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章 攻略民国军阀(二)
    莳七此生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轻看,而宋以良就是看轻她的人。

    除了这副臭皮囊,赵鹤清究竟看上他哪点?

    此刻的宋以良正微笑着和江怜南说着话,似乎半点也没有意识到莳七被晾在一旁。

    “江姑娘才华横溢,方才的一出戏听闻全是你编写的?”

    江怜南眉眼含俏的看着眼前如玉般的男子:“是,小女子不才,编的拙劣还请少将见谅。”

    这哪里是她编的,不过是后世传颂的名段,哪知这个时空没有这些名段,她就顺手搬过来了。

    不然台柱子怎么也轮不到她!

    “欸,赵小姐还在啊!”如大梦初醒一般,宋以良终于看见了笑得一脸牵强的莳七,心里憋着笑的说道。

    “没有少将点头,我哪儿敢走啊!”莳七似笑非笑的瞥着宋以良。

    宋以良面不改色的笑着:“赵小姐言重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就在此时,一个身穿军装的下属走了过来,在宋以良耳边低声说了什么,宋以良对二人点了点头,一脸歉意的道:“失陪了。”

    宋以良走后,莳七转眸盯着江怜南。

    “听宋以良说,方才那出戏是你编的?”

    江怜南温婉的笑着:“是。”

    “梨春园这几年唱的戏都是出自你手?”莳七笑得意味深长,这在林城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见江怜南颔首,莳七唇角微微上扬,意有所指的道:“有些东西,不是自己的,最好慎用。麻雀装凤凰,装的再怎么像,骨子里到底还是个赝品。”

    莳七的一席话说完,江怜南脸色微变,只是一瞬,便又恢复了温婉的模样。

    “怜南听不懂赵小姐的意思。”

    莳七笑了笑:“没关系,你总会明白的。”

    她也不确定梨春园近几年新出的戏文是不是江怜南搬的她原先位面的东西,她不过是诈了江怜南一下,没想到还真被她猜中了。

    毕竟戏文这东西,历经两个朝代的筛选淘汰,才保存下来现在这些名段。

    可江怜南这几年在梨春园写的这些戏文,竟然篇篇都是精品,外头将江怜南捧得太高了,若非莳七猜到她是穿越女,也险些要被骗了。

    “既来之则安之说的也没错,可千万不要动些歪心思,有些人,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莳七拨弄着手上的戒指,淡淡道。

    江怜南的心像是被棍子狠狠的击中了,赵鹤清究竟是谁?难道赵鹤清也穿越了?

    就在此时,楼下传来一个男声,“鹤清?”

    莳七循声望去,一个身穿白色西装、头发梳得乌黑光亮,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子正惊喜的看着自己。

    “他怎么在这里!”莳七脱口而出这句话,她忍下强烈想要扶额的冲动,赵鹤清总是会突然来一句,有时候简直坏事。

    果然,江怜南正若有所思的看着楼下的男子。

    “鹤清你等等我!”程彦笙说完,立刻小跑的上了楼。

    不一会儿,雅座的帘子被撩了起来,程彦笙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鹤清,我终于找到你了。”说完,他上前一把抱住了莳七。

    莳七被他紧紧抱在怀中,双眸瞪得老大,什么情况!

    就在此时,门上的帘子再一次被人撩起,宋以良负手走了进来,见到莳七被一个男人拥在怀中,不禁眉梢上挑:“赵小姐?”

    莳七忙推开程彦笙,端庄的理了理微微有些凌乱的衣摆。

    “想不到赵小姐早有意中人。”宋以良唇角的笑意颇有几分深意,“那宋某倒也该成人之美。”

    程彦笙看眼前的军装男子,忙伸出手笑道:“你好,我是鹤清的男朋友。”

    “程彦笙你够了!”莳七蹙着眉冷声道,“我们在英国的时候就已经完了。”

    程彦笙忙上前哄她:“别闹了好不好,我这不是来找你了麽?”

    莳七正要训斥程彦笙,却忽然瞥见宋以良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着,方才程彦笙说他来找她?

    宋以良在这里听戏,就算未曾清场,也必然是戒备森严,可程彦笙竟然能直接找到二楼的雅座,其中若是无人授意,怎么也说不通。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程彦笙就是宋以良的棋子,为的就是和她解除婚约。

    好啊!她还以为宋以良请她听戏就是想整她,没想到今晚根本就是个鸿门宴!

    他不是不喜欢刁蛮任性的大小姐麽!她就偏要他不好受!

    “宋以良,送我回去。”这下她也不跟他假惺惺的了,若不是将他的心挖出来没用,她早就亲手给他开膛破肚了。

    “好,我这就安排人。”宋以良心情大好。

    莳七目光牢牢地盯着他,笑得阴冷:“不,你开车,亲自送我回去!”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

    程彦笙忙跟在后头,连声问:“鹤清,我以后怎么找你啊?你住哪儿啊?”

    莳七根本不理他,径直往外头走。

    上了车,宋以良便往司令府方向开,莳七笑盈盈的看着他:“别着急啊,你就不想和我单独相处一会儿?怎么说我也是你未婚妻啊!”说着话,莳七轻轻靠在宋以良耳边,呼出的热气暧昧的喷在他俊朗的侧颜上。

    察觉到宋以良身子一僵,莳七像是偷了腥的猫,咯咯的笑了起来。

    她还以为他什么都不怕呢,原来怕这个。

    “你说我为什么会看上你?”莳七一脸兴致的问他。

    宋以良扯了扯嘴角,轻咳了两声,却没有接她的话,他总不能说是因为他这张脸吧,虽然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这张脸。

    莳七看着宋以良的侧脸,心中不由叹道,这赵鹤清的眼光还真不错,宋以良的样貌甚至比封亟还要……

    算了,为什么要想到那个渣男!

    一想起封亟,莳七整个人都像笼罩在阴霾里。

    面上的笑意荡然无存,神情冷若冰霜。

    “送我回家。”

    宋以良看在眼里,却没有说话,这个赵鹤清,倒是和传闻中的有些出入,至少更有意思了。

    车子开进司令府,宋以良亲自送莳七进了正厅,莳七现在也没兴致和他周旋,便让他离开。

    未料,宋以良眸光柔情似水的凝着她,忽然在她额上落下一吻:“那我先走了。”

    “司令。”宋以良忽然对着她身后立了正。

    莳七一回眸,果然,赵廷发正笑呵呵的站在那里。

    做戏狗!莳七睨了宋以良一眼,然后道:“爹,我先上去了。”

    赵廷发以为她害羞了,不禁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