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五四章 班师回国(感谢吟白天堂的10200打赏)
    清晨的阳光带着金黄色的万道光芒,洒在北邙山的龙脊上,云蒸霞薇,龙气环绕,静静地怀抱着山谷中长眠的千古一帝,远处黄河沿着山北静静流淌而过,山脚下整个楚军大营外自天亮就渐渐热闹起来,逝去了这短暂的一夜。

    邻近各大诸侯国,秦国,郑国,蔡国,徐国,鲁国,郯国,就连战败的卫国等临近各路诸侯早就派特使远远观望着这场南北胜负,眼见楚国虽未胜,可是晋国已逃,趁着若敖子琰还没有南归,纷纷连夜赶来,恭贺这场属于南方的大胜,并重新亲楚而疏晋。

    一时间楚军大营成了门庭若市的若敖氏府。

    车如流水马如龙。

    惊风兴奋地奔上山顶,对站在山顶上并肩而立的两道高大身影,大声喊道,“公子,各路诸侯派来的特使到了!”

    “我看到了。”

    其中一人回头,面色倨傲,毫无动容之色,挥了挥衣袖,振去身上的露水,将手中的枭尊一并带走,“这个枭尊,你留着也没用,我带走了!”

    二人没有说道别。

    只是匆匆一瞥,交错而过。

    若敖子琰突然回头看着另一人道,“诸侯会盟于楚,你来吗?”

    “呵呵,师弟你这是在邀请我参加?”

    姜无野一身金色衣袍,沐浴在金光灿灿的晨光中,转身抱臂而笑,神色半是认真地问道。

    若敖子琰却向着山下头也不回地走去,只是声音幽幽传来,“你?”

    “哪来回哪去!”

    “这可不行,我还没有见到凰儿呢!”

    姜无野作沉思状想了想。

    若敖子琰没有再回话,惊风等人对着姜无野拱手一礼,众人辞行。

    姜无野立在山顶,远远望着那道沿着山脊从容而去的昂藏背影,如一个旁观者,闲闲地回头眺望东边的天空,厚厚的云层之中隐现一道头角峥嵘。

    云层山峰之中,好像有一大一小,两点黑影若隐若现地向着山峰爬行。

    小的咬着牙,向着那泰山之巅——玉皇顶攀登着,可是大的却要死不活爬到半山腰就死也不愿意多走一步,当小的登上山巅回头喊着大的,“师兄,快点,我们就要到了!”

    可是背后哪还有大的身影。

    哪有人回应。

    ……

    小小的脸上,那丝孤独寂寞甚至眼泪还来不及浮现在眼底,就被泰山之巅那万道光芒一照,那脸上淡淡的落寞就好似一场迷梦一般,云消雨散,浮现出巨大的笑容和灼灼的目光,望着东边的太阳跳脚发出欢呼:“师兄,师兄!”

    “快看,我到了!”

    几道金戈卫不知何时,上山,恭敬地跪在一旁,齐声道,“太子,齐公又催你回去了!”

    “知道啦……”

    “真烦!”

    姜无野皱着眉头,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大大呵欠,双手枕于脑后悠然前行。

    有人飘乎道,“再让我看看你能走多高吧……”

    ……

    在各路诸侯特使远道而来的旍旗招展中,夹着几面成氏和楚军的黑凤旗从南边风尘扑扑飘来,随之而来还有此起彼伏欢迎的号角声响彻四里。

    “好热闹啊!”

    成晴晴巴在车窗上望着外面烟尘四起的车队,除了上次三国会盟,第一次见过这么多的诸侯国,“这都是哪些国家?”

    “四小姐,那是秦国的铁鹰旗,还有郑国,蔡国,徐国,还有齐国……北方中原的大半诸侯怕是都在此了。”

    骑在马上的苏从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规模巨大的仪仗,一一辩认着列国诸侯的旗帜,最后看到鲁国的旗帜时,震惊道,“没想到我楚晋一战,就连远在东边的鲁国也派人来观战了。”

    “鲁国?我知道!”

    成晴晴这点见识还是有的,“那个周武王胞弟周公的封国——鲁国!”

    苏从肃然起敬,“是,鲁国啊!天下第一大贤之国!周公的封国,他们是当今各大姬姓封国中,唯一还能保持着亲近成周的宗邦。”

    “但是与我楚国关系不怎么好。”

    苏从对于鲁国会派人前来十分不解,想了半晌,只有这一个理由可以说服他,“也许他们是眼见郑国被围,怕祸及成周,所以派人前来查看情况的吧……”

    “只是这么多诸侯前来,是前面战事还没有停吗?”

