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章 攻略民国军阀(一)
    陆辛没有明说取回神魂的办法,莳七只能靠猜测。

    第一个位面,莳七心想,既然神魂依附在心仪之人的心上,那是不是取了他的心,就能得到神魂?

    于是,她便亲手剜了那人的心,只是那颗鲜血淋漓的心在她手中渐渐停止了跳动,她也始终没有感应到任何神魂。

    回去的时候自然被陆辛阴沉的气场震住了,他的声音冷若冰霜,“没有多余的神魂,此次你剜了他的心,你的神魂已不知逃散到何处。”

    “那怎么办?”莳七也知道自己闯祸了,有些无措的问道。

    陆辛沉了口气道:“这个你不用管了,我现在将你送去下一个位面,记住,得到心的办法可不止剜出来一种。”

    “倘若我遇见穿越女?”莳七跟上去问道。

    陆辛冷笑一声:“见而诛之。”言罢,他便要将莳七送去下个位面。

    就在快要脱离这个位面之时,莳七听见陆辛的声音,“不准你将心剜出来,也不代表可以把心挖出来,更不可以将被攻略者弄死!”

    莳七再一次醒过来时,便接收了原主的记忆。

    原主名叫赵鹤清,父亲赵廷发是华东一带的大军阀,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莽夫,年轻的时候参了军,此人虽然目不识丁,可在打仗方面却十分有天赋,加上乱世出英雄,中年时就占据了华东地区为总司令。北伐之后,归于国民政府管辖,旗帜换成了青天白日旗。

    赵廷发虽是白字,可却十分敬重读书人,因而在他的麾下有不少都是才学渊博的知识分子,女儿赵鹤清也是留英归来的。

    赵廷发手下有一爱将,年方二十五,已是少将,名叫宋以良,赵廷发非常欣赏这个青年才俊,加之赵鹤清心仪宋以良,当下做主,将赵鹤清许配给了宋以良。

    赵鹤清刁蛮的名声在外,宋以良喜欢的是温婉细腻的女子,自然对赵鹤清看不上眼。

    莳七从床上缓缓坐起身,颇有兴致的打量着整个房间的陈设,这个世界和她原来的世界完全不同,把玩着床边的电话,怎么会有能将声音传给其他人的东西,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有修为的,竟然也能做到这样。

    如果陆辛不让她把心挖出来,那么还有一种得到心的方法是……

    不会吧,这么低级?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丫鬟推门而入,她低着头轻声细语的说道:“小姐,刚刚宋少将来电话了,他邀您今晚去梨春园听戏。”

    莳七冷哼一声:“他倒是能这样好心!”

    这句话说完,莳七自己都愣住了,这不是她说的!

    丫鬟小蔚见莳七突然就不说话了,以为她生气了,遂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小姐,要不我去回了宋少将?反正您也不喜欢听戏。”

    “不必!”莳七摆了摆手,原来赵鹤清不喜欢听戏,那宋以良安的什么心,“你先忙去吧。”小蔚一头雾水的离开了。

    她接收了赵鹤清的记忆,那赵鹤清呢?她去了哪里?

    从她刚刚下意识的说出那句话来看,赵鹤清很有可能还在这个肉身里,只是被陆辛压制住了,但莳七的神魂又不全,所以很难完全掌控整个身体。

    华灯初上之际,宋以良派来的车子便停在了司令府前。

    莳七上了车,发现只有司机一人,不由蹙了蹙眉。

    “邀我去听戏,却没有半点诚意!”这句话同样不是莳七说的,赵鹤清似乎不是真的喜欢宋以良,不然为何频频口出讥诮。

    如果赵鹤清不喜欢宋以良,那么神魂究竟在不在他心上?

    司机陪笑道:“小姐见谅,少将有些急事不能来接小姐。”

    “算了,开车吧。”

    梨春园是林城最大的戏班子,其中尤以花旦江怜南最为出名。

    走进梨春园内,便听见里头一阵阵叫好声,莳七柳眉微蹙,已经开始了?这个宋以良究竟是什么意思?请她来听戏,却偏偏让司机在开始后来接她。

    一路被领着上了二楼的雅座,只见一个身着军装的男子已然落座。

    “宋少将。”

    宋以良似是没听到一般,莳七只得又唤了声,宋以良这才回头。

    “赵小姐来了!”

    凭心而论,宋以良确实有副好皮囊,一双眸子深邃,清润却又深不见底。只是他看上去有些孱弱,似是身子不好,肤色略微有些苍白,一袭英挺的军装穿在他身上,倒是十足的禁欲感,莳七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赵鹤清会喜欢他了。

    莳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倒是让宋少将久等了,原来戏已经开始唱了。”

    宋以良似是没有听出她的弦外之意,唇角带着几分笑意,上前替她拉开椅子:“赵小姐请坐。”

    京戏对莳七来讲,是个新鲜玩意儿,只是听了一会儿也不太明白唱的是什么意思,莳七不由打了个哈欠。

    宋以良看在眼里,轻笑一声:“赵小姐不喜欢听戏?”

    未待她回答,只听他继续道:“只可惜我很喜欢听戏,两个人在一起若是没点共同的爱好可没什么意思。”

    这么直接?

    “那可未必。”

    宋以良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一出戏唱罢,莳七早就昏昏欲睡了,看来宋以良这次就是整她的。

    宋以良抬了抬手,让手下的人给台上的那个花旦送去了一箱赏赐。

    不一会儿,花旦还未卸妆,便穿着戏服来了雅座。

    “怜南多谢少将赏。”女子袅娜聘婷的对着宋以良行了一礼。

    原来她就是江怜南,轰动林城的名旦,宋以良后来的红颜知己,在赵鹤清嫁给宋以良之后,便以义妹的身份待在宋以良身边,赵鹤清难产,一尸两命,就是她做的手脚,宋以良和赵鹤清的关系恶劣,多多少少都有江怜南的功劳。

    这回陆辛将莳七送回的是赵鹤清去世的两年前,也就是宋以良刚认识江怜南不久,和赵鹤清刚定下口头婚约。

    “不知这位是?”江怜南看了看莳七,柔声问道。

    宋以良微微一笑:“这位就是赵鹤清赵小姐。”

    江怜南一怔,旋即便笑着对莳七行了一礼:“见过赵小姐。”

    “久闻江姑娘盛名,如今一见确实非凡。”莳七顺势客气了下。

    宋以良眉梢微微一挑,昔日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怎么今日这么知礼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