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五二章 子琰处置(感谢兔爰2张月票)
    二人争论到最后。

    已经从公事演变成私事。

    面对咄咄逼人的清浦,毛八愤然道,“你口口声声说我们不服从驸马的军令,可是你有把我们凰羽卫当自己人吗?什么行动都将我们排除在外,瞒在鼓里。可是到最后这些奴隶这么多性命,你一出口说杀就杀!”

    “今日若不是他们及早发现间细的行动,后果更加不敢想象!你身为留守负责人,才应该背负全责!”

    “好,你说我要负责!可以!只是你不尊军命,还和奴隶一起发生叛变,你无话可说吧!”

    本就因为后方动乱,导致前方楚晋战事提前告停,若敖子琰不能大胜而归,再加上琰冰重伤都让他不可不能怒。

    而且奴隶暴动,从一开始只是间细袭营,到后面有奴隶因看顾不力逃跑,最后扩大到上万人混战,根本就不是处罚了两个带头的人物就可以一笔带过去的事。

    若敖子琰的眼渐渐眯起,摇曳的烛光下凝聚成一束幽暗的寒光,漠然看着二人,身处于他们身后的凤翎卫和凰羽卫也脸红脖子粗,彼此相看似仇人,不肯善罢甘休,或者退后一步,这样无益于在他面前捋虎须的行径。

    大帐外北地寒凉的夜风,卷着枫叶从帐篷外吹入,帐中空气陡然低了几度,也依然无法熄灭空气中流转的火药味,却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被召回来的叶相如看着二人这出,命秦杨给他去拿板凳瓜子,而他今日一身劲无处使见此也恨不得下场打两局,大吼道,“你们两个,光说算什么,军队里我们用拳头说话!”

    孙无义闻言一记老拳送向他的腰窝子,瞪着他骂到,“你嫌事不够大呢!”

    “他们一个子琰的人,一个太女的人,打起来最后伤的是二人的情分!”

    “我知道啊!”

    “但是两人有隙,今日若不痛痛快快出了这口恶气,以后越压问题越大,说不定来日就不是带着两方人马乱斗收场了。”

    叶相如虽然常常被骂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可是出来这么久也不再是曾经郢都城里的愣头青二世祖,“你看看,现今各国为仇举兵杀戮政敌的贵族朝臣不少吧,民间之中更有平民义气用事举村械斗,军队中更不用说了,血气方刚的男儿,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常事。”

    孙无义闻言虽然很想点头,但是立即坚定说道,“但是我铁卫军严禁军中私斗,私斗者重责不怠!”

    “可是他们两方都不是你铁卫军的人。”

    “不会服你们的规矩!”

    ……

    听了叶相如一话,清浦缓缓看了一眼满脸肃然的若敖子琰,见公子不出声,心底一沉对毛八喊道,“今日,你若因此对我不满,好,我们公了私了都可以!但是对于任何一个伤害我家公子的人,我清浦都不会放过!”

    “就算是太女的命令也一样!”

    “维护这些险些让公子重伤的奴隶就是有罪!”

    清浦死死盯着毛八,说出去的话没有任何转圜,对于不忠于公子的人,在他眼里与敌人无异,话落,他缓缓拔出腰间的长剑,露出一寸寸青芒,杀气毕露。

    因为先前凤翎卫监视东宫监视太女之事,毛八心中早就对凤翎卫的所有人存着一个疙瘩,而这段时间身处大营这种感觉再次袭来,除了奴隶营,他们哪里也不能去,就连奴隶营中也行动受限。

    不说毛八,他身后的凰羽卫也愤怒了,“毛八,让他知道知道我们凰羽卫的厉害!”

    既然清浦要撕下这层遮羞的隔纱,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来啊!”

    毛八大喝一声,冲向清浦。

    二人你来我往,好不留手。

    ……

    不知多少回合后,清浦如石弹般被他抛了出去,身体在地上还滚了好几个圈,勉强站起来,含血吞齿流了一地,却被江流死死拉住,“好了,别打了!”

    清浦一把推开拦着的江流,愤怒道,“我今天就要教训教训他们,我不能叫他们忘记了这么多年是谁在背后供养了他们!”

    “让他们今天能够如此!”

    “是我们公子!”

    而另一边毛八伤的也不轻,半个肩膀都是麻木的,双腿站立不住,却咬牙强撑着,“对,是公子供养了我们太女,甚至就连我们这些出身平民奴隶身份不高的凰羽卫也一并是驸马供养的,但是不代表我们因此不分对错地听从!”

    “事关五万人口,就算只是奴隶,对于我楚国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清浦你的处理手段过激,相信在座每一个将军都比毛八更会判定是非曲直!”

