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明珠娘子 >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切都依我
    面对二夫人的质问,郑媛倒也没有慌张,只是低低切切地看着二夫人:“阿家,我有话要说。”

    却不就说下去。

    二夫人愣了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皱着眉头看了看坐在那里木讷如钟的谢氏,终究是不耐烦地摆摆手:“罢了,大郎媳妇先去吧,三郎媳妇留下来。”

    谢氏起身答应着,不安地看了一眼郑媛,这才退了出去。

    她的贴身婢女绿柳看着谢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也是惴惴不安:“大少夫人,二夫人只怕还会再请了您来商量,总得有个对策才好呀。”

    谢氏听着一脸无奈,连连叹气:“能有什么法子,这样大的事,郎君这些时日为了郑家的事已经是日夜操劳,我怎么好再多问这些。”

    她与崔大郎不曾想过要争宗子之位,可是二夫人却是打定了主意,她现在满心惶恐,只觉得做什么都惶恐,唯恐做错什么,连累二房丢了宗子之位。

    可她的性子实在不是个会打算的,遇见这样的事只能干着急。

    她满腹烦恼地出了二夫人的院子,回了自己的玉箫院去了。

    郑媛在二夫人的房里待了大半个时辰才出来,满脸笑容里是轻松自得,出了院子便吩咐冰儿:“让人把秋梨膏备好,一会我去给老夫人送过去。”

    琴娘笑着接过那罐秋梨膏,交给了婢女,这才与郑媛道:“三嫂嫂来的不巧,老夫人刚歇下午觉,不若……”

    郑媛抢着接过话头:“不若我去你那里等一等吧,这秋梨膏要化了水吃,我还是等老夫人醒了再走。”

    琴娘有些吃惊,微笑着引着郑媛进了自己的房里。

    “……前几日我与你说的,你可信了?”郑媛笑眯眯在榻席上坐下,“这些时日老夫人她们的意思想来你都知道了。”

    “她们是真的打算给你寻一门亲事,把你嫁出崔家去了。”

    郑媛开门见山的话让琴娘脸色变了变,好一会才强扯出笑容来:“三嫂嫂,这些事是长辈决定的,我怎么好多说。”

    郑媛笑容诡异,目光流转:“话是如此,可是琴娘你是个聪明人,也知道如今你唯一的依仗就是老夫人,比不得阿宁她们那样,还有爷娘可以依靠,如今老夫人要顾着崔家的事,也是无心多替你打算,若是真的草率就挑了一门亲事,那你岂不是要委屈一辈子?”

    她叹口气,似是满心担忧地看着琴娘:“可怜你自小在崔家长大,一片真心为了老夫人和崔家,就这样被嫁出去,知道的说是老夫人心疼你,觉着崔家郎君没有合心意的,怕委屈了你,不知道的怕是要……”

    她说着又忙忙停了下来,面露歉疚:“瞧我,说岔了。”

    琴娘脸上一直带着的微笑终于慢慢敛去,目光也冷清起来:“三嫂也是替我想。”

    郑媛知道她的话有了效果了,笑容更深:“所以你也要替自己着想才好。”

    “五郎是人中龙凤,就是崔家其他郎君也难望其项背,当初也是老夫人与大夫人应承了的,怪不得你……”郑媛说到崔临的时候,脸色稍稍扭曲,又恢复如常。

    琴娘却是红霞泛起,羞恼难当:“三嫂嫂你怎么能……我不曾有这个意思,如今老夫人已经”

    郑媛却不理会她的话,径直说了下去:“若是我还能让你如愿,你可愿意?”

    “你说什么?”琴娘没了往日的平静,死死盯着郑媛,有些不敢相信一般。

    郑媛却是早已胸有成竹,与她笑道:“你若信我,就一切依着我的话去做。”

    晚间崔临回来的时候,顾明珠正坐在窗下做着女红,她往日做针线做得少,这时候看起来有些笨手笨脚的,正小心地用银剪子剪着线头,神情很是专注。

    还是听到小葵与阿碧几人给崔临行礼,她才放下了绣盘,眉头舒展地笑望向他起身来:“郎君回来了。”

    崔临原本眉宇间有些许疲倦,只是看到顾明珠的时候,尤其是看见她坐在灯下拿着绣盘眉眼温柔,脸色顿时温柔如水,含笑上前看了看案几上的绣盘:“怎么又在做针线,灯下太熬眼,交给他们去做吧。”

    顾明珠笑笑,让红鸾端了早就熬好的参汤上来,自己奉上去:“歇一歇吧,这几日太过费神。”

    崔临接过参汤,看着她:“这两日我回来晚,你不必等着我,有什么事使了人与小圆说,他会让人带了消息给我的。”

    顾明珠没想到他这样忙碌,却还惦记着自己,心里更是暖洋洋的,轻笑着:“有阿家照应着,事事都教着我,没有什么事,你放心。”

    崔临微微颔首,这才神色放松地道:“明日你劝一劝阿娘,让她不必担心了,我会安排妥当的。”

    他是崔临,能这样说也就是已经有了应对的法子。

    顾明珠笑着点头,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如今她也是崔家的人,怎么也不愿意崔家因此伤了根本。

    第二日,她与崔大夫人说时,崔大夫人也是这样的神色,一直拧着的眉头终于松开了,轻轻摇了摇头有了些笑意:“难为他了。”

    只是她很快就不再多提,转头与顾明珠道:“过些时日是老夫人寿辰,照着规矩也是要宴请各家的女眷,府里就要忙碌起来了。”

    “你虽然是刚帮着我打理中馈,但也正该当当大事,这一次的宴请你要多费心,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就来问我。”

    她唤过黄嬷嬷:“把从前宴请的单子和名录给四少夫人看一看,也好心里有个数。”

    只是还没等人捧了单子和名录来,二夫人与三夫人带着人过来了。

    “大嫂可是在准备老夫人寿宴的事?”二夫人与大夫人见了礼,一眼扫过婢女捧进来的单子,笑吟吟地开口问道,“我与三弟妹过来也是为了这个,正要与大嫂商议一番呢。”

    崔大夫人看了眼三夫人,见她不自在地笑着不开口,便知道这是二夫人的主意,心里暗暗叹气,道:“你有什么就说吧。”

    崔二夫人眉眼飞扬:“往年这寿宴都是大嫂你亲自打点,今年有了五郎媳妇,想来是要给五郎媳妇来操持了,但这尽孝的事不止是长房里的事,我们商量着想让大郎、二郎和三郎媳妇也帮一把,毕竟五郎媳妇才进门,许多人事都还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