    成贤儿不通政事,一手接过李婶喂好奶的芈庄,熟练地将他抱在怀里,侧目看着车窗外隆隆的车马声,心惊问道。

    “如今郑国烽烟已止,应是战事告停,各国派来特使一为观战,二为探听消息吧……”苏从从未参与国家战事,所以不确定地说道。

    小人儿似懂非懂地睁着一双大眼,听着大人们说话,兀自挥舞着小手格格直笑,吐着泡泡,同时小脑袋不停往成贤儿胸前凑,惹得成贤儿怜爱无比。

    玉手轻拍着刚刚喝完奶的庄儿,为他仔细擦着粉嫩的唇瓣边沾着的奶水,逗着他道,“怎么连你也听的懂我们在说什么?”

    格格……

    孩子不过几日已经脱去红猴子模样,看的出完全继承他父母的样子。

    出奇的漂亮,招人喜欢。

    一旁李婶遥遥看着前方即将到达的营地,心中怀抱着最后一丝希翼问道,“大小姐……这太女的驸马真的是那个左徒大人吗?”

    成贤儿柳眉微微簇起,偏头不解道,“为什么你们都会一再询问这个问题?……当今驸马乃是我大楚第一氏族若敖氏的公子,令尹之子,我大楚第一俊杰,当今左徒,你们还有何疑问?”

    李婶连忙摇了摇头。

    成贤儿柳眉高挑强调道,“总之你们到了地方,不许乱说乱问,否则定会惹来大祸。”

    “其他仆妇侍从都要叮嘱一边,不能出一丝差子!”

    “是,夫人,我会给她们都说一遍的!”

    李婶被一番敲打,点头应道。

    可是心底还是有几分不敢相信二人原来不是那种关系,只是君臣,这样一说,她突然对过往的种种不解释然,怪不得啊……

    两人总是似近实远。

    楚国第一世家的公子。

    李婶拿起针线缝着手中的小儿衣,心想这左徒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子才能胜过他们尊贵亲和的右徒大人?

    摇摇晃晃的马车中,成晴晴听到二人一番问话不动声色地默然撇嘴。

    外面,又一骑斥候打马回转,“苏主薄,我们已经和我军的哨岗联系上了,再往前十里我们就能到达大营。”

    “好!”

    苏从点头命道,“所有人加快速度,争取尽快和大军汇合!”

    “是!”

    ……

    楚军大营中,此时鼓乐大作,场中将士们舞着剑戟助兴,席间传来阵阵轰然大笑。

    整个中原各大诸侯特使怕是都齐聚在此,簇拥着最上首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男子,纷纷就着他连战四国的骄人战绩捧杯齐贺,“此次救郑之功,当首推若敖驸马!”

    “对,若没有驸马,此次我郑国危矣!”

    郑公更在子家与子共的建议下连夜亲自赶来,还特意制了一副四丈白绢,亲笔大书,“楚解郑围,功在九州,以告天下!”并送上由弦高所赞助的牛羊金银绢帛犒赏楚军,谢道,“这些谢礼不过本公一番心意,望楚驸马笑纳。”

    这是弦高第一次亲眼见这位楚国第一的实权人物,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而这样的场合,自然无他一商贾说话的余地,他只能以郑国随侍的身份,默然命人将各种谢礼抬上,在各国特使的席位间巡视一番,以彰显若敖子琰救郑之功。

    子家与子共也颜笑灿烂,举杯上前感谢。

    郑国君臣上下一致的谄媚自然引来各国特使的暗自不耻,可是这样的场面,无人扫兴,纷纷驸和,“今日我等当敬楚驸马一大杯!”

    男人高坐在上首的木台之上,握着金爵,不笑而自威,漠然俯视脚下芸芸众生前来朝拜恭贺,良久才牵起一丝笑意,欣然说道,“晋国无信攻打在先,我楚国理应出来主持公道!”

    朝见使者闻言无不对这位年轻的王者心生惴惴,躬身向他行礼,就连场中身份最高的郑公也只有讨好叹服的份。

    当苏从等一行人被带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当中的驸马爷,就算平日和太女同堂对答,他也没有这般紧张,可是此时面对若敖子琰,他没来由紧张地捏了捏袖中的竹筒。

    眼见急于上前求救的成贤儿等人,他快速一阻,深吸一气,上前行礼道,“苏从参见驸马,侯爷,见过各位公侯,特使!”才朗朗宣布道,“太女喜降麟儿,特意着苏从北上晋见驸马,并命我等将最后一批军粮送来!”

    “真的?!”

    孙侯闻言大喜。

    原本泰然自若的终于脸上的神情有一丝松动,神情激动地问道,“太女生了?!”

    “怎么会?”

    “不是还要一些时日?”

    若敖子琰连连问道。

    “是的!太女为驸马生了一个公子,同时命从送来一封信报,要单独呈于驸马,从恳请驸马单独面呈!”