    五万奴隶啊。

    不是小数目。

    因为大战结束,看热闹的,围观者众。

    叶相如喃喃,“若敖子琰不会真的防着凰羽卫他们吧……”可是一想到平日在军中看到的一些,他不禁手足发凉。

    他身后独臂的秦杨亦单手按住了剑柄,青筋必现。

    众人不确定的目光落在孙侯和若敖子琰的身上,孙侯看着这场私斗,早就怒不可遏,在他铁卫军里从不准私斗,私斗成风是为祸军队的首害。

    “所以今日就算要毛八死,毛八也绝不会妥协一步。”

    二人目光喷火看着彼此,再度厮打在一起,怎么也分不开。

    “你们别打了!”

    江流和惊风齐齐上前隔开二人劝道。

    “他们要打,便滚出去打!”

    若敖子琰却一声暴喝,目光幽深,在二人再度动起手来后也没有喝止,甚至喝令其他人不准劝阻,“今日二人不分个高下死活,不准停!”

    “谁先停下来,这事就算谁的过错!”

    若敖子琰这话一出,二人更是狠狠瞪着对方,越打越激烈,就连孙侯都皱眉了,可是若敖子琰还只是冷冷看着,任江流如何劝阻也不停。

    “你们别打了,大帅说反话在!”

    江流心道就连他都能听的出来,平日机灵的两个人却愣是听不出来,从帅帐一路打到帐外,身后的两方人马还摇旗呐喊。

    帐内帐外,人头攒动,大声起哄!

    直到孙侯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手一个抡起,大喝道:“本侯不管你们原属于哪一方,今日有本侯在,敢在军中私斗者,全部重打五十大板,除去军籍,永不录用!”

    “对于侯爷的任何处罚,我凰羽卫无人有一句怨言!”

    所有凰羽卫颔首,“我们甘愿领罚!”

    毛八抬手指着一边跪地的奴隶,“可是这五万奴隶原是我楚国良民,只因大水,被若敖都尉强圈为奴,后又送上战场,这些驸马和侯爷都是知道的。”

    “而把他们活着带回去,是太女交给我们必须完成的任务!”

    “一口一个太女!”

    “你们凰羽卫眼中有驸马?”

    “有大帅吗?”

    “公子身为三军主帅,“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道理不懂?你们凰羽卫无论出自哪支番号的队伍,只要如今身在军中都需听从公子调遣!”

    “还是你们要从新兵开始学习学习!”

    清浦高声质问道。

    “军令如山!”

    “战事为重!”

    “这些道理我们都懂!”

    “可是这些奴隶是无辜的,本可以不反叛,也不必死!甚至驸马大战结束,他们日夜期盼可以恢复自由之身,终于实现。可是你为了一匹马就这样一步步将他们逼上绝路,逃跑,身死,这是为什么?”

    他将手中染血的长剑,用力一掷,掷到清浦脚下,问道:“还是这么多人在你眼里抵不过公子的一匹宝马?”

    如果有可能。

    毛八想说这么多人难道抵不过驸马一人。

    当然他知道,这个问题问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当今这个世道,贵贱从出生之时既有定数,他们只是万千蝼蚁,任人踩在脚下,而驸马身为若敖氏甚至楚国第一公子,众星拱月,立于云端,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

    想到此,他还是忍不住因此红了眼眶。

    清浦闻言握紧了手中剑,“铿锵”一声也插进石缝里,大喝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今天为了琰冰,故意为难他们这些贱奴和你们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

    毛八敛眉看着他摇头。

    “我们不是不愿意听从你们的命令,也不是我们眼中没有驸马,甚至我们也想要阻止奴隶动乱,但是你带人一再相逼,抓捕,杀害这些无辜的奴隶,致使他们因为畏惧重罚而逃跑,被杀,逼的他们走头无路……”

    “若是当时我们凰羽卫也加入你们震压的队伍中,毛八相信这场动乱今夜更加无法阻止。”

    “但是我们知道今日我们与你们凤翎卫大打出手,我们有错……”

    话落,所有凰羽卫跪地领罪,“所以无论多重的惩罚,要了我们的性命换这五万奴隶的性命,我等也甘愿受罚!”

    眼见凰羽卫全部跪地解剑认罪,等着受罚。

    所有奴隶哀声四起,朝着孙侯的方向哭泣,“侯爷,我们是良民!”

    “我们只是奸人强掳而来,才做了奴隶!”

    “让我们吃糠咽菜都可以,我们只是想要回家,不想客死异国他乡!”

    阿柳更是膝行几步,冒死说道,“而这些军爷都是好人……他们只是想为我们出头求情,当时他们劝过我们,不要反抗,可是我们被逼的活不下去,才反抗的!”

    “侯爷,请您相信我们!”

    “我们真的不敢暗害大帅,暗中勾结间细,也更不是有意逃跑脱罪的!”

    “我们只是想回去楚国!”

    “回去我们的家!”

    “这么多年过去,看看他们是否还健在……”

    ……

    一声一声哭诉让孙侯皱起的眉头渐渐平塌下来,一双虎目看着这上万人最后化作一声叹息,“罢了,今日两方都各有立场!”

    所有将士也不禁唏嘘一声。

    微微恻然。

    话说到这里,清浦若再不认错,就显得蛮不讲理,于是他握住剑柄,跪地道,“好,一人之过一人当!”

