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七章 攻略民国军阀(四)
    “人都走了,就别装了吧。”宋以良看着依旧挽着自己胳膊的莳七,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她。

    手被宋以良拨开,莳七也不在意,唇角的笑意不减,转身款款坐下。

    “我爹说,还是早些订婚。我也是这么想的,免得夜长梦多。”莳七垂眸摩挲着手上的戒指,漫不经心的说道。

    宋以良没有接话,转身去看墙上的挂画,像是在沉思什么。

    “怎么,是不是没想到程彦笙没起作用?”莳七眸光清亮,笑得一脸无害,可声音却尽是嘲笑,“有人门缝里看人,失策了。”

    宋以良倒也不气,转而在莳七身旁坐下,大掌环在她纤细的腰际上,一张俊脸靠在她的脸侧,呼出的热气极其暧昧。

    “佳人在侧,红袖添香。我宋某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其实他倒也不讨厌赵鹤清,只是娶妻娶贤,赵鹤清刁蛮的名声在外,他确实看不上。

    现在的赵鹤清和传闻中的不一样,倒让他生出几分兴趣来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在她的腰肢上游走,酥麻的触感惹得莳七浑身一僵,顿时如一块磐石戳在那里。

    宋以良看着她的反应,心里止不住闷笑,之前在车上撩拨他,他还以为她天不怕地不怕,原来半斤对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心里这样想着,宋以良像是在逗一只猫一样,更来了兴致。

    莳七这般窘状,恨不得立刻将宋以良压倒,挖了他的心。

    忽然,脸颊上一阵温热,宋以良居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莳七下意识的猛地将宋以良推开,噌的站起身,她何曾被人这样轻薄过,这个登徒浪子!

    “鹤清。”宋以良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袖口,眉梢上挑的看向她,“你不是我未婚妻麽?怎么还能抗拒和我亲近?”

    “这……还未正式订婚,传出去总归不好!”莳七有些语塞。

    “这里皆是我的人,谁会传出去?”

    莳七有些发虚,是她疏忽了,赵鹤清是喜欢宋以良的,怎么会抗拒他的亲近,宋以良这个老奸巨猾的狐狸,估计已经起疑心了。

    想到这里,莳七复又坐回了他身旁,挽着他的手臂,声音软腻,有几分撒娇的意味:“今晚来我家吃饭吧。”

    宋以良一双清润的眸子里隐隐有些探究,终是笑了笑,顺势将她搂入怀中,这次倒没有僵硬,但他心底的疑问更重了。

    “好啊,你下厨?”

    莳七心中暗暗咒骂了声,臭狐狸,说你胖就喘上了。

    “哪儿能啊,我可不会做饭。”

    宋以良一挑眉:“可我听司令说你会做饭。”

    赵鹤清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会做饭?莳七也有些不确定了,难道是承接记忆的过程中出问题了?有一部分漏掉了?

    宋以良见莳七不语,低头沉思什么,眉目间的探究更耐人寻味了。

    “你肯定记错了,我从来不进厨房。”不承认好了,反正她也不会做饭,万一穿帮就有的玩儿了。

    宋以良微微一笑:“那就是我记错了吧。”

    莳七未敢多待,生怕宋以良这个老狐狸再试探她,匆匆说了声有事就回去了。

    宋以良看着远去的老爷车,若有所思道:“去查查赵鹤清回国之后接触的人。”

    这年头,政党派别太多,不得不防。

    回到司令府的莳七回想方才整个经过,不由叹了口气,她确实承接了赵鹤清的记忆,可因为她本身元神不全的缘故,总归像个第三者一样旁观赵鹤清之前的经历,难保不出纰漏。

    晚上,宋以良如约而至。

    赵廷发看着两个坐在沙发上说着悄悄话的年轻人,心里一阵高兴,闺女终于找到个好归宿了,之前听手底下的人说宋以良对赵鹤清不是很满意,他还差点信了,现在看来,那帮人就是嫉妒以良,跟个裹脚妇人一样乱嚼舌根。

    莳七抬眸瞥了眼笑得满意的赵廷发,这便宜爹不知道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她现在和宋以良的对话可一点儿也不梦幻。

    “程彦笙怎么会知道我的住址?我可从未告诉他我爹是谁!”

    宋以良手指轻轻缠绕在她如墨一般的长发上,漫不经心道:“当晚梨春园死了个东瀛人,你觉得我有那个闲工夫?”

    那是谁?程彦笙不是林城人,他家似是江州的,江州并非赵廷发的势力范围,此事蹊跷。

    莳七若有所思,却见宋以良还在把玩着她的长发,没好气的一把拍掉了他的手,在她便宜爹面前演上瘾了还。

    未料,她的举动却被赵廷发看在眼里,只听赵廷发轻咳了一声:“吃饭吧。”

    就在往饭厅走的时候,趁宋以良没注意,赵廷发拉住莳七,低声道:“清儿啊,以良以后毕竟是你的丈夫,女人就该以夫为天,万不可再任性娇纵!”

    早知道这样,他从前确实不该太宠着她,要不是清儿的娘死得早,清儿怎么也会约束些的。

    这话听得莳七直想翻白眼,什么女人就该以夫为天,但赵廷发作为父亲确实是用心良苦,生怕赵鹤清被他惯得任性,以后和宋以良相处不好,不过原来的赵鹤清在这方面确实栽了跟头。

    “以良,这碗汤不错,你尝尝。”莳七笑意盈盈的成了碗汤递给宋以良,赵廷发见了,眼中满是欣慰,清儿终于长大了。

    她知道宋以良是有洁癖的,所以这碗汤她特意先喝了一口,就是为了膈应他。

    在赵廷发面前,她已经将姿态做足了,他若是不紧跟其后,只怕都对不起他先前演的戏。

    宋以良笑眯眯的接过汤碗,就着方才莳七喝过的地方喝了一口,完了还眸光灼灼的看着莳七。

    莳七顿时臊了个大红脸,暗暗嘀咕一声,“臭不要脸!”

    “以良啊,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订婚啊?”赵廷发自然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的小动作,笑着问。

    宋以良抬眸正色道:“司令,我和鹤清打算这个月底订婚,是吧,鹤清?”说完,他的手还顺势握住了莳七放在桌上的手。

    什么时候说好的?她怎么不知道!

    碍于赵廷发在,莳七只好点了点头,这个月月底,那不就是十天后?

    吃完饭,宋以良和赵廷发又在书房聊了一段时间,快要走的时候,赵廷发让莳七送送宋以良。

    宋以良在上车前,靠在莳七耳边轻笑道:“我做的这一切,不都是你希望的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