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十章 攻略民国军阀(七)
    小蔚带着话一路上嘀嘀咕咕,双颊微微泛红,心道这宋少将可真够腻歪的,难怪小姐躲着他,可是宋少将对小姐真好,叫人臊得慌,又叫人羡慕得慌!

    “小蔚,你嘀嘀咕咕什么呢?”

    “啊?没什么!”小蔚一抬头,看见莳七正挑眉望着自己,顿时有些心虚,遂赶忙说,“小姐,宋少将让我把这个给你。”

    莳七一面接过盒子,一面问道:“他说了什么没有?”

    小蔚的脸又红了,支支吾吾的样子。

    “说了什么你尽管说。”

    还能是什么不中听的话?莳七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是一条珍珠项链,款式似乎和那天他送给她的珍珠耳环是一套。

    “少将说,几日不见,甚是想念,若要再见,须等一月。”小蔚红着脸,恨不得有八张嘴替她说了。

    她只想着他会不会说什么不中听的话,倒是没想过他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

    什么若要再见须等半月?

    “他还说了什么没有?”莳七将项链放回盒子里,抬眸看向小蔚。

    小蔚心虚,连忙摇头:“没,少将没再说什么了。”

    她怎么敢说宋少将猜到了小姐是装病的,而且还是她暴露出来的。

    “哦,那你先忙去吧。”

    莳七第二天才从赵廷发那里得知,宋以良被他派去聊安剿匪了,算上来回的脚程,差不多得要一个月才能回来。

    她现在能感觉到神魂的存在一天天的强烈起来,可是到了某个程度忽然就没有变化了,应该是遇到瓶颈了,这可难办了。

    宋以良走后的第十天,别院就来了一个小丫鬟。

    “小姐,我看花枝反常,就跟了出去……”小丫鬟眉飞色舞的说着她看见的事。

    莳七暗暗思量,然后问道:“买到了?”

    “自然是没有的。”

    莳七满意的点了点头,让小丫鬟附耳过来,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小丫鬟连连点头。

    “小蔚,拿二十块大洋过来。”

    小丫鬟接过大洋,顿时喜上眉梢:“小姐放心。”

    她就知道江怜南是不会安分的。

    又过了几天安生日子,五月底,宋以良快回来时,别院那边的人找来了,说是江怜南已经病了好些日子了,看样子像是不行了,掌管院子的管家明里暗里的问莳七,是不是让江怜南搬出去,免得死在院子里,晦气。

    怎么病了?印象中可没有这一出啊!她这还没开始动手呢,江怜南自个儿就不行了?

    不对,事有反常即为妖,她现在若是将江怜南赶出去,只怕就中计了。

    “小蔚,让司机备车,我们去趟别院。”她倒要看看,究竟在唱哪出!

    别院在林城的另一头,和宋公馆相隔甚远,莳七就是故意这么安排的。

    眼前的江怜南倒是真没了往日的风采,病怏怏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有些吓人,若是不说,还真让人想不到这是从前轰动林城的名旦。

    可是也就短短两个月的时间。

    “怎么病了?”浓浓的药味弥漫在空气中苦的有些发涩,莳七有几分疑心,却还是和颜悦色的问。

    江怜南这次对自己下手可真够狠的,颇有点不成功便成仁的意思。

    小蔚见屋里也没半个人伺候,自家小姐就这样站着,忙搬了把椅子过来。

    江怜南沙哑着声音,费力的说道:“怜南多谢赵小姐在怜南有难的时候给怜南一个庇护之所,只是怜南现在已经没多少日子了,不定哪天就去了,不好污了小姐的院子,还请小姐让怜南离开吧。”

    莳七施施然在椅子上坐下,仪态万方,江怜南现在的声音沙哑的恍如一个年过古稀的老妪,半点也没有唱戏时的婉转动听了,真叫观者心中悲戚。

    只可惜,自打噬魂阵死里逃生后,莳七再不可怜这种人,对她们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江姑娘安心养病吧,若是现在搬出去,只怕以良更会怨我的!”莳七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埋怨,像是对声音里十分不满。

    江怜南心中一动,果真么,赵鹤清不会是骗她的吧?看她的抱怨的样子倒不像是假的,只是她摸不清赵鹤清到底是不是重生的,还是防着为妙。

    “江姑娘买药的铺子该不会是城南的回春堂吧?”

    莳七将她眉宇间的欣喜看在眼中,心中冷笑一声,江怜南的手段和苌黎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入流。

    屋里尽是中药的苦涩之味,她瞥见案几上的纸包,包装十分眼熟。

    江怜南心中一凛,思忖半刻,才虚着声音答道:“是回春堂。”

    “江姑娘住在城北,为何偏生要跑去城南买药呢?”莳七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是花枝去买的,我也不清楚。”

    莳七的柳眉微挑,心底大概有了思量。

    “江姑娘究竟得了什么病?这林城中竟没半个人能医治的?”

    倒不见得是什么病,只怕是有人在装神弄鬼吧!

    莳七给小蔚使了个眼色,小蔚微微颔首,转身出去了。

    就在这时,江怜南忽然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却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莳七见她这样,只是仪态端方的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又是唱的哪出啊?”

    “赵小姐,求你放过我吧,我虽然曾经钦慕宋少将,可自打小姐和少将订婚后,怜南心底不敢有半点造次。”江怜南从地上爬过来,声泪俱下的哭诉,“求小姐放过怜南吧,怜南愿搬出林城,此生再不见宋少将。”

    所以说莳七最讨厌这种女人,和苌黎一样的女人。演起戏来一套一套的,偏偏旁人还就信了。

    当门外响起一串脚步声,那是她熟悉的军靴踩在地上的声音,莳七忽然理清楚这段时间的前因后果了。

    江怜南哭得梨花带雨,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赵小姐,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她的声音实在是难听得很,莳七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耳朵。

    要不怎么说江怜南的手段太不入流了呢,也就只有从前赵鹤清那样的傻女人才能被整成这样。

    莳七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身上的旗袍,双手搭在翘着二郎腿的膝上,静静地等着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