垢面低着头的大批宫人,按照女市的老规矩命道,“这一批是宫里昨夜送来的罪奴,把人带进去,宫女收拾干净接客,寺人训练出来护卫!”

    “是!”

    有人将他们领了进去,可是这批人不似以往带来的罪奴哭天抢地,安静无比,仿佛已经对于投入女市这样肮脏的所在认命,只有一两个死命挣扎着,被护卫打晕扛了进去,青儿目光落在最后一个人全部走进诺大的女市后,才左右看了看,见无人,抬步而进。

    回到屋中,青儿直接走进更衣间,换下穿了一夜的衣裳,拎在手中衣衫湿透,被她扔进皂盆中,命人拿去清洗。

    藏身在女市之中的弦玉见她安之若素地走出来,坐在轮椅中,急声问道,“你这一日去了哪里?……城里发生那么的大事,你难道不知道?”

    “知道。”

    青儿换了一身衣裳出来,疲惫地点头。

    “知道你还不想想办法,到时候你的新主子要是被捉到,可就要杀头了!”

    弦玉见她这样一副漠然的样子,气道,“外面现在都说芈凰篡位谋反,还张出王榜,这大概是我听过的千古第一笑话吧?她太女当的好好的,去谋反,甚至刺杀楚王?!她疯了不成!”

    “当楚人都傻!”

    “这话,我一郑人都不信!”

    “你似乎比我还急?……那你有办法?或者你帮我杀了越椒?”青儿挑眉看着每次说着风凉话的弦玉。

    “那可不成,越椒这人太危险了,不是我轻易能控制的了!”

    弦玉听她提议,想到司徒南惊马差点身死的那一夜,微微害怕。

    若敖越椒,这样的男人要不是心志强大,机心深重,图谋已久,何致于一朝出手,令整个楚国颠覆至此,而且每每出手狠辣无情,绝不给你反抗的机会。

    若是她双腿可以直立行走,还有一二分可能,而她这副模样就连近他身也不可能,一经发现必然性命不保。

    弦高也不赞成她们兵行险招。

    “那你要我怎样?……出去与他拼命不成?”青儿倒了一杯冷茶喝了一口,轻哼。

    弦高见二女每日一吵,只能无奈摇头,反正他帮谁都不对,就继续安静地收拾东西准备返郑。

    青儿见他要离开,却回头命人关了女市,从即日起,不准任何女闾寺人外出,并对起程准备返郑的弦高道,“大哥,别怪小妹小人之心,你与太女有约,如今楚王虽逝,太女不在,你也绝不能背誓!”

    “我怎么会?”

    弦高皱眉,“我弦高不是背誓小人!”

    “那你返回郑国之后,立即让族中之人运作,不要让郑人在此时再生背楚之心。”

    青儿说道,几次楚晋大战的关键都在郑国亲郑还是亲楚的态度,郑公最易反复,难保前脚楚国解救了他们,后脚又想要趁机背叛,反复小人,还是提前防备的好。

    而弦玉刚好作为人质留在楚京,以防弦高此时返回。

    “好!”

    弦高答应,然后在青儿以女市的名义下,买通城门大阍护送出城。

    ……

    在若敖越椒一道又一道的军命之下,城中出现大批肆搜捕芈凰和东宫所有人踪迹的虎贲禁军,五城兵马司。

    阿信和几个凰羽卫脸上都蒙着面巾,和野狗老五老八他们一起推着从宫里拉出来的一车车死人,一路沿街而过。

    搜巡的五城兵马司看着他们推着的一车车尸体,嫌弃地挥着手叫他们赶紧离开,“快点,天气炎热,别停在路边上,送去乱葬岗埋了!”

    野狗点头哈腰招呼着阿信他们道,“是,我们马上走!”

    然后推着木车向城西而去。

    刘亦带着人默然看着野狗他们从眼底离开,一挥手,招呼小黄林,继续出城追击其余的凰羽卫。

    野狗和阿信无声看了马上坐着的刘亦一眼,缓慢地擦身而过,直到离开了主城大街,避开了五成兵马司的耳目,众人才松了一口气,“现下好了,我们暂时是安全了,可是太女那边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既然我们没有找到太女和大家的尸体,说明大部分人还活着,大家都想想办法,先找到失踪的他们,看是离开了还是被人救走了,联系上了再看下一步。”

    阿信道,野狗和众人颔首。

    他们从昨日到今日不停地于王宫乱葬岗来来回回,拉着一车车尸体,还没有拉完,既没能清洗完整个都城在政变后留下的血迹斑斑,也没有找到太女他们的尸体就是确定她尚在人间。

    众人心中有了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