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三三章 穿越火线(感谢香如故lghz的2张月票)
    刘亦点头目送小黄林带着人将搜刮到的牛羊全部交给了厨子造饭,吃饭的空档,所有人一手抓着干粮,一口咬着分到的牛肉,围着火堆看着十万亩稻田神情既郁闷,又艳羡地怪道,“你们说,这东郊到底是什么地方?”

    “为什么其他地方八九月了种不出水稻,这里却能种的出来?”

    “还有这里养的牛羊居然这么健壮,这些牛吃的伙食比我们军队还好吧!”一个小兵咬着一大块肉满嘴流油地说道。

    “我还听说这里的村民不仅没有赋税,还有粮食可以分,比将士待遇还好。”另一个小兵咂咂地说道,“你们说这么大个楚国的粮仓,怎么就一直没人发现!”

    “怪不怪?”

    众人不解,有人却围在火堆前,一双眼睛映着腾腾火光,精光烁烁,“我在村子里看见后土(春秋的神祇,土地神)娘娘的神坛,这里一定是后土天降的福地!不然这里的土地怎么可能一年长出两季水稻,还能避过今年的大水?”

    时人信奉土地收成自有天定,

    众将士闻言频频点头。

    “就是,只有后土娘娘保佑,才能有这么好的土地。”

    刘亦坐在远处田埂上咬着手中的大羊腿,撕下一大片肉下来,看着远处河岸上的楼船点起星星点点的灯火,缓缓离去,侧耳倾听着众人的八卦。

    “而且还有人说这位成令尹……噢,不!我说错了,现在令尹是我们家“大人”,那个成右徒就是个“逆贼”!”小兵说到“逆贼”时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引得众人轰然大笑。

    而他继续说道,“只是这逆贼怪就怪,太会讨人欢心,郢都里很多人都说他是河伯转世,说今年下面的几个县地,江夏县,好几个县城村庄都是得他避过了大水……而东郊是成河伯庇护的领地,不准我们任何人踏入,而这水上的四只神兽就是河伯派来守护东郊的,所以一见我们闯入这片土地,不尊不敬,河伯自然就发怒了,派神兽攻击我们,不准我们踏入东郊一步……”

    众将士窃窃私语,一时间“东郊”“河伯”“神兽”“天罚”的种种神鬼之言四起,军心动荡,将士们无心恋战。

    一道如刀锋般冷硬的笑声响起,插入众人的聊天。

    “成河伯,呵?”

    “他庇护的福地?”

    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立即恐惧地噤了声,跪地请罪,只见他目光阴鸷地望着远处此起彼伏的稻田,仿佛看到那个年轻的男人曾经是他的妻子的爱人,“那给本令尹烧了!”

    “我到要看看它到底是福地还是死地!”

    “烧了?”

    很多将士闻言全都愣住了,结舌道,“可是,令尹,这里是楚国的粮仓。”

    “又是天赐福地……”

    “烧了会有大祸临头。”

    众人紧了紧手中的肉,有将领继续说道,“而且国中缺粮,靠着这些粮食,今年冬天大家能好过些,不至于挨饿……”一国无粮,不仅百姓苦,将士也苦不堪言。

    “粮仓,又如何?”

    若敖越椒浓眉微挑,目中掠过一丝浓烈的杀气,自他身上隐隐传来。

    他的话落,所有将士都沉默了,无人敢出声,多说一句,上次宫中抓捕太女无果,死了好多人……

    所有人安静地跪地倾听,只听他一人道,“既然他们把粮食都搬走了,我们留它何用,难道你们想一个个留下来作肥料吗?”

    这一句落下,众将士齐齐害怕,摇头不想变成肥料。

    刘亦捏紧了手中的碗筷,指节浮上一层青色。

    他轻轻放下手中的碗,起身,一步踏出,上前看着他说道,“可若是令尹大人烧了东郊,等我们返回郢都,朝臣听闻定又会闹起来,齐齐反对大人的政令;而无粮过冬,国中上下必会引起祸乱,就如去年岁冬,流民四起,盗匪肆掠,甚至属国动乱。”

    “我还怕他们闹吗?”

