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三一章 怒势而发(感谢青二十七的月票)
    浩瀚无边的云梦大泽之上,四艘巨船庞大的船身,涂着黑色涂料,云帆高扬,八架船弩对外露出狰狞的锋芒,仿佛利爪撕破茫茫大雾,露出龙首狮身,仿佛传说中的河伯神兽,张开巨口,鲸吞海食一般,沿着大泽向他们扑来。

    远处原本震动的大地声低沉下去,三万人的军队在看见那巨大的江河霸主出现在视野之中的时候,骑兵全部拉住了马缰,步兵全部停止了步代,战车停在了原地,所有人屏住呼吸指着水上出现的巨无霸问道,“将军,那四栋………是什么?”

    “水上楼阁吧!”

    “看起来像船?”

    “不,那是河伯的巨兽……出来吃人了!”众人不确定地道,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船?”

    所有将士都没有见过这么巨大的楼船行走在水面,“比大王巡游的飞龙号还要大!”

    “而且没有纤夫!”

    “你们看到纤夫了吗?”

    “没有……”

    “那它们是怎么在云梦泽上航行的?”

    有人甚至指着楼船上的四面高涨的云帆大喊,随之楼船上响起声势浩大的喊杀声,让他们更加确定这不仅仅是楼船,而且是载了很多兵力,人数不在少数的战船。

    无数尖叫声,质疑声纷纷响起……

    所有人的呼吸已经被楼船上巨大的喊杀声给逼回嗓子眼,好半晌才有游丝般的声音,不确定地响起,“听这声音,这些船上有将近数千人吧?”

    “船至多时不过载百人,何时可载千人?那岂不是再多几十艘就可以远距离投放数万军队?”

    有的将领第一时间发现此楼船的最大问题,然后远远只见巨大的龙身破开巨浪,层层推波吞澜,沿着河道开动起来,船尾相连,仿若庞然大物向他们逼来,巨大的船身雕有神兽令人恐惧。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怪兽,还有四个翅膀,他们是要飞吗!”

    “这一定是妖兽,河伯发怒了!”

    时人敬畏天神。

    不知此物,甚至有人退后,跪地求饶。

    “快跑啊,这不是战船,这是巨兽!”

    刘亦打马而立,见此看着闾一,闾一皱眉,驻马望向当先的若敖越椒,“公子,我们还要进攻吗?”

    他们身后的将士都生出了恐惧之心。

    “三万对三千,何惧?五城兵马司,前进!”

    若敖越椒视若无物。

    在他看来,前方不过只是四艘大点的战船,而他身后是三万军队,怎么打都是人数上的碾压,再加上这些平民更可以帮他牵制住芈凰他们,当然如果他们也不在意了,那他就更不用在意了。

    此时越椒能想到的。

    成嘉也自然能想到双方人数的悬数。

    想要打破局面,扭转形势,最好的办法就是由他们掌控战斗的节奏,让越椒顺着他们的节奏走,而不是被动防御反击,而是主动出击。

    放下手中的望山,交给一边静立的芈凰,芈凰透过望山圆形的视野框中,若敖越椒的三万人马正在一点点走入他们的目标距离范围以内,她代替成嘉的眼睛数着步子,“一百!”

    “五十!”

    “四十!”

    ……

    “十步!”

    “准备发射!”

    成嘉牢牢握着手中的船舵,手指轻敲点数,十声过后,他又等了数息,直到敌军有上千前锋踏入,没有回转的余地,随后开口道:“射!”

    短促而有力的号令声后。

    一直高举的黑色令旗带起起伏飘荡的旗帜落下,四船齐发,轰然巨响,漫天箭矢如蝗,铺天盖地而来,起于大泽之上,直敌军而去,势如怒龙,叫破天地。

    吉金色的箭头,万点光芒凝聚,刹那间便吞噬了肆虐而来的军队,在平静的大泽边上掀起血雨巨浪。

    有人站在原地讶道,“那从船上飞来的是什么?”

    “箭!”

    有人大叫。

    ……

    更多的人在见到这巨无霸上射出密密麻麻的箭雨第一眼,丢盔弃甲而逃。

    若敖越椒想要命人组织军队迎敌,可是对方在水上,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近身,他命弓箭手上前,可是对方楼船高达三层,一轮箭雨下来,射程不过一百步,远远无法接近他们,人力所不能及,又有女墙飞庐掩护。

    他立在战车上,不断挥舞着长刀,不得不退后到安全区域以外。

    大风起兮,浪滔起,从云梦泽上呼啸而来,吹散东郊上的层层迷雾,光芒万丈刺破一切,露出雕刻着神兽的巨型楼船狰狞的样子和三万大军对峙于大泽两端。

    芈凰和成嘉并肩立于爵室之中,一人持剑而立,一人手握命运轮盘,任风吹飞他们身后同样黑色的长发,在风中乱舞,交织成一面黑色的凤旗无边飞舞。

    两军阵前,智计百出,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怒箭齐发,穿云射天狼。

    一声令,能敌三万军。

    长风起巨浪,此时,他立在浪花上,借着青铜弩箭,喷射出无边怒火。

    芈凰的受伤,他自己的仇,无数无辜的百姓的生死还有哀嚎求饶,远方的故土和家国……最后都凝聚成成嘉嘴边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他缓缓对惊讶的芈凰沉声说道,“一切力量,在强弩面前,必将灰飞烟灭,射成筛子!”