    一股激烈的情绪在年轻的侍卫的眉羽间隐现而出,清浦面色凌然道,“若今日因我一人处置逃跑奴隶而伤了太女和公子的情分,清浦甘愿以性命向太女赔罪!”

    话落,惊风见清浦双眼红肿地看着自家公子,然后“碰碰”磕了三个响头,一把抽剑就要自我了断谢罪,于是快速地一把拍掉他手中的剑。

    “你做什么?”

    他能理解清浦的心情,所以不能眼看着他们为了心中的王者而蒙受这些。

    惊风带着身后所有凤翎卫全部跪地,出声道,“公子,今天不止清浦有罪,我们也有,请公子重罚我们办事不力,影响了前方战事进度!”

    江流见此头疼。

    惊风为什么也搅进去。

    可是所谓法不责众。

    何况,究起根本,清浦和毛八所为各有大局,叶相如闻言眉毛打结,咋舌道,“哎哎……这事情难办了,两边都有道理啊!”

    “还是算了吧!”

    ……

    孙无义浓眉深皱。

    所有人等着若敖子琰的裁决。

    可是若敖子琰只是目光平静地注视着帐中无数望过来的眼睛,目光不定,带着猜疑和揣度,而他的目光在烛光下无一丝波动,无法窥探。

    默然垂首,指尖若有若无地轻抚过奄奄一息的爱马,目光轻轻划过毛八扔出的那柄染满鲜血的长剑,长尖上还有未干涸的血迹,滴滴答答落下……然后目光划过孙侯还有孙无义及铁卫军的众多将领,最后看着二人,剑眉高挑,寒声道,“那你说完了,你也说完了?”

    二人不置可否地低下头。

    “我与太女,夫妻一体,你凰羽卫的名字当初亦是我取的,正如凤翎卫,意为爱惜每个士兵如爱惜自己的羽毛!”

    “这个道理不用本帅今日再说一遍吧?”

    毛八率先低头:“凰羽卫绝无此意,只是我们两边信念不同,所以今日拔剑相向是我等冲动了。”

    这话相当于变相向给了清浦一个台阶,清浦的声音也低了下去,若是再闹下去,损害的只有公子的威信,“清浦亦有错!”

    若敖子琰闻言点点头,语调平静地道,“而你毛八刚才说的没错,我确实没有告诉你们任何人今日的行动,理由我不说你们肯定明白,因为我要一举歼灭所有反叛的势力;但是琰冰受伤却在我的预料之外,清浦担心本帅受伤,也是情急之下的过激行动,可以理解。”

    清浦嘴唇动了动。

    随即只见若敖子琰什么解释都没说,挥了挥手,“清浦,此批奴隶及早发现间细有功,你未赏,却当先将他们抓捕起来,是你不对!他们看顾不力复又逃走,又是他们的不对!”

    “功过相抵!”

    “好了,放了那些奴隶!”

    清浦闻言神色一肃,“是!”

    所有奴隶闻声千恩万谢。

    孙侯亦赞许地看着若敖子琰。

    可是毛八有点呆滞地望着所有奴隶喜极而泣获得释放,一时脑中空白一片,对这个结果不知道为何总觉得有些得来太容易。

    下一刻。

    果然,若敖子琰看着他复又语气渐转严厉。

    “纵然今日之事,在你看来,清浦杀戮过重,可是一旦这些人犯上作乱,你有想过前线会死更多的战士吗?”

    “那也是活生生的几万性命!”

    指着帐外所有将士,若敖子琰大声道,“比起在前线拼死的将士,本帅的手段没错,”他一抬手拔出毛八插在他身前的剑,扔了回去,“而你们的剑,只能用来杀敌,扔到本帅面前算什么?”

    “是对本驸马示威,还是要挟?”

    他的目光中含着一丝威严被挑衅的深深不悦。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

    可是言面前这个士兵一而再再而三挑战着他的底线,上次是擅闯凤凰山大营,这次是枉顾军令。

    今天因为后方大营不稳,前方战事提早结束,对于若敖子琰本身就不算做一件高兴的事,所以剑丢回毛八脚下,若敖子琰已挥手,命二人各领着自己的人再度出去领罚,并杖责了今日暴动的奴隶以作警告,不再多议。

    毛八亦拔剑而出,回头看着留下来的清浦,背脊笔直地跪在驸马脚下。

    眉头微微簇起。

    ……

    帐内,不知道跪了多久,就算双腿失去知觉,清浦也没有吭声。

    直到一直支着额头半眯着眼好似睡着的若敖子琰,于烛光下半回首,便看见清浦跪落尘埃,一双眼沾着跳动的烛火,炽热无比,崇敬地看着他。

    “公子!”

    “今日之事是清浦冒进害了公子。”

    一个人。坏到自己都能对自己失去信心,确实是件很夸张的事情。不过至少这一次,可怜的清浦确实是被冤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