    若敖越椒眸中寒光微聚,猛然狼顾回首,森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冷声一笑,“他们若真敢闹,我还真是高看一眼,可惜他们就是一群贪生怕死之辈!”

    “这……”

    刘亦被他逼视着,微微凝语,虽然越椒只是自封的令尹,可是他身上那种当世强者的气息让他不敢正视,只能低下头听他继续道,“何况天下不乱,本令尹拿什么平定这天下?!”

    “你当本令尹是那群蠢伙吗?”

    “守着一座孤城,然后等着叛军杀上门?”

    “那不如让这楚国再乱上一乱,我们才大有可为。”

    刘亦见越椒一步步朝他走进,表情森冷,嘴角勾着一抹嗜血的笑,大手按在长刀上,“你说呢,刘亦?”

    刘亦忍不住微微后退,直到退到一条田埂上,退无可退,腰间的剑鞘“哐当”一声与铠甲激烈相撞,他的手心潮湿。

    然后,突然间,他“碰”地一声跪在他面前。

    低头臣服道,“大人乃世间伟丈夫,刘亦自愧不如,愿为大人一马前卒,鞍前马后而行!”

    “好,能在本令尹说话还敢说话的,你是第一人!”若敖越椒大手落在他的肩头,重重一拍,“这份胆量亦胜过这些酒馕饭袋,那今夜就由你替本令尹烧了整个东郊,拖住他们的步伐,直到明日大军集结而来!”

    刘亦沉吟一声,“是,令尹大人!”

    ……

    夜幕降临,大雾重新笼罩东郊,危险正在悄然孕育而生,船弩的优势在这一刻开始渐渐失去,看不清的前方,还有潜伏的敌人,让凰羽卫握紧了臂上的十字弓和手中剑,不曾开口说话,全神贯注地注意着黑暗中暂时鸣金收兵回去吃饭的狼军。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

    以楼船为中心倒插在地上的箭矢,划出一千二百步的生存半径圈,圈外五城兵马司再度上前,受命割下干草堆在码头外,并轮流上前对着箭矢后方的霍刀他们喊话,“我们令尹说了:你们若是不交出太女和粮食,我们就烧了整个东郊,夷平此地!”

    回应他们的只是无声地举起盾牌和十字弓。

    扣动扳机。

    再度发射!

    而远处的楼船上所有人自然也听到了越椒的威胁,并看到有人立在干草堆前,高高举起了火把开始点火。

    可是燃烧的东郊码头中除了喊杀声,没有出现一丝百姓的哭喊声和求饶声。

    岸边有人举着火把,为若敖越椒照亮前方的视野,说道,“大人,他们的楼船好像在转向,莫不是要撤退了?”

    “想逃?”

    若敖越椒横刀肃立,长刀雪亮生寒,默然立于战车之上,目送芈凰雪白狐裘翻飞的身影即将飘洋远去,看着刘亦命道,“刘亦你带领一万五城兵马司用火攻从左侧攻入凰羽卫,赵兴带领一万若敖正面攻击,剩下的一万人跟随孟乙从右侧抢登楼船!”

    “出战!”

    “若是再放走逆党,你们也不用活了!”

    众人遵令。

    刘亦沉着脸,握紧马缰,手中举着火把,与赵兴,孟乙并列出列,率领左中右三翼兵马静侯原野之上,然后只听一声令下,挟雷霆万钧之势,他与孟乙二人从东郊两侧向内率先发起了猛烈攻击,黑色战狼旗在他们身后乘风招摇掩盖天际,冲进东郊。

    喊杀声中,一字排开的楼船,所有弓弩手转动船弩底座,六十四架船弩呈两条直线纵列排列,呈扇形展开,辐射整个东郊狂奔而来的三路大军,枪林箭雨中,有人倒下,也有人跨过冲入码头之中。

    船桅上的侯风旗剧烈抖动。

    爵室上挂着的风铃“叮叮”脆响,西风起。

    在越椒发布命令后,芈凰也下达了一个命令,“西风起,火箭准备!”