    “强弩面前,灰飞烟灭?”芈凰看着他。

    “对!”

    成嘉点头。

    又一声令下。

    目光静静追随排空的箭矢,如簧如雨,咆哮穿越大半个东郊码头,与那些原野上的黑甲军士手中那些挥动的青铜利剑还有长戟,还有高举的盾牌手,狠狠撞在一起,撞断他们手中的长戟,剑身,穿透他们最坚固的防护,射穿他们的后心,牢牢钉在地上,就像那些倒在他们脚下的无辜百姓和村民……

    几日几夜没有休息过的小黄林,突然向刘亦看来,问道,“都尉,令尹大人已经发令了,我们要上前吗?……”

    一路上,刘亦只希望自己不要跟太女也好,成大人也好……他们任何一方相遇。

    可是前方狂吠的猎狗却将他们一路向东引去。

    刘亦没有说话。

    他只是看着小黄林眼中浮现的彷徨。

    听他声音暗哑,语调艰难地看着他再三问道,“我们真的要抓捕太女和成大人吗?”

    许多五城兵马司将士脸上也露出迟疑,可是身后就是手持长戟的若敖六部手持,他们不能退后。

    看着他们彷徨的目光,刘亦紧了紧腰间的剑柄,一直没有出声也没有拔剑,回头又看了一眼身后的一万五城兵马司人马,还有三万若敖氏私军,他们都知道自己不过是马前卒,炮灰。

    他不害怕自己一人死。

    而是害怕他死了,也不能帮助太女夺回都城,若是他还在,关键时刻,可能还有大用处。

    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也无人给他答案。

    每个人都站在了命运的分岔口。

    张望着前路。

    仰头遥望着前方烈日当空照耀的东郊,碧波翻滚似海浪,远处灰白色的建筑,像是一个雪白的房子,如这乱世中的一处世外桃源,安静祥和,秋风熏醉中,能闻到风中一股馨香。

    那是八月稻谷成熟的飘香。

    从东郊渐渐飘来,所有人奔驰了一日,都肌肠辘辘。

    轻风吹起男人额前的黑发,他低头看着地面上刚刚倒下的村民,却因为他们的到来血流成河,淹过马蹄。

    他目光微眯,射出一道不易察觉的锋芒,在闾一的催促下,奉越椒之命,带领五城兵马司拔剑高举,“杀!”

    又一轮箭矢排空。

    高举的盾牌手,在箭雨射击下全部倒下,一直不愿上前的五成兵马司侥幸快速撤出了芈凰和成嘉的射杀范围以外。

    刘亦带着小黄林他们边战边快速后撤,“大家快退!”

    “退出他们的射程范围以外!”

    好似害怕一般向闾一高喊道,“闾大人,我们要不要今日退去?对方不知道使的什么弓箭,太可怕了!”

    这混乱的战场上无人注意他嘴角边上压抑的笑。

    闾一看着面色沉怒的越椒,不敢出声。

    没想到东郊有如此世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人间利器。

    令人恐惧。

    弩箭的力量,在这一刻显露无疑,震惊了所有将士。

    无论是敌人。

    还是自己人。

    甚至从来没有见过楼船发“怒”的样子的东郊村民和霍刀他们都提剑呆立在场中,惊呼道,“这到底是什么人间利器?”

    场上的空气随之一滞。

    芈凰惊讶地看着这可怕的利器,“这个船弩到底是什么?似弓非弓,似箭非箭!”

    “弩,怒也,怒势而发!”

    这一刻,芈凰缓缓回味着这句“弩,怒势而发也!”目光随着嘴边的笑生出一抹坚定的目光,确信他们会赢。

    于是在快速融合了新的作战方式后,对成嘉说道,“那接下来你继续操控楼船,我来指挥凰羽卫,让我们大楚怒势而发!”

    “大楚必胜!”

    “大楚必胜!”

    二人分工合作,一个负责水军,一个负责陆军。

    可以说堪称是比秦国还早了几百年,这个时代第一支水军陆战队。

    就这样在仓促间形成了。

    船上的战鼓擂响。

    如发怒的天公咆哮着,发动着一轮一轮的箭矢。

    芈凰对身后的静安,同时命道,“在成氏水军发射弓箭后,静安,你立即安排人放下小船接应部分村民上船,同时命令霍刀他们带人殿后,掩护百姓撤入码头内的建筑射避,以最快的速度撤退,不要与若敖越椒正面对抗,保存实力。”

    “是,太女!”

