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二章 逆天改命
    “玉虚扇……”

    那是她父亲的遗物,她同封亟定情的时候,送给了他做信物,未曾想,如今打开噬魂阵,送她步入黄泉的,竟然是这柄扇子。

    莳七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像是被严寒冻住了一般,指尖隐隐传来克制不住的颤抖。

    她不由垂下双眸,眼底的嘲讽更甚。

    漫天的飞雪铺天盖地而来,山顶的寒风如开了刃的刀片,细细的割着她的肌肤。

    哀莫大于心死,确实如此,纵使此番境地,她竟感觉不到半点难过。

    “我想和师姐说几句话。”苌黎眸光落在封亟身上,轻声道。

    封亟有些为难的看了看缓步而来的几位长老,终是敌不过苌黎眸中的期盼,微微颔首。

    苌黎缓缓走到莳七面前,声音清润,如山上流淌的泉声。

    “师姐,你已然入了魔道,愿你来世能做个良善之人。”

    莳七本是低垂着双眸,听见她的话,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她仰面哈哈大笑,笑声如撕扯开的破布,刺耳难听,“苌黎你在放什么屁?噬魂阵是你提出来摆的,你难道会不知道入了阵就再无轮回?现在倒是来惺惺作态了……”

    “够了!”还未待她说完,封亟已是声色俱厉的打断了她,“黎儿你不必和这种将死之人多费口舌。”

    “封哥哥,你再让我说一句好麽?”苌黎握住封亟的手,柔声望向他。

    封亟蹙着一双剑眉,软玉温香终是奏效了,他狠狠的盯着莳七看了片刻,遂垂眸看着苌黎,眼底温柔无限:“好吧。”

    苌黎看着封亟转身站远,她笑得温婉,缓缓回眸望向莳七,一双星眸中隐隐闪过一丝诡异的光。

    只见她在众人看不见的方向,对莳七阴冷一笑,红唇启合之间恍如致命的毒物。

    “莳七,原就是你对不起我,报应不爽,应该的。”

    苌黎唇间漾起的诡笑让莳七一阵恍惚,究竟是她对不起苌黎,还是苌黎欠了她呢?

    莳七眼底满是讥诮,轻轻吹开眼前的碎发,声音轻得恍如来自天际:“我输了。”

    长叹于心底,她终究斗不过苌黎。

    这样久了,她累了。

    刺骨的冷风刮过她的眉骨,如刀割一般。

    青云门外传来阵阵喧闹声,“几位长老,时辰已到,为何还不起阵!”

    “就是啊,快些起阵诛杀妖女!”

    ……

    莳七垂眸听着,众叛亲离也不过如此。

    她缓缓阖上双眸,成王败寇,耳边渐渐响起阵阵劲风呼啸之声,地上的积雪被骤渐强大的气流卷起,纷乱的在空中飞舞。

    起阵了。

    只听“咻咻”几声,紧接着便是箭矢刺入身体的剧痛。

    “啊——”莳七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刺得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封亟手执玉虚扇站在前方,而刺入莳七身体中的箭矢便是玉虚扇的扇骨中飞出。

    莳七知道,这些箭矢配合着几位长老和苌黎布下的噬魂阵,她现在纵然不死,修为也荡然无存,废人一个。

    劲风带起他如墨一般的长发,谪仙公子世无双。

    那是她曾经痴痴念念的五哥哥啊!

    莳七浑身满是难以忍受的剧痛,她痛得不由的弓起身子,手脚被捆在寒刺柱上早已没了知觉,可她的眸光还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封亟,唇角缓缓流淌下一抹殷红。

    “我欠了你的,现在也便是还清了!”她的指甲死死的嵌入掌心,眸光如冷寂的烛光,“封亟,我莳七,此生再不欠你什么了!”