    在场诸侯列国的使者闻言纷纷贺喜,并好奇地看来,苏从担心芈庄的身份若在此等场合公开,被各国安插其中的间客所窥,于是以太女有信要单独告之为由将若敖子琰孙侯等人引至后方独帐。

    若敖子琰也没有多想,比起外面那些讨好的特使,此时他更想知道芈凰和孩子的消息。

    帐中,苏从先是命李婶抱着孩子上前。

    若敖子琰第一次身为人父,手足无措地上前,眼见芈庄在李婶怀里对他龇牙咧嘴无齿发笑,张着手,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婶跪在地上,抱着芈庄,怔怔看着眼前俊美无铸的男子,频频抬头打量,惹来清浦的不悦,“觐见贵人,不可正视的规矩不懂?”

    “小人见驸马尊贵无比,一时失礼!”

    李婶连忙收回目光,把头低下。

    成贤儿接过她怀里的孩子,瞪了她一眼,她头一低,急忙退后,任成贤儿上前说道,“子琰,这就是庄儿!”

    “嗯嗯,可是怎么抱呢?”

    若敖子琰看着孩子就止不住笑意。

    孙侯闻言看着孩子大笑,“果然这孩子就在凰儿肚子里待不住,提早出来了。”

    所有人都团团围住新生的孩子。

    好奇的打量。

    “不是说还得一个月,怎么提前了?”

    叶相如咋舌道。

    若敖子琰也不解道,“还有怎么把孩子送来战场,这里太危险了!”

    “请驸马恕苏从不告之罪……国中出了大事,苏从不敢在众使之前公而告之,怕为我楚国引来强敌觊觎。”

    苏从见若敖子琰这么高兴,知道自己一开口必然会让他变色,果然接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他,“国中发生何事?”

    “驸马看过太女的书信就知。”

    苏从皱眉不答,只将袖中芈凰的密信呈上。

    清浦接过,看着蜡封的密信,揭开,取出长长的绢帛交给他。

    所有人都看着站在上前的若敖子琰先是高兴地接过芈凰蜡封的信,一脸笑意悠然说道,“呵呵,外祖父,凰儿叫我们好生保护自己,我们都快回去了……她还不知道!……哈哈,她说孩子出生……这明明是喜事吗……”

    可是话说完没过多久。

    他的笑声就终止了,脸上的笑意一丝不挂。

    众人好奇地看着他,只见他目光发直地盯着手上那封白布黑字的绢帛,帐外吹入北风,“呼呼”地吹拂在帐篷之上,帐中的珠玉配饰叮当作响,甚至要将整个大帐掀翻。

    可是他的手,只是颤了颤。

    人一动不动,任众人如何旬问没有反应。

    “格格……”

    庄儿的小眼睛转了转,在他身上划过,伸出手,要去抢他手中的绢帛,抢不到,就张着嘴要哭,引起他的注意。

    可是若敖子琰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成贤儿神色不安地看着若敖子琰,上前轻拍着芈庄,生怕若敖子琰一个动怒祸及孩子。

    芈庄眼见若敖子琰不理他,假哭也不哭了,于是小手更加用力抓向若敖子琰。

    若敖子琰本能地挥手想要打掉那个与他争夺的小手,可是看到这张肖似自己也肖似父亲的小脸,握着绢帛的大手顿在空中。

    然后目光又落回掌心中柔软的绢帛,白纸黑字寥寥一二百字。

    他足足看了一刻钟。

    似乎在看,又似乎没看。

    那些字入了眼,却进不去心,胡乱地漂浮在眼前,就像一个个蒺藜刺的人肉眼通红,却说不出话。

    “令尹,父王遭越椒杀害……薨……越椒,子克叛乱,占据王宫,郢都,自封令尹和司马,拥立公子息,建立伪朝……”

    明明每个字都认识,此刻组合在一起,聪明如若敖子琰却看了一刻钟也没有看明白,甚至扬起手中的绢帛,一脸茫然地问道,“这上面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望了过来,站的最近的清浦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能令公子如此六神无主。

    “公子,怎么了?”

    “对啊!”

    孙侯心急地问道,“对啊,子琰,凰儿信中写了什么?”

    “她如今可好?”

    唯一知情的苏从等人被问的不知如何开口。

    成晴晴也只是嘴唇动了动。

    无人敢回答。

    子琰哥哥这样的面色好吓人。

    最后只有成贤儿抱过芈庄,跪地哭道,“子琰,侯爷!……令尹没了,大王薨了,越椒占据了郢都王宫自封令尹不说,还想要一再杀害太女,致使太女早产,我们是太女派来北上求援的!”

    她的话落,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落在当场。

    所有在场的包括孙侯在内都定住身形,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你说什么……”

    而若敖子琰的手不知何时松开。

    绢帛飘落在地。

    无声。

    最后一行字赧然映入众人眼帘:“令尹父王身死,郢都有难,子琰速归!”

    叶相如弯腰抢过地上绢帛,拼命摇头,“怎么会?我们离开前好好的!”