    静安一招手,养由基,阿信也跟着他领命而出。

    苏从命人搬出大批的十字弩,分给凰羽卫,这种东西基本上看一眼就知道怎么上手,操作,及其简单。

    而由成氏水军于楼船上进行远程压制,不允许若敖越椒的军队踏入东郊码头六百步以内。

    他们快速地分配着人手,还有船上的军械,在楼船的掩护下,由欧阳奈,霍刀带领凰羽卫组织所有东郊村民聚集撤退到东郊码头中的临时建筑中进行避难!

    “是!”

    霍刀带着人重新挥起利剑,折返向前,所有人低声怒吼,战意如火,士气冲天而去,仿佛要将前面的三万狼军屠杀歹尽,同时护卫着身后的四艘巨型楼船,带着剩余三千多人的凰羽卫再度上前。

    东郊内,所有人竖起人墙,拿起盾牌,保护村民从他们身后向码头和楼船后撤。

    “快,全部村民进入码头,躲进屋中,避免巨弩的射击!”

    苏从大喝道,所有人头来回奔跑在一千二百生死线间,得救的百姓对他们千恩万谢,落单的村民在他们护卫下,快速地往回奔跑,谁也不敢大意,生怕掉队落单,也生怕给身后的人墙带来更大的危险,成为敌人脚下的尸体。

    所有村民在苏从等管事的指挥下有序后撤,老弱妇孺优先安排乘小船上船,男人跟着凰羽卫他们拿起武器抵挡,一场东郊保卫战在越椒的毫无预兆的出现之下突然打响了,仿佛巨浪翻腾,于云梦泽之上带着席卷一切的巨浪箭雨,呼啸着,却冲向他们自己。

    在强弩的掩护下,无论敌军还是友军都惊呆了,有人问着霍刀和欧阳奈,“老大,这到底是什么武器?”

    “娘的,我也没有见过!”

    “少说废话,直接上,干翻他们!”

    霍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如今形式一片大好,大声喝道:“别让咱们引以为傲的武力在他们这些软脚虾前成为飞灰,都给我霍刀把手中的剑握紧了,跟着我,杀杀杀!”

    “杀!”

    凰羽卫都有自己的骄傲。

    那是三年战场上无数拼杀中,幸存者的骄傲。

    这一刻,大家被霍刀的话刺激了,呼天抢地地冲杀上前,锐利的目光死死盯着前方唯一的敌人,杀声破天。

    五千凰羽卫是楚军最精锐的部队,被这些连战场都没有上过的贵族子弟兵押着打,而太女,司剑重伤,无数兄弟身死都城,心里早就憋着一团火,无处发泄,众人根本不去找什么建筑防护,直接在一轮箭雨停下后,锁定向最前方的敌军,一剑劈下,又撤退回安全区域内。

    霍刀带着凰羽卫狂奔,和欧阳奈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二没有废话,继续打马上前,谨遵芈凰的命令,跟随着成嘉一轮一轮箭雨轰射,携带着一身暴烈杀气,如喷发的火山,冲向若敖六部。

    就像收割秋天的稻谷一般,收割着叛军的性命,同时掩护还没有冲出来的村民。

    二人各自的队伍配合无间,欧阳奈骑着战马带领他的骑兵一轮冲杀,将村民和五城兵马司隔绝开来,而霍刀则负责从后方将人带回,再度上前怒吼厮杀。

    所有人爆喝出声,纷纷瞄准了前方,迅速扣动臂上新装的十字弓,弩箭咆哮着向前射去,带着无尽的怒火和战意,在平静的大泽之上划出一道道冰冷的轨迹,带出一片片血花飞溅,仿佛风暴一般,摧毁一切,对着前面的敌人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芈凰的命令是以最快的速度撕开一条安全通道,容所有村民安全后撤。

    欧阳奈不像霍刀那样急于反扑,坚定不移地执行着她的命令。

    在弩箭一轮接着一轮的掩护下,横扫一切的箭浪和强大的火力输出下,带领村民后撤,就连受伤的若敖越椒也不得不命御车手驱动战车退后,退出用人命测试的射程范围之外,将整个东郊码头团团包围起来。

    面对猛烈的无差别攻击,若敖越椒阴沉着脸,眼底阴云浓罩,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如老鼠般的弱小村民钻进东郊码头,或者逃上楼船,躲了起来,避而不出,每当他们上前就会有人被一轮射倒在地。

    若敖越椒一刀劈在战车上,大喝道,“闾一,给我现在派人回去增兵!”

    “我就不信他们的弓箭用之不竭!”

    “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