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飞剑问道 > 第九篇 第六章 你想多了
    屋外。

    呼。

    小狐妖降落在那,盯着远处的付先生和梅仑公子,冷声道:“你们俩人族,想要做什么?”

    “小狐妖。”付先生则是微笑道,“你现在最好乖乖束手就擒,否则的话,我会将屋内的那个断臂废物和他老娘都杀了。”

    “束手就擒?”小狐妖眼中有着厉色,“我不束手就擒,你们不依旧欺压我夫君,让他受尽折磨?”

    梅仑公子嗤笑一声:“今天才知道,胡斯那蠢货竟能讨到一狐妖当媳妇,还真有艳福。”

    “束手就擒。”付先生声音转冷,“否则休怪我无情。”

    “就凭你们俩,也想要杀我夫君和我婆婆?”小狐妖脸上浮现了绒毛,眼睛也变得越加狐媚,牙齿也变得锋利许多,同时嘴巴一张,却有一缕寒光飞出,直接射向了带给她威胁感最大的付先生!并且小狐妖同时飞扑而出,她一条巨大的毛茸茸尾巴也挥动着,周围场景更开始扭曲。

    付先生一挥袖,袖中有一道道黑光飞出,足足十二道黑光交错飞舞,瞬间撞飞小狐妖放出的那一缕寒光,那一缕寒光翻滚着倒飞开去,原来是一口很小的飞剑。

    跟着付十二道黑光更围攻向小狐妖。

    “好美,好美。”

    梅仑公子却受到幻境影响,整个人露出痴迷之色。

    “还不醒来。”付先生一声呵斥,声音却犹如响雷在梅仑公子耳边炸响,令梅仑公子惊醒,这才看到眼前场景。

    前方的小狐妖被十二道黑光围攻的无比狼狈,“嘭。”一根黑梭神鬼莫测得直接拍击在那小狐妖的细腰上,令她直接摔倒在地,一口鲜血吐出,洒在泥土地面上。小狐妖脸色发白,眼中有着绝望和不甘,十二道黑光围攻,她抵挡起来太吃力,终于还是没能挡住。

    “这小狐妖的幻术竟如此厉害,让我都中招了。”梅仑公子又惊又怒。

    “修行,道心磨练也很重要。”付先生则是道,“梅仑公子这方面可得加深修行。”

    “我知道,付先生,你赶紧将她实力封禁了,然后交给我。”梅仑公子连道。

    “放心,对付这小狐妖,我连阵法都无需施展。”

    付先生操纵十二根黑梭的同时,又放出了一条法宝绳索,捆向小狐妖。

    小狐妖艰难欲要抵挡,但面对十二根黑梭的围攻,她很快又再度中招被砸倒在地,绳索迅速缠绕了过来。

    “不——”小狐妖看向身后的屋子,她甚至都不敢发出太大声音。

    因为吵醒了夫君。

    如今只是废人的夫君,只会被连累,而帮不了她。

    “夫君,我早知道在人族的城内终有一天会暴露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再见了,夫君!”

    “或许,你如今都不知道,我是当初的那个小白狐吧。”

    “真的很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啊……”

    小狐妖看着屋内,眼中早已泪流。

    付先生忽然脸色一变:“怎么回事?”

    他感觉到自己的十二个黑梭法器都停滞在半空,不受控制了。

    “你怎么不动手了?”一旁的梅仑公子却疑惑。

    付先生却脸色苍白盯着远处。

    黑夜中,一位腰间佩剑,头发凌乱披散着的男子走了过来,现身时还在远处,走了两步却是到了近处,他平静看着付先生:“你为褚家做这么多恶事,可曾想过会有报应?”

    “她是妖,是妖。”付先生连道。

    “她一个妖怪,都比你这个人干净。”秦云看着他。

    小狐妖在一旁愣愣看着这一切。

    她都绝望了。

    白天出现的那位秦先生,竟然来了?

    “前辈,我只是要捉住她而已,我没打算杀她。”付先生连道。

    “我说了,她一个妖怪都比你干净,看看你,一身的罪孽……黑气浓郁的我都受不了了。”秦云摇头,“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今天你碰到我,便是你的报应到了!”

    “我——”

    付先生刚要说什么,便呼的无声的直接分解了,化作齑粉,回归天地了。

    “回归天地,也算弥补一丝给天地吧。”秦云说道,以秦云的见识很清楚,世界孕育万物,孕育越多,世界本身损耗越多,甚至会天地灵气越加稀薄。而若是万物回归天地,则会令天地本身得到补充。

    天地也是一大轮回。

    有开天辟地,也有最终大破灭合一。

    秦云将部分之物粉碎回归天地,也是延长天地寿命的方式。

    “这秦先生好厉害,一个眼神,那个修行人就死了?”小狐妖感到震惊。

    “这,这……”梅仑公子惊的脸色发白。

    一个修行人连同衣物宝物一切都粉碎化作虚无,秦云还在念叨什么‘回归天地,也算弥补一丝给天地吧’,让梅仑公子越加惊恐不安。

    “别杀我,别杀我。”

    梅仑公子连道,“我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来看看,只是路过的。”

    秦云看着他,这梅仑公子同样罪孽之气极浓,沾了太多血腥了。

    “好美色乃是人之常情。”秦云说道,“可你为了美色,却害了太多人性命,我自然不能饶你。”

    “你不能杀我,我爹是褚成毅,是黎山派长老。我爷爷是褚洪庆,是黎山派门主。”梅仑公子连道。

    “那又如何?”秦云看着梅仑公子,梅仑公子在惊恐中直接粉碎开来,化作虚无。

    色之头上一把刀。

    自古以来,不管英雄好汉,还是恶棍小人,因为‘色’丢了性命的不知凡几。

    褚家的这位‘褚梅仑’,也只是其中之一。

    ……

    在秦云杀死褚梅仑的那一刻,黎山派宗派中,一檀香气弥漫的静室内,一位盘膝而坐的中年男子陡然睁开眼。

    “梅仑身上的护身道符碎了?”中年男子又惊又怒。

    “谁敢动我儿?”

    “在黎山城,谁有胆子敢我儿?”

    他又担心儿子,又愤怒无比。

    随即迅速起身出了静室,循着对护身道符最后感应到的位置,赶了过去。

    ……

    秦云接连杀了付先生、褚梅仑后。

    那小狐妖则紧张的看着秦云。

    “秦前辈。”小狐妖看着秦云,“小妖,谢谢你救命之恩。”

    “你这小妖胆子倒是大的很,敢进入人族城池就罢了,还每天出去洗衣服送衣服,每天都抛头露面,真以为没人族能识破你的真身?”秦云说道。

    小狐妖忍不住道:“秦前辈,你居住在西城六波桥那边,这二人来袭,前辈怎么知道的?前辈难道在暗中一直盯着这里?”

    秦云一愣。

    “秦前辈你要帮我夫君,让他给你看门护院。甚至夜里都一直暗中盯着我们住的地方,还出手救我。耗费如此大力气,到底看中我胡家什么?”小狐妖盯着秦云,“我夫君是废人,婆婆她更是身体很差一个老妇人。你做这么多,是因为我?我知道,你们人族很多都喜欢捉拿我们狐妖当玩物。”

    “我知道,我反抗不了。我只是希望你能善待我夫君,我婆婆……”小狐妖红着眼说着。

    秦云有些无语,忍不住道:“小狐妖,你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