    所有弓弩手同一时间点燃了煤油的箭头,火星四溅。

    “发射!”

    与其让越椒毁了这里,不如由她结束,由她再开始,也制造一片这里无粮的假象,他们并不在乎,才能降低越椒的戒心。

    蛮横的铁骑肆掠而过这片土地,弩箭燃火,彤色漫天,火星溅地,落在一望无迹的原野上,每一次马蹄落下,一片辛苦了一整年的农田再度变为荒野;每一次火箭落下,一座承载了流民安宁的家就此淹没大火;每一次刀锋落下,一个个大声呼唤她“太女”的声音哽咽。

    风伯怒临,祝融(火神)飞下。

    碧波翻滚的稻田之上开满红色的火花,随风疯涨,张牙舞爪地仿佛要将整片土地吞噬下肚,火海满天横流,烟雾弥漫成山,直冲云霄,浓烟遮天,星光闪烁的夜空,一瞬间被火烧层云遮去所有光芒,一座火山在浓烟滚滚中迅速崛起,从东郊向四周包围的群山而去,映红了荆南的整片天空。

    ……

    成贤儿和成晴晴,李氏,赵夫人等女眷待在船舱中抱紧了彼此,还有怀中的芈庄和成非,口中念念出声,“不怕,不怕!一切都会过去的!……”

    她们这一生还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战争,透过舷窗望出去,只有一望无际的火海,到处都是战士的断剑和浴血的嘶吼,声声传来,震耳欲聋。

    凰羽卫披甲持剑,战死在东郊码头的每一个角落,为他们的离开争取着最后的时间,洋洋盈语的大喊和悲泣从他们后方传来,响起,落下,取代了这里曾经的欢笑和宁静,成为了许多人往后日日夜夜里的牵挂。

    河泽随风起浪,船身,铁索剧晃,脚下波涛翻滚,还没有渡河的百姓和村民立在船头甲板铁索之上,立时陷入混乱,进退不得。

    不时有人落入水中,响起“噗通”之声。

    楼船下,有小舟来回游动,穿梭,不断又将人送上楼船,或者就近送往河对岸。

    李婶立在甲板上,看着东郊上燃烧的熊熊大火,想要回去,可是时间不容耽误,静安带着人在身后不断催促着,楼船即将起航,不止她一人停下来回头东顾被大火吞噬的家园,辛苦种下的二季水稻化为火海,雪白的房屋被大火吞噬,统统化为浓烟熏红了双眼。

    他们彼此张望着身边的父老乡亲丈夫妻子,不愿离开,纷纷落下泪来。

    每个人都在哭喊。

    还有愤怒。

    历经三年大战,天灾不断,这一年,他们好不容易安定下来。

    可是一夜之间,家园被毁,战乱再起,不得不连夜离开,再度踏上流亡之路,沦为无家可归的流民,李婶她们站在甲板上问着苏从,哭喊,求情,“苏主簿,我们真的要离开吗?我们不想离开!”

    “这里是我们的家!”

    “我们离开了这里,还能去哪里?”

    “以后我们还能回来吗?”

    ……

    “会的,太女承诺你们以后可以回来,重建家园,成为此地的永居住民!”

