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十三章 攻略民国军阀(十)
    江怜南的登报声明轰动了整个林城,那天在城门口就有不少人听见了花枝说的话,联想赵鹤清从前的为人,没有人怀疑花枝说的话。

    一夜间,有关宋以良、赵鹤清和江怜南三人间的爱恨情仇就像野草一般,疯狂的在林城的角落生长。

    大部分人都在看好戏,坐看赵鹤清的笑话。

    没想到,这脸打的实在是猝不及防,剧情逆转的太快,很多人还没跟上节奏就结束了。

    程彦笙正在吃早饭,就看到今早报纸的头条。

    “江怜南离开林城了?”他眉心紧锁,将报纸放回桌上,眸中尽是厌恶,“竟然陷害鹤清,真是上不得台面。”

    不过鹤清的反应却出乎他意料,其实很多人都误会鹤清了,她确实刁蛮任性,可心眼却不坏,在他看来是有几分可爱的。

    可是能识破江怜南的阴谋确实不像是原来的鹤清能做到的。

    赵廷发自然也看到了早上的报纸。

    放下报纸,看着对面云淡风轻的闺女,赵廷发一阵心疼,紧接着就是怒火中烧,他猛地一拍桌子:“这个戏子居然算计我赵廷发的闺女,看我不派人把她捉回来!”

    “爹,事已经过去了。”莳七慢悠悠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抬眸认真的看着赵廷发,“这是我和以良做的决定,您还不相信您闺女呀?”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女儿家的俏皮,赵廷发这种糙汉子就吃这一套,特窝心。

    “老爷还是太宠鹤清了。”一旁一个身穿旗袍,长相艳丽的女子笑盈盈的说道。

    这话说的莳七不禁挑了挑眉,这是赵廷发的姨太太俞秋安,赵鹤清的母亲死得早,有个姨太太也不奇怪,只是说到她和俞秋安,中间就有不少事情了。

    俞秋安一直想成为正房,偏生原来的赵鹤清死活不答应,赵廷发宠闺女,也就顺着她了。

    前些日子俞秋安带着儿子回了趟娘家,莳七不曾见过她,没想到昨天她去别院的时候,俞秋安带着儿子回来了。

    说起来赵鹤清从前的名声差,应该也和俞秋安少不了关系,不然闺中名声如何传至外头去的?

    “信厚还没下来吗?”赵廷发看向俞秋安问道。

    俞秋安笑意盈盈的替他穿上军装外套,柔声道:“信厚昨天累坏了。”

    赵廷发点了点头:“我出去一躺。”

    莳七慢条斯理的用完餐,正要起身,走进来一个下人:“夫人小姐,宋少将来了。”

    夫人?她算哪门子的夫人?

    莳七轻笑出声,俞秋安一脸尴尬,转而对着下人呵斥道:“胡说什么!夫人早已仙逝多年,这里哪有夫人!”

    下人吓得低着头,连忙道:“是,姨太太。”

    “俞姨娘,从前鹤清名声在外,现在纵使江怜南登报,想来也还是会有人不信,说我赵鹤清仗势欺人。”莳七款款站起身,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我娘去得早,我爹自然是最疼我的,你觉得呢?”

    这话说的前后矛盾,可俞秋安却听懂了,赵鹤清是在提醒她。

    她目光有些闪烁的笑了笑:“那是当然。”顿了顿又道:“信厚还小,还需要你这个做姐姐的多多照顾。”

    莳七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爹到底是司令,有些事情也确实不能开了先例,其实这么多年,我爹身边只有姨娘照顾,姨娘也是辛苦了,下人们喊声夫人也没什么。”

    赵廷发虽是白字,可到底还是个司令,司令的正房哪能是个姨娘出身,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莳七提点了俞秋安这点后,又暗示她,其实这司令府这么多年也就俞秋安一个人,虽然没有夫人之名,可差不多就是正经的夫人。

    俞秋安听完莳七的话,神色有些怔忪,又有些委屈,像是这么多年的苦,一下子被人戳进了心里,可这又确实是事实,半晌才点了点头:“我明白。”

    刚说完这席话,宋以良正好走了进来。

    莳七看了他一眼:“我爹刚出去。”

    “我是来找你的。”宋以良笑眯眯的看着她。

    莳七也不理他,转身上了楼,他昨晚放了她鸽子,她还没找他算账呢,他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宋以良跟着莳七上了楼,莳七刚进了房间就要关门,宋以良忙一只手挡在门缝里被夹到了。

    “哎呦。”

    莳七连忙回头,看见他被夹到了,心底又有些自责。

    “怎么样?”

    莳七拉着他进了房,宋以良就这样眉目含笑的低头望着她。

    在沙发上坐下后,莳七打量着他的手,骨节分明,修长好看,除了有点红之外,好像没什么问题。

    应该不会这么脆弱吧,不过他看上去就有些虚弱,肤色比正常男人要白,“不会伤到里面了吧?”莳七抬眸问道。

    宋以良满眼宠溺,眼中的柔情像是秋日里一汪的湖水,静谧温柔。

    猝不及防的,她的唇上一热,如轻羽覆在唇上,酥酥痒痒的,他的唇浅浅的描摹着她,先如蜻蜓点水一般,接着他的舌似是探了进来,她浑身发软,忍不住嘤咛一声,却又让他攫住了舌,她的喘息声在他耳边恍如催化剂,他的唇瓣贴着她,狠狠地吻,吻得猛了,直让她唇瓣润泽,丹琪唇膏扫尽一大半都印在了他的唇上。

    他的大掌轻揽着她的腰,渐有向下的趋势。

    莳七心中一凛,呼吸有些急促,一把推开他,面色微微潮红,如初春新放的芍药。

    “你在我房间里这个……传出去像什么话!”

    宋以良唇上尽是她的丹琪唇膏,唇角还止不住的上扬,捏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低声暧昧道:“你我都是留洋回来的,还拘泥这个?”

    莳七拍开他在她身上作乱的手,双颊红的厉害。

    本来要和他算账的,倒是被他抢了先,现在倒好,他那腻歪的样子让她一点儿也狠不下心。

    “到底还是没结婚。”

    宋以良一把抓住她的手,双眸深邃,如星辰般醉人:“鹤清,我昨晚和司令说了,今年九月就娶你过门。”

    上回订婚宴让他彻底明白了,他被江怜南抱住的时候被鹤清看见了,那一瞬间,他脑海中的千丝万缕皆是她,这一个月的时间没见,他心中忽然蹦出一个念头,那就是娶她,他要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