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十二章 攻略民国军阀(九)
    “你什么意思!”江怜南浑身都在颤抖,已经一再小心了,赵鹤清是怎么知道的?

    小蔚气哼哼的开口:“什么什么意思!你让你的丫鬟去买了生半夏弄哑了嗓子,然后装病说是我家小姐让人在你饭菜里下毒,真是丑人多作怪!”

    “小蔚。”莳七笑盈盈的摆了摆手,“到底有没有生病,一验便知。”

    小蔚心领神会,上前一把抓住江怜南的手放在桌上,张掌柜见状,上前搭脉。

    “宋少将,赵小姐,这位姑娘没有生病,倒是因为服用了生半夏暂时哑了嗓子。”张掌柜顿了顿又道,“至于这位姑娘的虚浮之态也不是假的,不过是几日没吃饭了。”

    小蔚一个没忍住,笑得喷了出来,看着样子怪吓人的,原来除了装的,还有饿的。

    莳七看她这样,也忍俊不禁,偏生还不能弱了气场,转身在椅子上款款坐下。

    “既然这样,那我倒是要和江姑娘好好算算这笔账了。”

    张掌柜见状,连忙拱手:“老朽先行告辞。”

    莳七客气颔首:“小蔚,替我送送张掌柜。”

    “单凭这一个大夫就认定我是装的?谁知道那张掌柜是不是你安排好的!”江怜南浑身颤抖得厉害,有点垂死挣扎的感觉。

    莳七漫不经心的理了理旗袍上的褶皱:“那就把全城的大夫都请来,中医的西医的,费用我出,若是和张掌柜说的不一样,我自己去警署认罪!若是别无二致,也别脏了别人的手,你自刎谢罪!不知道江姑娘敢不敢?”说完最后一句话,莳七的眸光定定的落在江怜南的身上。

    江怜南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终于被莳七彻底打垮了,浑身像是没骨头一般瘫坐在地上。

    “算了,给警署打个电话把她带走,何必浪费时间?”宋以良看戏看得也有些累了,要不是被花枝拉过来,他现在早就和司令汇报完毕了。

    江怜南突然嘿嘿一笑,像是魔怔了一般。

    她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个男人,和正常的二十一世纪的女孩子一样,她幻想了她和他之间的一切,却独独没有算到今天这个局面。

    她本来盘算好了,宋以良一进来看见那一幕,加上花枝在先前和他说了经过,他一定会认为赵鹤清之前都是装的,赵鹤清还是那个刁蛮任性,草菅人命的大小姐,这样一来,她就占了上风,她也算好了,宋以良万一疑心要请大夫,请大夫也不会走得很远,别院在城北,出门右拐正好有一家,她已经让花枝打点过了,那大夫也满口答应,人证物证俱在,不愁宋以良不厌恶赵鹤清。

    有些事情,并不一定要板上钉钉,只要关键的人信了就行。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按她预料中的来,一切都枉费心机。

    “江怜南,这件事我也不跟你追究,限你日落之前离开林城,这辈子别让我再见到你。”莳七懒懒的开口,总算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等等。”宋以良忽然开口。

    莳七循声望去,他不会要替江怜南求情吧,她已经手下留情了,就是怕宋以良会觉得她太狠了,影响好感度。

    “你让花枝在城门口拦我,花枝口无遮拦,城门口不少人都听见了,这对鹤清的影响很坏,你必须登报声明并道歉,明晚之前离开林城。我会派人看着你的!”

    宋以良说的话让莳七心中一动,竟然有几分动容,之前订婚宴上的那一幕确实拍醒了自己,可现在,算了,这不过是个任务!

    江怜南坐在地上,眉目间尽是绝望:“宋以良,我那么爱你……”

    “那是你的事。”

    “是麽,呵呵呵。”江怜南的情绪极度不稳定,先是低声轻笑,接着就是大笑,“哈哈哈哈哈我看错人了!我看错你了!”

    莳七冷眼看着地上的江怜南,像个疯妇一般,可怜又可悲,不知为何,她想起了噬魂阵前的自己,也是这般癫狂高喊再不欠他的了,为何女人一定要将自己的全部希望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

    莳七忽然觉得嗓子有些发涩,如鲠在喉,她也不知她究竟是在可怜江怜南,还是可悲从前的自己,或许二者都有。

    “以良,你来的匆忙,还是先去和我爹汇报剿匪情况吧。”莳七调整好情绪,转眸看向宋以良,“我想有几句话想单独和她说。”

    宋以良有些犹豫,却终是点了点头,伸手轻轻摸了摸莳七的脸颊,柔声留下一句,“晚上我来接你吃饭”,然后就大步流星的走了。

    等屋子里其他人都走后,莳七缓缓转过身看向依旧坐在地上的江怜南。

    “我知道你的来历,先前也提醒过你,可是你不听劝,如今落得这个地步还是你自己的贪念。”

    江怜南凄然笑了几声:“是麽?是我咎由自取麽?可是我第一眼就爱上了他,难道就因为这个封建社会,我就不能争取我的幸福麽?”

    “你明知道那不是你的幸福,你明知道你做的事亏心,可你依然不会收手!你经历过一次,所以还妄图用同样龌龊的手段再经历一次!”莳七平静的说道,“天道轮回,有时候不得不信。”

    “你不是赵鹤清!”江怜南忽然抬头,眼神诡异,“你不是赵鹤清!”

    真正的赵鹤清若是经历过一次丧子,根本不会这么平静的放了她!

    “是,我不是赵鹤清。”莳七大方的承认。

    “你究竟是谁?”江怜南近乎疯狂的站起身,却因为身体虚弱还是摔倒在地。

    “你也不用知道我是谁,我说了,天道轮回,有时候不得不信。”莳七微微垂眸:“你算计了这么多,人算不如天算,你始终没想到回春堂是我娘留给我的陪嫁。”

    这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江怜南自以为聪明的选择了最远的城南回春堂,没想到兜兜转转竟然是她名下的铺子。

    莳七缓缓起身往外走,正要开门之时,驻足道:“对了,你自以为你买到的是半夏,实际上早就被换成了花叶万年青,你那丫鬟不懂药,自然分辨不出来。”

    “什么?”

    江怜南怔怔的坐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

    “生半夏只会让人暂时变哑,可花叶万年青却是一辈子。”莳七打开门,外头的阳光刺得她不禁微微阖上双眸,“说得明白点,就是你这辈子都是这个声音了,这也算是对你的惩戒吧。”

    莳七从别院出来,身后尽是江怜南疯狂的嘶喊声。

    在这场正面交锋中,莳七无疑是最终的赢家,可她却没有感觉到半点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