    苏从从未如此用尽一切力气说着一段话,才能阻止自己眼中的液体落下,大睁着,一眨不眨,大火映红了天和他们所有人的脸庞,最后艰难地点头,默然地看着这片他们一手创造的天地就这样在越椒的一把火下,付之一炬。

    就像有人用无情的刀笔在历史的竹简上将它一笔重重划去,消毁它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四周邻近的城池都能看到那片熊熊火光。

    郢都城上甚至有守卫不确定是发生了什么大战,点起了烽火,全城进入戒严状态之中,百姓立于自家的院墙中遥望着东边的大火,陷入巨大的恐惧。

    “是不是太女回来了?”

    老万和众人冲入大街惊呼。

    远方的大火好像预示着有人归来,可是更多的是恐惧。

    卜尹也立在太庙中,望着这冲天的大火和浓烟掩盖了郢都的天空,从东边飘来,细小的飞灰轻轻地扑落在太庙前的丰碑上。

    这上面,刚刚不久前又多了一个帝王的名字:楚穆王,芈姓,熊氏,名商臣,楚成王长子。

    芈凰立在爵室中,收回望向东郊还有郢都的目光,拳头紧握,目光坚若铁石,胸口如火,似乎有一股熔岩随着大火漫天肆掠迸发而出,紧唇,吞泪,发出最后的命令,“全军撤退!”

    “前往凤凰山!”

    一直在坚守后方的凰羽卫齐刷刷地望了一眼身前的火海,红着眼眶,握紧了手中的刀剑,大喊着,“我们发誓,我们还会回来的!”终于在这样的一天,随着呼啸的北风卷地,带走那些属于年轻的战士们,勇敢的心,跋涉而去,带走一切过往的隐忍。

    静安带着人快速放出绳索将他们拉上楼船离去。

    离开东郊的最后一刻,所有人最后一次回头看去,看着那面在大火中张扬的黑色战狼旗,看着岸上密密麻麻的若敖氏叛军,更望了一眼那满地狼藉的尸首,流血飘橹,染红了云梦泽边上的芦苇地。

    所有人站在船上回望着对岸的三万狼军和他们簇拥着的高大男人,深深记住了他的名字“若敖越椒”,为整个楚国带来了这一切磨难。

    有人轻轻立在她身后,低语,“不要再看了,我们会回来的!”

    “这里不属于他!”

    “他得到了,也守不住!”

    “嗯,我们会回来的,拿回这一切!”

    芈凰轻轻吸气,重重点头。

    这是所有人的心血。

    不是她一个人的。

    码头边上,有一个人脸上却挂着松了一口气的笑容,扶着腹部巨大的伤口,疼的抽气,却一直笑着目送他们穿越火海,无声说道:“我在郢都等你们回来!”

    当太阳终于跳出地平线,洒下万丈金光,四艘楼船在一片平静的水域,以超出这个时代的速度,云帆高涨,庞大的身躯如四头巨首飞龙,鲸吞海食,劈波斩浪前行,一往无前,踏上了开赴千里之外的中原腹地郑国,乘风破浪,穿越火线。

    那样迅捷的速度,让立在岸边的军队惊叹又大骂,小黄林远远地望着楼船远去,转头问道,“都尉,怎么办?我们要怎么给令尹交待。”

    刘亦看了小黄林一眼,突然目光一沉,一把拔出腰间还插着的利箭,伤口崩裂,血肉翻卷,血雾喷溅了一身,口中吐血道,“这样可以交待了……我们所有五城兵马司都尽力了,可是凰羽卫作战勇猛,悍不畏死,我们不敌!”

    话落,他重伤倒地。

    “都尉!”

    小黄林及众统领眼眶通红纷纷大喊着扑向刘亦。

    天空中灿阳如金,刺破大雾。

    可是金色的阳光落在每个人脸上只剩下斑斑血迹和一身狼狈。

    战火已经烧至东郊,雪亮的刀锋已经磨砺,愤怒的火种已经种下,越椒经此一败,十五万大军集结郢都,全城戒严,不准任何人出城,枕戈待旦四方来战,一场国内大战,随着他举起的屠刀,劈开大楚国内战火纷飞的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