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十四章 攻略民国军阀(十一)
    莳七怔怔的望着他,她这算是成功了?她要离开这个位面了麽?可是为什么没有神魂出来?

    心底怎么会有几分不舍呢?这不是任务吗?这不都是假的吗?

    她牵强的扯了个微笑,轻声道:“好。”

    宋以良看出她些怅然,眸光微微一顿,却还是笑着将她搂入怀中。

    “昨天你为什么会跟花枝去?不相信我?”莳七忽然想起账还没算,从他怀中抬眸质问道。

    “我这不是怕你冲动真闹出人命来!”宋以良笑眯眯的看着她,眼中满是宠溺,大掌轻抚着她的发丝,“再说你是我媳妇儿,我不帮你帮谁?”

    其实这话已经甜到了莳七,她却还是板着脸,继续质问。

    “那昨晚说好了接我去吃饭,为什么爽约?”

    宋以良眸光一沉,继而又笑道:“岳父大人喊我过去商量事情,后来我不是打电话给你了麽,小蔚说你都睡下了。”

    赵廷发昨晚紧急召他过去,是因为日本人在最近几个月似乎有什么动静,华东,估计快不安全了。

    “咳,瞎喊什么!”莳七轻咳了一声,这狐狸总喜欢占嘴上便宜。

    宋以良看着她别扭的样子,唇角止不住的上扬。

    莳七忽然想起昨天想在吃饭的时候说的事情,现在已经是六月底了,赵鹤清的记忆中,今年七月七日,北平会发生事变,日军攻打上海也不过是一个月后的事,形式十分紧迫。

    “以良,上次梨春园死了个日本人可还有后续?”

    宋以良微怔,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交出去一个特务,日本那边没太追究。”

    莳七有些苦恼,这该怎么提醒他呢?

    宋以良精的很,说深了,只怕他会察觉什么,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就不是她能预料的了;可是若是说浅了,保不齐一点效果也没有。

    就在她思索的时候,宋以良握着她的手正色道:“鹤清,过几天我要去趟南京,不知道会多久,但我保证,一定在结婚前回来。”

    “一定要去?”

    见宋以良点头,莳七不由叹了口气,她没有办法逆转宏大的历史,唯有从小处着手了。

    “以良,若是哪天你找不到我了,记得去重庆找我。”

    重庆,未来国民政府所在的城市,至少是安全的。

    她怕是等不到宋以良从南京回来了,陆辛可能随时会带她走,她希望宋以良能好好的。

    “怎么突然说这个?”宋以良不明所以,笑着问。

    莳七笑得牵强:“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世道太乱了,万一哪天我们走散了,至少有个地方可以相聚。”

    宋以良笑着捏了捏她的耳垂:“好。”

    宋以良第二天就出发去了南京,而她也终是没等到陆辛。

    难道是任务还没有完成?

    她忽然想起陆辛临走时丢给她的那枚戒指,她明明是神魂过来的这个位面,可赵鹤清的手上却有一枚一模一样的,之前以为是偶然,现在看来有些蹊跷。

    她仔细端详着戒指,好像有个小机关,她试着打开那个机关。

    忽然,屋内传来陆辛的声音:“什么事?”

    原来这个戒指是可以找到陆辛的,莳七道:“我完成任务了。”

    “你没有完成任务。”陆辛淡淡的声音从戒指中传来,“戒指上面的那颗玉石要变成红色才代表你拿到了神魂。”

    莳七记得刚开始这戒指上的玉石好像是透明的,现在是黄色。

    “颜色越淡,证明神魂越微弱,不过也有例外,若是颜色偏向于灰黑色,代表被攻略者厌恶你,拿到神魂的难度会更大。”

    “那戒指变成红色之后我就可以回去了是麽?”

    “是。”

    原来是这样,那现在这戒指上的玉石是黄色的,这代表什么?宋以良还没有完全爱上她?

    “因为位面间有阻隔,所以戒指在每个位面只能找到我一次。”

    一个位面只能用一次?那她不是已经用掉了。

    她和他的好感度似乎已经到了瓶颈期,乱世或许是个契机,她若能利用得当,应该能事半功倍,但她的修为半点也无,这样一个凡俗世界里,她和普通人没有分别,甚至因为她的神魂不全,不能完全掌控赵鹤清的身体,这若是遇到危难,只会拖累。

    七月七日夜,日军向卢沟桥一带国军开火,国军守军第29军予以还击。

    七月十七日,南京政府就卢沟桥事变发表声明。

    七月二十九日,北平、天津沦陷。

    林城和北平相隔甚远,可城内却早已人人自危,这乱世,没有一处安定之所。

    赵廷发站在林城的旧城楼上,一言不发的抽着烟。

    城楼下的人来来往往,步履匆匆,不少人背着包袱,匆匆离城而去,明明是夏日,萧瑟的氛围却袭卷了整个林城,如荒城一般。

    “爹,你找我?”

    赵廷发回头,见莳七有些忧心的站在那里,他咧着嘴角扯了个笑:“闺女来啦。”

    这些天的动乱让莳七深感无力,明明知道事态的发展,却无能为力。

    “咳,清儿啊,你大了,爹……”赵廷发默默抽了口烟,明明手指都在颤抖,面对女儿还是扯着嘴角笑,“你娘让我一定照顾好你,爹可能要食言了,清儿不会怪爹吧?”

    “爹……”

    “你听我说,你带着你姨娘还有信厚赶紧离开这里,我派人保护你们。”赵廷发将手中的烟枪在城墙上敲了敲,双眼看着城楼下的人,他根本不敢看他最宝贝的闺女,生怕绷不住红了眼,“答应爹,好好照顾你姨娘和信厚,别再和你姨娘置气了啊。”

    “我不走!”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哽咽的女声,赵廷发和莳七回头,只见俞秋安早就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那里。

    “赵廷发你休想把我赶走!”

    “混蛋玩意儿!老子让你走你就赶紧走!哪儿那么多废话!”赵廷发一见俞秋安,差点红了眼眶,扭头骂道。

    俞秋安长着一张江南女子秀丽的脸,骨子里却有股傲气,要是平时,赵廷发哼一声,她就慌了,可现在她泪流满面还是嘶喊道:“赵廷发,老娘十五岁就跟了你,伺候了你一辈子,你现在说赶我走就赶我走!”

    “清儿把她带走!”赵廷发眼角湿润,他连忙掉过头,对莳七厉声喊道。

    俞秋安像疯了一样,突然从地上拾起一个瓦片,对准自己的脖子就要插进去。

    “赵廷发你执意要赶我走,我今天就死在这里!”

    锋利的瓦片在她白皙的脖颈上划开一道口子,那一抹猩红让莳七触目惊心。

    莳七下意识上前打掉了她手中的瓦片,俞秋安骤然崩溃,摔倒在地。

    “谁知道这一走还能不能见面,赵廷发你就这么狠心……”

    赵廷发吸了口烟,目光看向远处,哽着声音狠狠骂了句:“混蛋玩意儿!”