    强撑着说完这句话,莳七再也抑制不住喉头的腥甜,喷出的鲜血落在积雪上,猩红点点,如寒冬绽放的红梅,妖娆绝艳。

    “别和她废话了,快点布阵。”就在封亟出神之际,三长老一声厉斥拉回了他的神思。

    封亟骤然回神,旋即收起玉虚扇入了阵。

    噬魂阵东南西北分别立着二长老、三长老、苌黎和封亟,渐渐地八卦台前如气罩,噬魂阵四周笼起飞旋的气流,恰似铜墙,青云门外的众人见不真切,劲风卷席着漫天的飞雪,让人睁不开眼,只是隐隐看见整个青云门腾腾黄雾,艳艳金光。

    被捆在寒刺柱上的莳七正是阵眼,阵内似云迷,满天的金光仿佛给青灰色的天际渡了层金。

    浑身像是万虫啃噬般的疼,蚀骨的疼痛让她渐渐意识模糊,耳朵听不见任何旁的声响,只是嗡嗡作响,如无数细小的飞虫吵闹着。

    眼前雾蒙蒙的一片,天地万物再也看不清晰。

    莳七只觉得浑身的疼痛像是被一阵风带走了一般,疲乏无力瞬间包裹了她……

    青云门里阵法金光四射,刺得人睁不开眼。

    纵然是数九寒天,封亟的额间满是密密的细汗,他抬眸看了看苌黎,她和他一样,脸上满是汗珠。

    没想到摆噬魂阵竟然这般耗人心力,只怕这次回去就要闭关好好休养一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八卦台上的香炉只剩下最后一截残香了,苌黎唇角不由微微上扬,就快结束了。

    就在此时,一声尖利的鸟鸣声划破天际,青云门外的青松霎时间簌簌落下积雪,围观的众人顿时被积雪拍了个正着。

    如此有意思的场景已经无人顾及了,只见一只巨大的苍鹰盘旋在青云门的上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

    一道疾厉的白光从苍鹰上劈下,如箭一般,直直的将如铜墙般的噬魂阵劈开了一道口子。

    苍鹰上隐约坐着一名玄色衣衫的男子,青云门外顿时喧闹纷纷,“是他!”

    噬魂阵被劈开破绽,摆阵的四人立刻被巨大的气流拍了出去。

    苌黎猛地被拍到在地,心口像是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一口猩红的鲜血顿时吐了出来。

    阵法强行被破,她和封亟都被反噬了三成修为,不止他们,连二位长老也未能幸免。

    什么时候,他的修为已经这般骇人了?

    玄衣男子飞身而下,长臂将躺在地上的莳七带入怀中,怀中女子几近透明的肤色让他蹙了蹙眉,浑身顿时笼罩着森冷的寒意,恍如冰霜的眸子一一扫过在场众人,众人顿时吓得后退了几步。

    莳七眸光隐隐睁开,朦胧间,她似是看见了九叔,不由低声轻唤,声音里满含委屈,“九叔……”

    玄衣男子垂眸轻声道:“乖,别再说话了。”

    “扶九殷!你逆天改命,是会遭天谴的!”

    苌黎被封亟扶着站了起来,眸光阴狠,死死的盯着扶九殷怀中的莳七。

    “逆天改命?”扶九殷冷笑一声,“纵然是逆天改命又何妨?”

    二长老被噬魂阵反噬,声音虚浮:“她是妖女!你不能带走她!”

    扶九殷带着莳七飞身上了苍鹰,声音如结了冰:“这世上,还没有我扶九殷带不走的人。”

    苍鹰在天空盘旋着,苌黎眸底溢满了狠厉,只听她扬声道:“扶九殷,你带走她也没用,噬魂阵早已吞噬她的元神,你带走的也不过是残存着一缕元神的肉身罢了。”

    苍鹰扑棱着巨大的翅膀向天际飞去,只余下扶九殷冷厉的声音回荡在天宁山。

    “今日之事,我扶九殷必定一一报答各位,在场之人,无一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