    “国内还有那么多军队!”

    “他们干什么去了?”

    “若敖都尉和若敖司败相继叛变了,带领若敖六部,虎贲禁军和五城兵马司占领郢都,攻打东郊,苏从受命于太女护送小公子和一应粮草北上,国内现在情况危急,北边战事已停,请驸马速速带军班师回国!”苏从跪地回道。

    孙侯尤自不信,“怎么会?……国中有大王,有令尹,凰儿也在……还有一应朝臣军队,怎么会令越椒二人叛乱成功?”

    苏从摇了摇头,“苏从身在东郊,也不知具体情况……是右徒大人于河滩上救了被越椒追杀飘流在河上的太女才知道郢都惊变,而凰羽卫只查到大王和令尹双双被害,越椒更是丧心病狂一把火要烧整个东宫和东郊,想要烧死太女和右徒大人以及国中所有的存粮,致使驸马北伐之战无粮战败身亡。”

    “幸好我们转移的及时,还存下这么多粮食……太女担心驸马北伐会因此中断,特命我们北上送粮。”

    “并将小公子交给驸马照顾!”

    “那凰儿呢?”

    孙侯焦急地抓着他问道,“凰儿她一个女子独自留在国中,叛军遍地,怎么能行?”

    “太女坚持要留在国内抵抗叛军!”

    苏从含泪答道,“所以还请驸马,侯爷速速班师回朝救援!”

    随着苏从和众人的一问一答,每一句落下,清浦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从来天之骄子的公子渐渐面无血色,更是踉跄地跌坐在椅中,脸白如纸。

    吓人无比。

    他的眼睛此时看不到任何人,想要撑坐而起却站不起来。

    清浦连忙上前相扶,近乎哭道:“公子,你不要吓我们……”

    他却拨开他的手,只是着指着脚边跪着的苏从问道:“你说越椒杀了我父亲?”

    “是!”

    苏从在他冷冽的目光下,艰难地点头,“越椒不仅杀了驸马,更是丧心病狂,大军压境追杀太女一人。”

    “我不信!”

    断然一声变色,他的声音削金断玉截道,“我父亲掌着六万若敖,就算越椒和若敖子克联手,有凤凰山大营在,也不可能战死!”

    纵然再灿烂的阳光,此时透过掀开的大帐黯然地照在若敖子琰的脸上,都只剩下明明暗暗的黑影。

    “子琰,这都是真的!”

    成贤儿上前道。

    “哇!”

    话落坐在上首的若敖子琰,突然抚着胸口,一口鲜血喷溅而出,溅满一身金甲黑色披风,红色的血花落在他的五尾金凤的军靴上,一下子化作一只血凤。

    “公子!”

    所有侍卫齐齐大惊,扑至身前。

    若敖子琰大手死死抓着木椅扶手,青筋必露,双目通红地望着南边的方向,仿佛看见越椒那张如狼似虎的容颜对着他肆意大笑:“我赢了,若敖子琰!”

    “我赢了!”

    “你现在看到了吧!”

    双眼赤红,咬牙切齿,若敖子琰拔剑而起,嘶吼道,“越椒,我要将你碎尸万段,为我父亲偿命!”

    “来人,全军立即班师回国!”

    话落,若敖子琰不管所有诸侯使者在场,不顾孙侯的反对,立即命令江流,清浦,惊风召集所有若敖六部,同时传信杨蔚前往宛城与他们回合。

    可是撇下各大诸侯特使的若敖子琰连帐篷都没有冲出,就昏倒在地。

    被叫来的军医不知状况地看着突然晕倒的大帅说道,“侯爷,大帅本就昨日重伤,如今气急攻心,所以昏过去了!”

    孙侯闻言大恸。

    他就剩下两三个亲人,如今一个孩子身陷国内,如果他不能回去,凰儿性命堪忧。

    可是不同于若敖子琰,他知道如今他们还不能离开,按捺住急于归国的心情,孙侯看着苏从和恨不得离去的所有若敖六部侍从,沉声道,“今日在场众人,不得走漏一丝消息,否则本侯定诛他九族,不饶一丝性命!”

    “是!”

    “无义,相如,你们随我入席,继续安抚住各大诸侯特使,不得露出半点声色!”叶相如和孙无义齐齐一凛,对视一眼跟上,只听孙侯对着军医又道。

    “你立即为驸马治疗,必须令他醒来,今日的大宴,驸马无论如何不能缺席,否则必令诸侯各国心生疑窦!”

    “是,侯爷!”

    一道道命令流水般发出,众将士饮泣领命,走出大帐之时,齐齐擦掉脸上的泪痕,掩去眼中的仇恨,换上一张笑脸与众诸侯使节把酒言欢,并相约稍后回京后由楚王再定时间会盟于郑地,来日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